加入收藏
我的書架
小說社區
書庫 • 全本
玄幻 • 奇幻
武俠 • 仙俠
都市 • 言情
歷史 • 軍事
游戲 • 競技
科幻 • 靈異
您當前所在位置:無線電子書>>高武27世紀

第186章 偷心賊,那也是賊

更新時間:2019-05-16  作者:草魚L
西武,學生會辦公室。

學生會在教育部近幾年越來越受重視,所以西武后勤部也不敢怠慢,辦公樓整整一層,都屬于學生會。

而學生會也分成了各個組別,樓道里進進出出,人不少。

碩大的辦公室,一群人在等蘇越。

現在是8點57分。

距離9點的開會時間,還剩下三分鐘。

按照學生會約定俗成的慣例,大家都會提前半小時到場,一般情況下也用不著非等到準點開會。

參加會議的人,是各個組的組長。

監察組,籌備組,資金組,宣傳組,紀律組,還有新生組。

參會人數不多。

學生會的人不少,今天只是組長們之間的內部會議。

牧橙不斷看著表。

蘇越這家伙,不會給我掉鏈子吧。

同樣是新生,你看看人家杜驚書,多么守時,別人提前半小時就到了,你卻連個人影都沒見。

杜驚書已經被任命為新生組的組長。

在新生里,沒有人挑戰杜驚書,那他就是默認的組長。

很明顯,如果蘇越懶得來挑戰,那杜驚書的位置也就穩了。

“牧橙,你著急什么,這還不到9點呢。

“再說。蘇越還是新生,我們應該照顧一下,萬一是被其他事情耽誤,都是可以原諒的。”

白小龍站在窗戶前。

他看著校園里來來往往的人群,心里也是說不出的唏噓。

就這樣,就被奪權了。

“哼,如果他9點不過來,我讓他好看!”

牧橙鐵青著臉。

反反復復交代了多少次,還是這么不靠譜。

“咋收拾?

“跪搓衣板?還是跪榴蓮,我建議還是跪方便面,不能碎的那種。”

白小龍陰險著臉說道。

“能不能有點正經。”

牧橙一臉郁悶。

“會長,你這個男朋友不會不敢來吧,不對,他看上去不像是膽怯的人啊,難道穿上衣服就膽小了?”

在牧橙的旁邊,坐著一個面容嬌麗的大三女孩。

王昔秋,四品初段,是宣傳組的組長。

“王昔秋,你這句話里,信息量頗大。

“牧橙見過蘇越不穿衣服也就罷了,你怎么也見過?

“蘇越這小子不要臉啊,朝三暮四,你們放心,我雖然被革職了,但一定給你們做主。誰當大房,誰當二房,輩分不能亂。”

白小龍詫異著臉。

牧橙瞪了白小龍一眼,自己羞了個臉通紅。

我什么時候見過蘇越不穿衣服。

不對啊。

王昔秋什么時間見過蘇越不穿衣服。

難道是個始亂終棄的渣男?

不對啊。

他也沒和我表白吧。

好亂。

“你們在濕境沒看到?蘇越喊了六次捷報,他們身上只有一個小皮裙,小臀還挺翹。”

王昔秋道。

“你說這個啊,嚇人一跳。”

白小龍松了口氣,還以為蘇越干過什么喪心病狂的事,白激動了半天。

“會長,你這小男朋友,到底能不能突破到三品,讓他打預備隊唄。”

另一個女生彭谷玉也說道。

彭谷玉同樣是個四品初段的組長。

“別瞎說。”

牧橙臉羞的更加通紅。

“牧橙,如果一個月后蘇越到不了三品,你就讓他跪鍵盤,讓他跪圖釘,家法嚴格一點。”

白小龍煽風點火。

“會長,說起來,你這么早卸任,后半年有什么打算呢?”

彭谷玉轉頭,又看著白小龍道。

“我……”

吱呀。

“在濕境,白會長和我說過,他會在畢業前突破到宗師。

“如果突破不了,揮刀自宮,下半輩子混女裝,如違此誓,天誅地滅。”

這時候,蘇越打開會議室的大門。

而墻上的秒針,也精準的指在了9點整的位置。

零誤差。

精致的男人,做事就是這么精準,一絲不茍。

這就是魅力。

“我……”

白小龍啞口無言。

他剛準備說,趁著突破了五品,在畢業前可以游山玩水一番,反正突破宗師不著急。

可蘇越這腦殘,為什么替自己立下如此毒誓。

揮刀自宮。

你特么自己怎么不去揮刀。

“大家好,我是蘇越。”

隨后,蘇越向大家打了聲招呼。

“咦,杜兄,你怎么也在這?”

