加入收藏
我的書架
小說社區
書庫 • 全本
玄幻 • 奇幻
武俠 • 仙俠
都市 • 言情
歷史 • 軍事
游戲 • 競技
科幻 • 靈異
您當前所在位置:無線電子書>>爛柯棋緣

第394章 雷雨如哭如笑

更新時間:2020-02-12  作者:真費事
這最后一道天劫之雷的威力簡直強到令人發指,以敕令雷咒的強大御雷納雷能力,吸收了超過一半的威力,又以威勢無雙的仙劍斬開天雷和雷云,但就是這樣,剩下的雷光依然頑強的劈落在計緣的身上。

這一擊劫雷打得不算結結實實,但卻絕對難受至極,讓計緣充分感受到了久違的痛楚。

但越是到了這種時刻,計緣就越不能放棄,已經頂過去九成,剩下不到一成前功盡棄,那絕對難受得不是吐幾口血這么簡單了。

不過這也并非完全是壞事,因為即便計緣能不費吹灰之力的擋下所有天雷,但這劫是書卷的劫,不能真的一絲雷光都不落到書卷上,否則未必不會有下一次。

在一陣“滋滋滋喳喳喳……”的雷光中,計緣的眼前也只剩下一片紫中帶金的劫雷顏色。

渾身顫抖的情況下,計緣握住仙劍的右手緩緩松開,然后一點點接近胸口,將手掌按在胸前內袋部位,那里是紙鶴居住的錦囊。

若計緣自己還有把握能撐住,那么靈性日顯的紙鶴就極為脆弱了,這種程度的天雷要是直接擊中必然讓紙鶴化灰。

所幸計緣摸到錦囊的時候還能感受到里頭那鼓鼓的紙張,也幸虧這錦囊是經過特別手段加固的,否則這會還真不好說。

劫雷的主要目標依然還是計緣左手上死死抓著的《天地化生》,所以雷光在計緣身上只是當做通道,隨后大量匯聚到其左手。

計緣鼓足法力一面以之支撐左手上的書卷,一面也以自身阻礙雷霆,甚至在念動之間從袖中飛出一排法錢,剎那間化為精純法力和靈氣,讓計緣在這一刻法力大增,甚至鍍上一層法膜,直接將雷光撐開。

“滋滋……滋……”

最后一絲雷光終于消失,這一片山脊和周圍幾座山峰都在冒著一陣陣煙,計緣站在原地平復著心跳和激蕩的法力,自己身上也滿是白煙蒸騰。

“轟隆隆……”

雷聲依舊在響,但計緣卻并不驚慌,抬頭看向天空,那烏云滾動匯聚的形態已經沒有了。

更是因為仙劍一斬,使得滾滾烏云在中間裂開一道寬闊的口子,有陽光其中揮灑而出,將這一片山照耀出一條光帶,也使得能見度上升了不少。

天上雖然還有雷霆,但已經不再是那種令人心悸的劫雷。

“呼……”

計緣深吸一口氣又長舒出一口氣,將始終按在胸口的右手放開,再低頭看看左手中的書卷。

原本白色的宣紙顏色已經消失不見,紙卷此時透著一種枯黃的色澤,甚至一些邊緣還有點似是而非的焦灼痕跡。

胸口,小紙鶴鉆出錦囊,探出一個腦袋看著計緣的左手,看到這只平日里還算白凈的手此刻隱隱發黑。

不過計緣現在可沒心思注意自己的傷,更是忘卻了痛苦,雙手小心的抓住紙卷的上下兩端,然后一點點的展開。

從外部看這書卷可不是完好無損,所以此刻計緣剛剛放松一些的心又緊張起來。

終于,隨著紙卷展開,計緣看到了文字,自己的字跡依舊醒目,隨著文字展現越來越多,其上的神和意也逐漸在眼中顯露

這些些字的墨跡烏黑,甚至偶爾會短暫呈現出一種金紫之色,字跡都完好無損存神存意,仔細感受的話更是多了一種天威浩渺氣息。

“沒事!沒事就好!”

直到這一刻,計緣才真正放松下來,身子也沒有之前那樣緊繃了。

“嘩啦啦啦啦……”

傾盆大雨在這一刻落下,大雨澆滅了周圍山頭因為雷光所引燃的火苗,澆得大地降下溫度。

計緣沒有施展任何神通術法,任由大雨打在自己身上,冰涼的雨水使得他精神一振,更加清醒了一些。

直到此刻,渾身上下尤其是左手的刺痛才愈發明顯起來。

“嘶……還挺痛!”

計緣自嘲得笑了笑,以他的定力和強大的心神,自然不會忍受不了這點痛楚,但絕不代表這痛苦就輕了,換個其他修行者,怕是得痛得站都站不穩了。

隨后計緣右手輕輕拂過左臂,其上的焦黑之色瞬間退去,一些黑色細粉也隨之脫落。

手臂很快如同之前一樣,好似并無什么傷痛,但也只有計緣自己知道這只是表象,內里還是該傷的傷。

比起計緣所在荒山的遲來雨水,整個同秋府早已沐浴在這一場雷雨之中,除了少數人,同秋府的百姓并不知道在某個地方發生了一場凡人視線之外的事。

大梁寺內,慧同和尚和長公主楚茹嫣拖著蒲團,一起坐在僧堂外檐口下的走廊上,女官則在稍遠處挨著廊柱站著,三人的視線都在看著大雨。

“轟隆隆……”

雷聲依舊響起,長公主聽著雷響,忽然說了一句。

“好像雷聲比剛剛小多了?不過雨好像更大了。”

“嗯,雷聲確實比方才要小了一些!”

