加入收藏
我的書架
小說社區
書庫 • 全本
玄幻 • 奇幻
武俠 • 仙俠
都市 • 言情
歷史 • 軍事
游戲 • 競技
科幻 • 靈異
您當前所在位置:無線電子書>>少年巫師的煩惱

第227章 居然敢看不起我們野獸學派的傳承

更新時間:2019-10-13  作者:深山狐貍
作為海濱城市,而且是最靠近巫師群島的海濱城市,德萊克城是無法完全拒絕巫師的,盡管在普通大眾眼中巫師被宣揚為邪惡的異端,但高層人士哪個不知道是怎么回事的?

最近幾天,德萊克城的巫師學徒,有人走有人來,正式巫師也有幾位歸來了,從威澤爾教授提供的那處巫師遺跡中平安歸來。

德萊克城東區荒宅中,著蘭特吃著冰涼的漢堡,仔細閱讀著手中的《維爾.德克蘭的智慧之書》,這簡直就是一座智慧的寶庫,他仿佛感覺到一位和藹的老人在自己面前為自己指引著前進的道路。

在自己失落的時候告訴自己,孩子要振作起來,只要努力你一定可以的,在自己迷茫的時候告訴自己,認準自己的方向,笨拙的前進吧孩子,成功就在前方。

可惜這只是殘本,著蘭特并不認為這是維爾的錯,僅僅只是一部分,甚至可能不過半,也給予了自己莫名的觸動,讓已經沉寂了許久的心開始快速跳動起來,仿佛要跳出胸腔。

信心,早已經是被消磨的七七八八的信心重新燃起來了!那些該死的混蛋們,這本絕對不是維爾.德克蘭送給自己的智慧之書,自己從一拿上手就感覺重量和厚度不對勁了,自己肯定被他們迷昏了搶走了正本,而這本不過是他們抄寫之后留給自己的殘本。

“好想要全本的《智慧之書》啊。”著蘭特喃喃自語,而且忽然傳來一陣一聲冷哼,渾身一震急忙將那本殘缺的日記收了起來,目光一轉,只見一個禿頭巫師滿臉陰霾的盯著自己,為什么自己能夠確認他是巫師呢?

因為他手中的法杖,也是因為他身上的巫師長袍,“就是你嗎?冒充野獸學派巫師的流浪巫師學徒?”

“我不是假冒的,我就是野獸學派的巫師學徒!”著蘭特大聲反駁,然后轉身變成一條黑色野狗,而后猛然挑起從荒廢房屋的破碎窗戶躥了出去。

“我讓你走了嗎?”禿頭巫師左手伸出化做一條柔軟的長蛇,轉眼間到了著蘭特身邊將他緊緊纏繞著拉了回來。

“野獸學派的局部變身術,你、你也是野獸學派的巫師?!”著蘭特臉上滿是興奮,仿佛看到了偶像一般,雙眼滿是光芒:“您、您是正式巫師嗎?強大的野獸學派巫師大人。”

禿頭男子正式野獸學派的史內克巫師,在得知有一位野獸學派的巫師學徒在德萊克城內混的貌似很凄慘,于是帶著一腔憤怒來的。結果令他更加氣憤卻又無奈,居然只是一個得到了野獸學派部分殘缺傳承的巫師學徒,除了變身之外,基礎的零級戲法都不會幾個。

這么low的巫師學徒自己還是第一次見到,可對方對自己發自內心的尊敬和親近,讓他有些無法理解,怨氣都不知道怎么發泄出來。

經過一番交流,史內克巫師終于搞明白了,原來這個家伙的老師也是一個流浪野巫師,學習的是所謂的家傳巫師冥想法,一次偶然的機會得到了一份殘缺的野獸學派巫師傳承,能夠變成成為猛犬。

只是那份資料并不完全,很多地方已經殘缺不全,那位老巫師學徒幾經實驗,找到了補全的方法,只是驗證過程中將自己的身體弄得千瘡百孔,等到從狂熱醒來的時候才發現自己離死不遠了。

于是匆忙中尋找繼承人,可具有巫師資質的人原本就很少,這塊大陸又是教會為主巫師人人喊打的大陸,想要找到合適的繼承人哪有這么容易,最終那位老巫師學徒在一個荒涼偏僻混亂的村莊找到了著蘭特,已經十六歲的著蘭特。