蘇越看到了杜驚書。

這小子最近瘦了,也黑了,皮膚業也粗糙了。

果然,在我陰影下下,黯然失色!

這就是被打擊到的表現。

“我是學生會新生組的組長,當然,如果你要來競爭,我可以立刻就讓位。”

杜驚書看著蘇越,臉色很平靜,就像是街上看到了一個不熟的同學。

“別,好好干,千萬要好好干。”

蘇越連忙拍拍杜驚書的肩膀。

“蘇越,我下半年的目標,我……”

“白會長,你的目標,我已經幫你發布在了武大論壇。

“半年不突破六品,揮刀自宮,您可真是我們的楷模啊。”

這時候,另一個組的組長站起來,一臉興奮的說道。

白小龍話說一半被打斷,隨后渾身僵硬。

他打開手機。

打開論壇。

果然,短短幾十秒,一個觸目驚心的標題,已經是引起了一些熱度。

《驚,西武最強者白小龍,竟然是異裝癖?他喜歡jk制服,還是泳裝網襪?》

白小龍一拳轟在桌面上。

他瞳孔冒著火焰,已經恨不得將這個三品捏成渣。

“會長你別生氣,你看下面,我又發了一個辟謠帖。

“上一條是標題,蹭熱度的,我親戚在u震驚部上過班,我懂營銷。先幫你炒個人設,你就紅了。”

果然。

緊隨其后。

《這該死的誤會!震驚!白小龍許下諾言,畢業前不破宗師,揮刀自宮》

嘎嘣。

嘎嘣。

白小龍拳頭捏的嘎嘣響。

他在思考,有什么辦法,可以殺人不償命。

“會長你看,校內網熱度已經排到了第一,您的人氣,果然恐怖如斯,佩服。”

這個組長一聲驚呼。

他賬號的漲粉速度,達到了前所未有的狀態。

“刪了。”

白小龍咬牙切齒。

“會長,男子漢大丈夫,敢作敢當,怕什么。”

王昔秋不懷好意的笑著。

同時,她打量著白小龍的身材。

這有點平啊。

穿女裝得有凹凸起伏,那才是美美噠。

“是啊,熱度都6萬多了。”

大家議論紛紛。

最終,在白小龍的逼迫下,原始帖還是被刪除。

但事件已經一發不可收拾。

《論!白小龍此人,為什么狂妄自大。》

《我和白小龍和一塊肥皂的恩怨情仇,獨家專訪。》

《戰法·葵花寶典出世,白小龍或成第一個妖人強者,東方小龍,在此拜上。》

《大清最后一個凈身官的后裔,隔空召喚白小龍》

收拾不住了。

幾分鐘時間,關于白小龍的各種消息分析,已經屠版。

白小龍聯系了版主。

刪都來不刪。

完蛋。

這下假戲真做,以后別活命了。

白小龍殺氣騰騰的看向始作俑者。

可這組長卻一臉無辜的盯著蘇越。

他的意思很明顯:我聽蘇越說的。

“蘇越,你竟敢給我造謠。”

白小龍氣的渾身顫抖。

“男子漢大丈夫,訂個小目標罷了,大不了后半年,哥帶你濕境浪。”

蘇越冷笑。

建議牧橙讓我跪榴蓮,跪方便面,還特么不讓碎。

不給你點教訓,你就不知道天高地厚。

“這件事情稍后辟謠吧,現在開會。”

牧橙正襟危坐。

“從今天開始,我正式擔任西武學生會會長一職。

“原會長白小龍同學,則擔任學生會的榮譽顧問,負責、負責……負責……”

牧橙皺著眉。

她一時間說順嘴,沒想出來白小龍能干啥。

“負責游手好閑。”

蘇越昂首挺胸的補充道。

“蘇越,你別亂發言。”

牧橙瞪了眼蘇越。

噗呲。

其他人忍不住笑出聲來。

敢這么懟白小龍的人,估計整個西武只有一個蘇越了。

“今天開會的內容,主要是三件事。

“第一件事,宣布人事任命。

“第二件事,我向大家介紹一位學生會的新成員,蘇越同學。

“第三,商量一下期末出戰隊的人員分配。”

牧橙看著蘇越。

“請蘇越同學,做一下自我介紹。”

