加入收藏
我的書架
小說社區
書庫 • 全本
玄幻 • 奇幻
武俠 • 仙俠
都市 • 言情
歷史 • 軍事
游戲 • 競技
科幻 • 靈異
您當前所在位置:無線電子書>>我能看見狀態欄

第七十一章 2月23日

更新時間:2021-10-14  作者:羅三觀.CS
隨著孫立恩的治療組完成了三天巡診,云鶴的疫情正在迅速得到控制和好轉。

22日一天,全湘北省一共新增630例確診患者,其中云鶴541例。而當天云鶴出院人數為965例——出院人數幾乎已經超過了新增確診的一倍。

而比起湘北省的快速好轉更令人激動的是,全國新增的確診人數已經下降到了18例,全國21個省級行政區報告0新增患者。

全面獲取抗疫勝利已經不再是一個口號,而是確確實實能夠被看到的,正在到來的現狀。

三天巡診,讓整個醫療隊的醫生們都累得夠嗆,但大家仍然心氣很高。原因也很簡單,他們的工作切實幫助了很多之前難以獲得醫療服務的患者,并且幫助他們解除了病痛。

往常在綜合診斷中心里的時候,最難的總是搞到正確的診斷。但這個“難”,難的是醫生們。一個病例往往需要大家三番五次的開會討論,然后在一次又一次的檢查之后,才能得出一個大概的方向和結論。平均算下來,綜合診斷中心確診一名患者大概需要三到五天的時間。

孫立恩的表現比大家都好,但一兩天的來回折騰也是免不了的。有些時候,綜合診斷中心的醫生們自己心里沒底,甚至連個懷疑方向都找不到的時候,就會請孫立恩來會診。可孫立恩也不是神仙,每請十次會診,就得有個一兩次連孫主任都搞不清楚的情況出現。

更麻煩的是,在全組醫生絞盡腦汁搞定了診斷之后,卻沒有什么可行的治療手段。

每一次診斷就像是醫生們和患者正在小心翼翼的開盲盒,而這個盲盒打開之后,出現的結果卻往往不是開盲盒的醫生以及患者們所能接受的。

光以121種罕見病名錄為例,其中有治愈方法的寥寥無幾,能緩解的也為數不多。一大部分的疾病都有減緩進展的治療方案,但往往用藥困難且價格極高。還有一小部分的罕見病幾乎沒有任何治療方案——醫生們除了盡量安慰家屬以外,幾乎什么都做不了。

在綜合診斷中心工作,成就感和失落往往如影隨形。而且成就感的持續時間短到幾乎是轉瞬即逝的地步——盲盒一開出來的瞬間就知道這病沒得治,能有成就感就算不錯了。

并不是每一個患者都像孫立恩綜合征(AQP4蛋白表達不足)患者一樣,至少有一個能夠在一段時間內完全緩解的治療方案。

綜合診斷中心目前的運營策略是維持現有人手,然后廣泛和其他國內醫學院以及高校合作。沒辦法,只靠綜合診斷中心,把兩個科室的這些人和未來二十年所有招聘來的醫生們都砸到罕見病的深潭里,可能連個水花都濺不起來。

只有盡量利用一切能夠利用的資源,團結一切能夠團結的力量,人類才有可能在這場和罕見病的戰爭中取得勝利。

就像是現在面對新型冠狀病毒的戰爭一樣。

巡診過程中,來自綜合診斷中心的醫生們大多都感覺到了一種名為“幸福”的情感。患者癥狀清楚,診斷明確,指征穩定且對治療反應不錯。尤其是在之后巡診的時候,接連接到之前患者的治療反應——這種時候的幸福感就更加明確一點。

而孫立恩的幸福感則被一條反饋削弱了很多。

“丁輝國已經高燒兩天了。”電話那頭的宋文說道,“今天下午,胃腸外科緊急給他做了手術。結腸次全切術加回腸末端造口術。”

“已經做到手術了?”孫立恩一愣,“之前沒上激素?”

