加入收藏
我的書架
小說社區
書庫 • 全本
玄幻 • 奇幻
武俠 • 仙俠
都市 • 言情
歷史 • 軍事
游戲 • 競技
科幻 • 靈異
您當前所在位置:無線電子書>>我搶了滅霸的無限手套

第38章 誰才是真正的硬漢(女漢子)

更新時間:2019-03-21  作者:寶月流光
“擼貓少女?你怎么會在這里!”韋德一臉懵逼的問道,他卻是沒想到到了這里還能遇到熟人。

“呵呵,之前我聽到你們倆個的對話啦,變成超級英雄的機會我怎么能錯過呢,話說你也太不夠意思了,有這種好事也不通知我一聲,虧我還把你當成朋友呢。”

韋德聽了頓時哭笑不得的看著張樂怡:“是什么讓你覺得自己能變成超級英雄,看看周圍的環境,你不會以為超級英雄會從這里誕生吧?我對此深表懷疑。”

“無所謂啦,反正來也來了,話說你覺得他們會怎么對待我們?”

韋德嘆了口氣,“馬上就知道了。”

這個時候,一個剃著板寸頭的男人和一個叼著火柴的壯實女人走了進來。

“晚上好先生們女士們,歡迎來到我的實驗室,我的名字叫阿賈克斯。”那板寸頭說道,打量著眼前這兩個‘志愿者’。

“你是來替我鋪床的么?”死侍開著玩笑問道。

那板寸頭聽了卻是笑了笑,“看來又來了個話癆啊。”他看了張樂怡一眼,“這下看來你是有伴了。”

“我只是初來乍到有點小興奮而已。”韋德的話卻引來一陣呵斥。

“給我閉嘴。”那個叫安吉爾的女人怒喝道,粗暴的用一條皮帶勒住了韋德的脖子,不過這種程度的肢體暴力對于韋德這個話癆可是一點用處都沒有。

旁邊的板寸頭卻道:”耐心點安吉爾,不要那么粗暴,以后有的是機會,畢竟這兩位可是我們的志愿者。”

阿賈克斯一邊說著,一邊拿出手電給兩人檢查了一下,“看起來你們已經準備好接受實驗了,順便提醒你們一下,這個過程可能會有點不太舒服,有言在先,這個機構并不是由政府負責,而是一家私人機構,專門負責把像你們這樣的廢物,改造成擁有超能力的人。

但是如果你們覺得獲得超能力的過程會沒有痛苦的話,那你們可就想多了呀。”

說著,先給兩人輸上液,然后又拿出了兩個針管。

“現在我要給你們注射血清,這種血清能夠激活你們DNA中潛在的突變基因,換句話說,它能把你們變成變種人,當然,這還需要一切正確的刺激才行。“

一邊說著,阿賈克斯一邊給兩人一人來了一針。

“我一直覺得有一句話說的好,吃得苦中苦方為人上人,放心吧兩位,我會好好折磨你們的。”

隨著那血清隨著輸液管注入體內,張樂怡可以清楚的感覺到,一股劇烈的疼痛正從注入的地方在體內蔓延,仿佛每一個細胞都在爆炸,每一條血管都在燃燒。

啊呀,真的好疼啊!張樂怡痛的咧了咧嘴,哪怕只有30的痛感,依然讓她幾乎叫出聲來,她急忙把痛感降低到了10,這下子總算好多了,雖然還是很難受,但是至少能忍得住了。

回身看了一眼韋德·威爾遜,那位卻是一臉的青筋,表情猙獰,一看就正在飽受折磨。

事實上也確實如此,這個血清改造人體的過程可沒那么輕松,尤其是這家機構不會考慮實驗者的身心健康的情況下,更是怎么難受怎么來的。

那韋德的整個身體都因為疼痛而繃的緊緊的。

阿賈克斯滿意的看著韋德的反應,心說讓你再嘴賤啊,可是轉過身看了一眼擼貓少女,卻頓時一愣,對方正舒舒服服的躺在那里,好整以暇的看著她。

額,這是什么情況?阿賈克斯心中冒出一絲驚疑不定,不過他并沒有表現出來,而是繼續扮演著自己變態科學家的身份,不過為了避免在受打擊,他把目光重新轉向了韋德。

“想當年我也是這里的一名志愿者,改造的效果往往因人而異,比如安吉爾,她變得異常強壯,至于我,則是增強了我的反應能力,但也燒壞了神經末梢,從此失去痛覺,事實上,我失去了一切感覺,不過我倒是覺得這是一件好事,我猜現在你們一定非常羨慕我吧?”

那死侍嘴里烏拉烏拉的想要說什么,阿賈克斯心說莫非是要求饒呢,于是便摘掉他嘴里的口塞,死侍頓時一臉的放松的活動了一下嘴巴,喘了口氣,然后才說道,“你的牙齒上粘了點東西,就在門牙正中間,是個菜葉什么的。”

阿賈克斯臉色一黑,但還是忍不住對著鏡子照了照,卻發現什么都沒有.