牧橙嚴格按照流程來。

“大家好,我叫蘇越……接下來,我介紹一下我的履歷,我家庭貧困,但自強不息,頑強拼搏,新生開學季,一刀砍飛了新生組組長杜驚書,但我沒有驕傲……”

蘇越滔滔不絕的開始介紹履歷。

杜驚書手里拿著一支筆。

他一副哀大莫過于心死的表情,我退出行嗎,別說了。

蘇大爺。

別說了。

“好了,蘇越,自我介紹先結束吧。”

牧橙皺著眉。

這簡直成了自夸大會,她活了20多年,就沒有見過這么厚顏無恥的人。

“對了,我還有一有個小小的身份。

“我在江元國還有個爵位勛章。”

蘇越總算介紹了一圈,然后才坐下。

“呀,咱們的會長男朋友,原來還是江元國的大官啊,失敬失敬。”

蘇越將大家逗的前仰后合。

彭谷玉一臉呆萌的看著蘇越,忍不住夸獎道。

能得到小國家的爵位,已經很了不得了。

“別,不敢當,不敢當,其實也不是什么大官,千萬別夸大其詞,怪不好意思的。”

蘇越連忙擺手,這厚臉皮貨,難得有了些許不好意思。

“不是大官,那算什么爵位?”

杜驚書忍不住,突然問道。

讓你再吹。

今天解破你丑陋的嘴臉。

“王爺。

“就是皇帝的兄弟,一人之下萬人之上的那種。”

蘇越話落,杜驚書恨不得一巴掌扇暈自己。

這王八蛋。

永遠都不能低調一次。

“哇,小王爺,你有沒有興趣三妻四妾呢?”

王昔秋開了個玩笑。

頓時間,牧橙冷冰冰的盯著蘇越。

“雖然我是王爺,但我嚴格遵守神州法律,貫徹一夫一妻制。

“學生會會議室,是很嚴肅的場合,請不要開這種危險言論的玩笑。

“這位同學,你的覺悟不好,封建思想要不得。”

蘇越凝重的搖搖頭。

幾個女生被蘇越逗的拍桌子。

這家伙一口氣報出了自己的功勞,和說相聲一樣,都不喘氣。

“好了,從現在開始,蘇越你不要發言。

“關于月底出戰隊,我做了如下分配。

“主力隊員,由我、王昔秋、彭谷玉出戰。

“第一替補隊員,由其他幾個組的組長擔任。

“第二替補隊員,由新生組組長杜驚書同學擔任,同時還可以配置幾個三品學生。

“大家還有沒有問題。”

牧橙看了眼眾人。

其實這都是已經商量好的事情。

西武只有一個五品,不可以出戰。

而四品武者,就是他們三個女生。

第一替補隊,全是三品巔峰的學生,一個月時間,估計也沒可能突破。

而第二替補隊,主要是重在參與,但也都是三品中階,或者高階的學生了。

杜驚書是個異類。

他大一三品,是整個武大的第一人,這也是充門面的人物。

別說三品以下,哪怕就是剛剛才突破到三品的初段,也沒有資格參加替補隊。

牧橙問這一句,也是形式主義,走個過場。

這又涉及到神州人一個陋習,啥事都喜歡上綱上線的討論和開會。

“我有問題。

“咱們西武出戰隊,是娘子軍嗎?”

這時候,蘇越舉起手。

“對,蘇越同學,你有意見嗎?”

牧橙沒好氣的問道。

“我建議會長在比賽的時候,多穿點衣服,別被對手占了便宜。”

蘇越一本正經的說道。

“蘇越同學,這里是會議室,不是你的相聲專場,請注意言辭。”

王昔秋笑的差點岔了氣。

這醋吃的,讓人防不住。

“蘇越同學,你現在也是學生會的一員,我要給你講講你需要盡的義務。”

正事說完了,牧橙要給蘇越分配點任務。

“我是新生,我的組長是杜兄。

“我的任務,就是新生組的任務,也就是杜兄的任務。

“所以,會長直接將任務,給杜兄就可以。”

蘇越撓了撓頭。

白小龍坐在角落,已經被蘇越的邏輯驚呆了。

臉皮厚到一定境界,真的可以天下無敵嗎?

“杜兄,你說是不是?”

