加入收藏
我的書架
小說社區
書庫 • 全本
玄幻 • 奇幻
武俠 • 仙俠
都市 • 言情
歷史 • 軍事
游戲 • 競技
科幻 • 靈異
您當前所在位置:無線電子書>>我能看見狀態欄

第三百一十六章 指定臺詞

更新時間:2021-02-07  作者:羅三觀.CS
第二天中午,孫立恩剛從會議室出來,就聽到了帕斯卡爾博士的通知,“院辦那邊說,等會有個小采訪要你去做。”

“又是采訪?”這幾年以來,孫立恩已經連續接過了好幾次采訪任務。按理來說,自己最近也沒有干什么特別神奇的事情能夠吸引記者的——唐敏的病例還沒有作為論文發表出去呢。

不過糊涂也就是一瞬間的事兒,孫立恩馬上就回憶起了小林豐的話。他皺了皺眉頭,試探性的問道,“是……國內記者?”

“聽說好像是NTV電視臺的。”帕斯卡爾博士說道,“我看這個架勢……來的人好像還不少。院辦樓底下停了好幾輛車呢。”

孫立恩聽到這個,不由得有些心里發慌。在這么大的陣仗面前……直接說阿斯塔拉斯有問題?這樣會不會有些不太好?

不過轉念一想,孫立恩又冷靜了下來。反正自己和阿斯特拉斯沒有什么聯系,醫院里甚至沒有采購他們的藥物。而且阿斯特拉斯的碘氣體泄露又不是自己編造出來的故事——日本的媒體自己也報道過。與其擔心怎么在大陣仗面前怎么說阿斯特拉斯的壞話,倒不如考慮一下怎么把話題轉移到上面去。

已經28歲的孫立恩當然不是什么傻子,他非常清楚的知道,自己這一次接受采訪必然是小林豐所安排好的計劃。而且以小林豐這個人的性格,搞不好這次采訪還是非常重要的那種——甚至可能是打響整個武田制藥反擊作戰的號角。就算不是看在小林豐捐贈的綜合診斷中心,以及小林薰和自己的交情上。哪怕是看在小林豐每個月給所有診斷組醫生開出的巨額補助上,他都得想辦法完成任務。

不過事實證明,孫立恩還是太年輕了一點。有小林豐這條老狐貍安排在前,孫立恩甚至不需要怎么費腦子去把話頭往阿斯特拉斯上引。

“孫醫生,您好。”在院辦準備的小會議室里,孫立恩面前坐著兩名穿著正裝的記者。其中一位用有些別扭的中文向孫立恩打了個招呼,然后通過一旁的翻譯道,“我是負責這次采訪的記者桝太一。”

“哦……你好。”孫立恩壓根就沒聽懂這位記者叫什么名字,旁邊的翻譯也非常沒有誠意的將這位記者的名字直接用日語復述了一邊,聽起來像是“馬斯太乙氣”之類的讀音。

不過采訪中,對面的記者叫什么名字似乎并不重要。這次的采訪……至少在孫立恩看來似乎更像是邀請自己進行某種新聞評論節目。這群工作人員在稍遠一點的地方放了一臺32寸的電視,孫立恩則在翻譯的指導下,首先看了一段視頻。

視頻內容比較簡單,上面主要描述了最近二十年間,日中雙方在偶爾的外交風波中保持相對穩定的關系,并且在經貿上的合作日益密切的故事。而孫立恩作為醫生,需要負責評論的部分主要是中間這一段的生物制藥和醫療領域。

“孫醫生,剛才您也看到了這段VTR。”看完了大概二十分鐘的視頻后,記者重新開始提問,“您作為醫生,對視頻里的這段介紹有什么樣的感受呢?”

