加入收藏
我的書架
小說社區
書庫 • 全本
玄幻 • 奇幻
武俠 • 仙俠
都市 • 言情
歷史 • 軍事
游戲 • 競技
科幻 • 靈異
您當前所在位置:無線電子書>>爛柯棋緣

第211章 神通天授

更新時間:2019-11-09  作者:真費事
廷秋山正是老者所處的這座山,此刻為了逃命,老者已經使出了渾身解數,借助太虛土遁符入地穿山,使用絕對堪稱寶物的替命符擋下必死一擊,更是用掉了山神石。

即便這樣老者依然忐忑不安,也虧了他在逃命的那一刻就毫不猶豫的催動了替命符,若是想省省,等到仙劍出鞘的那一刻根本是來不及的,便是修仙者,反應速度怎可能快的過仙劍劍光。

但即便是這么果斷的用了替命符,老者其實也不是毫發無損,仙劍劍光斬過的一剎那,本該無傷逃離的老者也被劍光所攝,那種痛苦感仿佛根本沒被靈符替命,而是自己被直接斬殺,在個人心神之力方面已經被斬去一片,有那么一瞬間讓老者以為自己已經死了。

這么驚鴻一瞥般的體會,已經讓老者深刻明白,一旦被真的被仙劍斬中,在仙劍劍意劍氣所攝之下,那絕對是身魂俱滅,什么元靈逃遁,什么化尸解體都是絕對的妄想。

老者著實是被仙劍威勢嚇慘了,傳說中仙器都有莫測神異,仙劍作為殺伐之器更是威勢非凡,以前沒見過確實曾存有欲見識見識的想法,可絕對不是現在這種情況呀!

“山神救我!山神救我!求山神快快來救我……!”

老者含法復念,聲音也是越來越急躁,作為修仙者都實在有些控制不住身體狀況,冷汗流了全身。

同時駕馭土遁的身體不斷往刁鉆的土地深處跑,往那些高山高峰山腹內鉆,哪怕只是多一分心理安慰也好。

可老者終究不是真正的土地,就是有太虛土遁符這種靈符,越是遁到深處越是法力消耗巨大。

‘怎么還不來,怎么還不來!我沒有第二張替命符啊!’

甚至老者還有一種明悟,就算是替命符這等寶物也是有極限的,第一次僥幸逃得一命,卻使得心神依舊被斬,若還有第二張靈符,那么哪怕真的能被“替命”,自己也必死無疑,因為那時候靈符心神牽連之下,怕是心神都會被斬滅了,和直接暴死沒什么兩樣。

計緣飛舉在天法眼大開,探查周遭山脈的氣機,入目除了白雪皚皚,山川和土地也都顯出非凡的靈韻和氣相,這處計緣不知名的山川顯然也較為雄壯,可能是大貞和北方廷梁國之間國界標志之一。

片刻之后,計緣才終于發現那老者顯得若隱若現十分淺顯的氣機,正拼命望著山勢厚重土蘊濃郁的地勢遁走穿行,想來是能借此掩護自身,所用的逃遁手段顯然也不一般。

不過能在青藤劍下扛過一擊并割斷氣機牽連,計緣本來也就沒敢小看那老者。

青藤劍鋒鳴聲起,天空仙劍周圍一丈范圍內的風雪盡數粉碎,劍身顫動的下一刻。

“錚……”

劍鳴聲起,劍身出鞘近半,足有一尺六寸,比之前那一劍更多了六寸,匹練銀光也再次落下。

正從一處山腹中遁出的老者心中警兆驟然攀升至極致,一種末日臨頭的感覺淹沒心頭。

‘吾命休矣!’

這念頭才升起就有變數發生。

“轟隆……”

老者頭頂那座山川突然中心炸裂,從山腹伸出一只山石構成的擎天巨手,揮臂間正好掃在劍光落下的中途,強大的法力與神光暴起。

“砰….轟….”

老者呆若木雞的感知這上方的氣機變化,好似能看到天空的風雪中,無數山石草木炸裂飛射,碎石泥塊如雨而下,更有一片巨大的陰影摩擦出空氣的呼吸壓下來。

“嗚嗚…….”

“咣咚隆隆隆隆隆……”

山川泥石構成的巨臂承受不住劍光,生生斷裂開來,砸在邊上一座小山峰上,一時間地動山搖,周遭山峰積雪炸裂,雪崩處處,漫天彌漫著雪霧于灰塵。

“轟隆……”

一個巍峨的巨影在雪霧漫天中從山中拔地而起,斷裂手臂會同無數山石重新飛起合于巨影,身上更是彌漫著濃郁的神光,這非香火神光,而是凝聚了正統山川之勢。

方才的痛苦令山神怒聲暴喝,聲如洪鐘大呂。

“吾乃廷秋山正神,何方孽障膽敢……”

“嗡”

青藤劍劍鞘之上“藏”字隱匿“鋒”字亮起,劍鳴中劍意宣泄,入目可見處漫天風雪盡數被攪碎,天空竟是變得澄清,高空便是有新雪落下也是消融在無盡鋒銳之中。

比之嚴冬更凌冽不知多少倍的無盡寒鋒渲染天際。

山神后面半句話硬生生被卡死說不出來了,龐大如矮峰一般的身軀承受著周圍的雪崩,也低頭看看下面芝麻綠豆大小的老者,雖然早知道能令這家伙用掉山神石,肯定是遇上了大事,可這,也有些夸張了。

忍不住以細細道音傳至其耳中。

“你娘的到底干了招惹了什么存在!?”

