加入收藏
我的書架
小說社區
書庫 • 全本
玄幻 • 奇幻
武俠 • 仙俠
都市 • 言情
歷史 • 軍事
游戲 • 競技
科幻 • 靈異
您當前所在位置:無線電子書>>我能看見狀態欄

第八章 愿你永遠微笑

更新時間:2021-05-03  作者:羅三觀.CS
再次前往貝爾群島的時候,布魯恩的心情雖然非常不好,但至少他覺得,自己為麗娜找到了一線希望。

一線有可能繼續活下去的希望。

m4a分型的急性髓系白血病非常難治,大多數患者都生存不了太久——哪怕有正規的化療治療,想要讓他們活下來也是一件非常有挑戰性的工作。

對麗娜這樣的患者而言,想要治愈就只有一個途徑——進行骨髓移植。但這不光需要考慮費用問題,同時能不能配型到合適的骨髓捐贈者同樣也是個難題。

不過這至少是個希望的方向。布魯恩懷揣著這樣的希望,飛抵了貝爾群島。塞斯納水上飛機剛剛停靠在碼頭旁邊,甚至還沒來得及系上纜繩。他就從飛機機艙里竄了出去,然后朝著碼頭旁邊的辦事處跑去。

“麗娜,你回去收拾收拾東西。”布魯恩沖進了辦事處,然后對著麗娜快速道,“我們今天出發,晚上到奧蘭多之后就給你安排住院治療……”

麗娜被布魯恩的話弄糊涂了,“您在說什么啊?”

布魯恩整理了一下語言,“你的事情我已經和紅色加勒比海的管理層反應了,作為我們的雇員,你應該享有相應的醫療服務。我們在奧蘭多已經給你準備好了病房,積極治療,你的病是可以治療的……”

布魯恩說了一大堆專業名詞,但總體意思只有一條,白血病可以治療。只要通過治療緩解了病情,就可以準備進行骨髓移植。

“謝謝你。”麗娜重新露出了笑容,然后她帶著溫柔的笑容搖了搖頭,“可是,我不打算去。”

“不收錢的。”布魯恩連忙解釋道,“所有的治療費用,包括生活費用都會由組織負責……”

“我不能走。”她再次搖了搖頭,“我的妹妹今年只有十歲,她還不能自己生活下去。家里的船正在維修,如果我走了,誰來照顧她?”

“交給你父母,或者一起帶走都行。”布魯恩努力勸道,“你的病如果不治療,那你還能有多少時間?到時候就更沒有人照顧她了。”

麗娜沉默了很久,然后輕輕搖了搖頭,“不了。我……我不敢再出去了。我不想讓她看見我躺在床上一點點虛弱下去,我沒有在美國生存下去的能力——那里沒有我們熟悉的珊瑚礁,我沒辦法照顧她和我自己。”她說的有些邏輯混亂,但總體意思卻非常明白,“而且,我也不想把我剩下來的時間都浪費在醫院里。我想和她在一起,再多看看我們的家……”她指了指布魯恩身后郁郁蔥蔥的樹林,“你看,這里多美呀?”

在海風吹拂下,樹林隨著風的撫弄輕輕搖擺著。樹葉和樹葉之間的摩擦聲,就像是溫柔的母親正在撫慰嬰兒的輕聲哼鳴。

“外面的人讓我感覺很不安。”麗娜低下頭低聲道,“雖然你和他們不一樣,但……我還是不想離開自己的家。”她抬頭看著布魯恩認真道,“你們接下來的巡回方向不會再經過貝爾了,下次再上島的時候,我可能沒辦法當面再來給你做飯了。”她努力讓自己的嘴角露出一個微笑,“再見啦,我的朋友。”

布魯恩低下頭,沉默了一會后轉身離開了房間。海風微咸,他感覺自己的胡子好像被什么東西潤濕了。

那東西咸咸的,有些像海水。

“我跟你說過,不要沖動。”兩個月之后,在奧蘭多的監獄里,泰納終于見到了布魯恩。兩人隔著厚厚的聚氨酯玻璃相見。泰納手握電話,恨鐵不成鋼的斥責道,“西部生物和幾乎整個國會山都是朋友。他們每年花在專業說客上面的錢,甚至比他們用于臨床試驗的成本更高。只要你威脅到了他們的生存,體系里的所有機構都會朝你露出獠牙……你太魯莽了!”

