加入收藏
我的書架
小說社區
書庫 • 全本
玄幻 • 奇幻
武俠 • 仙俠
都市 • 言情
歷史 • 軍事
游戲 • 競技
科幻 • 靈異
您當前所在位置:無線電子書>>少年巫師的煩惱

第245章 受苦半個月,就能發泄一次

更新時間:2020-01-21  作者:深山狐貍
寒冬長假來臨,小維爾再度獲得全優的成績,而且這一次居然是全部滿分的優秀成績,讓茉婕絲對他的擔心少了一些,而且最近她也沒有太多精力照顧兒子,因為自己的寶貝兒子給自己帶來了一個新的女兒,只有一歲的可愛小貓女。

小薇雅非但沒有母親被搶走的感覺,反而對這只小貓女非常友好,嗯,感覺有一種看到寵物的友好,經常帶著小黑夜靈貓陪她玩,或者說讓小黑夜靈貓和小貓女一起陪自己玩。

蕾雅、雅美隨著能力提升,在萬事屋如魚得水,學習到的東西也不以前多了許多,小維爾背靠斯達山巫師,一般的巫師資料想要獲得并不困難,足夠供給巫師學徒各方面的學習使用了,更何況萬事屋的資料此刻也對他全面開放了。

嘉里絲巫師學徒加入萬事屋已經一周時間了,剛開始因為假期未至,她每晚需要回潔麗巫師那里,除了兩個考核任務,其他沒有什么收獲,倒是見識了著蘭特的日常生活。

嗯,怎么說呢,可以說是相當充實,甚至可以用非常忙碌來形容。

每天學習的資料比得上普通人一個月的攝取的知識量了,而且基本上兩三天就有一次考核,嘉里絲也是這做過,感覺很微妙。

怎么說呢,不看答案自己也需要花費一點時間才能想明白,看了答案之后才感覺原來之前學過的知識居然可以這么用,難怪著蘭特會開竅,如果不開竅根本通不過考核,這完全是被逼的啊。

萬事屋一般很少有外人,但有一些人卻偏偏是特權階級,你想攔都不好攔,比如茉莉大姐頭的侄女莉莉絲,人家還有一個名頭,那就是學者老大的未婚妻備選,只不過這個備選的不是莉莉絲,而是學者老大。

就連蕾雅、雅美、妮可都是加入了萬事屋,才能夠長時間在這里逗留,可人家莉莉絲哪怕跟萬事屋沒有一銅幣關系,也能隨便出入。

“叮鈴鈴”的聲音中,嘉里絲在完成了早上的修煉功課之后習慣性的來到了萬事屋,至于早餐什么的無所謂了,自己跟著姑奶奶什么好吃的沒有吃過,沒有必要占這點小便宜。

大廳比之前熱鬧了一些,坐在服務柜臺后面的是著蘭特,一般白天都是在他坐在這里裝樣子,拿著一本書細讀,一邊讀一邊做筆記,此刻他卻在全神貫注的聽著什么,根本沒有注意到她的到來。

不遠處的桌子上圍坐著五位未成年人,都是自己的熟人,萬事屋的老大學者、暴力女小鹿(因為言語沖突嘉里絲被痛揍了一頓)、小精靈醫生、純粹的關系戶外人莉莉絲以及坐在學者老大懷里的怪力蘿,五個人中自己居然只能打得過非戰斗職業者醫生(半精靈蕾雅)以及外人莉莉絲。

沒錯,嘉里絲進入萬事屋之后,很是看不起這里的人,然后被小鹿(雅美)、貓戰士(妮可)、冰塊、警犬、黑商輪番教育了一番,最后居然又被學者老大和怪力蘿打敗,這讓她信心大失,同時也改變了對萬事屋的看法,這就是一個怪物集中營啊。

大戰士、一級血脈術士這樣的強者都有,而那個看似只有中級騎士、一級巫師學徒實力的學者老大,憑借著一本魔法書籍,將零級戲法玩出花來了,愣是將自己這個三級巫師學徒使用戲法打敗了。

怪力蘿更簡單,揮舞著大錘沖上來,一錘打爆了她的防御罩,不認輸就再來一錘,讓嘉里絲非常識趣的果斷投降了。

嘉里絲剛準備打招呼,卻看到著蘭特做了一個噤聲的動作,只見莉莉絲絲毫沒有淑女風范的口水橫飛,大聲叫嚷:“這個拆解絕對有問題,你看這里、這里,還有這里,不是和這三枚基礎符紋更加相似嗎?這里應該是溫度、風以及光的意思。”

“基礎符紋的含義非常廣泛,不同的組合下有著不同的意義,或者說不同符紋配合在一起左右各不相同,就算是相同的符紋按照不同的方式組合,效果也大不一樣。比如這兩枚基礎符紋,可以看得出來在照明術和隱霧術中都用到了,可是起到的作用絕對是不一樣的。”

“不對不對,這枚基礎符紋的出處應該不是這里,你難道不覺得你的拆解方式有問題嗎?維爾同學,明明應該是第十二枚基礎符紋更加合適不是嗎?”莉莉絲在紙上寫寫畫畫,轉眼間一個新的圖案出現在紙上,并滔滔不絕的講述自己的見解。

“他們這是在干什么?”嘉里絲悄悄來到著蘭特身邊,小聲詢問。

“拆解零級戲法模型,然后分析戲法的組成原理。”著蘭特的話讓嘉里絲感覺嗓子發干,自己聽到什么?兩個一級巫師學徒居然在解析這些流傳了上千年的戲法模型,這是不是有些太不可思議了?

