加入收藏
我的書架
小說社區
書庫 • 全本
玄幻 • 奇幻
武俠 • 仙俠
都市 • 言情
歷史 • 軍事
游戲 • 競技
科幻 • 靈異
您當前所在位置:無線電子書>>爛柯棋緣

第410章 心情大好的居元子

更新時間:2020-02-21  作者:真費事
計緣的這句話不但是他自己的心聲,其實也是玉懷山中很多人的心聲,只不過紫玉真人修為和地位都比較高,在整個玉懷山范圍來講說得人不多罷了。

可玉懷山畢竟不是那種教派式宗門,沒有掌教領銜也無一人獨大的情況,各脈道統之間的關系雖然不疏遠但相對平行,所以老一輩對紫玉真人有微詞的人不少。

“計先生說得是,如今我等也不知紫玉師弟身處何方。”

計緣也不在這個問題上多做糾纏,還是更關心仙游大會的事情。

“玉懷山已經有兩次未曾參與仙游大會,但想必對仙游大會的情況應該還是有所了解的吧?”

計緣現在對仙游大會基本是抓瞎狀態,雖然很想去長見識,但也不能瞎撞,現在更是覺得玉懷山這群“宅男宅女”也有些不靠譜。

居元子想了下,還是如實回答道。

“先生有所不知,這仙游大會每隔一個甲子才舉辦一次,這時間也不算短了,所以基本每一次大會舉辦都會有不同的變化,會根據舉辦場所調整,主要看所在仙門如何籌備,并無一個絕對統一的章程。”

居元子頓了一下,又說道。

“不過有一些情況還是相同的,所謂仙游大會雖然不至于所有仙門都會去,但去的肯定不少,是一場難得的通道交流會,我等修行求道得道,所以這種機會定時會相互論道一番,嗯,有時候也免不了會動手……”

這點計緣也只是笑笑,嘴上說不過,手上見真章,刨除一些神異之處,其實和凡人市井口角也差不多。

“當然,仙游大會定能見到一些特殊神通,一些奇聞怪事,也是購置交換寶物和奇珍的好機會。”

計緣點了點頭。

“原來如此,那么,真仙級數的仙修是否也會出現?”

這也是計緣很關心的一點,畢竟他還沒見過真正活的真仙級仙修,更期待能遇上《云中游夢》的作者。

經過海島上的修行加上和佛印明王的一番論道,計緣對于《云中游夢》中那種狀態,更有很多細致入微的地方可以推敲,要是能和原作者印證一下,說不定還能鼓搗出點有意思的東西來。

聽計緣這話,居元子心頭也是很理解的,就計先生的身份和修為,去仙游大會看一群晚輩相互吵嘴肯定是覺得無趣的,能賞臉也就奔著能“聊得上天”的存在去的。

“在下能理解計先生的心思,修行高絕之輩去的定然是不少的,至于是不是真正的真仙高人其實并不絕對,真仙一詞對尋常仙修而言太過崇高,云里霧里看不真切。”

居元子語句一頓,話到這份上了也不作什么猶豫。

“某些個仙門,自稱真仙級數高人一同前往仙游大會,有的我確實看不透,但有些嘛,其實不過和我居元子半斤八兩,這樣的真仙,計先生以為呢?”

居元子這話計緣聽懂了。

所謂真仙,又不是上輩子玩游戲的時候頭頂上頂著個角色一百級的標志,不能百分百打包票。

而當初《通明策》上確實說過三華歸一天地人三才歸一是道妙真仙的標志,但很顯然這成書者其實沒全說對,因為居元子也可以算是三華歸一,但很顯然居元子不敢以真仙高人自居,以計緣的眼光來看,他也確實還差了火候。

當然,從《通明策》上講的來看,修仙界普遍對“真仙”的評判標準大致上就是如此,若真的要自稱真仙,夠資格說人家錯的也就只有真正上頭的人物了。

居元子等于是告訴計緣,是不是真正的真仙級數高人,還是得您計先生自己判斷,也讓計緣若有所思。

仙道修行之輩和妖類修行到底是有很大不同的。

妖魔崇尚“力”為先,仙佛崇尚“道”為先,前者其實更為直觀,后者則玄奧非常,很難直接判斷,當然了,若是自身到達了此等高度,肯定相對容易判斷一些。

計緣沉默了一會,無奈笑了笑。

“罷了罷了,到時候去了再說吧,玉懷山有多少人要去,可有人選了?”

