加入收藏
我的書架
小說社區
書庫 • 全本
玄幻 • 奇幻
武俠 • 仙俠
都市 • 言情
歷史 • 軍事
游戲 • 競技
科幻 • 靈異
您當前所在位置:無線電子書>>我能看見狀態欄

第四十二章 熟人

更新時間:2021-09-21  作者:羅三觀.CS
在情人節的這一天,北五區以及北六區兩個病區的患者們情緒似乎都挺不錯。

年輕一些的患者紛紛拿著醫生護士發的巧克力積極拍照,好多人還從來沒有在情人節的時候收到過禮物呢。

而上了年紀的患者們則對巧克力興趣缺缺,他們更喜歡的還是醫療隊為他們帶來的醪糟以及咸菜。

對于云鶴人來說,早餐是一天之中最重要的組成部分。對云鶴人來說,前一天晚上可以睡不好覺,但第二天早上的早餐卻一定要“合格”才行。只有吃過了云鶴人認可的早餐,這一天才能夠充滿活力的拉開帷幕。

對于云鶴人來說,一頓合格的早餐必須具備三大主要元素。第一,是可以拿在手上邊走邊吃的。第二,必須是以碳水化合物為主的。第三,一定要配飲料的。

云鶴傳統的著名“過早”產品中,名氣最大的是熱干面和三鮮豆皮。熱干面里沒有湯水,用手捧著盒子就能邊走邊吃。三鮮豆皮本質上就是豆皮夾著的糯米飯,一邊走一邊吃也沒什么壓力。

至于燒麥,油餅,油餅夾燒麥和炸面窩雞冠餃這些東西,也能夠符合一個云鶴人對于早餐的所有想象——碳水炸彈,同時能夠邊走邊吃。

而第三條,則算得上是云鶴人的獨有吃法。畢竟早餐吃這么多碳水化合物,多少都會覺得有點噎得慌。而這個時候,“飲料”就成為了大家的“剛需”。

這里的飲料倒不至于是冰鎮可樂之類的東西,它們主要是豆沙、甜豆腐腦、兌或者不兌淡化的醪糟。

反正孫立恩第一次知道云鶴人的早餐構成時,腦子里唯一的想法就是“這地方的二型糖尿病發病率肯定和滬市那邊差不多”。

當然,具體的發病率測算還是需要專業人員進行分析。孫立恩現在也懶得去管糖尿病的問題——那些有糖尿病病史的患者每天扎六次手指測算餐前前后血糖,肯定也不至于出問題。他現在在乎的,是怎么為患者們提供平時習慣的生活,哪怕只是習慣的生活細節。

比如作為熱干面絕配的酸豆角和蘿卜,以及人人都愛喝的醪糟。這就是孫立恩的努力成果。

而事實證明,孫立恩的努力成果非常不錯。反正早上查房的時候,北五區的好幾位患者都開始站著吃早餐了。一問才知道,他們平時習慣了邊走邊吃,坐著吃早餐竟然還有點不習慣。

而在北六區,情況就更加令人瞠目結舌。這些處在康復期的患者干脆拿著早餐開始在通道里遛彎,一邊走著一邊吃,累了就停下來喝一口被稱為“清酒”的水兌醪糟。那副幸福的表情就像是第一次在云鶴吃到了雞湯泡飯的醫療隊隊員們。

在孫立恩完成了對北六區的查房后,他才發現,昨天那個捧著平板電腦說要給自己和胡佳畫個畫像的姑娘,昨天晚上就轉到方艙醫院去繼續后續治療了——據說是因為她的家人中有兩人感染,而且都在方艙醫院。因為實在是放心不下親人,所以她才主動申請轉院過去的。

陸雅慧在臨走的時候交還了平板電腦,并且還特意留下了自己的微博地址,并且對護士說道,“請孫醫生關注我的微博一下,之前我答應了他的畫會發在上面的。”

孫立恩平時不怎么玩微博,所以這個建議他也就是稍微聽一聽而已。比起去網上收那張圖,他現在更在意的還是盡快完成即將轉入的兩名患者。

如果衛健委那邊報過來的消息沒錯的話……今天即將轉入云鶴市傳染病院的兩名患者都是孫立恩認識的人。

丁大姐是云鶴市衛健委疾病預防控制與職業健康處的工作人員,她本人也是學公共衛生出身的專業人士。當初宋安省第一批醫療隊連夜抵達云鶴時,負責和醫療隊對接的衛健委工作人員就是她。