“我是個醫生。”胡子更長,而且身上肌肉塊而更多,甚至胳膊上多出了好幾副刺青的布魯恩悶聲道,“我在這里過的還不錯。”

“看在馬克思的份上,布魯恩,你得認真些!”泰納先生急切道,“我們正在努力為你做保釋,州監察官和醫療委員會那邊我們也在積極溝通,我們正在盡最大努力,讓這次的被捕不至于影響到你的執照……”

“謝謝你,但是其實沒有什么必要,泰納先生。”布魯恩搖了搖頭,“我不打算繼續當醫生了。以后……我大概會回到家鄉,然后重新當個牧場主。”他沉默了一會后嘆了口氣,“我可能不太適合這個職業,我對人的性命看的太重了。”

“我沒有責怪你的意思。”泰納先生認真道,“你在這次的事情里沒有任何值得被指責的地方。”

“哪怕我騎著摩托車,沖入了西部制藥的辦公大樓里。然后大聲公布著他們的罪行?”布魯恩終于露出了一絲笑容,“我還以為你們會想盡方法抹掉和我有過聯系的證據呢。”

“大聲公布罪行?你是在用一臺五百瓦功率的音箱循環播放。”泰納先生瞪了布魯恩一眼,“我們是共產黨,不是共和黨。既然你做的事情沒有錯,那為什么要掩蓋關系呢?”

布魯恩沉默了好一陣子,然后像是在試探泡腳水溫似的,吞吞吐吐的問道,“麗娜她……”

“她的情況,你出去之后自己去問。”泰納先生瞪了布魯恩一眼,然后他緩和了一會后說道,“你的行為除了讓自己身陷囹圄以外,沒有任何作用。想要對這些大企業復仇么?”

“做夢都想。”布魯恩點了點頭,“為了這個,哪怕墮入地獄我也不在乎。他們的行為必須得到懲罰。”

“這個代價可能比你說的還要大一點。”泰納朝著布魯恩露出了一個溫和的笑容,“要不要,加入我們?”

“歡迎重新回到鐵籠外面。”一個月后,泰納站在監獄門口,給布魯恩送上了一個擁抱,“歡迎回來,同志。”

在泰納的身后,帕斯卡爾和伊莎貝拉抱著只有四個月大的陶德,朝著布魯恩揮了揮手。

“你應該早點告訴我這件事情的。”和已經有些發胖的帕斯卡爾擁抱時,伊莎貝拉在旁邊抱怨道,“我在這邊有不少朋友。”

“要是讓里面的兄弟們知道,我和一個fbi探員是好朋友,那我可能早就被人捅刀子了。”布魯恩哈哈笑了兩聲,然后從袋子里摸出一件襯衣披在身上。“走吧,我可餓壞了——監獄里的食物簡直比豬食還惡心人。”

一行五人朝著遠處走去,布魯恩的襯衣被微風吹起。他的后背上有一副新的刺青——一個帶著明顯拉丁裔特征的姑娘正在溫和的微笑著。

在刺青下面,有兩行小字。

“麗娜·費爾南德斯,愿你永遠微笑。”


在搜索引擎輸入 我能看見狀態欄 無線電子書 或者 "我能看見狀態欄 wxdzs" 就可以找到本書

上一章  |  我能看見狀態欄目錄  |  下一章
Copyright (C) 2019-2020 無線電子書 All Rights Reserved