加入收藏
我的書架
小說社區
書庫 • 全本
玄幻 • 奇幻
武俠 • 仙俠
都市 • 言情
歷史 • 軍事
游戲 • 競技
科幻 • 靈異
您當前所在位置:無線電子書>>我能看見狀態欄

-24 D-day

更新時間:2021-06-17  作者:羅三觀.CS
云鶴出事了。

早上剛到辦公室的時候,孫立恩就看見了滿面憂色的陳天養和表情嚴肅的張智甫教授。兩人湊在一起,看著手機屏幕上的一張截圖。

“怎么了?”孫立恩把身上的衣服脫了下來,很隨意的掛在了臂彎上。然后他毫無心理壓力的湊了過去,跟兩個老頭一起看起了截圖,“這是……mngs?”

“孫主任,你來看看這個……云鶴的。”張智甫教授往旁邊讓了讓,露了一個空出來,“省院收了五個病人,病毒性肺炎。”

“sars高度置信?!”看著mngs的檢查結果,孫立恩的聲音不自覺的提高了起來,“臥槽?”

“癥狀不太像,而且進展也不一樣……這個進展速度更快。”陳天養沉聲道,“我今天早上才知道的……從云鶴同德第一附屬轉了兩個病毒性肺炎病人去傳染病醫院。”

“從同德轉出去了?”孫立恩再一驚,“同德都處理不了?”

同德醫學院第一附屬醫院是陳天養以前就職的醫院。作為整個云鶴市實力最強、底蘊最厚、水平最高的醫院。他們在云鶴的地位,就相當于同協在全國的地位一樣。

他們是最后的兜底醫療機構,是病人在本省內接受救治的最后希望。

同德輕易不會往外轉病人,除非是這個病人真的很……麻煩。

“情況現在還不清楚,不知道到底是什么問題……”陳天養搖了搖頭,“我給原來的同事學生們打電話,他們也搞不清楚出了什么事情。”

“疾控中心和衛健委那邊的朋友我也問過了。”張智甫教授皺著眉頭說道,“他們正在收集下面醫院匯總的資料,現在對于下面的情況完全就是一頭霧水。”

孫立恩看著兩位前輩都這么發愁,自己不禁也緊張了起來,“那怎么搞?云鶴的事情咱們也插不上手,要不然……咱們自己提前做點準備?”

“準備肯定要有。”陳天養從座位上站了起來,“我去找宋院長,至少要提前多準備一些防護物資和消毒物資。”

張智甫則皺著眉頭敲了敲桌子,“我再問問情況,得有個大概判斷才行。”他看著孫立恩道,“不過,你也不要太緊張。我們云鶴好歹是有自己的四級生物實驗室的,云鶴對于這種突發情況的處理能力應該比任何一個城市都強——我覺得應該很快就有會結果了。”

孫立恩回到自己的座位上坐下后仍然一直心緒不寧。他緊張的原因也很簡單——兩位舅舅當年就是在疫情期間殉職的。如今自己當了醫生,那個大魔王似乎又要卷土重來……這怎么可能不緊張?

心緒不寧就總需要做點提前準備。孫立恩想了想,然后打開了自己的手機,從購物軟件上下單買了五百個醫用n95口罩。

別說是醫用級,就算是普通n95口罩,孫立恩已經很多年沒有自己買過了。上一次自己去買的時候,還是霧霾非常嚴重的那幾年——霧霾顆粒物很小,普通口罩基本沒有用處。五百個口罩花掉了孫立恩八百多塊錢,這個價格嘛……確實不便宜。但不管怎么說,買了口罩之后,他還是覺得自己心里好像踏實了些。

早期能夠做的預防措施其實基本都以“求個心安”為主,孫立恩自己除了采購一批防疫物資以外,其他能做的就只是跟梅英師姐提前說一聲,讓自家的中富醫院也多囤積一點。

中富醫院去年就開始著手升級院區,現在所聘請的醫務工作人員比去年雪災的時候多了足足一倍。提前購買囤積一部分防疫物資并不會造成浪費,無非是讓中富醫院的儲備更加豐富一點而已。

“消息可靠么?”自從開始運營醫院之后,梅英就一直處于超負荷運轉的狀態。她幾乎沒有時間去關注什么新聞或者小道消息。所以在接到孫立恩的電話之后,梅英的第一反應就是核實,“當地衛健委上報了?”

“目前看還沒有,我這邊能看到的消息來源雖然比較可靠,但是也不敢保證百分之百準確。”再過兩天就是元旦,在看到這個時間節點后,孫立恩的擔心簡直快要爆棚了,“兩天之后就要跨年了,到時候的人群聚集程度會很大……如果真的又有了,這一次不知道要感染多少人。”

“知道了。”梅英沉默了幾秒鐘后作出了決定,“我現在就和相關企業聯系,把儲備量提起來。”

打了一圈電話之后,孫立恩重新陷入了沉默當中。最近這段時間雖然也有不少來綜合診斷中心問診的病人,但大部分都是過來晃悠一圈,等這邊出了大概的診斷意見之后再次去其他醫院住院的——至少四院目前并沒有收治到符合“不明原因病毒性肺炎”的病人。

沒有這樣的病人,孫立恩就無法直接通過狀態欄來判斷一下,這樣的病人究竟是個什么情況。而呼吸內科那邊的黃主任也說,她們并沒有收治有云鶴居住史,或者符合“不明原因病毒性肺炎”的病人。

“我這邊還沒有收到和云鶴有關的通報。”孫立恩的電話打了一個又一個,最后干脆打給了劉堂春。老劉同志在電話那頭沉默了一會說道,“我跟衛健委的老朋友打聽打聽,你先別著急。”

過了大概半個小時之后,劉堂春給孫立恩回了個電話,時間不長,但內容比較嚇人。

“這個消息先控制在內部,等衛健委的專家組得出結論了再說。”劉堂春先叮囑了一番孫立恩,然后解釋道,“現在看,這個病原體應該是個從來沒有被人發現過的全新病原體,我們對它知之甚少。以前的經驗未必靠得住。”

“知道了。”孫立恩認真的點了點頭,然后問道,“云鶴的情況很糟糕?我今天在辦公室看陳老師和張教授兩個人很擔心的樣子。”

“碰見這么個事情,肯定要擔心一下的。”聽起來,劉堂春倒不是特別擔心這個事情。“自從咱們建立了不明原因肺炎(pue)上報系統之后,一共有過差不多兩千次報警。十幾年報過兩千多次,說不定這一次也一樣。”

孫立恩皺了皺眉頭,pue系統他也見過。但他并不覺得,這一次就能和以前的兩千多次一樣。

mngs上提示sars高度置信,但如果真的是sars重新爆發,有關部門肯定早就已經鎖定了病原體,而不至于到現在仍然是一個“謎團”。而mngs所提示的sars高度置信,很可能意味著新的病原體是某種全新的冠狀病毒。

而冠狀病毒,幾乎沒有一個是好招惹的。sars,mers,這些都是臭名昭著的烈性傳染病。每一個都是要命的鬼東西。


在搜索引擎輸入 我能看見狀態欄 無線電子書 或者 "我能看見狀態欄 wxdzs" 就可以找到本書

上一章  |  我能看見狀態欄目錄  |  下一章
Copyright (C) 2019-2020 無線電子書 All Rights Reserved