老者這才回神,摸摸自己身上身下,沒有發現任何裂開的地方,才確認自己沒死,趕忙沖著巍峨山神不斷拱手作拜,大聲呼救。

“山神在上,這次不論如何這次一定要救在下一命啊!”

要說計緣的根腳,老者也是不清楚啊。

現在是劍懸頭頂針鋒相對,也不好說太多廢話,從剛剛那一劍來看,對方是絕對要斬人的。

山神身高數十丈,山石泥土構成的身軀本身就如同一座山峰,略微仰頭目視百丈外踏云而立的白衫仙修,洪鐘般的巨聲再次響徹這一片山域。

“這位仙長,吾乃廷秋山山神,下方的李仙長與我有舊,可否……”

“可以!”

計緣站在云頭,一雙蒼目無神無波的對著巍峨魁梧的山神,雖然是第一次見到這種山神,但心中略有震動之余卻并未有其他神色顯露。

聽到計緣平淡的語氣的時候山神還一愣,但還沒等山神和下方老者收獲喜色,計緣下一句話就飄然輕吐。

“我可以不過問你堂堂一山正神為何同這邪魔外道之輩有什么舊,但這邪修惡業累累,連九子鬼母這等邪法也敢染指,今日絕不能讓他一走了之!”

說話間計緣駕云飄高,升過青藤劍之上,并以劍指醞釀。

看似像是一種威懾動作,實際上也是刻意拉開距離,這等級數的山神威勢也不小,計緣可不敢靠的太近了。

同時刻,青藤劍的劍勢也越來越強,結合上方漫天雪幕消融,深重的劍意,下側澄清無暇殺機凌冽。

隨著計緣這一刻拔高身形并運意劍指下壓,仙劍威勢下引的一瞬間,竟有種拖動上方雪白隨青芒劍意一起下壓之感,上白中青下澄三者竟自然而然短暫交融,反而隱約形成一種劍意攜天勢的微妙感覺。

好似靈韻天成,計緣在意識到這種微妙變化的情況下,幾乎想都沒想的果斷逆運天地化生,彌漫出天勢意境于空中,這一刻意與勢在虛與實之間產生疊加并穩定,仙劍懸空如攜天勢,在心靈上產生無窮重壓。

劍還未出鞘,卻已經有了簡直好似天都塌下來威勢。

‘一劍懸空,勢若天傾!’

這種感覺同時出現在計緣、廷秋山山神、邪修老者的心中。

不同之處在于計緣是刻意體會并順著感覺營造這種心靈層面的壓力,而后兩者則是只剩越來越強烈的直觀感受。

不可否認仙劍威勢是很強,但強則強,卻絕對沒有這種天塌下來的夸張壓迫感。

廷秋山山神是計緣迄今為止單獨正面交鋒對手中最強的。

計緣自家人知道自家事,他優點十分突出,仙劍威勢無雙,修行也精進神速,更有三昧真火、敕令音延伸的法令和定身等妙法、也有袖里乾坤和變化之術的研究,兼之無垢身和看破氣相的法眼,更能逆運天地化生一定程度上顯化意境。

但短板也十分明顯,到底是修行年月尚淺,除了青藤仙劍,其他的手段包括自身修行都是潛力巨大卻底蘊不足,唬人能力是強,真和這廷秋山山神生死相搏,那計緣可不想試試自己這小身板能否受得住,畢竟對方這神通威勢不太像是仙劍能摧枯拉朽誅滅的。

至于拘神異術,現在計緣可不太敢落地去用,并且廷秋山山神這樣子可不像是輕易能被自己法力神通所拘的樣子。

本來從山神語氣的變化計緣已經斷定對方也有些犯怵,順勢稍顯強硬之余,以催動仙劍劍勢的方式掩蓋拉開距離的事實。

但沒想到自己無意見的舉動,竟然領悟出一層對于“勢”的全新運用,真可謂有種神通天授的奇妙感覺。

‘此乃誅心之劍!’

明悟升起,計緣此刻心中最大念想就是,穩定住這種狀態,搞定這邪修的事情之后立刻回去好好感悟這一刻的道蘊契機。

這種心態很自然的體現在外,使得計緣頗有種漫不經心之感,好似這天傾劍勢之下的山神和邪修都不足留神。

而作為這天傾之勢的直觀感受者,廷秋山山神承受著難以想象的壓力,那老者更是已經被心靈上的重壓按在了地上,連身子都直不起來。


在搜索引擎輸入 爛柯棋緣 無線電子書 或者 "爛柯棋緣 wxdzs" 就可以找到本書

上一章  |  爛柯棋緣目錄  |  下一章
Copyright (C) 2019-2020 無線電子書 All Rights Reserved