加入收藏
我的書架
小說社區
書庫 • 全本
玄幻 • 奇幻
武俠 • 仙俠
都市 • 言情
歷史 • 軍事
游戲 • 競技
科幻 • 靈異
您當前所在位置:無線電子書>>我穿越了我自己

159章 從良

更新時間:2019-05-16  作者:四咸
婠婠就這么在燕王王府住下了。

在親眼見到了那裝在盒子里被弄好的頭顱后,婠婠便更加的滿意了。

只要是身為陰癸派弟子,身為女兒身,那么對魔隱邊不負她們可都是心懷怨恨而不敢怒而已。

眼下。

看著這錦盒里的頭顱,婠婠非常的開心。

為此,她還著重的向燕王楊倓做了一下請求,想要將這錦盒放在自己的身邊,想要好好的看看欣賞一番。

這個要求一出口,便讓楊倓看著她婠婠如同看一個什么奇怪的人一般。

這般愛好。

只怕是一個變態。

搖搖頭后,感嘆著的楊倓還是降這錦盒交給了婠婠保管,他不覺得對方會毀壞這個錦盒里的東西,否則的話婠婠只怕是交不了差,至于婠婠拿去干了什么,楊倓不想知道,他只要到時原物歸來即可。

對此,到是白清兒做了解釋。

一番言語解釋下,楊倓這才發現邊不負在陰癸派中的威名比之想象的還要大。

在單美仙之后,門派里最受邊不負在意關注的便是婠婠和她白清兒了。

只不過比較起來,婠婠無疑受到的關注要更重。

據白清兒形容,在門派里修煉武功的時候,那邊不負偶爾都會站在一邊用一種發亮的眼神靜靜的看著她們。

可以這樣說,婠婠和白清兒師姐妹是在老色魔邊不負的一雙眼睛下,將一個女童長成窈窕少女成長過程都收入了眼底。從某種意義上來說,這邊不負有一種在養成的舉措。

試想自己被這么一個老色魔一直從小盯到大,不管男女,那帶來的影響確實很大。

燕王楊倓猜的不錯。

看著盒子里的腦袋,婠婠確實非常欣喜。

當初在聽到邊不負死在燕王手下一枝獨秀月傾池手上的時候,婠婠一個人還專門圍繞自己房間里的柱子跳了一趟天魔舞用來慶祝。也不知是因為人來喜事精神爽的緣故,還是那柱子的原因,反正那天之后婠婠發現了自己的天魔功有了再度進展的跡象。

或許,這般下去,再過不久她婠婠便達到了第十六層的境界了。

就在婠婠一個人暗暗欣喜的時候,突然一道聲音闖入了她的耳畔,立即吸引了她的注意力。

誰!!!

回過頭,婠婠便見到了那丑胖丑胖的小暄姑娘站在門口頗有一些進退不得的尷尬。

“哦,原來是師妹。”

見到是這個由聞采婷師叔收下的弟子,本身身為燕王殿下的侍女的小暄姑娘,婠婠緩了一口氣,將盒子蓋上,這才轉過身,笑著問道:“只是不知道師妹你來師姐我這里想要做什么?”

昵稱小暄暄。

無姓。

燕王殿下收下的侍女。

聞采婷師叔的弟子。

這些身份集會在一起,更是被聞采婷師叔形容為百年來最為出色的弟子。

婠婠便知道這是對她的挑戰。

雖然這個小暄看起來丑丑的,但婠婠絕對不會大意。

而且在婠婠看來,這小暄說是成為了陰癸派弟子,但某種意義上來說,對方還是燕王王府中的人。

這,燕王是要往圣門中派出自己的臥底嗎?

在之前見到小暄的那一刻,婠婠心中便產生了這樣一個念頭,尤其是見到對方也如自己一般無二的赤著腳之后。

“見過師姐。”

師妃暄表現的很有禮貌,一如她曾經在慈航靜齋中一樣,對尊卑顯得很注重。

同樣。

在燕王府中,尊卑講究更為明顯。

迎著婠婠那略顯譏諷的目光,師妃暄不避不讓,開口回答道:“小暄是應了殿下的吩咐,前來照顧婠婠師姐的生活的。”

師妃暄心道順便來學習的。

還真是監視嗎?