“我們醫院在三年前,因為一些比較特殊的原因,所以和武田制藥建立了一種新型的合作關系。”在接受采訪之前,院辦那邊特別囑咐過孫立恩,可以對外披露武田制藥的捐贈以及合作。但是對于合作的具體內容,最好還是別往外說。這一點似乎是武田制藥提的要求——畢竟從雙方的合作內容上來看,四院屬于占了大便宜的那種。而由于中國的法律法規要求,武田制藥并沒有從四院這里獲得一開始預想中的疾病資料。

這種內容如果真的放在新聞里播出去,那就等于幫著吉田一系來攻擊小林豐甚至整個武田制藥。這可和他們一開始的目標南轅北轍了。

“根據我們從武田制藥獲取的消息,貴院應該是成為了武田制藥所大力推行的‘綜合診斷中心’的試點機構。”這位記者的采訪風格好像更接近于綜藝節目而非新聞,他用一種稍微有點“戲劇性”的風格問道,“孫醫生是這個中心的主要負責醫生吧?您之前也在這家醫院的其他部門工作過,請問您對這個新的機構有什么感受?它真的發揮出了自己一開始預想中的效果么?”

這個問題就有些超出孫立恩的預想了,他想了想,覺得還是拿唐敏的例子出來做個說明比較好。

“它確實發揮出了非常好的作用……舉個例子吧,不過出于保護病人隱私的原因,我需要對這個例子做一些……修改。但是我可以保證,確實是有這么一個病人的。”孫立恩先做了些說明,然后才說道,“我這邊之前接受過一個病人,年紀不大……不到十歲。”他講了一遍男版唐敏“小A”的故事,然后說道,“在來到我們這個綜合診斷中心之前,他的父母基本已經準備放棄了。盡管有社保的支持,但一個小孩子,在國內最好的醫院做了活檢都無法診斷出究竟罹患了什么疾病,這對家長的打擊是非常巨大的。”

記者點了點頭,露出了一副能夠想象到那樣打擊的表情。

“如果沒有武田捐贈的這個診斷中心,就算某一家醫院的醫生懷疑到了正確的方向,判斷出了這是一種從未被發現過的遺傳病。小A也未必能夠獲得治療的機會。這個家庭為了給孩子治病,已經花掉了幾乎所有的積蓄。而進行基因方面的序列診斷,以及復雜昂貴的治療都是這個家庭不可能負擔的起的……就算有社會援助,想要完全覆蓋這段時期的診斷、治療、生活成本都是非常困難的事情。”孫立恩嘆了口氣,然后說道,“如果沒有武田制藥的支援政策,我們很難想象一個沒有確診,沒有治療方案,沒有足夠能力繼續治病的孩子會怎么樣。”

還能怎么樣?當然是放棄治療回家等死。不過孫立恩實在是不想在外國媒體面前說這種話,他總覺得這樣感覺有些……讓自己心里不舒服。

采訪很快就進入了結尾階段,整個采訪流程加上孫立恩看視頻的時間,大概也就是一個小時而已。

對面的這位記者看著提詞板,然后提出了最后一個問題。

“日本國內的很多大型制藥公司,在看到了武田制藥建立的模式后,都表示有類似的計劃和想法,準備在中國和眾多醫院開展廣泛的合作。孫醫生,如果有其他公司愿意和貴院繼續合作,您還會持開放態度吧?”

來了!孫立恩微微瞇了瞇眼睛,“這種事情當然不是我一個普通醫生能決定的。只不過如果問我的話……阿斯特拉斯這家公司我可能不會考慮。”

這句話說完,現場其他的工作人員似乎突然緊張了起來。而會議室里,更是有一名穿著西裝戴著眼鏡的人突然試圖沖入攝像機的拍攝范圍,從而打斷節目錄制。

他很快就被其他的工作人員給攔了起來,而這位記者卻仿佛什么都沒發生一樣,他瞥了一眼遠處的亂局,然后表情不變的問道,“為什么是阿斯特拉斯呢?這在日本國內也是非常有名的一家制藥企業……”

“我不可能和阿斯特拉斯這樣毫不注意員工健康的公司合作。”孫立恩說出了這句小林豐交代的特定臺詞,然后搖頭道,“我們和武田制藥的合作關系,其實和阿斯特拉斯的事情也有關聯。不過這個具體細節也涉及到病人隱私,我就不過多透露了。”


在搜索引擎輸入 我能看見狀態欄 無線電子書 或者 "我能看見狀態欄 wxdzs" 就可以找到本書

上一章  |  我能看見狀態欄目錄  |  下一章
Copyright (C) 2019-2020 無線電子書 All Rights Reserved