從高燒兩天到緊急手術,不難推測出丁輝國目前最主要的問題恐怕仍然是克羅恩病,而非結核。說白了,這就是前怕狼后怕虎。以為自己選擇的是對患者而言風險最低的治療方案,結果反而沒能及時通過激進的免疫抑制治療,阻止克羅恩病的進展。

“這次的方案選擇沒有問題,患者情況復雜,而且也確實沒有更好的辦法了。”宋文安慰道,“如果是在四院,搞出這種事情我少不得要批你一頓。但這次情況特殊,我覺得你和其他醫生們的判斷并不能算錯。”

孫立恩苦笑兩聲,“聽了院長的話,我這心里可真是……完全沒有舒服一點。”

“不舒服就對了。”宋文在電話那頭笑了兩聲,“畢竟后果不好,所以把它當成一個教訓吧。”

如果孫立恩當時直接決定對患者進行免疫抑制治療,但丁輝國實際上患有腸結核,那結果會是什么樣的呢?

失去免疫系統抑制之后,他的炎癥癥狀可能會開始迅速好轉。并且在短時間內就達到出院標準。但出院后大約一到兩周,丁輝國就會開始出現嚴重感染癥狀,并且在短期內陷入膿毒癥等更加嚴重的地步。

到時候可就不是切一段腸子,然后下半輩子都在肚皮上掛個糞袋這么簡單的事兒了。他得馬上接受全身抗感染治療,然后上各種生命支持儀器——而北湖醫院的ICU里現在可都是新型冠狀病毒感染的重癥患者。

鬼知道等北湖醫院的重癥醫學科醫生們苦哈哈的把一個ICU床位搬到留觀室之后,丁輝國還有多少能活下來的概率。

生死之間,容不得冒進。

除了患者以外,更讓孫立恩頭疼的反而是后勤問題。

原本負責后勤的是韓文平主任,但韓主任一個人實在是搞不定七個治療組的后勤問題——哪怕給他配了一只后勤團隊,要往五家醫院和一家方艙醫院運送物資,這是非常困難的事情。

這里是云鶴而不是寧遠。如果是寧遠,就憑豹子的物流公司以及韓主任在寧遠多年經營出的人脈關系,保供規模再翻一倍也不是什么難題。在云鶴……光聯系運輸就是一件非常讓人頭大的事情。

目前全云鶴的運輸力量和倉儲地點,以及現相關專業人員基本都被納入到了云鶴市防疫指揮中心的指揮體系下。這些數量不太多的運輸車輛,需要同時兼顧各個醫院、方艙醫院、指定隔離點的防疫物資運輸;各個小區的生活物資供應運輸。不光要往外運,還得不停的往返于其他物資集中點和倉庫之間,進行倉庫之間的貨品調配。總之,現在的云鶴貨車司機們基本上是歇人不歇車,中小型的貨車到處跑。

要不是因為現在的物流倉儲管理引入了大數據,能夠提前兩到三天開始調配緊急物資。要不然肯定還得出現和早期一樣的供應緊張問題。

然而運力目前就這么多的情況下,加大的保供運輸需求直接讓韓主任麻了爪。雖然不怎么需要管醫療物資,但生活物資總是要供的——尤其是為女性醫務工作人員所供應的生活物資,這就更麻煩一點。

韓主任深刻的感受到了什么戰場上的士兵基本都是男性。過高的睪酮水平所導致的進攻性當然是一方面,而另一方面則肯定體現在后勤保障上。

如果來的都是男性醫務工作人員,至少不需要努力供應女性所必須的衛生用品。那些一大包里只有五枚的衛生巾簡直不要太占地方。

最讓韓主任一開始沒想通的是,一整車的衛生用品居然連一個月都管不了。他琢磨了好久,都沒琢磨明白過來這到底是個什么道理。

然后韓主任就被自家老婆劈頭蓋臉罵了一頓。

“小姑娘的事兒,你不明白就別瞎琢磨!”韓主任的妻子在電話里朝著韓文平嚷嚷道,“你至少保證,每個人,每個月有至少四包衛生巾能用就行了!”

