設置
上一章
下一章
返回
設置
上一章
下一章
書頁

第一百十六章 銀行劫案

無線電子書    迷蹤諜影

  別說是袁忠和趙昌樂了,就連孟紹原也都是第一次走進一家銀行的金庫。

  當然,這個時代的銀行金庫還是相對比較簡陋的。

  尤其對于日本銀行來說,節約成本是一切的前提。

  就是一扇鐵門鎖著。

  內田大翔顫抖著手掏出鑰匙,對了好幾下,也都沒有對準鎖孔。

  “別急,穩定一下情緒。”

  孟紹原和顏悅色。

  然后,他居然掏出了煙,給自己點上了一根。

  以前,他用的都是打火機,可是這次,用的卻是火柴。

  緩緩的抽了口煙,看到內田大翔終于打開了金庫的門。

  門,被推開了!

  孟紹原想象出的銀行金庫是什么樣的?

  錢,滿地都是錢。

  正金銀行的金庫呢?

  完全不是這樣。

  一共三口箱子,兩口箱子里放的是現金。

  另一口箱子里,半箱子的銀元,上面的,撒放著一些美金、英鎊和法幣。

  全都在這里了?

  “一共有多少錢?”

  孟紹原問著,把吸了半根的煙扔到地上,踩滅,又給自己點上了一根,順帶著把空煙盒揉成一團往地上一扔。

  “總共……”內田大翔哆嗦著聲音:“日元五十三萬整,美金一千二百,英鎊……外面的柜臺上,還有零錢日元一萬八千元,銀元二百零五十圓……”

  我靠。

  這算是驚天大案了吧。

  五十三萬日元的購買力,放在這個時代之中絕對驚人了啊。

  都夠槍斃幾回了。

  低調,低調。

  孟紹原要血洗上海灘,花了不少的錢,光是在丹尼爾那里開出去的支票想想就心疼。

  現在好了,一起銀行劫案全部都回來了。

  “全部抬出去,一點不留。”

  孟紹原滿意的用槍口點了點內田大翔:“走,帶我去你們行長的辦公室。”

  內田大翔絕對不是一個勇敢的人,槍口下,這些可惡的劫匪,讓自己做什么自己就做什么。

  再次走進石島寬的辦公室,孟紹原把從石島寬那里拿來的鑰匙串往內田大翔的手里一塞:“你們石島行長的保險箱,找到打開。”

  “是,是。”

  內田大翔接過鑰匙,來到左面柜子那里,打開,一個保險箱出現,他從一串鑰匙中找出一把,往保險箱的鑰匙孔里一塞,忽然說道:

  “需要密碼,我不知道石島行長的密碼……”

  孟紹原在石島寬辦公桌那坐下,順手打開抽屜,把里面的文件卷宗都拿了出來:“瞧,我不喜歡有人和我說謊。你知道保險箱藏在哪里,更加重要的是,這串鑰匙串上一共有十二把鑰匙,你不暇思索準確的找到了開保險箱的鑰匙,你和我說你不知道密碼?”

  內田大翔面色一變慘白。

  這個劫匪,怎么什么都知道啊?

  “趕緊的打開,否則我不知道會發生什么事。”孟紹原都懶得理他,自顧自的把幾個抽屜里所有的文件全部拿了出來。

  等到做完這些事,保險箱已經打開了。

  “合作,永遠都是保命的基礎。”

  孟紹原滿意的點了點頭:“找個包,把保險箱里的所有東西,還有這些文件,全部放到包里。”

  現在,反正是孟紹原讓做什么,內田大翔絕對不敢反抗。

  趁著這個機會,孟紹原摸了摸,大概是沒煙了,居然掏出了一包零食,從里面拿了一塊,塞到嘴里咬了一口。

  一嚼,臉上立刻露出痛苦難過的表情。

  “全……全部都好了。”

  內田大翔拎著包轉過身來。

  孟紹原立刻津津有味的嚼著嘴里的零食,把吃剩下的半塊,往辦公桌上一放,起身:“很好,所以現在你可以放心了,我不會要你的命。”

  正金銀行上海分行里所有的現金,都被這幫膽大包天的劫匪席卷一空。

  前后不過十幾分鐘。

  “帶上人質,撤離!”

  好家伙。

  怎么人質全部都被捆綁起來了?

  孟紹原一指石島重次和一個銀行職員:“把他們帶走。”

  他很想把石島寬也帶走。

  但是他不能夠。

  石島寬是正金銀行董事會的董事,上海分行的行長,再考慮到正金銀行官商合辦的背景,他要是被“綁匪”綁架殺害,這事情就鬧得太大了。

  到時候,不光是國民政府,就連警務處長丹尼爾,恐怕也會迫于壓力,把自己收買他的事情說出來的。

  絕不能冒這個險。

  石島重次不一樣,他雖然是石島寬的兒子,而且還是特務,但他的公開身份,只是一個普通的日本僑民。

  他還是在公共租界被綁架的。

  公共租界里,別說日本人,英國人美國人法國人被綁架勒索的太多了。

  當年黃金榮黃老板不就是靠這個坐上探長位置的?

  一起普通的綁架失蹤案而已。

  身后的袁忠和一怔,不對啊。

  他湊到孟紹原的耳邊低聲說道:“還有一個森田熊也。”

  孟紹原卻好像完全沒有聽到。

  “不行!”

  一聽說自己的兒子要被孟紹原帶走,石島寬急了:“你不能帶走他。”

  “這里,我說了算!”

  孟紹原冷笑一聲:“不要反抗,會死人的。撤退。”

  所有搶劫到的錢,已經全部放到了轎車上。

  兩個人質,被分別塞到了不同的車上。

  走到門口,孟紹原摸了摸隨身攜帶的煙霧彈,很想扔一顆進去。

  算了。

  煙霧彈在這個時代,也算是先進武器了,這次帶來,是備不時之需的。

  現在,還不到使用的時候。

  袁忠和有些心存疑慮。

  為什么不帶走森田熊也?

  他也是殺害老穆的兇手之一啊。

  帶一個完全不相干的職員走做什么?

  可是現在的情況下,也不容他多問什么。

  銀行里已經傳來了呼救聲。

  可是大門緊鎖,傳出的聲音非常微弱。

  孟紹原不慌不忙的上了車,回頭看了一眼被田七用槍口對準的石島重次,忽然問了一句:“你知道我是誰嗎?”

  “你肯定不是松平駿!”石島重次陰沉著臉。

  “你真他媽的是個天才!”孟紹原摸了摸臉上美國隊長的面具:“開車!”

  “救命啊!救命啊!”

  所有被捆綁住的,都在那里拼命呼救。

  可惜,今天為了迎接“松平大人”,正金銀行暫不接待客人。

  而且,日捕房的大部分巡捕,都去參加了聯誼會。

  石島寬心急如焚。

  等到自己被人發現得救,兒子已經不知道被那些劫匪帶到什么地方去了。

無線電子書    迷蹤諜影
上一章
書頁
下一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