計緣這么一問,魏元生已經開始使勁給計緣使眼色,那神態那表情,活脫脫等于在告訴計緣:‘先生快幫我說說話,我很想去!’

“咳咳……”

裘風都有些看不下去了,故意咳嗽兩聲,示意自己徒弟收斂一些,不過魏無畏倒是在那邊暗自小口品嘗著茶水,斜眼對自己兒子表示肯定。

有計先生這種大腿在,不抱才是真的傻。

居元子則如實回答。

“畢竟還有幾年,我玉懷山還未定下派幾人去,也未定下派誰去,不過我應該是會去的,呵呵,實話說也是想多同計先生交流探討一下……”

說到這,居元子看了一眼魏元生和尚依依,前者見到他看來被嚇了一跳,立刻變得嚴肅。

“當然了,機會難得,定也有年輕一輩弟子一同前往,我看元生和依依就很不錯,會在玉鑄峰舉薦一番。”

計緣聽到這也笑了,魏元生很想去,他也自然希望他能去,但這種事是人家玉懷山自己事,他其實不好擅自干涉,不管居元子這等于也是一種恰到好處的示好,計緣便也順勢附和。

“這倒確實,元生純正可愛,依依落落大方,確實是難得的好苗子,該多長長見識。”

可以,魏元生心中大定,臉上的喜色怎么也收斂不住,居真人和計先生都這么說過了,基本去北境恒洲就穩了。

就連尚依依這會也是喜色難掩,看向魏元生的時候見到他那副憋笑的樣子就更樂了。

介于居元子身份和修為擺在那,計緣當然明白這人算是在玉懷山能做主的,自然就多商討一些事情。

計緣也一事不勞二主,直接和居元子、陽明以及裘風三人了解仙游大會的其他細節,并且也討論著什么時候動身合適,以及如何去等問題,因為肯定會帶著年輕一輩弟子去,不適合遠跨界域自行趕路,所以肯定要去某處乘坐界域擺渡。

等談得差不多了,桌上的糕點也吃得差不多了,茶水也添了幾輪,當然后面幾輪都是普通茶水,蜜晶計緣自己也不多,不舍得太霍霍了。

最后計緣順勢就表示,原定于半年內上玉懷山的計劃,他準備延后了,幾年后的戊戌年初才會上玉懷山,然后和玉懷山的人一起出發。

計緣這等于直接告訴別人,我原本上玉懷山就這么點事,今天已經講差不多了,也是令居元子等人哭笑不得。

到了傍晚的時候,計緣也沒讓他們走,而是親自下廚招待他們一頓。

計緣親自下廚做得菜,這機會可是少有,就連居元子也嘖嘖稱奇。

魏元生和尚依依一起幫計緣打下手,而看了一會覺出一絲莫名意味的居元子居然也坐不住了,一同去廚房幫忙,或者說看著計緣做菜。

兩只購自天牛坊百姓的寧安縣本地老母雞,一大塊從市場上買的豬肉,配合咸白菜干菜等物,最后做成一桌豐盛的晚餐,有燉雞有白切雞,有干菜扣肉也有咸菜湯,甚至還有一碗分量十足的霉莧菜蒸豆腐。

一盤盤菜往外端,最后擺滿了一桌。

站在桌前嗅著菜香計緣也挺有成就感的,這些菜看似簡單看似沒什么技術含量,但恰恰是簡單的東西才難做好,以他的嗅覺來說,不難聞出菜的味道絕對不錯。

更是在做菜專注的時候,心思靈明澄靜,好似意境中,山水間,丹爐旁,架鍋灶……

不知不覺就把菜都做好了。

“計先生,您做菜的本事都這么厲害啊?我們魏家那么多廚子都比不上您一只手!”

