加入收藏
我的書架
小說社區
書庫 • 全本
玄幻 • 奇幻
武俠 • 仙俠
都市 • 言情
歷史 • 軍事
游戲 • 競技
科幻 • 靈異
您當前所在位置:無線電子書>>爛柯棋緣

第254章 一夢之變而已

更新時間:2019-11-30  作者:真費事
聽到計緣的話,本已經做好了失望準備的陸乘風呆了一下,隨后才反應過來計先生說得是什么。

“計先生,您說得是認真的?”

陸乘風一下從石凳上站起來,面露驚色的看著計緣。

“真的有陰司么?您真的是神仙?”

計緣倒是又坐回了桌上,替自己倒上一碗屠蘇酒,品了品之后才再次看向陸乘風。

“陸大俠應該是德勝府玉昌縣人士吧?”

“正是,玉昌縣雖不大,但地處德勝府與天越府交界要沖,也算繁榮,在武林上因為我云閣的存在,也享有薄名。”

計緣點點頭,袖中之手略一掐指就知道玉昌縣并無本地城隍,而是也歸德勝府府城管轄。

“計先生,我們什么時候動身啊?陰司怎么去?”

不知為何,從計先生嘴里說出來的話,就是有一種令人信服的感覺,僅僅一瞬間陸乘風就放棄的懷疑,而是緊張和忐忑起來。

計緣看看他道。

“陸大俠,喝了這么多酒,不醉么?”

“啊?我才喝了一碗,不可能醉…的……”

陸乘風眼中,計先生的臉越來越模糊,或者說是自己的頭越來越暈,搖晃了一下腳沒站穩,就坐在了石凳,然后身子一軟又趴在了桌上。

這會他眼皮子越來越重,很快進入了夢鄉。

“哎……”

以迷幻術將陸乘風催眠的計緣輕嘆一口氣。

隨后計緣伸手在陸乘風身上一拍,一個半透明的陸乘風就被拍出了身體,樣子迷迷糊糊顯得有些呆滯。

雖然沒專門學過牽魂之法,但如今的計緣想變相做到此舉并不是很難,只不過手段略糙而已。

“看顧好他的肉身。”

朝大棗樹這么說了一聲,計緣一揮袖,這個顯得呆滯的陸乘風就被收入了袖中,然后腳下一踏,身形拔地而起,須臾間就消失在天空。

棗樹下石桌上,陸乘風不時還吧唧嘴撓撓癢,似乎正在做一個夢。

大約不到半個時辰,計緣就已經出現在了德勝府府城的城隍廟外,再一揮袖,眼前陰陽轉換,已經是陰司鬼門關前。

這里陰氣已經十分濃郁,且屬于陰陽之間的范圍,隔絕了天光。

直到這時候計緣才將袖中的陸乘風之魂放出來,后者被陰氣一沖,打了個激靈清醒過來,左顧右盼著看到計緣在身邊,才略顯安心。

這會到了陰間,陸乘風半透明的身形反而變得如同真人肉體,不再顯得虛無。

“計先生,我們這是在哪啊,為什么感覺這么暗?剛剛不還是白天么,這也不太像您的院子啊。”

“在哪?呵呵呵……”

計緣笑了笑,伸手指了指前方道。

“你說在哪?”

陸乘風順著計緣手指的方向望去,一道好似城關一樣的建筑就在眼前,其上匾額上書著幾個冒著幽光的字,正是“德勝府鬼門關”幾個大字。

“德勝府鬼門關……鬼門關!”

陸乘風如夢初醒,更是一下子感受到一陣陰冷,下意識的走得離計緣近了一些。

“怎么?陸大俠怕了?嘿嘿,現在怕也晚了,走吧!”

計緣也不拉他,自己率先走出陰陽交界地帶,朝著鬼門關走去,陸乘風朝背后看看,居然能模糊的看到外界熙攘的百姓人群,但猶豫了一下,也還是跟上了計緣。

兩人從陰陽交界地一出來,陰司的守關陰差立刻都發現了他們。

“來者何人,為何闖入德勝府陰司地界?”

不過還沒等計緣說話,隨著他們接近,看清了來人之后,幾個陰差頓時一驚,趕忙躬身行禮。

“見過計先生!”

“原來是計先生駕臨陰司,請先生稍等,我等馬上通知城隍大人!”

