加入收藏
我的書架
小說社區
書庫 • 全本
玄幻 • 奇幻
武俠 • 仙俠
都市 • 言情
歷史 • 軍事
游戲 • 競技
科幻 • 靈異
您當前所在位置:無線電子書>>爛柯棋緣

第202章 陳年舊事

更新時間:2019-11-05  作者:真費事
這種看見一個人如此清明剔透的樣子,讓老龜明知會看不透又忍不住想要細觀那書生的命數。

但結果卻有些出乎老龜的預料,這書生的命數竟然并非模模糊糊,至少不是一眼看去就看不透,而是能窺出其深厚的福德之氣,只不過無法細觀出其人生起落所在。

放在別人身上,老龜也就不以為意了,畢竟有的人就是平平凡凡一生的,但這書生肯定不是如此,可老龜也不敢再多看,他是來聽人讀書的,不能本末倒置。

尹青一點點讀《謂知義》,品味著自己爹爹當年所書的精意,讀的時候會插一些自己的感覺。

并非這書是自己老爹寫的尹青才能領會更多意義,實際上他讀書都是這樣,仿佛能摸到當初成書者的一些思維脈絡,能通過品讀感覺到他們寫書時的心境。

其實很多書生都有類似的感覺,以之區分書籍內涵,有的書只是敘事沒多少情感,有的書則是表達思想,往往慷慨激昂。

但尹青的狀態和單純的看透書中想表達什么意義不同,是一種類似靈覺的東西,仿佛能同成書者感同身受,從而感覺出對方是什么樣的人,性子孤高或熱情奔放,亦或只是裝腔作勢。

所以對于尹青而言,有的書哪怕是所謂的必學經典,看一陣子就難受得很,為了應付一下考教還是會強記一下就是了,喜歡是絕對談不上的。

尹青最喜歡的文章,就是類似自己老爹尹兆先這種人書寫的文章,能很明顯的感受到書中想要伸張的理念,更能清晰感受到成書者那股子正襟危坐間,欲揮毫肅清污穢的氣勢,這種知行合一的感覺就最讓他舒坦。

所以現在尹青讀文,自然而然就將這種感覺隨著讀書聲一起釋放出來,有時候還會用自己的話解釋幾句,力求讓聽者能同他一樣切中要點,令大青魚和老龜不知不覺間就聽得入了迷。

就連原先一直站在一邊看計緣釣魚的幾人也不知不覺聽得入神,只覺得這個書生一定學問不淺,再看到對方可能身著惠元書院的衣衫,就一副果然如此的樣子。

如尹青這樣讀書,他自己想看完并理解一本書很快,但是要轉達給別人的時候,他想要說得就會更多,遠比文章表現出來的多,以至于一本《謂知義》直接講了一整天還沒講完。

期間計緣還專程去買了一些吃食當做兩人一狐的午餐,盡量不打斷尹青的初次發揮。

待到傍晚,周圍的行人已經紛紛回家的回家上船的上船。

計緣看看天色不早,收了那根一整天都沒能釣到一條魚的魚竿,對著尹青道了一聲。

“好了,今天到這里吧!”

隨著計緣話音才起,尹青的讀書聲也戛然而止。

“計先生,您覺得我今天表現得如何?”

尹青略顯忐忑的詢問了計緣一聲,看看周圍沒什么人,就接著問了句,同時也看向江面。

“大青魚能聽得懂嗎?”

看他這樣子,正走到岸邊剛放好竹竿的計緣走近他兩步,拍拍他的右側臂膀。

“講得很好,你爹爹來這里都未必有你好,我就更不行了。”

聽到計先生這樣夸獎,尹青覺得相當不好意思。

“計先生您這夸得也太假了,您和我爹是什么人物我還不知道嘛,胡云你說是吧?”

尹青問了一身邊上的赤狐,后者眼睛動了動居然沒有第一時間附和,片刻之后才道。

“若只是讀書給人聽的話,或許計先生說得是真的。”

見胡云罕見的說出這么有思想覺悟的話,尹青也是明顯愣了一下,但收到夸贊還是令他很高興的。

這會計緣將這根新做的翠綠竹竿上的魚線纏好,望了望遠處城門道。

“再有小半個時辰,城門就要關了,也差不多該回去了,嗯,回去前同他們相互見個禮吧。”

尹青順著計緣手指的方向,江面上大青魚正沉沉浮浮的吐著泡泡看著他,魚鰭不能并攏只能上下點頭,而大青魚邊上,那原本被以為是水中黑石的東西,居然也在浮起來,最后露出一只巨大的烏龜。

“這…這么大的烏龜?”

尹青被嚇了一跳,而那只烏龜居然半身立起水面,兩只龜足并攏著作揖。

“老龜烏崇,多謝尹先生賜教!”

“不敢當不敢當,在下尹青,惠元書院的學生。”

尹青趕忙回禮,但第一次被人稱為先生,還是覺得蠻新奇的。

“對了,這大青魚以后就叫羅碧青。”

計緣這話音落下,江邊的大青魚就在水中吹出一陣“啵啵啵啵……”的泡泡,仿佛是在應和。

尹青便也笑著沖大青魚拱手一禮,隨后收拾好書籍,略顯不舍的對計緣道。

“那計先生,我就回去了啊?”

