加入收藏
我的書架
小說社區
書庫 • 全本
玄幻 • 奇幻
武俠 • 仙俠
都市 • 言情
歷史 • 軍事
游戲 • 競技
科幻 • 靈異
您當前所在位置:無線電子書>>爛柯棋緣

第221章 拜山

更新時間:2019-11-13  作者:真費事
“尹青,你解手跑這么遠干嘛?這山里頭多危險!”

莫休帶著些微氣喘聲過來,看看尹青傻站在那。

“已經解決了?我也正好解決一下。”

說話間莫休就湊到一邊石頭后面開始解起褲帶。

“沒有沒有,還沒開始尿呢。”

尹青應了聲也趕緊湊近那一側山壁,一邊解開褲子準備解手,一邊眼神四處看來看去,既沒看到那個自稱山神又似乎有些口吃的怪模樣存在,也沒能看到紙鶴。

實際上尹青以前就見過紙鶴兩三次而已,且都是見到紙鶴飛到胡云身邊啄了一下,只聽說計先生在紙鶴身上寫了很多很多字,但紙面看起來卻還是白白凈凈的。

等到尹青和莫休都尿完的時候,尹青幾乎用眼神把各個石頭后面和樹叢后都搜了個遍,依然沒能發現什么。

“走了,你還看什么呢?”

“哦哦,走走走。”

無法,尹青只好跟著莫休一起往回走,只是在回去的時候,紙鶴又飛回到了尹青身邊,然后在尹青驚喜的神色中鉆入了他懷里。

紙鶴其實還算不上多有靈智,只是在趨吉避兇的本能之外,可以簡單的區分主人的命令,做些自己清楚的回答,剛剛啄尹青三下的回答,也不是因為它懂得隱喻了,而是在它理解中事實就是這樣,一下代表來了,兩下代表現在又不在。

尹青和莫休回到了大家休息位置所在時,那邊也準備再次啟程了,中間講了一些趣事,算起來已經休息了有一刻鐘了。

一行人又花去小半個時辰繞過這一片荒溝嶺,然后地勢從上升開始往下,到達了一處下山的大斜坡。

“太好了,終于不用是再往上爬了,終于到了往下走了,可以省好多力氣了!”

林鑫杰如臨大赦般興奮得說了一句。

“呵呵,后生,有句話叫做上山容易下山難,這段路才是需要注意的地方,虎子、李銀、川子,一會多看著點這三個書生,省得出事。”

“哎!”“知道了陸伯。”“知道了陸叔。”

三個書生撓了撓頭,也沒問為啥尹青就不用保護,畢竟只要不瞎,都看得見尹青體力都不輸這些行腳商的。

果然如同老陸頭說得那樣,下去的時候遠比上來困難,本身體力消耗巨大,一些人下山踩踏下去腿都感覺要軟倒,加上本就是雨后路滑,所有人都走得分外小心。

之前一個腿被咬傷的強壯漢子原本一直體力充沛,也沒覺得多廢力,可是這回往下一踩的時候踩著了一塊活動的石頭。

“哎哎哎……”

“小心!”“抓住了抓住了!”

“啪啦啦……”

石頭直接順著山道滾了下去,漢子也嚇了大跳,腳連蹬之下依然止不住打滑的趨勢,眼看就要摔下去了,腳底下的山道突然隱晦的凸起好幾處,讓漢子的腳有了著力點,這才穩住倒來倒去的身體,抓住了一棵旁的小樹。

“沒事吧小劉?”“劉哥!”

“緩一下緩一下!”

邊上的幾人連忙圍過去。

“嘶……好險,差點就摔下去了,這一滾下去搞不好小命都沒了!”

劉姓漢子在坡上坐下來,望望下頭用袖子擦擦冷汗,剛剛一瞬間嚇出的汗比之前半個時辰都多了。

“哎呀劉哥,你褲腿上滲血了呢!”

