加入收藏
我的書架
小說社區
書庫 • 全本
玄幻 • 奇幻
武俠 • 仙俠
都市 • 言情
歷史 • 軍事
游戲 • 競技
科幻 • 靈異
您當前所在位置:無線電子書>>少年巫師的煩惱

第214章 進退維谷的肯達爾家族

更新時間:2019-10-06  作者:深山狐貍
將一封書信交給斯達山巫師之后,歌手轉身離開了,有些事情真的很難決斷,夾在學者和茉莉大姐頭之間,自己能做的就是盡可能調解,可是某個蠢貨卻是死不悔改,讓事態不斷向著更壞的方向發展,為了不讓事態進一步失控,自己必須積極配合學者小老大。

也許自己還可以做一點什么,想到這里歌手在路上留下了一點東西,快速離開了。

狼人大戰士已經到了山窮水盡的地步,受傷之后幾次三番的使用天賦能力逃亡,讓他的傷勢越來越重,而對方那個可惡的法師冰塊女實在太難對付,還有那個防不勝防的弓箭手,警覺性實在太高了,自己想要偷襲都不可能成功。

“為了家族,只好借你的小命一用了。”狼人大戰士耳邊響起一個陌生的聲音,還沒有來得及作出反應,腦袋驟然一懵整個人軟綿綿的倒下了。

不遠處小維爾、沃爾神殿騎士正在用烤肉逗妮可,這個小吃貨現在的品味已經非常高了,居然能夠區分出小維爾的手藝和沃爾的手藝,并對沃爾的手藝表示了鄙視。

于是這幾天,沃爾神殿騎士努力提高自己烤肉的外表和氣味,味道怎么樣不好說,但是近看外表很難區分出來。這時候沃爾神殿騎士總是喜歡拿自己的烤肉混在小維爾的作品中,讓妮可去選,目前為止還沒有一次能夠成功蒙混過關的。

笑呵呵看著他們胡鬧的警犬突然站了起來,手中魔法長弓微微舉起,一個聲音傳了過來:“不用驚慌,我是德萊克城肯達爾家族的人。”一個高高瘦瘦渾身包裹著一間寬大長袍的男子出現在眾人的視線中。

“終于還是來了嗎?”小維爾不禁長嘆一聲,還是站起身來,目光投向了那個被生擒的狼人大戰士。

“見過維爾.德克蘭勛爵。”這時一名巫師,實力至少不在冰塊之下,“聽聞德克蘭勛爵追殺獸人刺殺者,莉莉絲不放心,就派了我前來幫忙。”

“你不該來的。”小維爾非但沒有高興,反而有些惆悵,“這個人我們可以殺卻不能生擒,而你卻不能殺,生擒更是一個很大的麻煩啊。”

高高瘦瘦的巫師微微一愣,他找到這群人已經有大半天時間了,自然知道他們并不是沒有實力殺死這個狼人大戰士,以為他們想要生擒這個大戰士呢,沒想到他們根本不是這樣想的。

自己是不是搞錯了什么?

“德克蘭勛爵,我雖然是一位巫師,實力雖然比不上斯達山巫師,卻也是一名二級巫師,但我并不認為自己是一名智者,有什么我做錯了的,還請明言。”這位肯達爾家族的巫師非常直白。

小維爾只是悠悠的嘆了一口氣說:“我之所以一直追殺他,不過是在拖延時間,給萊特.肯達爾大騎士和茉莉高級騎士回家力挽狂瀾的時間,只要我不出面,肯達爾子爵的審判就不會開始,他們就有足夠的時間私下里活動,解決很多事情。可以但我出現,就到了判決的時候了,以此刻德萊克城眾多貴族家族對肯達爾的態度,結果恐怕會很不妙。”

“怎么會這樣?!”高高瘦瘦的巫師大吃一驚,“只要你出面撤銷仲裁申請不就什么事情沒有了嗎?”

“你真的這么以為嗎?勾結異族刺殺一位貴族真的這么容易就能結束嗎?你把貴族當成什么了?”小維爾不屑的撇撇嘴,“將肯達爾子爵軟禁在貴族仲裁院是對他的保護,如果直接按照刺殺貴族的案件處理,市政廳可以直接進行,然后就不需要我出面就能判決。而我的母親提交了貴族仲裁,那么當事人必須在場,這恰恰給了你們家族寶貴的時間來善后。”

“這個狼人大戰士是那位管家勾結異族的最直接證人,警犬在案發現場發現了他們兩個的氣味交織在一起,我就可以確認那個蠢貨自作聰明的和這個狼人大戰士攪和在一起了。你知道這代表什么意思嗎?”小維爾忍不住反問。

那個巫師只是對于政治不感興趣,卻并不是真正的傻瓜,沃爾接口說:“他是那個笨蛋管事勾結異族最直接的證人,也是最有力的證人,所以他必須死,但他卻不能死在你的手里,否則就是殺人滅口。”

高瘦巫師沉默了,他努力將整件事情仔仔細細的回想了一遍,根據知道的那些情況做了一個推演,發現維爾一直追殺這個狼人大戰士,直到萊特回到德萊克城將事情擺平再帶著獸人大戰時的尸體出現才是最好的。

不,等等!為什么那個混蛋管事勾結異族會影響到肯達爾子爵?什么時候開始自己將這一切歸咎到肯達爾子爵身上了?

