加入收藏
我的書架
小說社區
書庫 • 全本
玄幻 • 奇幻
武俠 • 仙俠
都市 • 言情
歷史 • 軍事
游戲 • 競技
科幻 • 靈異
您當前所在位置:無線電子書>>我能看見狀態欄

第六十九章 這樣就不錯

更新時間:2021-10-12  作者:羅三觀.CS
本章是為了感謝書友“蠻兔”在2020年11月1日和2021年5月1日所捐獻的兩次全血而加更。之后還有一章為“蠻兔”的加更。

雖然不知道最后北湖醫院的院長究竟是從哪兒又抽出了兩只護理團隊,但最終北湖醫院還是想方設法把這幾位患者給收了下來。

孫立恩和馬永芳兩個人都沒吃午飯,等他們解決完了患者住院的問題之后,下午的患者又來了。

好在下午的病人問題都不算太大。下午的患者主要是有些診斷需要通過醫院內的檢驗科完成,因此才被送到了北湖醫院里來——如果患者情況緊急,那早上就被送來了。

一直到下午看完了最后一個病人,孫立恩這才重新回到了留觀室內。北湖醫院的護理團隊大約再過半小時左右能來,在他們抵達之前,這邊的所有醫療和護理行為都由布魯恩負責。老布做事兒確實細心且耐心,但他來照顧患者,就意味著原本人手就很緊張的巡診醫療隊里又少了一個有生力量。

孫立恩作為醫療組的組長,只能把這個重任接了過來。一個下午看了三十多名患者,他現在感覺自己頭都快炸了。

“走走走,回去睡覺。”看完了最后一名患者之后,孫立恩一路小跑到了留觀室里叫人,“我快累死了。”

“人還沒來,你得再等等。”布魯恩向孫立恩送上了一個同情的眼神,他指著一旁的床道,“要是累了,你先躺會?”

孫立恩看了一眼那張用無紡布蓋起來的床鋪,然后看了看自己身上的防護服,“算了吧……我這防護服一天沒換,現在往上面一躺,這床回頭還得重新消毒。”

在整個診療過程中,狀態欄都沒有跳過一次警告,這是一件非常好的事兒——說明全過程中并沒有新型冠狀病毒感染者或者攜帶者進入過急診門診的范圍。但穿著防護服就別往床上躺這種嚴重違反無菌觀念的行為而,孫立恩才不會干呢。

找了個護士當未婚妻的結果就是這樣——為了讓孫立恩這輩子再也不敢在污染區里摘口罩,胡佳可是用了不少方法對自家未婚夫進行特訓。總而言之,經過了四個月的特殊培訓,無菌意識現在已經快成了孫立恩的固有屬性。

找了張凳子坐下,孫立恩稍微舒展了一下自己有些僵硬的雙腿后,決定趁著這個機會聊聊天。

“你之前不是說你侄子和確診病例密切接觸了?后來呢?”孫立恩有些擔心的問道,“沒感染吧?”

新型冠狀病毒的感染性到底有多強,這暫時還沒有一個公認的說法。世界衛生組織初步認定這一種疾病的基本再生數應該在1.4到2.5之間。總體來說,新型冠狀病毒的傳播能力應該弱于sars。

對于這個判斷,反正在云鶴一線的醫生們沒有一個當真的。當年非典時期才感染了多少人吶?總不能是十幾年間,人類的整體免疫水平都下降了一大截吧?

正是出于這個認知,孫立恩才有些擔心的詢問起了布魯恩的侄子的情況。

“目前情況應該還好。”布魯恩嘆了口氣無奈道,“你要知道,得克薩斯州的醫療水平本來就不是很好,他是現役,jps或者西頓西北醫院、赫爾曼紀念醫學中心的費用他可承擔不起。”

“這種情況下……不是應該基地出錢么?”孫立恩不明所以道,“我們這兒都是這樣啊……部隊上的現役士兵,哪怕是學員兵生病了,部隊醫院治不好轉到我們地方醫院那也是公費醫療全包的。”

“所以說……情況不同、國情有區別嘛。”布魯恩非常非常無奈的說道,“我侄子現在參與的是基礎性tricare計劃,去軍隊醫院倒是不用花錢……”他看著孫立恩無奈道,“但是軍隊醫療系統對于內科實在是不太擅長。這個情況,我覺得全世界應該都一樣吧?中國的軍隊醫療系統是不是也不太擅長內科?”