漢子聞言卷起褲腿,看看昨天被狐貍咬傷的位置,果然包扎的傷口布條上已經滲出了血,解開來看了看,口子又裂開了。

“哎呦,有些化膿了,這狐貍嘴還挺毒的!”

“晚上再看吧,現在不是歇息的時候!”

經過這事的驚嚇,一群人趕路更加小心了一些,中午就是竹筒里的涼水就著餅子饅頭對付一餐,到了天黑前,行腳商們找到了這條小徑中的一個內凹一丈許寬四五丈的山窟。

這山窟看起來挺嚇人的,好像一塊山石中間被鬼斧神工劈了一道斷開,上頭有種隨時會壓下來的感覺,但實際上很穩固,是這一支行腳商避風歇腳的老地方了。

一些人生活做飯,很多人則解開衣衫褲子腿看看昨天晚被咬傷抓傷的地方。

“嘶……”“哇…好嚴重!”

“都化膿了……”“我這都腫了,怎么白天都不覺得痛癢?”

“哎呦,你一說癢,我現在覺得有些癢了。”

“別抓!”

“用草藥再處理一下!”

這些人現在都憂心忡忡起來,到底不是被普通狐貍弄傷的,這傷口的愈合狀況很不妙,不過中途卻也運氣極佳的發現了不少草藥,這會正有人揉搓著草汁準備給大家再上藥呢。

遠處的樹叢后,三只狐貍帶著陰冷的目光看著那一邊的一群凡人。

“嘿嘿嘿嘿……”“敢和老娘作對,不知道死字怎么寫!”

“這些個人一定要吃了!”

“哎呀那些個書生先緩緩,容我們春宵一度再說嘛”

“對對對,嘻嘻嘻…….”

它們沒真正修得化形,能以人形出現不過是幻化,和吹氣球差不多,也很容易被戳破,本質上是不具備和人交歡的能力的,所謂春宵一度,也不過是就是魅惑書生,在其興奮狀態下吸干精氣而已。

另一邊,被妖物惡意目光注視的行腳商和書生們,心中也隱隱升起一些不安,只是圍在篝火內側,就連撿柴火也不敢走遠。

“大家注意點,今晚沒有屋子墻壁給我們擋著,除了野獸,說不準昨晚那三個狐貍精還會來!”

這么多年行腳商當下來,神神怪怪的詭異事情其實也遇上過不止一回,但大多數都是不可深究或者不想深究的,為求無事也樂得弄個不明不白,但這次無疑是最詭異的,碰上了真正的妖怪。

“嗷嗚”

“嗷嗚”

入夜后的山中突然有狼嚎聲響起,也讓眾人更加緊張了一些,安靜了一會又再次響起。

“嗷嗚”

很多人都取出了柴刀,縮在火堆后面。

“陸伯,這狼嚎聲好像越來越近了?”

說話的漢子和其他人一眼,臉上滲出些許細汗。

“嗯……今晚得更加小心了,餓狼搞不好比那狐貍精還危險,老話說成群餓狼猛于虎啊……”

不過這會比起行腳商們,他們口中的三個狐貍精顯然更加緊張,也就是大約在行腳商們百十丈之外的小山坳中,三只狐貍已經縮成一團。

“呃嗬……”“嗚嗬……”

“嗷嗚”

一只只山中野狼出現在附近,數量越來越多,從遠到近隱現包圍姿態,不少都齜牙咧嘴對著狐貍嘶吼,狼牙附近的涎水都有滴落。

“這,這些畜生怎么了……”“這些畜生為什么沖著我們來?”

“大,大姐,我們怎么辦?”