“哈哈哈哈,”死侍和張樂怡頓時一起大笑了起來。“上當了吧。”

兩人的笑聲讓阿賈克斯臉色越發難看了。

“隨便開玩笑吧,我希望在接受了幾天的實驗之后,你們倆還能笑得出來。”

“咱們走著瞧好了,”死侍卻滿不在乎的說道。

等到阿賈克斯和安吉拉離開了,張樂怡卻沖著韋德笑了笑,

“說得好韋德,這點痛算得了什么對吧,真男人就是要面不紅氣不喘,再難以忍受的折磨也要吭都不吭一聲,要敢于直視淋漓的鮮血,要敢于面對慘淡的人生。”

“閉嘴!”韋德沒好氣的說道,“事實上是,我現在都快要痛死啦,擼貓少女,為什么你看起來一點都沒事的樣子?”

張樂怡卻得意一笑:“哼哼,現在才知道誰才是真正的硬漢吧。”

“該死,你這小妞為什么不會痛?”

“那是因為我是女人,每個月那幾天可比這個痛多啦,這算什么啊。”跟韋德一起待得時間久了,張樂怡也沾染上了一點話癆體質。吐起槽來讓死侍都有些汗顏。

“得了吧,我可不相信你真的像表面上看起來那么輕松,你一定是在強行忍耐對么?說真的你沒必要這么干,這里只有我們兩個人在,如果你忍不住想要叫出來就叫吧,我不會笑話你的。”

張樂怡眼睛轉了轉:“要不咱們倆打個賭吧,看接下里誰先痛的慘叫起來。”

“賭就賭,你就等著輸掉褲子吧。”

“我沒有褲子,這樣吧,輸了的人以后管贏了的人叫老大。”

“哼哼,那你就等著當我的手下吧擼貓少女,我都開始期待起來了呢。”

兩人并沒有等待太久,折磨很快就正式開始了,沒錯,剛才的痛苦只是開胃菜而已,真正的折磨可才真正上馬。

首先是簡單粗暴的毆打,為了避免兩人昏過去同時也是為了催化突變血清,兩人被注射了大量的腎上腺素,然后兩人被吊起來被人胖揍。

毆打韋德的是幾個膀大腰圓的黑人大漢,一個個拳打腳踢拳拳到肉,打的邦邦直響,而負責對付張樂怡的則是安吉爾這個猛女。

別看是女人,這個安吉爾打起人來卻絲毫不弱于那幾個黑大個,每一拳打出去都呼呼帶風,要知道她可是變種人,真要下死手一拳估計張樂怡就歇菜了,還好因為不能把實驗者打死她留著余力,但是每一拳打在身上,仍然發出猶如打沙袋一般的沉悶聲響。

韋德被打的痛徹骨髓,不過卻強忍著不叫出來,他怎么能輸給一個女人,神志有些不清,他抬頭看了看對面的擼貓少女,卻發現對方正一臉悠哉的看著自己這邊。

張樂怡不僅沒有慘叫,反而一個勁的說道,“歐耶,歐耶,繼續,不要停啊。”

氣的那安吉爾噼里啪啦一頓猛揍,眼前的少女卻仍然沒有什么反應,那單薄的身軀仿佛沒有痛感一般。

事實上張樂怡確實沒啥痛感,因為只有10的感知,而且人類的痛感是有上限的,真的疼到一定程度也沒辦法在提高了,疼痛上限的10,感覺也就那樣了,所以現在張樂怡的感覺就像有人用硬泡沫棒不停的用力打她,雖然還是很疼的但是卻完全在忍受范圍之內,她比較擔心的反而是不小心被安吉拉給打死了,那她的劇情身份可就掛了,她這個號也就廢了。

不過還好,安吉拉再怎么憤怒,還是沒有下殺手。

毆打之后是水淹。

這個張樂怡的感覺可就苦逼多了,沒辦法,雖然痛感可以被屏蔽掉90,但是窒息的感覺卻沒辦法那么簡單的消除,不斷的忍受氣悶的感覺,讓張樂怡感覺肺都要炸了,偏偏還死不掉,這就很難受了,這一次安吉拉總算是露出了笑容。

不過還好,到底只是游戲而已,勉強還能忍受。

水淹只唏噓了一個小時,接著,兩人又被扔進了裝滿了冰塊的冰箱里,用寒冷折磨兩人。

再然后是電擊,噼里啪啦的電流在兩人體內流竄著,韋德幾次被電的抽搐著幾乎失去了意識,但是很快又被腎上腺素給喚醒了過來。


在搜索引擎輸入 我搶了滅霸的無限手套 無線電子書 或者 "我搶了滅霸的無限手套 wxdzs" 就可以找到本書

上一章  |  我搶了滅霸的無限手套目錄  |  下一章
Copyright (C) 2019-2020 無線電子書 All Rights Reserved