加入收藏
我的書架
小說社區
書庫 • 全本
玄幻 • 奇幻
武俠 • 仙俠
都市 • 言情
歷史 • 軍事
游戲 • 競技
科幻 • 靈異
您當前所在位置:無線電子書>>爛柯棋緣

第288章 詭異的死法

更新時間:2019-12-18  作者:真費事
這名匪徒死死用手抓住咬著自己脖子的腦袋,用盡力氣想要將它弄開,看起來更像是捧著這個腦袋。

僅僅是幾個呼吸的時間,匪徒的手腳都已經無力,口中“嗚嗚嗚……”的聲響也越來越微弱。

沒一會,匪徒整個人都沒了掙扎的力氣,只是在那邊打著擺子抽搐,到最后,地上只剩下了一具面色枯黃的尸體。

雨還在不停的下著,周圍的地面都濕噠噠的,一些傷員等待著廝殺結束,不少人由于虛弱,被雨水沖刷得睜不開眼睛,口渴了就張開嘴接一點雨水。

又有一人難受的側躺在地上,感覺到背后有人在蹭自己,只是轉身過去看看的功夫就被含咬住了脖子。

不遠處的廝殺還在繼續,天已經徹底入夜,今晚有雨自然沒星月,能見度極低。

可畢竟大多數人都練過一些武,適應了黑暗之后眼睛還是多少能看得清東西的。

一眾匪徒也不是同對方死斗,對于這種身具武功的對手他們也很有經驗,運用人數優勢纏斗,以消耗為主,盡量減少己方的損失。

但即便如此,受傷和死亡的匪徒也比預計中的多一些。

只不過被圍住的這群人絕對都是有油水的,更關鍵的是里頭有兩個女的姿容,對于這苦寒之地的匪徒來說實在是太出眾了。

長久見不到女人,母豬都是漂亮的,更何況那兩個女的前凸后翹面貌出眾,早兩天他們就盯上了,而另外兩三個女人也不算差,模樣或許不周正可身材卻不會遜色。

相比之下,點子雖然扎手,但卻還沒到吃不下的地步。

實際上從下雨前打到現在,很多強盜都已經看出這些武者回氣速度跟不上了。

幾名帶著斗笠的頭目騎在馬上,看著遠處搏殺中的武者,一開始那些剛猛凌厲的招式已經用得比較少了。

“呵呵,武功高一些又如何,江湖人就是江湖人,雖然也擅長廝殺,卻不懂如何與成軍成陣的團體拼搏。”

聽到同伴的嘲諷聲,另一人也是嗤笑著接話。

“不錯,他們一開始用的招式,攻勢凌厲是凌厲,但也消耗了大量真氣,雖然殺傷我們不少兄弟,但卻沒無法改變大局,里頭最厲害的那幾人要是單獨突圍,倒還有幾分可能……”

“哼,若非是這大雨,光是弓弩就夠他們受的了!”

幾人談話間,視線掃過匪徒的陣勢,見到又有人拖著受重傷的兄弟出來了,這一個被抬出來的時候動都沒動,也不知道傷得多重。

有兩名土匪今天是專門負責將受傷的兄弟拖出戰團的,今日的廝殺確實激烈,經手的兄弟至少也已經有二十多人,這還不包括已經死透的。

兩人一左一右,將這名昏迷的人拖到后方傷員中。

“呼…呼…呼……真累啊!巴子這家伙倒是運氣好,只是暈了過去,也不知道是不是裝的。”

其中抹了一把臉,將面部的血水和泥水一起抹掉,再抬起頭任由雨水沖刷自己面部。

另一人直接坐在了泥濘的地面上喘著大氣。

“好了,累點算什么,今天不用我們沖殺,至少安全不少!”

“有道理,而且我們救了這么多兄弟,吃肉的時候他們也會分一點,嘿嘿嘿……”

喝完雨水解渴的匪徒笑到一半突然停下來,他覺得有些不對勁,但似乎有哪里說不上來。

倒是同伴先說出了問題。

“哎哎,弟兄們怎么都躺著不動啊?”

“是啊!喂喂喂……你們干嘛呢?大雨的這么睡著了?老雀?”

兩人推了推最近的一個受傷兄弟,這位外號老雀,廝殺的時候滑不留手,從不會受太重的傷,今天也不過是腳被扭傷腫起了,看著嚴重實則無大礙。

但推了人幾下后卻沒見對方有反應,那推人的匪徒頓時覺得有些不妙了,跨過老雀的身體走到另一側。

眼睛湊近了細瞧,雖然能見度不高,但依舊看出了傷員的不對勁,探手摸了摸對方的胸口,發現已經沒了心跳。

匪徒臉色難看的望向邊上的同伴。

“死了!”

“快看看其他人!”

兩人臉上再無嬉笑,走到這些傷員附近要么探鼻息要么摸心跳,無一例外,全都已經死了。

其中一人在摸人脖子上脈搏的時候,突然摸到了死尸脖子上的傷口,頓時心中一驚,扯開一些對方的衣襟細瞧。

“這是什么傷!?”

另一人也看到了,兩人再次檢查了幾具尸體,無一例外都有類似傷口,這下兩人臉色大變。

“幾位當家的……大事不好!這邊傷員全死了!”

“快來看看,這邊的弟兄們死狀不對勁……!”

兩人的呼聲引起了其他人的注意,當即有一些外圍的匪徒湊過來查看。

一名魁梧頭目快速走近一地尸體邊上。

“三當家,看他們的脖子,都有咬痕!”