蘇越隔空喊話。

這時候,杜驚書猶如得道高僧,他面無表情,目光盯著自己的手機壁紙。

那是一幅很古老的蓮花圖案,綠油油,可以讓人心神寧靜。

莫生氣。

他人氣我我不氣,

氣出病來無人替。

生活一場不容易,

生氣傷肝傷肺脾。

有人仗勢把我欺,

流水落花隨它去。

杜驚書心中默念救命口訣,果然,這古老的口訣還是比較有效。

“蘇越同學說的對。

“我們新生組,就是一個大家庭,我就是一個家長。蘇越的任務,也就是我的任務,一切都是應該的。”

杜驚書平靜的站起身來,朝著大家點點頭,表情很平靜。

白小龍忍不住笑出了豬腳聲。

蘇越的家長。

杜驚書這小子,也是個陰比啊。

看著蘇越的臉逐漸發綠,白小龍覺得自己應該和杜驚書交交朋友。

你也有被人算計的時候。

“好了,沒什么事情的話,就散會吧。”

牧橙也笑了笑離開。

讓你老欺負人家杜驚書,現在好了,被懟了吧。

“蘇越同學,聽說你擼串很厲害,有空可以切磋一下,我請客。”

杜驚書點點頭,也平靜的離開了會議室。

平靜的力量,原來是如此強大。

杜驚書突然醒悟。

以前的自己,是那樣幼稚。

“兄弟,被絕殺的滋味,爽嗎?”

會議室人走光了,白小龍兩只腳搭在桌子上,依然是笑不夠。

“變了。

“一個人,說變就變了,就像天氣的無常。

“陌生。

“現在的杜驚書杜兄,讓我感覺到了陌生。”

蘇越搖搖頭。

“總得有個人收拾你,要不你就飛了,蘇越同學!”

杜驚書也離開辦公室。

去趟導師那吧。

好不容易推卸個責任,還被杜驚書抓住漏洞,嘴上占了個便宜。

也無所謂。

誰還沒個馬失前蹄的時候,有空再找回來。

杜驚書這小子,到底掌握了什么秘訣,竟然學會反擊了。

司馬玲玲別墅。

蘇越來了之后,就沒有得到一點好臉色。

司馬玲玲很生氣。

馬小雨卻跟屁蟲一樣,機關槍一樣的問蘇越各種問題。

“師哥,大三有個師姐,她問你有女朋友嗎!”

“大二有個學姐,說她膚白貌美。”

“師哥,你和牧橙師姐的緋聞,是真的嗎?”

“師哥,你怎么這么厲害,在濕境連傳六次捷報,整個西武都驚呆了。

“師哥,你在武大已經有后宮團了,你喊捷報的時光,還有其他武大的人在場,她們都愛你。”

馬小雨手里還有些情書,是女同學讓她轉交給蘇越的。

為了愛情,她們不惜和學生會會長一戰。

“導師,其實沒有那么危險。”

蘇越打哈哈解釋了一聲。

“哇,師哥,你偷了異族100車源礦石,還不危險?”

馬小雨驚呼道。

下次是不是要偷一萬車?

師哥果然是個好賊。

不對。

師哥怎么可能是賊。

但偷心賊,那也是賊啊。

“別胡說,那是燕歸軍團前輩們偷的,我只是輔助了一下。”

蘇越連忙說道。

“導師已經收到了西武的獎勵,這次可是大獎勵,導師的職稱都高了一級,甚至明年還可以競選副校長,很厲害了了。

“就連我都得到了十幾顆丹藥獎勵。”

馬小雨的嘴一刻不停。

“下不為例,下次絕對不去危險的地方了。”

蘇越口是心非的和司馬玲玲保證道。

“吃飯吧。”

司馬玲玲白了一眼蘇越。

她就是不愿意看到蘇越以身犯險。

你才是個二品武者,你著什么急,萬一死了,你連年輕都沒有活過。

“導師的手藝還是一流啊。”

蘇越扛起碗就開始大口吞。

在學生會待一上午,簡直比濕境殺一場都痛苦。

以后這工……自己是曠定了。

從司馬玲玲別墅里出來,已經是下午,蘇越收到一條短信,是燕晨云的。

燕晨云要親自和他談一談。

畢竟是大將,蘇越也沒有耽誤時間,立刻到了燕晨云指定的地方。

“別拘謹,我和你爸也是曾經的戰友,不管你畢業了去哪個軍團,但起碼在西武這四年,是歸燕歸軍團管理,放松點。

“坐!”