他知道這一走,估計計先生和胡云就該離開春惠府了。

“去吧去吧。”

計緣故意沒多說什么,見尹青轉身走了幾步之后默默數到三,果然就見他又轉回了身子。

“計先生,您就不問問我在惠元書院怎么樣,和同學及夫子相處如何?”

計緣促狹得笑了笑。

“哦,差點忘了,那你在那邊同他人相處如何呀?”

“計先生您也太敷衍了……”

“哈哈哈哈……春惠府水運發達,寫信到寧安縣一旬便可,兼之又是州府所在,就是到婉州那邊也省卻了一大波驛站積存分類的時間,有空寫寫信!”

尹青這才重開笑顏,點頭之后終于轉身離開,待到走了一陣路之后才不再幾步一回頭,而是小跑著進了城。

等尹青走后,計緣收回視線就地盤坐在岸邊,沖著那老龜道。

“烏崇,上次同你說過,平生所遇之人中,有什么令你感觸頗深的事跡,可以說來我聽聽,我看今天挺合適的,說說吧。”

一本《外道傳》老早就被計緣看完了,已經好久沒“”看了,這會聽親歷者的故事肯定更有意思。

“遵先生之命!”

老龜在水中行禮,從計先生同尹青的對話聽得出計先生可能要離開,精挑細選之下,想到了一件很久很久以前的事。

身體漸漸沉入水中,只余下龜首露出水面,老龜聲音中帶著感慨。

“那應當是近一百七八十年前之事了,大貞建國方才二三十年,具體的年份也有些記不清了,有很多事也顯得模糊……”

老龜見計先生并未因為自己口中說“很多事顯得模糊”而打斷,便放心的說了下去。

“那一年,是老龜我煉化橫骨之后的第五十多個年頭,在這春惠府邊,有一個蕭姓書生前來游玩,其人也算是頗有福緣之相…一次其在花船上因一位醉漢強行輕薄一位歌妓,這位蕭書生沖冠一怒為紅顏,伸以援手……”

老龜笑了笑才繼續。

“隨后被那醉漢一腳踹下了江面,雖然很快被花船管事和伙計救了上去,卻也落得個灰頭土臉,不過那次也讓老龜我認為其人算得上正直。”

老龜緩緩訴說著,描述當初怎么以一種不會太過驚嚇到對方的方式,與蕭書生“偶遇”,怎么同對方慢慢相熟,怎么幫他測算命數,怎么指點他處理某些關鍵事物的時機。

“原本我不過是想結個善緣,指點其哪里或能尋到一點橫財,哪里正急缺什么貨物又時機合適,若愿經商也能發筆小財,只是書生家中富裕一些之后,還是更想當官,想當大官……”

“呵呵,王朝氣數與官運之道非同小可,豈是算個命能定人官途的,須得靠真才實學,他雖有些才學,可卻還不夠,我便對其直言相告,告知說若不肯苦讀鉆研,官途無門,尤其是借助妖邪異力更是大忌,其后很長一段時間,蕭靖再也沒來找過我……”

計緣靜靜傾聽,自然不會認為故事到這結束了。

“老龜我再次聽到有關于蕭靖的消息之時,不知為何,其人已經在短短六七年間,坐到了御史中丞的位置……”

計緣眉頭皺起,看看那老龜,后者瞇起眼睛望向江面,這動作代表老龜感慨之情漸起。

這會隨著敘述,一些已經快遺忘的細節也被回憶起來,老龜的思路也清晰不少。

“時年乃是立元三十二年,大貞開國皇帝已然遲暮,建國征戰落下了的頑疾也在晚年頻發難以抑制,該到了傳位太子的時候了,只是太子雖早已成年可畢竟威望尚淺,而朝中開國老臣大多建在,從龍之功,蓋世武勛……”

老龜說話間,眼睛越瞇越細,而在計緣心中,這一刻似是能感受到一股血腥之氣即將漫起。

“哎……老龜我也算是倒了血霉了,早年對蕭靖的一點幫助,沒換來什么回報,倒是血染御史臺之時,惡業隨之而來!”

還沒說什么具體的事,這一句話,基本讓計緣明白了隨后之事的基調。

誅殺功臣,一件在封建王朝,歷朝歷代開國皇帝都可能會做的事情。

而蕭靖官拜御史中丞,長官朝中刑法,在其中扮演的角色必定是不光彩的,從龍之功是王朝建立的大功勛,誅殺這類老臣良臣,附帶的惡業絕對也夠老龜受得了。

計緣右手擺在膝蓋上緩緩敲打,同情老龜和其中一些無辜老臣之余,心中也若有所思。

‘姓蕭?’


在搜索引擎輸入 爛柯棋緣 無線電子書 或者 "爛柯棋緣 wxdzs" 就可以找到本書

上一章  |  爛柯棋緣目錄  |  下一章
Copyright (C) 2019-2020 無線電子書 All Rights Reserved