“巫術不應該是嚴謹的嗎?他們這么胡鬧難道不危險嗎?”嘉里絲用一種看妖孽的眼神看著兩個一級巫師學徒將照明術、隱霧術拆解的七零八落,整整二十多張紙很快被用完了,上面寫滿了密密麻麻的東西。

“他們已經完成了抄寫術、閱讀術的解析和改進,我現在學習和使用的抄寫術和閱讀術就是改進之后的版本。可以節省大概十分之一的精神力,提升三分之一的速度和精確度。”著蘭特的聲音很低,落入嘉里絲耳中卻無異于驚雷。

“妖孽!”嘉里絲愣了半天,終于吐出來兩個字,然后轉向著蘭特:“你每天跟著這樣的妖孽在一起,難道就沒有感覺壓力很大嗎?”

“完全沒有,因為我從一開始就知道自己跟他們不是一個層次的,其實他們在進行思想碰撞的時候,一點點的智慧火花只要被我接收到,就是很大的收獲,而且他們從來不會避諱我,讓我能夠見識到真正的天才是如何成長起來的。”

“在他們進步的同時,我也學到了很多東西,只要沉下心來并由衷的相信他們,你會發現自己的知識會在不知不覺間大幅提升。學習、模仿他們,是我當前正在做的。”

“而且你以為我跟你們講述的組合戲法的應用是哪里來的?呵呵,那不過是他們上個月的比試項目,比試誰的組合戲法更加復雜美觀,七彩虹橋,而且是連續三座七彩虹橋銜接是莉莉絲小姐的作品。”著蘭特的話讓嘉里絲恍然大悟,原來著蘭特的老師不止一位,這個家伙還在偷師另外一位天才巫師學徒的知識,而且人家根本不在意。

“她贏了嗎?”嘉里絲感覺這個創意很不錯,雖然簡單卻很漂亮。

“不,她輸了,學者老師電閃雷鳴滿天花雨比她更加華麗,只是其中涉及到的只是太高深,我只聽懂了大概十分之一,目前還做不出來,想要真正理解并實現,至少需要半年時間學習才行。”著蘭特的聲音似乎在闡述一個事實,卻讓嘉里絲感覺他是在炫耀。

可是嘉里絲不知道著蘭特心里滿是自卑和苦澀,你以為跟兩位,不,是一群怪物在一起,我這個普通人沒有壓力啊?你以為我沒事在你們面前賣弄是為了什么?如果不從你們身上找一些優越感,我害怕自己會失去對巫師道路的信心啊。

如果著蘭特的心思被嘉里絲知道了,肯定會狠狠揍他一頓,你這個混蛋居然想要在我們這群天才身上找信心?是誰給了你這么大的膽子和勇氣?

漸漸地,嘉里絲學著著蘭特將注意力放在了他們身上,卻發現自己是真的跟不上他們的思路,十成里面能夠聽懂的只有三成。只是他們交流的速度很快,自己剛剛把一個問題搞明白,卻發現人間已經完成了三五個問題的討論,正在進行下一個問題的討論。

他們都是一級巫師學徒,理論上是沒有辦法施展有屬性的戲法的,但有著魔法書籍輔助,加上精妙的魔力控制手段,讓他們可以完成不少非常簡單的零級戲法施展。

可是自己看到了什么?將魔力直接以絲線的形式具現,然后開始勾勒基礎符紋,這是什么樣的魔力控制手段啊。嘉里絲感覺一陣眩暈,可是接下來還有更讓自己驚恐的,他們兩個居然不斷完善魔力圖案,努力構建一個新的戲法模型。

“你確認灌注的魔力不多嗎?要知道差之毫厘謬之千里,這個模型是全新的,理論是需要驗證的,你確認不會將這里整個炸掉?”莉莉絲小心翼翼的將怪力蘿抱在懷里,稍微拉開了和小維爾之間的距離。

“那你的意思是,放棄?”小維爾不答反問,莉莉絲連連搖頭:“我的意思是說,你自己滾到地下訓練場去實驗,有結果了再回來告訴我們。”

“不行的,就算是下地獄,我至少也要找一個同伴啊,否則那多寂寞。而且這個模型其中有你的功勞,怎么可能不讓你看到第一次施展的效果。”小維爾嘿嘿一笑,其實早就用鑒定之眼鑒定過一次了,并通過代理精靈獻祭給了智慧魔神,得到了一百貢獻點,大體效果也有了一定了解。

魔力路線構建完成,一團五彩的光芒憑空出現,莉莉絲、小維爾齊聲慘叫,魔力貌似有點多了,將眼睛晃到了。另外一邊著蘭特、嘉里絲擦著眼淚,臉上滿是震驚神色,他們居然真的改進了一個零級戲法,雖然效果貌似有點,怎么說呢,明明是輔助戲法卻變成了殺傷力不錯的戲法,還極其花哨。

“我想回家,巫師職業太高深了,我不當巫師了。”嘉里絲臉上掛著眼淚,無比沮喪的問:“你到底是怎么在他們的打擊下支持這么久的?”

“受苦半個月,就有一次發泄的機會,將自己的無力和沮喪轉移出去。”著蘭特的話讓嘉里絲一時間沒有反應過來,仔細一想半個月一次?

等等,這個混蛋說的該不會是半個月一次的集會吧?好像、大概、可能也并非不可以,學習他們改良過的東西,稍微透露出去一點點小小的細節和知識點,絕對能夠把那群笨蛋震得不要不要的。等等,之前著蘭特是不是這么看待自己的?突然好想打人怎么辦?


在搜索引擎輸入 少年巫師的煩惱 無線電子書 或者 "少年巫師的煩惱 wxdzs" 就可以找到本書

上一章  |  少年巫師的煩惱目錄  |  下一章
Copyright (C) 2019-2020 無線電子書 All Rights Reserved