陪著著蘭特修煉了大半年,將自己所有的東西全部傳給他之后,老巫師學徒撒手西歸,著蘭特這個跟著半吊子巫師學徒學習了大半年的純菜鳥開始了自己的巫師生涯。

五年晉級中級巫師學徒,有花費了一年時間融合野狗血肉靈魂,再用兩年熟悉變身的力量,這才走出來,卻發現自己的實力也就那樣,沒有經過正規訓練,戰斗經驗極其匱乏的他,甚至連初級騎士、初級戰士都打不過,哪怕自己的身體比他們強很多。

幾經漂泊,他也結識了一些巫師學徒,對于巫師這個職業有了更深的了解,同時對于野獸學派也有了一個初步的印象,很強大很野蠻的一個學派,有正式巫師存在。正式巫師在著蘭特眼中那就是天!所以他才會在見到史內克巫師之后如此失態。

之所以會來德萊克城,正是因為一次偶然的機會,在一次巫師學徒集會上,他聽到了有人提到,一個十三歲的孩子得到了傳說中的古典學派大賢者威澤爾教授的青睞,將智慧之書殘頁交給他了。

那個十三歲的孩子,憑借著智慧之書殘頁,三個月內從一個普通人晉級初級騎士,而后被城主冊封為榮譽勛爵,從此走上了輝煌的人生道路。

這樣的傳奇故事無疑是非常具有吸引力的,著蘭特對于騎士同樣非常向往,卻一直無緣入門,聽到智慧之書僅僅是殘頁就有這樣的力量,如何不心動。于是他不遠千里來到這里,為的就是能夠得到那個神奇的智慧之書殘頁。

夢想是美好的,現實卻是殘酷的,自己被一個十三歲的孩子痛揍了一頓,被反打劫不說,人家居然還看不上自己的東西,一樣都沒取,反而施舍一般的留下了一本讓自己受益匪淺的智慧筆記。

“那個孩子真的看了這本修行筆記?”史內克巫師雙眼一亮,這可是一個不錯的突破口,這雖然是殘破到了不能再殘破的傳承,卻也是野獸學派的東西不是嗎?你一個古典學派的巫師學徒居然偷窺我們野獸學派的傳承,到底是何居心?是不是應該給我們一個說法?

“應該算是看了吧。”著蘭特微微有些不大確認。

“看了就是看了,沒看就是沒看,什么叫做算是看了吧?”史內克巫師對于這個該死的笨蛋很不滿意。

著蘭特嘴角微微抽搐了一下,“他就是打開隨便掃了幾眼,然后非常鄙夷的還給我了,還給了我這份寶典。正式巫師大人,我們野獸學派的傳承真的這么差勁嗎?”

“差勁的是你,不是野獸學派的傳承。而且你那本所謂的野獸血脈傳承臉皮毛都算不上,殘缺不全不說,還被你那個老師改的面目全非,除了那么一點點核心,基本上沒有太多我們野獸學派的痕跡了。”反而像是一些血脈覺醒的野路子覺醒者,這句話史內克巫師沒有說,免得打擊到這個剛剛振奮起來青年,并隨手將他手中的所謂寶典拿了過來。

《維爾.德克蘭的智慧之書》,看到這個名字,史內克巫師嘴角微微抽搐了一下,德萊克城所謂的智慧之書事件的來龍去脈他非常清楚。斯達山巫師那個小外孫是怎么突然崛起的他也很清楚,吸血鬼的血精加靈魂歌者的靈魂祝福,這兩種毀人不倦的東西同時使用,造就了維爾.德克蘭這個小天才的短時間爆發。這跟《智慧之書》沒有一銅幣的關系都沒有好不好?

“居然敢看不起我們野獸學派的傳承,不行,必須要找他要一個說法。小子,你也敢我來一趟吧。”說著大手一揮,隔著五六米遠直接將他提了起來,也沒有看到他邁步整個人已經在十米之外了。

“好厲害!”著蘭特瞪大了雙眼,臉上滿是興奮。

好丟人啊,好想丟下這貨不管了怎么辦?可是這個小子是攪亂德萊克城外來巫師學徒事件的起點,不能不管啊,沒有這個證人,自己怎么跟斯達山巫師要交代?


在搜索引擎輸入 少年巫師的煩惱 無線電子書 或者 "少年巫師的煩惱 wxdzs" 就可以找到本書

上一章  |  少年巫師的煩惱目錄  |  下一章
Copyright (C) 2019-2020 無線電子書 All Rights Reserved