“好多狼,大通山幾個狼群都來了嗎……”

一眾野狼的雙眼在夜色中冒著綠光,有的在高坡有的在近側,全都死死盯著三只狐貍。

百來丈外的人類升起了火,雖然隔著諸多樹叢石頭,卻也能看到火光,但狼群顯然根本就沒理會人類的打算。

像是收到了什么型號,其中一只頭狼“嗷……”得吼了一聲,一匹匹野狼全都露出兇狠的獠牙沖這狐貍竄去。

正所謂一物降一物,三只狐貍精雖然已經煉化橫骨更有了神通,但修行方向不同,本身的道行和能耐還不足以彌補天生的缺陷,更何況狼和狗本身就有一定破邪的能力,可謂是遇到了克星。

“嗷吼…”“呃吼……”

“嗚嗚嗚……”

“嘶吼……”

“啊……”“吼……”

“大姐救我”

狐貍精和野狼的嘶吼和尖叫顯然也驚到老遠處的人群,那種野獸搏斗的吼叫聲令人毛骨悚然,并且聽著及其近,有時候甚至感覺就在壁窟外頭。

“哎…剛剛我好想聽到有呼救聲啊,是不是有人被……”

“別瞎說了,我都沒聽到!”

“噓,都別說話,小心引來,火燒旺點!”

“對對對,火燒旺盛點!”

一行人都戰戰兢兢,今晚的野狼好似瘋了一樣,并且遠近都有狼嚎聲,撕咬和打斗聲在壁窟外持續了好一陣,然后又一直延伸到更遠的地方。

反正天亮以前,都沒誰有勇氣出去看看情況了。

到了第二天早上,一宿沒睡的眾人才拖著疲憊的身子小心翼翼的動身,猶豫了半天之后,到底還是往著昨晚最初聽到野獸打斗聲的近處挪步過去。

到了那處小山坳位置,看到了一些慘烈的痕跡。

“嘶…好多血啊!”“嗯,還有好多毛發都沾著血呢!”

老陸頭走到一處灌木后面,用柴刀撥了撥,撥出一截紅毛帶血的連腿爪子。

“這個……好像是狐貍腿?”

“好像…是吧……”“嘶……這不會前天晚上那狐貍精的吧?”

“真說不準吶!”

“哎呦…這大通山太危險了吧!”

老陸頭也是臉色陰晴不定,心中都在想以后是不是少走大通山的商道,或者干脆放棄。

“走走走,趕緊的,今天天黑前一定要出山,這里太危險了!”

“嗯!”“陸伯說得對!”

“快走快走!”

一行人沒人再敢猶豫,就是幾個書生一路上也是不再喊一句累,腿走斷了總比丟了小命好。

到了這一天傍晚日頭西斜的時候,近二十個疲憊不堪的人終于走出了大通山荒無人煙的地界。

一拐出那條小路,就看到了前頭山邊的一個還在運作的大驛站,一個個都狠狠松了口氣。

懷中有動靜的尹青低頭看看,又回頭望向身后,山間小道旁的一塊土黃色大石頭后面,那個佝僂身子的精怪山神正遠遠沖著他拱手。

看到這一幕,尹青忽然明白昨晚的事情了,恐怕也是山神出手,遂趕忙也躬身行禮。

“尹書生,你拜什么呢?”

“我在謝這山中之神,若山中有神,這次一定也是他保佑我們安然出山的!”

“對對對,有道理!”“那我拜拜。”

“我也是!”

經歷了這次的事,一行人都心有余悸且誠心實意的一起沖著拜山。

這山水精怪與其說是山神,不如說還在朝著山神位置修行,頂多算踏入門檻,對山中獸與進山人也都不管不顧。

且大通山是沒有山神廟的,不是這山神不想,而是還沒這能耐聚集香火,或者說沒領會到怎么聚集香火的精髓,可這會,躲在山石后面的山水精怪也突然感受到了凡人愿力匯來。


在搜索引擎輸入 爛柯棋緣 無線電子書 或者 "爛柯棋緣 wxdzs" 就可以找到本書

上一章  |  爛柯棋緣目錄  |  下一章
Copyright (C) 2019-2020 無線電子書 All Rights Reserved