衛生巾這種東西的用量個體差異極大,很難以一個通用數據進行估算,所以韓夫人直接按照比較富裕的量給韓文平下了指示。但這個數量要平均到每一個女性醫務工作者身上又有些多……韓主任實在沒辦法,只能在每個醫療隊駐地,借護士長們的房間來用一用——房間里的衛生巾按箱堆,然后叮囑護士長們,萬一存量不夠了就再找他來要。

開始提供這些保障之后,韓文平一拍自己的光頭,然后決定讓護士長們也一起來提意見列清單。

物資保障這種事兒是個苦活累活,如果對接不上需求,很有可能自己辛辛苦苦干完了還落下埋怨。最好的辦法,就是首先把握好需求,然后再更加有針對性的去解決大家的需求。

于是,韓文平給自己找了一堆麻煩。

喝可樂這已經是最基礎簡單的需求了。在所有商店都關門的情況下,要在云鶴找可樂……這個難度反正是不低。除此之外,各路需求還包括但不限于——充電器、數據線、一次性內衣褲、指甲剪、襪子、保暖內衣……反正五花八門什么都有。

也就是護士長們足夠細心,要不然這些小東西你就算打死韓文平,他也想不到要買的。

保障的東西多了,要買起來就麻煩了。韓文平主任手頭上每天就給兩輛小貨車,要運點什么東西,不光得分配空間和運輸能力,還得琢磨怎么才能讓物資最快發揮作用。

得虧自己現在是個光頭。韓文平主任不止一次這么感慨過,要是自己兩個月還是一頭秀發,只怕這一個多月就得掉個精光。

而今天,在自己的崗位上發光發熱了一個多月的鐵人韓文平主任終于扛不住了。

他得了急性闌尾炎。

守著偌大的醫療隊,醫生們當然不可能允許韓文平的情況太嚴重。而韓主任自己的反應也足夠快——在剛開始不適的時候,他就已經意識到情況不對了。

韓文平主任要開始治療,而且要多休息。但后勤的工作還得做。

于是這份工作就被交到了孫立恩手上。

“你好好干,我爭取五天之后重新回崗。”韓文平主任握著孫立恩的手認真道,“這段時間你可千萬要站好崗!”

后勤保障,這是孫立恩從來沒有接觸過的全新領域。愣要說接觸過……那就是孫立恩之前和韓主任一起去制藥二廠搬阿托品的時候。

突然接手這項工作的孫立恩自然是一臉懵逼的,但好在韓主任只是闌尾炎而不是什么其他的了不得的疾病。目前在云鶴的保障工作基本已經都進入了正軌,孫立恩只需要每天處理一下相關的簽收和發出任務就行。

而且,他所負責的還不是所有宋安省國家緊急醫療隊的后勤保障工作。他只需要管好自己所在的酒店里前后兩批醫療隊,上下一共一百六十九人的后勤保障就行。

“咱們自己籌措的防護服還有一千二百套,放開了用大概能用上三天左右。”韓文平主任躺在床上輸著液,對孫立恩認真囑咐道,“這一千兩百套的防護服是咱們最后一點家底了,只要不是云鶴這邊的倉庫斷供,絕對不能動!”

孫立恩點了點頭,然后在自己的筆記本上快速記下了相關內容。

“口罩有一萬三千個,我之前答應了方艙那邊,要給他們撥一千個醫用外科口罩過去。”韓主任倒吸了一口冷氣,似乎是因為闌尾炎疼了一下,又或者是因為舍不得這一千個口罩,“咱們的N95存貨不多,就兩千二百四十個,這一批和防護服一樣,只要不斷供就堅決不能用。”

孫立恩點頭道,“消毒水呢?”前面兩個物資緊缺的要命,只要不斷供肯定是不會動的。但消毒水不太一樣——國內生產量本來就大,之前消毒水缺乏主要是因為工廠放假外加物流運輸需要時間,現在的情況要好得多。

“消毒藥水咱們自己沒有存貨,這個物資供應不緊張,只靠云鶴這邊的供應應該就可以了。”韓主任搖了搖頭,“倒是其他的物資,只要咱們有,而且其他醫療隊有需要,那都可以互換一下。大家都是一個戰壕里的戰友,能幫就幫一把。”

孫立恩倒是沒有想到,自己剛剛走馬上任之后接到的第一個物資支援請求,居然是關于成人紙尿褲的。

黃山醫療隊的領隊向孫立恩打來了電話,請求支援二十箱成人紙尿褲。并且對方信誓旦旦的保證,“我們的物資最晚一個禮拜就能到,到時候還你們三十箱!”


在搜索引擎輸入 我能看見狀態欄 無線電子書 或者 "我能看見狀態欄 wxdzs" 就可以找到本書

上一章  |  我能看見狀態欄目錄  |  下一章
Copyright (C) 2019-2020 無線電子書 All Rights Reserved