兩人說話間,雨勢卻越來越大。

“嗚嗚……嗚……嗚……”“轟隆隆……”

風雨在天上呼嘯,雷聲也顯得尖銳,啪嗒啪嗒打落大地的聲響綿密非常,在匯聚的一個個水洼上濺起一聲聲悠蕩之聲。

“嗚……”“嘩啦啦……”

楚茹嫣不由自主的靠近慧同一些,不知道是不是因為冷,身上起了雞皮疙瘩,良久才對著一直皺著眉頭的慧同低聲說了一句。

“慧同……這風雨和雷聲,有些嚇人啊……”

慧同猛然一震,睜眼看天,長公主的話反倒提醒了他。

“這天……不知是在笑還是在哭啊!”

希望計先生沒事吧!

慧同和尚心中憂慮,抬頭看向遠方的天際,忽然神色一愣,因為遠遠看去,遠方的天空居然有一道長長的白線一直延伸到更遠的視線盡頭。

‘不對,不是白線,是云被分開了!’

之前青藤劍斬向天空的時候正是雷光最盛的時候,同秋府普遍范圍都是一片閃電,即便是大梁寺的那些高僧也沒能注意到仙劍的劍光,所以此刻慧同也是才發現那一道天際白痕跡,陽光的色澤在那道云層白線中尤其顯眼。

看到遠方的那一抹陽光,好似心中的陰霾也被照亮了一些。

“慧同大師,這世上有很多像計先生那樣能飛天遁地的仙神人物么?”

長公主輕聲詢問著,慧同始終合十著雙手也不轉頭看她,只是靜靜回答道。

“貧僧修為淺薄,閱歷見識也不深,但也知曉世間如計先生這般人物應該并不多,至于飛天遁地,不過是神通術法之一,懂得這些神通便可施展,道行自然是不能差的,但門檻并不算很高,所以相對要稍多那么一些。”

“那為什么以前我們一直看不到?他們都在神仙的世界修行么?”

楚茹嫣始終看著慧同,慧同和尚的側顏看著也依然那么俊秀,略顯厚實的耳垂使得他整體氣息更加溫和。

“善哉大明王佛,長公主,修行中人自然是有法場有道場的,凡人無緣也難以找尋,但……”

慧同和尚面向楚茹嫣,微微一笑繼續道。

“但也并非常人就一直見不著,只不過常人欲念重心思重,很多時候是真人當面識不得,就比如說計先生,他偶爾會去茶館聽書,一壺茶水兩碟干果,同尋常茶客一般為說書先生的精彩故事鼓掌叫好。”

“呵呵,若是長公主駕臨附近,焉能知其乃仙修高人乎?”

楚茹嫣低頭細思了一下,搖頭回道。

“或許只會認為是一個氣度風雅之士吧。”

或許是因為和慧同太熟了,即便是重新認識了大梁寺,楚茹嫣對慧同也并無任何距離感,甚至目的性也毫無改變。

大梁寺禁地的樹下,早有僧人支起了一個簡單的雨棚,防止計緣留下的桌案直接被大雨淋著。

大約過去了小半個時辰,雷雨的雨勢逐漸減弱,隨后慢慢停歇下來。

這場雨來得快去得也快,就連天空的烏云也在雨后一點點散去,陽光重新照耀大地,有一道彩虹掛在大梁寺北方的天空。

“好美啊,難得和你一起不是聽經,而是看雨后彩虹!”

楚茹嫣略顯出神的贊嘆一句,慧同和尚只是微微嘆口氣,并無多說什么。

不過在視線落到彩虹上的時候,發現有淡淡法光飛來,正是踏云接近大梁寺的計緣。

“計先生回來了!計先生果然沒事!”

慧同高興得呼出聲來,整個大梁寺有點道行能發現這一點的和尚都面露喜色,就是長公主和女官也是欣喜的。

計緣當然不是什么事都沒有,但能看清他底細的人至今還沒遇上過,所以至少表面上看起來他一點事都沒有。

在計緣從大梁寺禁地落下的時候,外圍已經圍了好一些和尚,包括帶著長公主和女官的慧同,不過依然沒誰進入禁地。

落在樹下,計緣隨手將自己的桌案收入袖中,然后慢慢走出了這所謂的禁地。

“計先生,剛剛的雷劫是?”

大梁寺方丈小心的詢問一句,計緣想了下,妙法的事情還是別說那么詳細了,便有些模棱兩可的回答。

“方丈大師安心,此劫和大梁寺無關,乃是計某剛剛所書之物引起,已經安然度過,不會有事了的。”

“善哉,善哉,計先生無事就好!”

計緣視線掃過,院外的和尚們都紛紛低頭行佛禮,這種尊敬,就好似他是佛門明王一般,最終視線還是落在慧同身上。

“慧同大師,大梁寺已有佛印大師化身,你也……嗯,既然見識過佛印大師妙法,與之論道也受益匪淺,計某也要告辭了。”

“望諸位大師修行日進,不用送我。”

計緣本想和慧同說,大梁寺明王化身有了,你現在也可以繼續去云游了,但看到其一旁的楚茹嫣,果斷住嘴了。

而他話音才落,一個清脆的女聲就立刻響起。

“先生!計先生請等一等!”

計緣看向女官,疑惑道。

“陸侍官有事?”

一向強勢的女官這會罕見得有些緊張和扭捏,看看四周,咽了口口水后壓低聲音道。

“先生,修法修仙,有,有什么資格要求么?”

這也是個直腸子,一張嘴計緣就見著地了,于是笑著搖了搖頭道。

“計某不收徒。”

(本章完)


在搜索引擎輸入 爛柯棋緣 無線電子書 或者 "爛柯棋緣 wxdzs" 就可以找到本書

上一章  |  爛柯棋緣目錄  |  下一章
Copyright (C) 2019-2020 無線電子書 All Rights Reserved