加入收藏
我的書架
小說社區
書庫 • 全本
玄幻 • 奇幻
武俠 • 仙俠
都市 • 言情
歷史 • 軍事
游戲 • 競技
科幻 • 靈異
您當前所在位置:無線電子書>>爛柯棋緣

第296章 飛劍客

更新時間:2019-12-22  作者:真費事
這個城鎮名為南道縣城,雖然不大倒也看起來繁華,很有種計緣當年初到寧安縣的感覺。

但之后細細比較起來,這邊自然是差遠了,至少從百姓的一些神色上就能看出明顯差距。

若要計緣形容的話,其中區別在于寧安縣人人都算得上安居樂業,而在這里的人面上的神思中都透露著某種焦慮。

入城后沒多久就是集市,街道顯得很擁擠,人來人往的還要加上車馬,有些地方得讓著走。

計緣一襲白衫,走路不緩不急,鬢發散漫之上,發髻又插著一根看起來品相極佳的墨玉簪,更關鍵的是只有一個人。

走在街道上沒一會,計緣就發現自己先后被好幾撥人盯上了,從感受到的視線和聽到的一些交頭接耳的話音上判斷,這些人幾乎都沒懷什么好意,不是想著要盜竊,就是連命都想害。

‘世態炎涼啊,這治安可真不敢恭維。’

心中嘆了一句,計緣也不多做理會,腳步加快了一些,左右繞了繞就甩開了好幾撥人。

路過一處街角的攤位處,計緣才停下了腳步。

這攤位是一個干餅鋪子,但不同于之前計緣買的那些,在他偶然路過的時候,看到做這餅子的老板用兩塊大鐵模子分別烙至上下兩塊餅面,其中嵌入了一種咸干菜,合攏后也撒上了一些帶著粉料的芝麻,計緣聞著就想嘗試一下。

“店家,你這餅子怎么賣啊?”

計緣看攤位上暫時沒什么聲音,就停在攤位前詢問了一聲。

做餅子的老漢抬頭看看,見到是一位讀書人模樣的先生,這在南道縣不能說十分稀罕,但至少不多見,聽口音也不太像是本地人。

“這餅子單賣一個兩文錢,一斤的話就八文錢,大概有五個餅子。”

“哦,可否容我嘗一嘗這干菜的味道?”

“干菜的味道?”

老漢稍感奇怪,但猶豫一下還是點頭,拈其一些攤位陶壇內的干菜伸手遞給計緣。

計緣嘗了嘗,品著那熟悉的咸香味就露出笑容。

“店家祖籍是大貞稽州人吧?”

“呃,這卻不是……”

老漢說了一句,像是忽然想到什么,馬上又說道。

“看來先生是識貨的,不瞞您說,這干菜確實是當年一位大貞人教的,至于他來自大貞哪里,老漢就不曉得了。”

計緣點了點頭。

“原來如此,那勞煩店家給我稱量十斤餅子。”

“十斤?”

“不錯,十斤!”

“哎哎哎,客官您稍等,現成的大概只有六斤多一點,我馬上給您做,馬上就好的!”

十斤餅子對于老漢來說可是大生意了,賣完的話今天的貨都能去了大半。

老漢手腳麻利,邊做餅子邊和計緣攀談聊天,不一會就將十斤餅子都做完了。

過了秤計緣自然要付錢,他摸出錢袋子,看起來鼓鼓囊囊,但看看里頭,占了大頭的那些銅錢上,印著的都是“元德通寶”,既然是大貞的錢幣,在這當然是不流通的,所以也只好取出一粒碎銀子。

“給,店家先把銀子稱一稱。”

“哦哦好,客官給的是銀子啊!”

這老漢沒怎么出過南道縣,不清楚其他地方怎樣,但是在南道縣,有時候銅錢是很混亂的,他口中的兩文錢一個餅,指的是標準的那種。

但很多銅錢其實不達標,鑄的私錢什么的都摻了料,還有些銅錢很夸張的印出來可以以一當十,卻沒有那個重量,交易起來很多人不認。

在這種情況下,黃金和白銀就顯得極為珍貴了,購買力遠超大貞,往往能換到超過本身應有價值的銅錢。

很多人都是直接拿白銀去買大量的“實料錢”,然后融了再摻料私鑄,一兩銀子能當三四兩銀子的價值花。

直接給白銀買餅子實屬罕見,老漢估摸著那錢袋子里幾乎沒有銅錢。

看到白花花的銀子,店家心中甚是高興,臉色都紅潤了,掂量一下分量,有這一粒碎銀子,本來賺四十文錢的,這下估摸著往少了說都最終能賺個百五十文不止。

稍遠處的幾個位置,一些視線已經將計緣那鼓鼓的錢袋子看在眼里,更是看清了那取出的白銀,貨車后墻角處有人交頭接耳。

“是條大魚,那錢袋子里頭怕全是白的和黃的!”

“沒錯……還有那玉簪,我剛剛借著路過細看過了,價值連城啊!”

“噓……走。”

餅攤那,銀子過了秤,也找了零,攤位上的老漢將餅子用麻繩綁成一串,一面遞給計緣,一面左右看看后小聲道。

“先生,您是外鄉人,就老漢看來,已經有些人盯上您了,您,千萬小心著點!”

