加入收藏
我的書架
小說社區
書庫 • 全本
玄幻 • 奇幻
武俠 • 仙俠
都市 • 言情
歷史 • 軍事
游戲 • 競技
科幻 • 靈異
您當前所在位置:無線電子書>>爛柯棋緣

第85章 當我死的嗎?

更新時間:2020-06-20  作者:真費事
在計緣于火堆邊坐下之后,相互之間有簡單的自我介紹,也就大概報了個姓名和籍貫。

計緣可不敢說這一路都是自己瘋跑來的,借口和商賈隊伍同行在岔路因目的地不同而分開,自己則是在其后不小心走錯了路。

就是眼睛也施了障眼法,讓計緣的眼睛看起來比較正常,否則一個半瞎自己在山野跑這么遠不嚇人嗎。

獵戶們顯然對計緣怎么走錯路的不太感興趣,而是追問春惠府的情況。

“那大先生有做過春惠府的大樓船嗎?我們去過兩回都沒坐上過,還有那園子鋪的千日春,聽說是皇帝老爺釀出來的酒方子,好喝的和仙酒一樣!”

“是啊是啊,大先生看起來這么文雅,一定做過樓船喝過千日春吧?”

計緣聽著也是發笑。

“諸位怕是弄錯了,這大貞皇上怎么可能親自釀酒,只是因當年此酒引得皇上歡喜,御賜了酒名和牌匾。”

“哦這樣啊!”“就是嘛,皇帝老爺哪會釀酒給別人喝!”

計緣等他們說完才繼續道:

“這樓船計某也不曾坐過,但千日春卻品過,滋味確實如同酒名,甘淳如春縈繞舌間。”

他倒不是沒想過拿出還剩大半壺的酒給四人嘗一嘗,但在這種荒野,陌生人拿酒給別人,作為有警惕心的獵戶,喝也不是不喝也不是,好不容易融洽些了,還是別徒惹尷尬為好。

幾人一番對千日春和春惠府繁華之所的向往,也和計緣攀談一些春惠府的近況。

作為鄉下獵戶,就算有貨也多去縣城賣,只有真的年份好有大貨,才去過一兩次府城。

攀談期間雞肉兔肉熟了,便有獵戶取小刀割下一只兔腿遞給計緣,開吃之后兩邊的氣氛也更融洽不少。

這時候,計緣也就順勢詢問了一下那名叫方求的漢子的情況,正是之前開口挽留的那位。

“方兄弟,我看你眼下腫脹發黑,是否最近都未曾休息好啊?”

實際上幾個獵戶都有些疲態,在山野里哪有睡得很安生的,計緣也就是借題發揮而已。

“哎,先生說得是,最近總是感覺睡不著,睡著了也做噩夢都快一個多月了,我娘擔心我惹了什么臟東西,給我去廟里求了珠串,結果還弄丟了。”

“他就是沒老婆躁的!”

邊上有獵戶調笑。

“去去去,你有老婆了不起啊?”

“還真就了不起,嘿嘿嘿!”

幾個獵戶顯然感情很好,調笑間就哄鬧起來,那名取笑方求的漢子也是隨后就說要幫他找媒人。

這時候計緣才知道這位叫方求的漢子不過才二十弱冠之年,看起來卻好似三十歲一樣。

“可否告訴計某噩夢中所見之物啊?計某對解夢雖然不在行,卻一直很有興趣。”

計緣等幾人鬧完依舊追問著方求的事情,后者也不以為意。

“噩夢嘛就那樣,不是怪物就是鬼,反正被嚇醒了流一身冷汗,白天就淡了。”

“哦...這樣啊,每次夢境之物都不同嗎?”

聽到計緣這么問,方求也細細回憶了一下。

“大部分是忘了,但似乎有時候能看到一雙充滿血絲的綠色眼睛……”

計緣眉頭皺了起來,注意到方求說到此事時,露出的手臂上已經起了雞皮疙瘩。

“方兄弟可有去城隍廟拜一拜?”

“城隍廟?我們清水縣這么小,可沒有城隍廟,只有一座土地廟還有一座臥山寺,倒是去臥山寺拜過明王佛。”

沒有城隍廟!

計緣的眉頭也皺了起來,確實很多小縣是沒有城隍的,原因多是因為沒出過什么能被惦記的大人物,沒有朝廷追封,而鄉里也沒人牽頭以哪個有德長輩為基礎興建城隍廟。

介于城隍陰司很少越界,這種沒有城隍的縣多為府城隍統管,府城本就人口稠密事物繁多,而一府之地這種小縣占半數都有可能,巡游使幾天能巡一趟都是好的,管起來力度如何可想而知。

而所謂佛廟其實更堪憂,不是佛法無力,而是有真佛法的廟宇極少。

此世界沒有天宮玄仙也沒有諸天佛陀,廟宇中的佛像多是流傳很廣的高僧明王像,也是類似神道的產物,可和常規神道面臨同樣的問題,而且更嚴重,因為佛廟沒有地界,遍布天南海北,高僧明王就是有再多化身也不夠用。