“火神山和雷神山醫院的主力醫務工作人員可都是軍醫。”對老布的問題,孫立恩的回答直截了當且帶有很強烈的自豪感,“我們的軍隊可不是那種在全世界扔炸彈的類型,很多偏遠地區和欠發達地區的醫療系統中,軍隊醫院是非常重要的一個組成部分。”

從抗日戰爭到解放戰爭時期時期,一直到現在為止,中國的軍隊醫療系統都一直是地方醫療的一個重要補充。即使是前幾年部隊系統徹底停止了對外的有償服務后,軍隊醫療系統仍然在持續為社會提供著持續服務——這對彌補原本就不足的社會醫療資源有重要意義。

布魯恩的表情看上去有點羨慕,“我真不知道五角大樓的那幫老爺們都在想什么,他們寧可花24億美金去買一架沒尾巴的轟炸機,也不肯多花上哪怕一美元去給自己的士兵看病。”他嘆了口氣說道,“我很同情美國人,可美國人卻根本不打算同情一下自己。”

“這一點就很奇怪。”孫立恩的注意力被這個話題帶偏了,“增加對資本家的征稅、提高社會福利,減少武器購買,把買軍火發動戰爭的錢用來改善基礎設施不好么?”

“你這就是非常典型的中國人思維。”布魯恩嘆氣道,“有一句中國話我覺得很有道理——‘要想富,多修路’,只有基礎建設好了,才能方便勞動人民創造財富。可是……美國人很少有認為自己是‘普通民眾’的。約翰·斯坦貝克說過,‘美國人從來不認為自己貧窮,而認定自己只是暫時落魄的百萬富翁。’”

“好家伙?”孫立恩大吃一驚,“還能這么自我安慰呢?”

“美國夢嘛。”布魯恩一攤手,“美國夢是真實存在的,從幾百年前開始,就有無數人從舊世界來到了這片新大陸上,然后獲取了屬于自己的新生活。幾百萬甚至上千萬人中,也許有那么一兩個人成功了。于是,所有人都盯著那一兩個人的成功,并且認為自己也能復制這個奇跡。沒有人會去在乎其他失敗的幾百萬人,他們都覺得自己不會那么倒霉。”

“換句話說就是盲目自信加偏執行為。”孫立恩的臉色頓時就精彩了起來,“難怪美國人的精神疾病發病率這么高。”

和布魯恩在一起說了大概半小時美國人和美國的壞話之后,這兩位醫生才迎來了過來接替他們的護理團隊。北湖醫院派來的這些醫務工作人員看上去……好像真的都很累。這大概也是讓他們被作為團隊派出的一個主要原因。

畢竟這些患者……其實相對病情還是比較穩定的。他們不像那些新型冠狀病毒感染肺炎患者,病情可能有迅速變化,而且還帶有傳播風險……好吧,丁輝國可能有傳播肺結核的風險,但防御肺結核可比防御新型冠狀病毒容易多了。

在現在的這個環境下,來護理一名ccu重癥患者,一名雙重糖尿病患者以及一名可能有結核而且還有克羅恩病的患者居然都能算是休息了。

孫立恩自己肯定有些心疼這些同行,但說實話,現在他更心疼自己。

餓死了……真的要餓死了。在看到鏡子里自己頭上那個淡淡的“低血糖”字樣之后,孫立恩對自己的心疼更進一步。在和北湖醫院的同行們交代完了病情之后,他直接拽著布魯恩就往門外的更衣區跑。趕緊換完趕緊算,早一點換掉防護服,他們就能早一點坐上班車然后回酒店去吃飯。

布魯恩向酒店大廚請求了幾乎快一個月的燒鴨飯據說已經被安排好了。做燒鴨的各種必備產品和原材料都是從南粵直接空運過來的——這些東西原本是南粵國家應急醫療隊的收到的“家鄉補給包”,據說跟著補給包一起抵達云鶴的還有兩臺能夠自動做煲仔飯的機器。醫療隊入住酒店的大廚們在聽說有正宗的原材料抵達云鶴之后,硬是厚著臉皮從南粵國家應急醫療隊駐地要來了幾十只鴨子,外帶南粵醫療隊隨隊師傅調配的脆皮水和腌料。

今天早餐的時候,布魯恩和往常一樣向大廚們請求燒鴨飯。而大廚們則帶著一臉得意笑容表示,“已經給你安排好了,晚上回來就能吃。”

