加入收藏
我的書架
小說社區
書庫 • 全本
玄幻 • 奇幻
武俠 • 仙俠
都市 • 言情
歷史 • 軍事
游戲 • 競技
科幻 • 靈異
您當前所在位置:無線電子書>>我能看見狀態欄

第二百八十七章 既視感

更新時間:2021-01-13  作者:羅三觀.CS
“我怎么覺著你今天怎么感覺好像有點奇怪呢?”下午兩點,孫立恩所在的第一診斷組被肝膽外科請來做會診。從周秀芳綜合診斷中心前往肝膽外科的路上,袁平安終于忍不住問道,“你今天臉上這個笑容……看著有點欠。”

“我也覺著。”周策在后面點了點頭補充道,“就是那種讓人恨的牙癢癢的笑法。”

“我今天笑的很奇怪么?”孫立恩有些莫名其妙的摸了摸自己的臉,沒感覺有啥大問題,“是你們的錯覺吧?”

“肯定不是錯覺。”袁平安強調道,“徐醫生也看見了!”

“可能是有什么好事兒吧?”徐有容明顯不太想和自己的同事們一起說孫立恩的壞話,不過她還是挺好奇究竟出了什么事兒的,“是不是論文發了?”

周策毫不掩飾的翻了個白眼,“一般來說遇到好事了,大概都會往人生四大喜去猜吧?為啥還能往論文上去想啊?

“孫醫生別的不多,論文反正是管夠。”袁平安湊趣道,“就是不知道他啥時候又瞞著咱們發了一篇。”

“別的我不管,分我一篇論文,這事兒我就當做不知道。”布魯恩在后面咳嗽了一聲,“咱們能快點么?這外面實在是太冷了,冷到我想吃火鍋。”

一路上說說笑笑,四個人通過直升機停機坪旁的連廊進入了急診大樓,然后來到了肝膽外科。

“今天這個病例……我們有點拿不準。”肝膽外科的醫生見到四人走進了會議室,連客套都沒有就開始叫起了苦,“你們看看,要不……干脆把人轉到你們科去?”

今天叫會診的不是肝膽外科的主任趙崇喜——老趙同志這兩天有個學術會議要參加,連續一周不在科里。而請會診的,則是肝膽外科現在的住院總醫師。

“患者是因為上腹悶脹和黃疸入院的,入院前門診肝炎分型均為陰性,CT顯示肝S4段小囊腫,肝右葉小斑點鈣化灶,肝門區淋巴管輕度擴張,有膽囊結石。”肝膽外的住總連自我介紹都直接省了,然后就開始背貫口一樣念叨起了病人的各種指標。

“MRI做了,提示有早期肝硬化、脾腫大、胃底靜脈曲張和肝內多發囊腫,肝S4段有個小囊腫……但是MRCP(磁共振胰膽管造影)里,膽總管胰上端沒有顯影。膽總管胰腺上端管壁疑似增厚。”肝膽外科的老總拿出了檢驗報告,“我們給患者查了AIH(自身免疫性肝病),SSA/52KD抗體陽性,抗gb210抗體陽性,抗線粒體M2抗體也是陽性。免疫全套提示IgA4.29g/L,IgG28g/L,IgM

5.25g/L……免疫指標高的厲害。”

難怪肝膽外科會這么著急找會診。作為外科部門,他們本來就不太擅長解讀這些免疫學指標。

“免疫學上的問題……為什么不去問問風濕免疫科?”孫立恩看著指標,有些困惑。雖然這些指標比較特殊,但臨床意義還是比較明確的——要么這是感染提示,要么就是自身免疫系統疾病提示。考慮到肝膽外也給患者查了AIH,他們很明顯是已經考慮到了這方面的問題,并且也加以檢測了。“這個三個指標陽性,再加上IgG升高,要給出AIH的診斷沒問題吧?”

“AMA抗體陽性,加上IgG抗體升高,這兩個指標判斷自身免疫性肝病沒問題。但是她的其他指標解釋不了呀。”肝膽外的住總嘆了口氣,“我們和風濕免疫科聯系了好幾天,他們就說這個是自身免疫性肝病,在我們科治療就行了。可是其他指標我們解釋不了……”

現在的情況就比較明確了——一名患者表現出了肝損傷和膽囊炎的癥狀,入院后本來是作為普通膽囊炎被收入肝膽外科的。但肝膽外科在術前檢查中感覺不太對勁,一路檢查之后發現……患者有且至少有AIH。

單純的AIH,倒是不太容易讓肝膽外科望而卻步——畢竟他們也處理過類似的病人。但讓住總頭疼的是,AIH加膽結石,并不能完全解釋IgG和IgM以及IgA升高的原因。

雖然內科醫生一直鄙夷外科醫生簡單粗暴,但他們有一點好——該謹慎的時候,外科醫生也是很謹慎的。在發現了自己無法解釋的問題之后,肝膽外科的醫生們果斷叫停了準備中的治療。在沒有徹底搞明白之前,他們不太想冒險對一名患者進行手術。

“也就是說,現在還有很多手段沒有用過。”孫立恩沉吟片刻,決定從最直接的方式入手,“患者肝臟內部的囊腫性質明確了沒有?”

要對“肝臟內部的囊腫性質明確”,臨床上一般只有一種方法,那就是組織活檢。

“目前還沒做,如果要做的話,下午就能安排。”肝膽外科的住總說道,“這個病人……”

布魯恩忽然說道,“我覺得,可以收到我們科去。”

這個表態讓第一診斷組的醫生們有些詫異。畢竟平時布魯恩很少在收治病人上發表自己的意見。

“咱們科室里現在就住著唐敏一個人,她現在狀況不錯,我們有能力再收治其他的病人。”布魯恩言簡意賅的解釋了一下自己的意見,“而且,免疫方面的問題完全可以讓帕斯卡爾來處理。我們只需要完善檢查就可以了。”

四院體系內,帕斯卡爾是公認的,處理自身免疫系統疾病經驗最豐富的醫生。就算刨去老帕,孫立恩處理自免疾病的經驗也比肝膽外科要豐富些。

“肝膽類的疾病我們都不太熟啊……”孫立恩皺著眉頭想了想,最后還是決定接受布魯恩的意見,“算了,反正床位還多的是,那就先收下來吧。”他扭頭對肝膽外科的住院總道,“你們先安排一下,給病人做一次肝臟活檢,然后再送我們科來吧。”

肝膽外科做個活檢當然沒有什么問題,而孫立恩這么處理,也有自己的一點小心思在里面。

“你覺得,這個病人的病情有問題?”走回綜合診斷中心的時候,孫立恩特意放慢了腳步,對一旁的布魯恩道,“還是說你覺得肝膽外的處理方式不對?”

“他們處理的沒什么問題——畢竟是外科嘛。”布魯恩非常美國人似的聳了聳肩膀,“我只是覺得,這個病人和我以前見過的一個患者很像。”

“你以前見過的?”孫立恩一愣,“在急診?”

“在加勒比地區。”布魯恩搖了搖頭,“我當巡診醫生的時候見過一個癥狀很類似的女性,但是當時的條件有限,沒有MRI和CT。我采了好幾次她的血樣,送到國內進行檢查。可在得到IgG和IgM以及IgA升高的結果之前,她就去世了。”


在搜索引擎輸入 我能看見狀態欄 無線電子書 或者 "我能看見狀態欄 wxdzs" 就可以找到本書

上一章  |  我能看見狀態欄目錄  |  下一章
Copyright (C) 2019-2020 無線電子書 All Rights Reserved