然而,丁大姐并沒有和醫療隊一起行動待太久,第二天,丁大姐就接到了自己丈夫可能感染的消息。

當時的云鶴醫療資源極度緊張,感染究竟會波及到多少人誰心里都沒數。就算是作為衛健委的工作人員,丁大姐也沒能為自己的丈夫找到一張可以接受他的床位——云鶴市傳染病醫院之類的定點醫院只接受確定感染的患者,而其他能夠進行相應PCR檢測的醫院……床位已經全部爆滿了。

丈夫患病,丁大姐毫不猶豫的把孩子和父母全都從房子里趕了出去——丁大姐借來了出去旅游的朋友的房子給家里人暫住。而自己則一門心思撲在了照顧丈夫的“工作”上。

盡管擁有相關的專業知識,盡管在照顧的過程中非常小心,但因為缺乏足夠的消毒和個人防護物資,丁大姐在照顧丈夫一周后自己也開始出現了發熱和咳嗽的癥狀。

丈夫的病情在持續惡化,而丁大姐的情況也在逐漸嚴重起來。好在她堅持的時間夠久,而家里還放著一臺原本準備今年自駕進藏而專門購置的家用吸氧機。在火神山醫院投入使用后的第一天,她就把丈夫轉入到了火神山醫院里。

但丁大姐自己卻沒有那么幸運——她是自己丈夫的密切接觸者,同時也是高度疑似病例。但在被集中隔離后連續三次PCR檢測中,她的核酸結果都是陰性。最后,憑借著流行病學史和肺部CT上的磨玻璃狀陰影,丁大姐被作為臨床診斷病例,收入了方艙醫院就診。

在方艙醫院就診三天后,丁大姐的癥狀開始嚴重了起來。她的血氧飽和度下降到93,并且出現了嚴重的乏力情況。這已經超出了方艙醫院配屬的醫療資源所能應對的程度。在方艙醫院的醫生們連夜向上級反映情況之后,丁大姐被安排轉入到云鶴市傳染病院就診。

孫立恩是從來沒有想過,自己和丁大姐再次見面的時候竟然會是這樣的場景。他穿著防護服,走到丁大姐身邊問道,“姐,大哥身體怎么樣了?”

“他還行。”丁大姐半躺在轉運床上吸著氧,她一眼就看到了胸口寫著名字的孫立恩,稍稍遲疑了一下,她才意識到孫立恩就是之前自己負責對接的那位醫療隊負責人。“您是……孫醫生吧?”

“是我。”孫立恩點了點頭,有些遺憾的說道,“其實您當初應該直接跟我們聯系一下的,中間也許能有床位接受大哥。”

孫立恩說的也不是什么胡話客氣話,事實上,在醫療隊剛剛開始接管北五區的時候,中間就有過好幾次患者情況不穩定,剛送到醫院人就不行了的事兒。這樣的患者送到之后可能甚至還沒有被送到自己的床位上,就被宣告死亡。

而病患的情況變化所帶來的的床位空缺,在疫情初期的時候則往往需要差不多兩三個小時才能被重新利用起來。有些時候,一張寶貴的床位甚至會空閑接近半天到一天時間。之后才會有其他的確診患者被轉入到北五區來。

“他之前也一直沒做上核酸。”丁大姐有些氣喘,她緩了一會之后才說道,“等他確診之后,火神山也就差不多開了。”

其實,丁大姐要是真的去找找關系,說不定還真能把她的丈夫送到醫院里來——以癥狀進行分類,至少在她照顧丈夫的時候,他就已經是重癥了。這樣的患者應該會被優先收治才對。

但不論是丁大姐還是她的丈夫,這兩人都沒有動過一次找關系提前入院的打算。一方面,身為相關領域的從業者,他們非常清楚云鶴的醫療資源已經被徹底耗盡。就算找關系住進醫院,他們也很可能會被收容到醫療水平和防護措施都不夠的醫院里。在那樣的醫院里所接受的醫療保障非常有限,他們作為重癥患者,面臨的風險仍然是客觀存在的。

另一方面,丁大姐自己也清楚,癥狀比丈夫更重且無法入院的患者還有很多。她實在是無法說服自己,去和這些情況更加危險的患者爭搶醫療資源。

“他現在住在火神山,情況已經好多了。”說到自己丈夫的情況,丁大姐看起來表情緩和了很多。她咳嗽了幾聲,然后對孫立恩道,“我把自己就交給孫醫生您了。”