魏元生夸張的夸獎一句,計緣笑笑。

“呵呵,獻丑了,大家不必客氣,盡管開動吧,哦對了!”

說著,計緣從袖中取出了一只白玉顏色的酒壺,一一為眾人倒酒,酒液才出特殊的酒香已經飄蕩滿院,既然有種醉意朦朧匯聚靈氣的感覺。

“我這正好有一些好酒,呃,幾位不忌酒吧?”

計緣倒酒的動作頓了一下。

“不忌不忌!”“對對,不忌!”

一眾人趕忙回答,計緣這才繼續為眾人倒上,隨后率先舉杯動筷。

當天午夜,玉懷山一眾踏云歸去,魏元生、尚依依和魏無畏面上都泛著桃紅,顯然酒意未消,但除此之外沒有醉態,居元子三人則并無異常。

“師父,剛剛我沒注意,現在想起來,我們喝了也不少了,我總想著這酒這么好,喝光它,可計先生的酒怎么到不光啊?”

裘風一笑,看看自己徒弟。

“計先生手中的白玉壺是一種難得的神異的寶貝,名曰‘斗壺’,有十斗、百斗、千斗之分,其手藝據說早已失傳,不但能保存大量美酒,更是能醞釀酒意吸納靈氣,令酒釀越來越醇香。”

“哦哦哦,還有這種寶貝,計先生這種好酒之人可不就最喜歡了嘛!還有計先生做得菜,我之前胡亂夸獎他做得好,沒想到真的這么好吃,明明是普通的蒸燉煎炒,居然這么鮮美,爹,我們家的廚子真不如計先生啊……”

魏元生的話尚依依極為認同,也在邊上點著頭。

居元子“哈哈哈”得笑出聲來,看看魏元生道。

“難怪計先生喜歡你,元生,計先生這等高人世間罕有,是真正的返璞歸真,他想做什么事,都能追尋純粹純真之意,仙道如此,就是普普通通的做菜,亦是如此,或者說,對于計先生而言,做菜也是‘道’!”

居元子是根據自己的感受推敲出這番話,若說飯前講的是“正事”,那么做菜今天也更有種認清“灑脫與真妙”之感覺。

居元子以私心在飯桌上問起過計緣一個問題,也是看過計緣做菜所以憋不住了,當時他問的是“究竟何以為仙”。

這種話在一個“老神仙”口中問出來很突兀,但問的對象是計緣,在場之人無人覺得奇怪。

當時計緣根本毫無多想,只是指了指桌上菜和周圍,照著本心脫口而出道:“不外乎逍遙爾!”

差不多的意思肯定也有人說過,甚至居元子自己都對人講過,但今日居安小閣所見所參與的具有直接說服力,更別提其中道蘊的展現,讓居元子有那么幾個瞬間好似同計緣感同身受。

猶如在天地山河間的丹爐旁架起鍋灶笑談而烹。

只此一點,居元子就覺得沒白來,至于計先生延遲去玉懷山倒也無所謂了,嘿嘿,反正今天他來過了,而且今天所得也得回山好好消化消化,計先生這幾年不拜訪就正好,省得到時候記掛之下還破關而出。

心情大好之下,居元子大袖一揮,御風駕云都變得肆意瀟灑起來。

“走吧,就等幾年后計先生來玉懷山了,我欲乘風樂逍遙,過境川流千百峰……”


在搜索引擎輸入 爛柯棋緣 無線電子書 或者 "爛柯棋緣 wxdzs" 就可以找到本書

上一章  |  爛柯棋緣目錄  |  下一章
Copyright (C) 2019-2020 無線電子書 All Rights Reserved