“這和肯達爾子爵有什么關系嗎?犯事的只是一個貪婪的管事。”高瘦巫師想到什么就說什么。

小維爾則將目光投向不遠處的樹叢,忍不住苦笑搖頭:“你還是來了,現在你最應該做的明明是回德萊克城穩定肯達爾家族才對。”

“肯達爾家族倒不了,我只想知道事實的真相,真的是我父親要殺你,殺茉婕絲嗎?”大樹后面拐出來兩個人影,茉莉高級騎士以及表情訕訕的歌手。

“你對整件事情了解多少?”小維爾突然反問,茉莉高級騎士楞了一下,目光轉向冰塊、警犬以及沃爾神殿騎士,卻發現他們三個人的神色也不是特別好,顯然自己的問題答案可能并不是自己想要的。

“一個貪婪的管事帶著一群貪婪的護衛想要侵吞一位勛爵的產業引發的慘案。”茉莉高級騎士給整件事情下了一個自己認為的結論。

“那么是誰給了這個管事那么大的膽子,去招惹甚至暗殺一位勛爵全家的?”小維爾的表情微微有些難看,“暗殺的事情姑且不說,我再問你一句,誰給他們的膽子去侵吞一位勛爵價值上萬金幣產業的的?”

“肯達爾家族。”這一次不用茉莉高級騎士回答,高瘦巫師也發現了問題的起點,貌似是肯達爾家族出了問題,出了這樣的管事絕對不是偶然,茉莉高級騎士面色冰冷,“就因為這個?難道就不能等我回來處理?”

“茉莉.肯達爾,我從一開始就規劃好了一切,甚至連時間都有計劃,這份產業是我的,同樣也是馴獸師、歌手、警犬、貓女的,他們也有利益在里面。可以說這是我進入萬事屋之后發起的第一個計劃,將萬事屋大家的力量發揮出來的第一個嘗試,為此我投入了五千金幣,付出了一項矮人的鑄造技術,我有什么地方做錯了嗎?”小維爾畢竟只是一個少年,經過長時間的壓抑,他終于忍不住爆發了。

茉莉高級騎士沉默了,自己原本的打算就是要利用他的才華讓萬事屋的伙伴們過的更好更開心,而小維爾也確實是這么做的,甚至為此付出了很多,比自己更多。

“我規劃好了一切,將其中一部分任務交給你了,而且還不是讓你無償付出,甚至可以說你們家族的收獲遠大于付出,可是你們是怎么對我的?我規劃的地下室是重點,你們給我縮水了三分之一不說,整個建筑都在偷工減料,我可以毫不客氣的說,你們交付的就是一座富麗堂皇的危樓!”

“這樣的地方,你讓我們如何在里面帶著一群群青少年胡鬧?如何讓那些貴族富商心甘情愿的上門?就這樣,你派來的人居然還想全部吞下去。茉莉.肯達爾,這時候你讓我怎么辦?”小維爾的話讓茉莉有些無地自容。

“我忍了,正如你所說,我在等你回來,等你回來給我一個交代,畢竟這件事情是你主動要過去的。其實也在等肯達爾子爵的一個交代,我是榮譽勛爵,雖然沒有什么顯赫的家族背景,卻也是貴族階級的一員,我也有自己的尊嚴。”

“可是,連著半個月,你們家族仿佛忘記了這件事情,除了換一撥人在那里應付般的守著,什么舉動都沒有。然后,我發現有人在調查我,并在執行萬事屋任務的時候在一處城防軍隊長被殺現場發現了那個管事和這個狼人大戰士的氣息。”小維爾的神情滿是悲傷,“還要我繼續說下去嗎?”

“說!”茉莉高級騎士銀牙緊咬,嘴角甚至滲出了一絲血絲。

“然后當天晚上,我設計引出了異族主動進攻城防營,想要借機將他們一網打盡,同時也想斷了那位管事和異族的聯系。可是那位管事卻比我更加心急,他帶著你們家族的護衛和一支異族小隊想要重演那三位城防軍隊長的毀家慘案。只是他沒有想到,我家里不僅有一位三級巫師學徒,還有一位高級騎士、三級巫師學徒同修的高手。結果你應該知道了吧?”