三當家看了看說話的人,單膝下跪到一具尸體邊扯開衣襟,因為能見度的關系只能看到脖子上的傷卻無法看清,所以也伸手觸摸。

這個咬痕很寬,但有兩個孔洞尤其深。

三當家再摸向尸體的額頭,撫起蓋著的劉海,看到額前有幾道深深的痕跡,他用手比了比,正好是抓握的角度。

三當家腦海中想象著一副畫面,有什么東西一口咬在了死者脖子上,并且一只指甲長長的手,按在死者額頭上,使其無法掙起,同時那指甲還劃傷了死者的額頭。

順著這個思路,三當家在探向尸體胸腹,扯開衣衫之后,果然也發現了另一個按壓的痕抓痕,這明顯是讓傷員無法起身。

‘力氣很大!’

這冰冷的春雨都沒讓三當家感到多冷,但此時卻有一股刺骨的寒意在身中直竄,頭皮發麻之余身上更是起了一陣雞皮疙瘩。

‘此地不宜久留!’

這個念頭異常強烈!

三當家不再猶豫,直接拽出了衣內的短哨,鼓足氣息猛吹。

“嘀嘀”

尖銳的哨音刺穿雨幕,刺穿夜色,傳到了所有廝殺中的匪徒耳中,也傳到了十幾名武人耳中。

很明顯的,匪徒們一下子就緩和了攻勢,很多長槍長戟戳刺中都收了回去,并且不少匪徒都往外退了退。

這無疑給了武者們極大的喘息空間,但他們也不會立刻反擊出去,一來是實在回氣不夠,而來是擔心有詐。

不少人杵著刀劍單膝跪蹲著喘氣。

“嗬…嗬…嗬……怎,怎么回事?他們,為什么都在后退?”

抱著頭巾的壯漢抓著兩把搶來的長刀,杵著地面休息,他一直是強撐著作為武者中最強勢的存在,廝殺的時候奮勇當先。

可此時,一雙強壯的手其實在微微顫抖,但因為雨夜的關系,連伙伴的沒注意到,更別提匪徒了。

“不,不知道,剛剛有哨聲……會,會不會是有軍伍中人殺到了?”

“不太像!趕,趕緊休息!嗬…嗬…嗬……”

一些武者都抓緊時間回氣。

“大家都怎么樣?都還好吧?”

“死不了!”“撐,撐得住……”

武人這邊喘息著,而另一頭的匪徒包圍圈外,另有兩名頭目策馬趕向哨聲所在,還沒接近就喝問三當家。

“老三,怎么回事?眼看他們已經撐不了多久了!”

“是啊,你吹什么撤離哨?這黑不溜秋的大雨天夜晚,難道還有什么變數?”

老三站起身來抹了把臉,指著地上周圍的尸體。

“有不干凈的東西,受傷的兄弟們全死了,每一個都被咬了脖子,這地方不安全,趕緊跑!”

說話的同時,三當家已經跨上了自己的馬,并牽扯韁繩朝向外側。

兩位趕來的頭目看看邊上一些兄弟,再看看老三扭動脖子又搓手的樣子,明顯都有些受到了驚嚇。

兩人還特意下馬檢查了一下,確認了眼前的詭異狀況。

“撤!所有人都撤!”

領頭的那位說話間,已經和另一個頭目也拽出短哨,三當家也重新拿起哨子湊到嘴邊。

“嘀”“嘀”“嘀”

三人一起運氣吹哨,這下子,聽到哨聲的匪徒頓時反應更加明顯了,紛紛朝著外邊撤去,連包圍圈都不維持了。

幾名頭目在外頭大吼。

“全都上馬,全都上馬!沒有馬的坐別人后面,兩人一馬也行!”

“快走,都走都走……”

眾多匪徒紛紛跑動起來,隨著頭目的聲音行動,之后一起在雨夜中逃竄著離開。

那群武者全都愣愣的看著這一幕發生,無力阻止也不想阻止。

“他們……跑了?”

“我們打退他們了?我們打退他們了!”

“哈哈哈哈哈……我們贏了!”“打退他們了!”

歡呼聲從零星到此起彼伏,從不可置信到興奮異常,劫后余生的慶幸紛紛在眾人心中升起。

一小會之后,武者們才從亢奮的情緒中冷靜下來,他們不少人都受了傷,還有人傷的不輕,急需找個能遮風擋雨的地方修整。

看到匪徒留下了不少尸體,包頭巾的漢子和兩人也走過去搜尋,希望能找到一些合適的藥物等物資。

“哎呦,呃……”

地上有個匪徒哼唧了一聲,當即有兩把刀架在了他脖子上。

“哎呦喂!怎,怎么……”

被刀架住脖子的匪徒嚇壞了,看看周圍,除了尸體再無其他兄弟,看起來自己人似乎敗了!

“呵呵,怎么沒你那些強盜兄弟了?自然是被我們打退了!”

“別和他廢話,殺了!”

“等等,先別動手!”

頭巾漢子走過來,看向地上的強盜。

“這里哪邊有能遮風擋雨的地方,你最好實話實說,連你們一整伙強盜都被我們殺死殺傷無數,你要是想活命就配合一點!”

匪徒忙不迭點著頭。

“知道,我,我知道!前頭有個村子,沒住的,但房子有些都完好的!”

“嗯,你叫什么?”

匪徒咽了口口水,趕緊哆嗦著回答道。

“巴,巴子…我叫巴子!”

荒村中,計緣放下手中的書冊,站起來將門開得稍微大了一些,任由外面的風雨吹拂到身上。

剛剛耳中聽到了一陣陣特殊的哨子聲,雖然很微弱,但絕對沒聽錯。


在搜索引擎輸入 爛柯棋緣 無線電子書 或者 "爛柯棋緣 wxdzs" 就可以找到本書

上一章  |  爛柯棋緣目錄  |  下一章
Copyright (C) 2019-2020 無線電子書 All Rights Reserved