所以,離開留觀室的前十幾米路程,孫立恩還能拽著布魯恩跑。而十幾米之后,就變成了布魯恩扯著孫立恩,兩個穿著防護服的家伙在走廊上一路狂奔。身后還有孫立恩的驚呼,“臥槽老布你瘋了?慢點啊艸……”

燒鴨飯,是布魯恩現在最主要的精神支柱。只要現在給他一份燒鴨飯,他甚至可以考慮把自己的摩托車借給孫立恩開兩圈。

當然,只能是那輛金翼。叔叔留給自己的flh那是絕對不可能借給別人開的。借給孫立恩不行,就算多給三碗燒鴨飯也不行。

孫立恩“前往”更衣區的最后幾十米幾乎是被布魯恩拖著,在空中半飄著走完的。還好,布魯恩還沒有被饞瘋,在脫下防護服的過程中,老布仍然嚴格遵守了一切相關流程。除了速度快了很多以外,其他都和往常差不多。

巡回醫療隊離開的時候,宋文并沒有出來送行。吳主任也沒有出現在門口——來送別大家的是身兼護理部主任的副院長。

護士長中的護士長送別一群醫生,雖然互相之間沒有什么隸屬關系,但職業習慣仍然決定了醫生們連個響點的屁都不敢放的老實態度。一群人就像是結束了春游的小學生一樣,老老實實的坐在車上,向著門外的副院長揮手告別。

幾分鐘之后除了開車的司機師傅以外,所有人都死死的睡了過去。

在搖搖晃晃的車上,孫立恩做了個夢。

孫立恩不是一個很容易做夢的人,大多數時候他都是從閉眼開始,一覺睡到天色蒙蒙亮。偶爾一兩次做夢,醒來的時候,孫立恩都會覺著心情不太好。畢竟夢境內容太過無稽又太難以理解,這種感覺讓他很難受。

但這一次的夢……似乎和以往的完全不是一個風格。

夢里有明媚的陽光,有拂過臉龐的清風,有漫天飛舞的粉紅櫻花花瓣,有在陽光下金光閃閃的云鶴樓……還有在自己身旁,穿著婚紗笑靨如花的胡佳。

夢里的孫立恩沒有任何惶恐或者忐忑不安的感覺,他只是覺得很開心,很興奮。眼前的新婚妻子好漂亮,他覺得自己的心踏踏實實的跳動著。每一次跳動都證明著自己不是在做夢,每一次跳動都意味著他履行著自己對胡佳共度一生的諾言。

“交換戒指!”夢里模模糊糊的,孫立恩似乎聽到了這么一個聲音。他把手伸進西服的上衣內袋里,想要去摸那個裝著戒指的盒子。

然后,他摸了個空。

據說人在夢境中體驗人生中完全沒有過的經驗。孫立恩甚至沒有時間去和胡佳一起逛逛商場,試一試婚戒。他自然也不可能在夢里,從自己的上衣口袋里摸出一枚戒指。

當然,這個時候的孫立恩壓根就不知道自己在做夢。他確實認為,自己正在云鶴樓前,在眾人面前和胡佳舉行婚禮。

而他沒有買戒指。

孫立恩能夠清晰的感受到自己身上四萬八千個毛孔都同時張開,然后拼命向外分泌著冷汗。他慌張且絕望的搜著自己身上的每一個口袋,試圖從里面找出一枚根本不可能存在的結婚戒指。

而穿著婚紗的胡佳似乎已經猜到出了什么事兒。她向前走了一步,然后握住了孫立恩正在他身上上下亂掏,仿佛正在捉虱子的手。

胡佳帶著白色蕾絲手套的右手引導著孫立恩的手向著他的褲子口袋摸去,而孫立恩的手指突然在口袋里摸到了一個圓環狀的,稍微有些硬的東西。

把這個圓環拿出來之后,孫立恩看到了一枚塑料輸液瓶易拉封口環的塑料圓環。圓環本身是半透明的磨砂質地,上面還帶著塑料瓶封的那個小圓片。

“用這個就行了。”夢里的胡佳輕聲說道,“我覺得,這個就不錯。”


在搜索引擎輸入 我能看見狀態欄 無線電子書 或者 "我能看見狀態欄 wxdzs" 就可以找到本書

上一章  |  我能看見狀態欄目錄  |  下一章
Copyright (C) 2019-2020 無線電子書 All Rights Reserved