一名陰差這么說著,立刻入了鬼門關去。

計緣略顯詫異,有個把陰差能認出自己來并不算奇怪,但鬼門關附近這么些個陰差怎么好像全認識自己。

只是他不清楚的是,《點化界游神》已經是德勝府陰司名畫,就在功過司殿內掛著。

本身點化界游神之事就十分神異,雖然不外傳,但在德勝府陰司內可是傳得麻溜得很,大多數陰差都聽過但無緣得見,加之陰差或多或少總有點事會往功過司跑,看到那副畫基本都偷偷細瞧過的。

一旁的陸乘風驚多過喜,沒想到連陰差都認識計先生,不過這會他還驚得太早了。

等到進了陰司之后,德勝府城隍親自作陪城隍殿,又親自過問并遣人找尋過世的陸父陸母,才讓陸乘風認識到計先生到底有多大能耐。

這次沒有將陸父陸母特地帶到陰司某個殿堂,而是帶著陸乘風去了陸家的陰宅。

陸乘風見到自己父母的那一刻,憋不住眼淚,一聲“爹,娘”過后,就跑過去跪在了兩個陰魂身前。

而陸父陸母一開始以為陸乘風也死了,同樣悲傷不已,這時候計緣才知道,原來鬼真的也是能流眼淚的。

只不過這種悲情沒持續多久,等得知陸乘風并沒死,是主動求人帶自己來陰司看雙親的時候,兩老愣神片刻,馬上一起劈頭蓋臉的教訓起兒子來。

陰司這種地方自己往里湊,簡直氣的為人父母的他們七竅生煙,悲切中的陸乘風更是被罵懵了,看得不遠處的計緣都想笑。

等到陸乘風跟著計緣從陰司出來的時候,神情依然有些恍惚,自從他弱冠成人以后,雙親都沒有怎么罵過他了。

“陸大俠感覺怎么樣?”

鬼門關外,計緣調侃著問了一句,陸乘風表情經過多次轉換,最后還是露出一個笑容。

“感覺…有些復雜……”

“哈哈哈……”

計緣笑了笑,抬手將其魂收入袖中,直接出了陰司回寧安縣而去。

居安小閣大棗樹下,有一縷斑駁陽光正好透過隨風搖擺的枝葉空隙,落到了陸乘風的臉上。

“唔……呃……”

受到這光線刺激,睡夢中的陸乘風逐漸醒了過來,抬起頭看看周圍,回想起這是在計先生的家中,再看看桌上,屠蘇酒和酒碗在那擺著卻不見計緣身影。

“我剛剛……喝醉了?”

記憶有些模糊,似乎是到了院中才和計先生喝了點酒,就醉倒在桌前。

“好像做了一個夢……”

這么想著,突然想起了夢中的事,其他都很模糊,唯獨一點記得清清楚楚,夢中他夢到了爹娘,還被爹娘罵了,被罵得很慘,但那罵聲卻一點都不刺耳,偶爾也連著陸乘云一起罵,劈頭蓋臉的罵。

罵聲中包含了對他們兄弟兩的關切,對云閣反而根本沒怎么提。

陸乘風想著想著就“嘿嘿嘿……”得笑出了聲。

“陸大俠醒了?計某煮了醒酒茶,試試我這棗花蜜茶吧,皇帝都喝不著的。”

計緣看著傻笑中的陸乘風,帶著笑意端著茶盤從廚房出來,落座桌前,倒好茶水點入蜂蜜又送到陸乘風跟前。

一口茶水下肚,陸乘風傾訴的欲望再一次強烈起來。

借著清馨的蜜茶,陸乘風這次沒有藏著掖著嗎,同計緣訴說了這幾年的大起大落,說完這些,又講到了夢見父母被罵的事情,還請計緣解夢。

計緣見他對絕大部分陰司之行都記憶模糊,只對被父母臭罵的那一段記憶深刻,不由心中自嘲手段粗糙不及陰差之余,也覺得這樣反倒合適。

半個下午過去,陸乘風再沒有提什么其他要求,仿佛就真的只是來傾訴,心得開解的他已然知足。

一壺茶水喝完,陸乘風便自然而然的起身告辭。

“今日同計先生一席話,令乘風悲困之心得解,云閣那邊尚且事物繁重,乘風便不再打攪了!”

計緣笑著回禮道。

“好,陸大俠請走好,幫助令兄顧好云閣,比不闖蕩江湖行俠仗義差了!”

陸乘風點頭肅穆,重重拱了拱手,一句“告辭”之后大步朝外走去。

他確實聽杜衡說過一點計先生的神異,但此時的他,自覺也無需貪求計先生什么了。

在即將走出樹蔭的那一刻,耳中聽聞有破空聲傳來,陸乘風下意識揮手一探,從頭頂抓到了一顆火紅的大棗。

抬頭看看上方,綠葉成蔭好似并無棗果,偶爾風吹枝擺才能見到一抹嫣紅。

“這?計先生,您的果子掉了。”

計緣擺了擺手,點向大棗樹。

“拿著吧,它給你的。”

“哈哈哈哈……好,謝謝計先生了,乘風去也!”

來時腳步沉重,去時手腳卻顯輕快,計緣送到院門口,再遙觀其氣相,已是意氣上涌心火熾紅,皆不過一夢之變而已。


在搜索引擎輸入 爛柯棋緣 無線電子書 或者 "爛柯棋緣 wxdzs" 就可以找到本書

上一章  |  爛柯棋緣目錄  |  下一章
Copyright (C) 2019-2020 無線電子書 All Rights Reserved