計緣談吐風趣又親善溫和,很容易招人好感,老漢見多了一些事,自然看出周圍有視線對這位大先生不懷好意,忍不住出聲提醒。

計緣笑了笑,朝著老漢拱了拱手才接過餅子。

“多謝店家提醒,計某省得,自然會小心的。”

說完,計緣拎著餅子就轉身大步離開了,拐來拐去走了一陣,路過一個弄堂口的時候,手中那一串餅子已經消失了。

后方遠處,幾個漢子一直奮力緊緊跟著計緣。

“呼……呼……這人,這人走路真快。”

“嗬……是說啊,看他斯斯文文的……咦,他手中的餅呢,怎么不見了?”

“你管他餅子干嘛?人沒跟錯就行!”“走走走,快走!”

“對對,不能跟丟了。”

前頭的人腳下不停,幾人就也不能休息,勉強緩了幾口氣,就又加速追了過去。

計緣一直在前頭大步行走,其他人不是被甩脫了就是放棄了,唯獨身后這伙人死追不放。

他不是不能用障眼法隨便脫身,但聽著他們議論著“宰上幾頭肥羊”等話題云云,計緣倒不想讓他們跟丟了。

傍晚的時候,計緣已經在繞來繞去中出了城,背后跟著的那九個人也始終沒跟丟,可見決心之強。

南道縣城以北五里處有個亭子,簡單粗暴的命名為“五里亭”,計緣就是在這里停下了腳步,取出一個餅子坐在亭中吃了起來。

因為是今天新做的,雖然不算柔軟,但也還算好入口,至少不是沒烤過就硌牙。

那跟隨計緣的九人就躲在遠處長滿樹木的矮丘后面,只不過此刻氣喘吁吁,也在休息著恢復體力。

等到計緣慢悠悠將一個餅子吃完,那邊九人也休息得差不多了,帶著繩套和家伙一點點靠近五里亭。

正所謂相由心生,九人此刻面目顯露的猙獰,比起之前的巴子倒是更配得上窮兇極惡這個詞。

“那書生,你很能跑啊?”

“嘿嘿,把你身上值錢的東西都交出來!”

領頭的漢子身形彪悍,提著一根鐵鞭,領著人還沒靠近五里亭,嘴上已經是囂張的威脅起來,他們已經看過了,五里亭周圍根本就沒人了。

計緣將手中的餅渣子抖攏在一起,送到嘴里吃掉之后,也拍了拍手站起身來,看向來人道。

“我放下值錢的東西,就能放我走?”

九人已經圍到五里亭邊上,領頭者上下看看計緣道。

“你自己放我們不放心,得我們搜。”

計緣點了點頭。

“那搜身之后就放我走?”

“哈哈哈哈……放你走多少也是個麻煩,這五里亭周遭就是荒野,多得是野狼走獸,正好可以管殺不管埋。”

計緣耳中聽著這話,眼前看著幾人,忽然失笑了,雖然視線中幾人十分模糊,但他們身上的戾氣卻十分明顯。

“呵呵,沒得商量?”

計緣這會居然還笑得出來,讓幾人有些忌憚。

“你,你莫不是個江湖高手?”

不過計緣沒回答他們的話,反而是側身望向了亭邊一側樹林。

在計緣耳中,踩踏和破空聲接近,僅僅兩個個呼吸之后,一道黑影自林間樹梢上閃出。

“錚”

長劍出鞘的聲音伴隨隨著劍身的冷光,同來人一起貫穿而來,閃現在亭前的一刻,劍刃入肉聲響起。

“有人……”

“噗……”“噗……”“噗……”

劍刃劃過,鐵鞭漢子和其周圍三人直接連反應都沒有,就中劍倒地,來人劍勢已止,空中旋身,在涼亭立柱上踩踏借力,轉向縱躍的時刻揮劍一掃。

“小心……”“快……”

“噗……”“噗……”“噗……”

又是幾人連話都說不完整就倒了下去。

頃刻間,圍在涼亭外的九人已經全部倒下,而來者就站在亭外,甩了甩劍身上的血跡后還劍歸鞘。

“好身手!”

計緣真心實意的贊嘆一句,站在修行人的高度,這等手段自然算不上什么,但他同樣也絕對算是武學大家,對于武功的辨別,從身法、招式、真氣運用等方面也看得透徹,來人身法劍法都十分了得。

“先生還是先生,多年未年依舊風采照人!剛才我還以為認錯了,沒想到真的是先生您來這里了!”

計緣稍稍睜大一些眼睛,以模糊的視線上下打量一下來者。

“這聲音……你是燕少俠?哦,如今得叫燕大俠了!”

一身黑色勁裝的來者走近涼亭幾步,抱著劍向計緣躬身作揖。

“燕飛見過計先生,沒想到先生還記得我!”

燕飛抬起頭來看向計緣,常人若只是粗略一瞥,很難發現計緣半開眼睛的異常,但他卻能看到那一雙記憶猶新的蒼目。

“呵呵呵,幾位少俠的聲音,計某可是畢生不會忘記的。”

燕飛看了看邊上的尸體,笑問一句。

“先生,我殺了九人,您沒意見?”

計緣搖頭笑了笑,從燕飛出劍的果決上就能看出一些事。

“人為財死,鳥為食亡,意見不意見的,又能如何?他們不聽,你也未必會聽。”


在搜索引擎輸入 爛柯棋緣 無線電子書 或者 "爛柯棋緣 wxdzs" 就可以找到本書

上一章  |  爛柯棋緣目錄  |  下一章
Copyright (C) 2019-2020 無線電子書 All Rights Reserved