第二位熟人則更加讓人心疼一些。七十一歲的吳秀麗因為新型冠狀病毒感染所導致的重癥肺炎加重,被轉入到了北五區開始接受治療。

她頭頂上的狀態欄提示感染已經有了382小時,從1月29日凌晨感染至今,吳秀麗先后接受過了多次治療。但病毒的感染仍然存在,并且她還出現了炎癥風暴的征兆。

對七十一歲的老年患者使用激素治療本身是有很高風險的。柳平川院長再三考慮之后,決定還是把吳秀麗轉到云鶴市傳染病院里來——這里有孫立恩的三聯治療實驗組,或許可以通過托珠單抗來更加安全有效的對抗吳秀麗的炎癥風暴。

而為了接受吳秀麗,孫立恩特意把今天剛剛轉到北六區的沈老爺子叫了下來。自從順利脫離ECMO之后。沈老爺子的康復速度就讓所有醫生都感到了驚訝。他很有可能是目前全國救治的新型冠狀病毒肺炎患者中,成功脫離ECMO年齡最大的患者。

一般來說,75歲以上的患者就屬于相對禁忌使用ECMO的高齡患者了。這個年齡的患者大部分血管條件差,身體素質弱,難以耐受長期使用ECMO所帶來的壓力和損傷。而長期使用ECMO,也會帶來包括紅細胞破損等等其他并發癥。但好在沈老爺子使用ECMO的時間并不是太長,他很快就恢復了自我呼吸的能力。

自從脫機之后,沈老爺子就開始非常積極的參加復健。從呼吸訓練到肌肉力量訓練,擴胸、抓我、上肢抬舉、下肢屈伸……經過了一系列的康復之后,他甚至已經可以自己一個人背著手在走廊上遛彎了。這樣的進展讓所有醫務人員都極其興奮——其他年輕一點且上了ECMO并且成功脫機的患者,大部分都需要進行至少一個月的復健,然后才能坐在輪椅上行動。

毫不客氣的說,沈老爺子能活下來,而且還能康復的這么好……這真的是醫學奇跡。

孫立恩把沈老爺子請下來,讓他站在吳秀麗身旁幫著安撫老太太的情緒,一方面是想讓這對結婚幾十年但幾乎從來沒有分開超過三天的老夫妻見上一面。另一方面……也是想接著這個機會,給吳秀麗鼓鼓勁。

對吳秀麗的治療優先度是很高的,原因也很簡單——她的年齡最大且病情最重,根據這段時間醫生們總結出的經驗,吳秀麗所面臨的生命威脅最大。同時,湘北省對所有在云鶴工作的醫生提出了一個具體要求,要竭盡全力降低患者病死率。

為了達到這個目標,醫生們必須付出更多的努力才行。在看過了吳秀麗之前在鶴安醫院的治療記錄之后,孫立恩馬上決定為她進行三聯治療——甚至不需要狀態欄提示,她在轉院前進行的檢查報告可以非常明確的看出,吳秀麗有急性腎損傷。而她的膽紅素水平也有所上升,而造成膽紅素水平上升的原因尚不明確。

“沈大爺,奶奶的治療方案我得跟你說明一下。”讓老兩口在病房里手拉手說了一陣話之后,孫立恩打斷了兩人的溝通。“現在她的情況其實要比您之前的情況好一些,雖然有肺部炎癥和急性腎損傷,但總的來說,奶奶的生命體征還算平穩,目前沒有太大的、太急迫的危險。”孫立恩決定先把最要緊的事情說出來,讓沈老爺子別那么擔心,“不過,她這個病情還是比較重的。我們打算從器官的病變先入手,把炎癥壓下來,然后給奶奶的恢復創造條件。”

“你是醫生,聽你的。”對于治療方案,沈老爺子非常痛快的表示自己什么意見都沒有,并且說道,“我之前那都已經一腳踩在閻王爺臉上了,最后不還是讓孫醫生你把我給拽回來了?我對你有信心,對咱們黨和國家也有信心。你放手去治,我沈國華要是有一點不配合的,那你就把我從樓上扔出去。”

請:m.booktxt.net


在搜索引擎輸入 我能看見狀態欄 無線電子書 或者 "我能看見狀態欄 wxdzs" 就可以找到本書

上一章  |  我能看見狀態欄目錄  |  下一章
Copyright (C) 2019-2020 無線電子書 All Rights Reserved