這個家伙,果真一直以來都不能小覷。

尤其是在親眼見識了江都一役之后,婠婠更是知道這燕王楊倓是一個心思深沉之人,眼下的她還摸不到燕王到底隱藏著多少的東西。一如那一出場便驚天動地,一枝獨秀的月傾池。

燕王楊倓手上最為鋒利狠辣的武器。

甚至,婠婠還頗為懷疑寇仲和徐子陵這兩個在江湖上有著揚州雙煞稱呼的臭小子是否也是經歷了專門的安排。

這是之前的懷疑。

更是現在的懷疑。

若是如此的話,那么那楊公寶藏之類的秘密就值得讓人深思了。

當然。

眼下這些心思都只是在婠婠心里盤旋。

而且婠婠不知道一點的是,在她見到聞采婷的時候,聞采婷并沒有告訴她一個消息。

那便是寇仲和徐子陵兩人正是月傾池的師侄。

若是知道這一點,婠婠的心思會出現變化。

可惜的是聞采婷已然是身心都被壓服。

現在的聞采婷雖然還是陰癸派的長老,但她算是白清兒的人了。

白清兒抓住了機會。

聽到這里,婠婠的面色變得認真嚴肅起來。

目光落在師妃暄的胖臉上,婠婠開口問道:“既然師妹你已經拜入了聞師叔門下,那么作為師姐的我就要向你問一個問題。”

“師姐,請問。”

“小師妹你到底是燕王府的人還是我圣門的弟子?”

眼中寒光閃爍,婠婠是在壓迫眼前這個女人,更是自主的施展起了天魔氣場,想要在第一時間給這個女人帶來心靈上的壓迫,從而給她留下心靈上的破綻。不得不說,聞采婷傳回去的那句對師妃暄的形容,已然讓婠婠有了緊迫的心思。

面對婠婠的突然舉動,師妃暄立即反應了過來。

這陰癸派的傳人著急了。

但這讓師妃暄更無語的是對方的此舉證實了她師妃暄在陰癸派武學一道上的真正天賦。

抬頭。

目光不避不讓。

師妃暄挺拔著身姿,哪怕是在面對這龐大恐怖的天魔氣勢,失去劍典對抗的她已經是滿頭的汗水,但師妃暄還是憑借著自己重新修來的陰癸派武功內力鼓起勇氣來抵抗。

因為不管是之前還是往后,都不允許她師妃暄向婠婠低頭。

有膽量!

正要婠婠要加大力度的時候,卻聽一聲略帶譏諷的話出現在了耳畔。

“喲!”

“堂堂陰癸派傳人欺負一個剛剛加入你們門派的新人,原來這便是魔門特色啊。”

扭頭。

婠婠便見到獨孤閥抱著劍靠著房門,笑瞇瞇的望著她。

“人家只是讓小師妹認識到世事險惡而已。”

婠婠收回氣勢,樂呵呵的回道:“獨孤小姐出身世家,自是不明白我們這些江湖人的苦難哩。”

“可人家今天想知道。”

獨孤鳳好不避讓的回了一句挑釁之語。

“那,”

婠婠聞言一愣,隨即面色冷了下來,看來她們之間的這一架忍到現在終于忍不下去了,正好她也要再試獨孤劍威:“請!”

“請!”獨孤鳳直接轉身。

師妃暄:“???”

與此同時。

房間。

楊倓正在詢問白清兒其他的事情。

“你師叔聞采婷呢?”

他很奇怪,在婠婠到來這里之后,竟然也不見聞采婷的蹤跡,難道逃呢?不應該啊,要知道白清兒之前的話中,聞采婷算是成為了她的人,算是投誠了。

“啊?!”

“聞師叔啊……”

白清兒兩根食指互相的戳著,臉色很奇怪,既有三分不好意思,更有七分的莫名其妙。

回答的話則是讓燕王楊倓一頭的霧水。

“師叔她去瓦崗寨了,說是要保護寇仲!”

說到這里,白清兒一臉的怪異,“師叔前段時間還經常念叨著什么君生我未生,我生君已老……殿下啊,這寇仲到底是有啥魔力竟然讓聞師叔從良啦?”

如此發展,讓楊倓此刻徹底愣住了。

這故事,好像不大對啊!


在搜索引擎輸入 我穿越了我自己 無線電子書 或者 "我穿越了我自己 wxdzs" 就可以找到本書

上一章  |  我穿越了我自己目錄  |  下一章
Copyright (C) 2019-2020 無線電子書 All Rights Reserved