加入收藏
我的書架
小說社區
書庫 • 全本
玄幻 • 奇幻
武俠 • 仙俠
都市 • 言情
歷史 • 軍事
游戲 • 競技
科幻 • 靈異
您當前所在位置:無線電子書>>我能看見狀態欄

D-day (5)

更新時間:2021-07-09  作者:羅三觀.CS
孫立恩一直堅定認為,他簽名要求來到一線,是為了來救人的。但現在……人甚至還沒進紅區,就先送走了一位戰友。這樣的精神壓力是巨大的。

和袁平安以及徐有容回到北五區之后,孫立恩見到了自己的同事們。他們正在抓緊時間接管病房。

“我們先進去。”二組的醫生們自告奮勇,昨天早上剛剛發布了第三版診療方案,他們已經在路上看熟了。同時,他們也有一個非常強大的理由支持,“這邊的患者和醫護人員都是云鶴人,我們先進去也更好溝通一些。”

“進去之后,注意保護好自己。”孫立恩點了點頭,然后看著這一批歲數比自己大的醫生們,心里全是擔憂。“注意溝通,也要注意其他同事的狀況,有問題就趕緊撤出來,不要在污染區里強撐。”

黃區這邊看布局應該是整個北五區的核心關鍵。四十八張病床上的數據投影在四臺巨大的電視上。這是參照著ICU的設計設置的值班中心。而在黃區穿好所有的防護之后,醫生們才能進入有三道門隔開的病房紅區進行工作。

二組的醫生穿戴的差不多了,孫立恩從臺上抄起了對講機道,“我是宋安省國家緊急醫療隊,我奉上級命令接管你部。請正在工作的醫護人員注意,十分鐘后我部工作人員將入內接替你們的工作。請向前來的醫護人員交接工作。”

“祁主任剛剛出去了。”對講機里傳來了聲音,聽聲音是個歲數不大的女性,“你們跟他說過了沒有?”

“……說過了。”孫立恩嗓子里哽了一下,然后重復道,“說過了。”

“那就好。”對講機那頭的女聲聽起來高興了很多,“祁主任可一直盼著你們來呢。一個禮拜前他就在念叨了,說再堅持堅持,支援就該來了……”

后面的話,孫立恩沒聽清楚。他緩緩放下手里的對講機,然后自己也穿上了防護服。

比起向這些可敬的同事們解釋究竟發生了什么,他更愿意自己鉆到紅區里去和死神掰掰手腕。

“等他們出來了……你先讓他們回去休息。”孫立恩對在外值班的徐有容和周策說道,“解釋的事情……等吧,等明天讓老張跟他們解釋。”

“今天是除夕夜。”徐有容點了點頭問道,“咱們接管病區之后,是不是讓他們休息一下?”

“讓他們明天下午再回來。”孫立恩點了點頭,“告訴他們,最難的日子過去了。”

孫立恩一開始的設想很簡單,他覺得,憑借著自己的狀態欄,應該能提前阻止這些患者從輕癥向普通型、重型乃至危重型轉變。

但闖過黃區通道上一片又一片的糊臉警告,見到病人之后,孫立恩發現,自己的想法實在是太天真太幼稚了。

目前,在北五區收治的這四十七位患者,沒有一個是普通型。三十二人屬于重型患者,十五位屬于危重型。這十五位患者都接受了氣管切開,并且持續進行著機械通氣。但他們的血氧飽和度程度、心跳血壓都不算理想,最低的一位目前血氧飽和度僅有93。

氣管切開后進行機械通氣,這就基本已經到了重癥醫學科所能進行的呼吸支持的頂峰。如果病情再進一步,想要維持住患者的生命……唯一的選擇就是ECMO。

而目前,孫立恩手里一臺ECMO都沒有。

看完了病人之后,孫立恩在紅區的走廊上和自己的組員們開始了第一次緊急討論會。

“咱們也都看見了,病人都很重,那十五個氣切了的病人現在就是大雷。”孫立恩在走廊上壓低聲音,對同事們說道,“我的想法是這樣的,對于已經氣切的患者,加強觀察和支持治療。對他們的癥狀要注意精細化管理,增強抗炎治療并且增強免疫。沒有氣切的患者,要積極觀察癥狀變化,如果有惡化的趨勢,一定要盡快插管或者氣切。”

雖然沒有太多治療新型冠狀病毒感染肺炎重癥和危重癥患者的經驗,但有一點是共通的——把事情做在前面很重要。

治療輕癥患者要比治療重癥危重癥患者更容易,這是毫無疑問的。而同樣是重癥患者,單純使用呼吸機支持就可以維持下去的病人,同樣比多器官衰竭的患者好治。

治療這種病情進展快,惡化速度快的疾病,一個關鍵就在于“搶”。和疾病搶時間,和死神搶人命。醫生們要打的不光是一場殲滅戰、總體戰。同時也是一場必須追求速度,要迅速完成圍追堵截,把敵人全部消滅的戰爭。

“對患者的生命體征,尤其是其他器官的狀況很重要。”雖然是大家都知道的內容,但孫立恩還是繼續強調道,“我們已經知道,其他有ACE2受體的器官都可能是新型冠狀病毒侵襲的目標。而區域肺水腫發展到后期,會導致嚴重低血氧并且引發ARDS(呼吸窘迫綜合征)。而ARDS同樣也會誘發嚴重的多器官衰竭。所以,我們一定要想方設法,把病人的狀態控制在這一步之前!”

雖然話是這么說,但實際操作起來……卻遠沒有這么容易。

在會議結束后的四十分鐘內,孫立恩組織了兩次搶救。其中一次獲得了成功。

六床,也就是祁鏡醫生在出紅區之前親手做了插管的病人突然心臟室顫。孫立恩和袁平安兩個人輪流做了兩組胸外按壓,而布魯恩更是一個人做了四組。馬永芳等人也趕過來幫忙,但連續電擊二十四次,一共使用了40mg腎上腺素,450mg胺碘酮……可持續了四十五分鐘的搶救沒有收獲任何結果——六床的心跳從室顫的那一刻起,就再也沒有恢復過正常。

四十五分鐘后,孫立恩叫停了搶救,并且宣布了死亡時間。

“1月24日,上午十點二十五分,患者搶救無效死亡。”仿佛已經浸泡在自己汗液里的孫立恩看了一眼時間,然后搖了搖頭,“記錄吧。”

白色的布單被罩在了這位六十五歲的老人臉上。而所有的醫生們都低下了頭,然后靜靜走出了房間。

進入戰場后,沒有取得任何進展,反而馬上就失去了一位病人……這樣的沉重打擊對醫療隊而言幾乎無法接受。但孫立恩卻并沒有給自己的組員們留下悲傷的時間。他不停的催促著醫生們盡快完成對患者遺體的轉運,并且按照傳染病醫院的相關流程開具死亡證明和記錄。

“告訴老張,我們這邊還有一張床位。”孫立恩在對講機里對周策說道,“讓他們盡快送新的病人過來……周醫生,你跟患者家屬通個電話,說一說情況。”

孫立恩強迫自己冷下心腸來。現在的云鶴醫療資源幾乎已經被耗盡,他必須把手上的所有空床位都應用起來。失去一個病人,確實令人痛心。但是越早能夠接受新的病人,也就意味著能夠為另一個人的生命多提供一分保障。

必須加緊腳步,必須馬上行動。


在搜索引擎輸入 我能看見狀態欄 無線電子書 或者 "我能看見狀態欄 wxdzs" 就可以找到本書

上一章  |  我能看見狀態欄目錄  |  下一章
Copyright (C) 2019-2020 無線電子書 All Rights Reserved