加入收藏
我的書架
小說社區
書庫 • 全本
玄幻 • 奇幻
武俠 • 仙俠
都市 • 言情
歷史 • 軍事
游戲 • 競技
科幻 • 靈異
您當前所在位置:無線電子書>>爛柯棋緣

第115章 仙劍懸空黑風顫

更新時間:2020-06-20  作者:真費事
時間退回前一天半夜。

稽州,春惠府同杜明府交界處所在有一座瓦風山,山內有一條名為黑風溝的深邃山溝,因難見日光且常年山風通灌而得名。

當地百姓哪怕進山也絕不會往那走,因為要是不小心滑落到黑風溝,就很難再爬出來了,因此喪命的山客也不少了。

這一天夜里,黑風溝底下隱晦黃暈流轉而過,紅夫人踉踉蹌蹌的沖出土層,左手手中一張黃符則化為灰燼。

“嗬…嗬呃……”

抬手顫抖的看看自己的右臂,指甲已經完全焦黑蜷曲,而在指甲后面連著的整條右臂也徹底焦黑,已經有不少地方露出了血色的骷骨,身上也有不少地方呈現焦黑色,感受更是痛徹心扉。

“紅夫人?你怎么了?”

像是感受到紊亂妖氣,有人影出現,驚愕的望著狼狽至極的紅夫人。

“嗬…嗬…不小心,著了道…快扶我進去……”

來人不敢怠慢,趕忙攙扶著紅夫人進了黑風溝下方的一個洞內,而入得洞中則另有玄機。

在一股血色彌漫中存了一個開闊的山府空間,其內雖沒有亭臺樓閣,但也有石桌石椅更有地毯鋪就,婉轉洞徑處也有各路壁室。

“嗯?”“紅夫人?”

“怎么會這樣?”

“那春惠府城隍竟然有如此手段?”

“難道是那條老蛟出手了?”

“不可能,若那老蛟出手,呵呵,紅夫人怕是回不來了!”

感受到紅夫人氣機,洞內有好幾道驚異的聲音響起,都吃驚于她為何會有這樣不算輕的傷勢。

“嗬….別瞎猜了,這傷勢有一部分來自春惠府城隍,但主要還是猝不及防著了一個凡人書生的道!”

“凡人?”

“不錯,那書生浩然正氣已成氣象,想必是得過什么仙道高人的護身手段,我一時嘴貪,不查之下中了某種火傷……”

回想那種火力,紅夫人也有些后怕,不過這火雖然可怕卻也不是不能抗衡,即便自己猝不及防下中了全部威能,可也就是受了不輕不重的傷,就是這痛苦的灼燒感實在難忍,一直揮之不去。

只是,有那么一個瞬間,紅夫人隱約有種錯覺,好似自己中的不過是滔天火海外圍的一絲焰光而已。

見周圍幾位妖氣或內斂或張狂之輩在各自壁室口望著她,那些談不上多少情誼的詢問讓紅夫人一陣丟臉心煩,朝著一旁攙扶自己的男子問道:

“我先回壁室內療傷,洞中可還有血食?”

此刻因為洞中微弱血光,比外面的黑風溝稍顯透亮,那男子居然只有半張臉,下半張臉是一個毛茸茸的半邊面孔,像是某種帶著獠牙的野獸。

“還有四個,都是從定元府那邊的江湖幫派里買來的,其中兩個是凡人武者,氣血還算旺盛。”

利用凡塵人自身的貪婪和無知,也是避開地祇神靈等巡查的一種手段,顯然這些妖物早已不是山野苦修求道那種沒見識的精怪,干這種事也已經不是第一次了。

“嗯,全都送到我壁室中來,等我養一養傷,會親自去找尋新的血食。”

紅夫人聽到還有四個,也是心下稍安。

“嘿嘿,紅夫人要自然是可以的!”

男子攙扶著往日里婀娜多姿,現在卻狼狽不堪的紅夫人走到洞府深處,目送她進入一間透著粉脂氣的洞室,隨后才離開。

妖洞的另一個岔道深處,有一間石室,隔著厚重石門的內部有幾個滿臉絕望的年輕男女正頹然的蜷縮在角落。

原本有二十人被一起關在這里,短短半月過去,就只剩下他們幾個了。

沒有食物,每天只有兩桶清水,但饑餓已經是次要的了,恐懼才是每天折磨他們的根源,因為他們早已經知道自己是被妖怪抓來了,那種原以為只存在于老一輩人口口相傳中的吃人不眨眼的妖魔。

之前被帶走的人再也沒回來過,同樣也沒任何聲響傳來,可下場如何已經不用多想了。

不過也不是所有人都死于妖怪,還有三人是受不了恐懼感自殺的。

“滴答…滴答…滴答……”

石室上的鐘乳滲出水一滴滴落下的聲音,反而讓這昏暗的石室更顯死寂。

遠處有一陣腳步聲逐漸接近,石室內四人一下子都緊張起來,呼吸都略微發顫。

“妖,妖怪來了…..妖怪來了!”