攀談半天沒什么結果,計緣也只好暫時放下。

等到夜幕降臨待到夜深人靜,火堆邊睡著的計緣睜開眼睛,看看有些打瞌睡的守夜獵戶,再看看一邊滿頭是汗的方求,伸手微運法力匯聚一絲靈氣,往方求額頭虛點過去,后者的表情很快平和下來。

‘可惜我還不會入夢。’

。。。

第二天清晨,計緣隨著獵戶去檢查了幾個陷阱,雖然只捕到了一只獐子,可好歹不算一無所獲。

等一切收拾妥當,幾人才帶著計緣一起往家的方向走,大約在臨近中午的時候到了能看到他們的村莊岔路口。

這村子嚴格來說依然處于山中,遠遠望去不過是有道路通向外界而已,周圍也不像是有田地的樣子,也不知道鄉人全是獵戶還是說田地在另一頭。

幾人在岔路口站定,方求簡單給計緣指了指道路,畢竟計緣之前急著去清水縣。

“計先生,沿著此道往東四五里路就能見著官道,然后順著官道往南,天黑前定能到清水縣。”

“嗯,多謝各位照應了,不過計某想進村買一頓農家午餐,不知可否方便?”

計緣這會自然不會就這么離開。

“哪有什么方便不方便的,去我家吃便是!”

“是啊,計先生也可去我家!”“麻煩啥,一起啊,這獐子肉不正合適嘛!”

“走走走,那我們快回去!”

“好好,那計某就打擾了!”

“嗨客氣啥,難得來個有學問的!”

幾個獵戶倒都很熱情,帶著計緣往村里趕。

進入山村,計緣盡量觀察四周。

這個山村規模比計緣想象中的更大,各個角落都分部著住戶,聽說足有兩百多戶人家。

或許是范圍太大太散,并沒有圍起村墻,但家家戶戶都有籬笆或者土墻,四人打獵回來也有很多人出來看熱鬧,聽聞計緣是個學問人,都紛紛熱情的向他打招呼。

原本的午飯,也熱熱鬧鬧的在一個叫丁興的獵戶家準備到了下午,直接成了晚宴,四家人一起在那個獵戶家院子里吃,主菜就是獐子肉。

氣氛熱烈之下,計緣把珍藏的陳釀千日春拿了出來,一人一小杯之下直接去了大半,倒完才知道心疼,繼續喝起村中土酒,而喝了千日春的幾人則倍絕有面子,自覺以后吹牛都多了談資。

待到酒足飯飽眾人散去的時候,天色已經開始暗下來,幾家都邀請計緣暫住,他自然去了只有母子相依為命的方求家。

隨著方家母子二人走在昏暗的村道上,計緣落后一個身位細瞧兩人,方求命火外的那一絲紅光已經覆蓋了一層黑氣,而其母命火雖弱一些卻并無什么穢祟氣。

“喵奧~~~~~~~”

一聲凄厲的貓叫響起邊上響起,計緣轉頭望去,那邊屋頂正趴著一只黑貓,并無妖氣戾氣只是尋常動物。

方家在村中只是很普通的人家,相較而言也不算簡陋,有一間兩室主屋一間旁屋和柴火房,而計緣就暫住旁屋。

夜深人靜。

“喵奧~~”“喵~~”

“奧~~”……

一聲聲貓叫聲響起,本就睡得很淺的計緣一下睜開眼睛,坐起來透過半開的窗戶望向主屋那邊。

屋頂上蹲了起碼十幾只野貓家貓,明明全都是普通動物,卻看得計緣有些頭皮發麻,忍住酸痛感將眼睛逐漸睜大到七成,居然看到主屋內方求的房室窗內,不知何時已經彌漫一小陣陰惻惻的綠意。

‘到底什么鬼東西!’

計緣悄悄坐起來,伸出中指在屋內油燈上輕輕沾了一滴燈油,法力滲入指尖油液,然后曲指中母相扣,朝著方家主屋一彈。

嗖~

油珠悄無聲息的飛入主屋,正中屋內油燈燈盞內。

“咚~”

油燈濺出起碼二十幾滴驟然隱匿的燈油,以一種奇特的慢動作,緩緩飛出燈盞,飛向屋內四處。

見武技和御水的結合奏效,計緣瞇起眼睛,打開火折子輕輕一吹細微的火星亮起一絲就被罩在袖內。

而計緣左手再次從袖中伸出來的時候,手上抹了一點帶著火星的黑灰,只是在障眼法的作用下不見火色。

只會四個術法,自然要以一切手段將之用的出神入化。

“呼~~”

輕輕一吹,藏著星火的一小撮黑煤灰飛出旁屋,大約三個呼吸之后分散化入方家主屋。

計緣眼睛微微瞇起,意境丹爐內爐火驟然升騰,雙眸的灰白好似一瞬閃過火光。

“轟~~”

方家主屋剎那間焰光爆閃。

“啊~~~~~~~”

令人毛骨悚然的可怖的尖聲慘叫響起,陰綠之氣糾纏著焰光溢出窗戶飛逃而走。

“哼!不過爾爾,真當計某人死的啊?”

在搜索引擎輸入 爛柯棋緣 無線電子書 或者 "爛柯棋緣 wxdzs" 就可以找到本書

上一章  |  爛柯棋緣目錄  |  下一章
Copyright (C) 2019-2020 無線電子書 All Rights Reserved