“你確定他們是一起去的,而不是剛好碰到?”茉莉高級騎士謹守著最后一絲希望,希望這一切都是巧合。

小維爾卻非常無情的打破了她的幻想:“你以為那位管事是怎么死的?如果仔細觀察的話肯定會發現,他的死亡和其他人有些輕微的不同。因為他是被生擒后,交代了一切,被我下令殺死的。為的就是掩蓋肯達爾子爵親口下令,讓他解決掉我,他主動找到獸人戰士出賣我的信息,試圖將我滅家毀族的最直接證據。”

“現在你已經知道了一切,滿足了嗎?”小維爾發出一聲怒吼,大聲反問:“我把自己知道的一切都說出來了,那么現在該我問了吧。茉莉.肯達爾,我到底做錯了什么?讓你們處心積慮的要侵吞我的產業,甚至不惜勾結異族,殺死我們全家?”

茉莉高級騎士渾身一顫,對上小維爾那充滿血絲的雙眼,感覺莫名震撼,這還是那個溫和狡猾的小小少年嗎?

“這也許只是一個誤會,畢竟你并不是普通的勛爵,你的背后有著斯達山巫師,肯達爾子爵就算再傻也不會做出這種事情,他必須考慮到事后可能招來斯達山巫師的瘋狂報復。”高瘦巫師有些不大相信,可是事情的過程卻恰恰就是這樣。

“呵呵,誤會?”

小維爾冷冷一笑:“真正誤會了肯達爾子爵的人是你們,那位管事才是真正理解他的人,你們以為那位管事貪婪的性格是怎么形成的?而肯達爾子爵之所以敢這么干,恰恰是因為外公他當時不在家。”

“只要事后往那位管事身上一推,不!肯達爾子爵說不定已經準備好了時候殺人滅口的準備了。真正天真的人是你們,至少萊特大騎士不會說出你們這么幼稚的話。”

“你準備怎么做?”茉莉高級騎士沉默片刻,終于抬頭頭來定定的看著小維爾,她的心很亂很亂,她不明白為什么好好的會發生這樣的事情,父親的選擇怎么看都不合理啊。

“不是我準備怎么做,而是你準備怎么做,我能做的都已經做了,剩下的我無能為力。這個狼人大戰士是刺殺三位城防軍隊長的兇手,我只要將他的尸體帶回去就算完成任務了,接下來就是你們和時間的競爭了,肯達爾家族也到了該做出選擇的時候了。”

小維爾突然加了一句:“這件事情結束后,我將退出萬事屋。”

茉莉的政治敏感度遠不是肯達爾子爵和喜歡宅在家里的巫師能夠比擬的,她輕輕搖頭說:“要離開的不是你,而是我。”

“總是要有一個人要離開的,我年紀還小,母親也一直反對我加入萬事屋,所以還是我退出比較好,萬事屋高端戰力不多,失去你影響會很大。”小維爾感覺還是做一個普通的學生比較好,這件事情的內因姑且不說,但外在起因卻是自己接手了萬事屋的產業造成的。

警犬和歌手的臉色微微有些不是很好,低著頭一言不發,冰塊欲言又止最后也同樣沒有說話,茉莉高級騎士并不是傻瓜,大家的反應她都看在眼里,心中卻更加悲傷,“你認為發生了這種時候之后,波爾多伯爵或者說波爾多城主還會允許我執掌萬事屋嗎?”

“為什么不呢?確保你的職務不變,不正是顯示波爾多伯爵公正嚴明的最好手段嗎?”小維爾對于所謂的政治很不耐煩,恨不得躲得遠遠的,“如果可以,也請你以后不要再來我家了,母親很傷心。”

茉莉高級騎士莫名心痛,她和茉婕絲二十多年的感情一直非常好,可是發生了這樣的事情之后,自己該如何面對她?

“妮可,殺了這個狼人大戰士,你就可以回獸人部落了。”小維爾說完轉身就走,那位肯達爾家族的巫師也知道這個狼人大戰士留不得,也知道不能死在自己手中,既然有人代勞他自然非常開心,只是為什么這個殺人的會是一個獸人女戰士?

有疑惑就要問出來,而這個獸人女戰士也沒有隱瞞,因為這個獸人背叛了種族背叛了獸神,和地獄惡魔攪和在了一起,所以必須死!

茉莉高級騎士、肯達爾家族巫師悚然一驚,他們頓時想起了這次大戰的起因,這位獸人大戰士肯定是適逢其會,但他確確實實是和異族大軍派來德萊克城高刺殺的精銳對我攪和在一起了,這個勾結地獄惡魔的名聲是擺脫不了的。那么肯達爾子爵呢?萬一被冠上這個罪名,德萊克城肯達爾家族只有覆滅一種結果!


在搜索引擎輸入 少年巫師的煩惱 無線電子書 或者 "少年巫師的煩惱 wxdzs" 就可以找到本書

上一章  |  少年巫師的煩惱目錄  |  下一章
Copyright (C) 2019-2020 無線電子書 All Rights Reserved