蘇越走到地方,辦公室里只有燕晨云。

“以后還請將軍多多照顧啊。”

蘇越找了個地方坐下。

“今天我來,主要和你談談功勛的事情。

“50車源礦石,我用最大的能力,替你爭取來6枚軍部胸章。

“下氣巢石,可以給你頒發一枚。

“源憶石的作用更大,科研部會給你頒發兩枚胸章,等級和軍部勛章一樣。

“你救了源礦場,我爭取來五枚勛章。

“至于砍碎典侍城大門,那是蘇青封干的,所以軍部的勛章沒有通過。

“而你揭發焦清遠,和挽救西武陵園的事情,會由王野拓頒發獎勵。

“我這就只有這些,14枚軍部勛章,這已經是給你爭取到的極限。”

燕晨云說道。

“明明是一百車。”

蘇越嘟嘟囔囔。

“大兄弟,資源部又不是瞎子,原本只給你5枚勛章,之所以給6枚,是獎勵你智商夠用。”

燕晨云嘆了口氣。

當初自己信誓旦旦去上繳戰利品,結果還謊報了。

自己怎么就沒有提前數一數。

怪丟人的。

“罷了!”

蘇越嘆了口氣。

14枚軍部勛章,其實也不錯了。

“我估計,震秦軍團也會給你5枚以上的勛章。

“如果我猜的沒錯,你已經攢了快0枚軍部勛章了吧。”

燕晨云說道。

“不到0枚。”

蘇越答道。

“在七大軍團,有百分之99的武者,在宗師之前,都可能沒有你的勛章多。

“其實我知道你在想什么,但蘇青封當年殺的人太多,造成的影響也太惡劣,沒有1000枚,你根本連談判的資格都沒有。

“太渺茫了,別逼的自己太緊。

“蘇青封在第四戰場要風得風,要雨得雨,他只是在地球沒辦法自由活動而已。”

看著這個不到20歲的年輕人,燕晨云心里還有些心酸。

一般人在這個年紀,想都不敢想軍部勛章。

但蘇越,卻在想辦法救爹。

這種難度,不亞于當年袁龍瀚力保蘇青封。

說句中二點的話,蘇越目前想干的事情,幾乎就是在逆天。

神州泱泱大國,全球矚目。

要為了一個人改變律法審判,那簡直是登天的難度。

哪怕是袁龍瀚,也只是爭取了一個無期而已。

“事在人為。

“哪怕就是不救我爸,我也得努力修煉啊。

“殺異族,偷回源礦,粉碎異族的陰謀,我哪怕不救我爸,也不可能袖手旁觀。

“當然,該是我的功勞,我一毛錢不讓。

“畢竟,希望再渺茫,也終究是一點點希望。

“作為一個兒子,誰還不想替自己的爹,去做些事情呢。”

蘇越點點頭。

“好兒子,蘇青封那個陰比,怎么能配得上這么好的兒子。”

回想起被拉肚子的場景,燕晨云就火大。

可現在蘇青封突破到了八品,他們這些大將,不敢去招惹了啊。

這個仇,可咋報。

蘇青封他們用的瀉藥,藥性極強,如果是普通人不小心服下,可能會死人。

這已經是這群人常規的惡作劇,真正廝殺的時候,拉肚子其實沒有太大的副作用,就是會味道重一點而已。

“對了,由于你這次功勞很大,軍部給你10萬的學分,陵園的事情,震秦軍團應該也會有學分。

“好好修煉,保持著赤子之心,爭取在武大畢業前,修煉到五品。”

燕晨云拍拍蘇越的肩膀。

壓氣環的五品,很難、很難。

“嗯,多謝將軍。”

蘇越點點頭。

10萬學分,已經很出乎預料。

燕晨云很忙,他是專程來看蘇越,二人閑聊了幾句,燕晨云就急匆匆離去。

天已經黑了。

晚上震秦軍團的獎勵就會送過來。

蘇越看了看天空。

西武的瑣事已經處理完,是時候苦修一波了。

學分足夠,可以購買大量丹藥。

繼續去滄源第六營吧,那是個閉關的好地方,先突破到三品再說。

至于什么五大聯考的比武,蘇越也沒太大興趣,到時候回來觀戰就可以了。

原本章節名是:揮刀自宮

怕被大家誤會,就又改了一下。


在搜索引擎輸入 高武27世紀 無線電子書 或者 "高武27世紀 wxdzs" 就可以找到本書

上一章  |  高武27世紀目錄  |  下一章
Copyright (C) 2019-2020 無線電子書 All Rights Reserved