“嗚…嗚嗚……”“嗬…我不想死……”

那個半張人臉的妖怪走到石室外,朝內望了望,能嗅到一股尿騷味,不過石室封閉日常排泄本就無去處,也未必是有人失禁。

“呵呵…”

妖怪笑了一聲伸手一推,石門緩緩被推開,與地面石塊伴隨著一陣火星,發出“卟……”的摩擦聲。

“不用再害怕了,今天你們就解脫了…”

眼神一掃兩個武者男子,半臉妖怪又是咧開笑顏。

“你們兩個說不準死前還能享受一番艷福…呃,今天看來不太可能了…”

半臉妖怪想到紅夫人那個狀態,今天怕是沒有雅興了。

沒過多久,四個已經昏迷的青壯男女就到了紅夫人的壁室內,望著這四張年輕的臉,紅夫人只是等那半臉男子離開,就迫不及待的湊上前去。

“嘶………”

紅夫人張嘴一吸,且吸氣聲由小及大,一陣血色霧氣自男女四人七竅中飄出,昏迷中的四人在地上手腳抽搐,皮表逐漸干癟下來,掙扎的動作也越來越弱。

大約一盞茶的功夫之后,已經完全成為四具干尸,而紅夫人的壁室內則彌漫起一股濃郁的血色霧氣。

躺到一張覆蓋了獸皮的石床上,紅夫人開始緩緩吐納,黑風溝有一縷縷靈氣緩緩匯聚洞府,又飄至紅夫人壁室之中。

靈氣和血色霧氣混合,順著紅夫人再次吸氣的殷紅小口匯入其身體內,焦黑的半側身體上也開始彌漫肉眼可見的血光。

瓦風山上到了天明時刻,太陽的角度隨著時辰的過去越升越高,而在山溝深處卻有妖邪之惡。

直到時間到了午后未時,紅夫人才終于停止療傷修煉,洞中血色霧氣已經消耗一空,而她也勉強壓下那股灼燒傷痛感,或者說勉強到了能忍受住那股痛感的程度。

只是不知為何,心中卻隱約間卻升起一股極大的不安,仿佛大難臨頭!

“難道和這火焰之傷有關?”

到底也是修行年久的骷髏血妖,雖然戾惡蒙蔽天心之靈,但模糊的感覺還是有一點的。

那春惠府城隍看不破掩息土遁符,當不會帶來這種感覺,而那條江中老蛟素來不管江河之外的事,且雖有神位好歹也是妖族,再說了,那老蛟現在都未必知情呢。

。。。

高空罡風中,飛躍近一州之地的青藤仙劍,其劍鞘上“靈韻青藤藏鋒萬丈”八字,其中一個藏字已然在流光中隱匿下去,一股洶涌劍意實質般彌漫整個劍身,將周圍十丈范圍的罡風撕裂。

。。。

妖洞中,心中升起的這種感覺前所未有,已經到了讓紅夫人坐立不安的程度,想了下也顧不上臉面了,離開壁室就來到了廳洞處的石桌前坐下。

“都出來,我有事問你們!”

紅夫人喝了一聲,一會之后從洞府各個方向才有聲音傳來。

“呵呵,紅夫人這是恢復了啊?”

“我看也未必呢!”“到底什么事?”

三股妖氣彌漫而來,有三道人影也來到了洞廳,眼神掃視看似已經恢復如初的紅夫人。

“哼,下一季的血食我會負責弄來,現在是想詢問你們一件事。”

說到這紅夫人邊回憶邊斟酌道:

“你們可曾了解某種火焰,不燃桌椅木床,不燃簾布石泥,其色赤中泛著灰白?”

旁邊妖物之前也見過紅夫人的傷勢,只是沒瞧個真切對方就躲自己壁室內去了,現在也有些好奇。

“有這等火焰?”“某種真火?”

“可是不傷實物?”

三妖一個一句,聽到這里紅夫人譏笑著舉起手臂,絲袖滑落露出依然透著焦黑的右臂。

“這也叫不傷實物嗎?”

一時間一眾妖物也想不出個所以然來。

另一名女性妖怪捂著口笑笑。

“紅姐姐難不成是怕了,以為惹上了什么不該惹的真仙高人?在這大貞躲了這些年啊,也就一個玉懷山尚能算得上仙府,哪……”

錚~~~~~~~

正是此刻,恍若九天響銀弦,刀劍出鞘聲驟然響起,穿過山壁直透洞府而來。

四妖在聽到這聲音的時候,仿佛想起了當初還是小精小怪在雷雨天面對雷鳴瑟瑟發抖的恐怖。

頭皮發麻電光火石之間,幾乎是憑著本能反應,彌漫滔天妖氣,四妖分別朝洞廳四個方向閃開。

刷~~~

在另外三妖看來,下一個剎那就是滿目銀光。

“斬!”

一道威嚴如天道平淡如呢喃的聲音隨光而至……

幾息之后,妖洞里已然不再昏暗,因為上方石崖山壁已然被破開一個十數丈長一丈寬的大口,午后的陽光正照耀進來。

而紅夫人的妖氣已然如雪消融。

三個化形妖物面色死灰的顫抖著抬頭,百丈高空之上,一柄出鞘仙劍遙遙指向黑風溝下方,劍鋒之凌劍意之盛令驕陽也顯遜色!

在搜索引擎輸入 爛柯棋緣 無線電子書 或者 "爛柯棋緣 wxdzs" 就可以找到本書

上一章  |  爛柯棋緣目錄  |  下一章
Copyright (C) 2019-2020 無線電子書 All Rights Reserved