加入收藏
我的書架
小說社區
書庫 • 全本
玄幻 • 奇幻
武俠 • 仙俠
都市 • 言情
歷史 • 軍事
游戲 • 競技
科幻 • 靈異
您當前所在位置:無線電子書>>我能看見狀態欄

第二百七十六章 積極準備

更新時間:2021-01-03  作者:羅三觀.CS
四院的倫理審核委員會已經很久沒有這么忙碌過了。

審核委員們大部分都同意使用精氨酸加壓素進行實驗性治療,但相關的程序卻一個都免不了——倒不如說因為唐敏是未成年人,她的審核程序變得比正常情況還復雜。

除了委員會本身需要通過審核程序以外,這套程序還需要報備給上級衛健委甚至民政局進行備案。未成年人的身份很特殊——為了保護未成年人權益,原則上醫療機構是不允許對未成年人進行實驗性治療的。

實驗性治療本身就存在著“實驗成功”和“實驗失敗”兩種結果。而在一般情況下,患者多少都有一些確實有效的治療方案。而實驗性治療的結果尚不明確,接受實驗性治療的患者可能會面臨包括“治療無效”甚至“治療反而起到了負面作用”的風險。

這樣的現狀決定了患者本人需要承擔相當一部分風險。沒有精神問題的成年人具有民事行為能力,他可以分辨并且權衡自己所面臨的風險和收益。但未成年人則在法律上被視為不具有行為能力或者具有部分行為能力的個人。他們需要通過監護人行使自己的權利。但……未成年人的監護人所代行出的選擇,未必就是最合適的,至少未必是最符合被監護人權利的。

因為有這樣的倫理風險,所以未成年人原則上并不應該接受實驗性治療。不過現實情況總要比規定的情況更加復雜一點。

特定到唐敏的情況上,在明確了診斷之后,接受孫立恩等人提出的實驗性治療方案就成了唐敏的唯一希望。

要么接受實驗性治療方案,然后看看結果怎么樣;要么……就只能眼睜睜看著唐敏死于無法扭轉的間質細胞水腫。倫理委員會的專家們當然能夠分得清楚這里面的區別——無論這個實驗性治療方案是否有效,對唐敏的負面影響都是完全可以接受的。

因此,唐敏接受實驗性治療方案的許可就很順利的通過了倫理委員會。而為了盡快取得其他機構的許可并且開展治療,四院還專門派出了幾名院辦的工作人員,全程蹲守在相關部門里,催促著他們盡快完成審核和備案。

而在四院相關部門推動完善流程的同時,綜合診斷中心里的醫生們也在緊張的開展演練。內科治療一般都對醫生們的治療流程要求比較寬松——一瓶水掛完了再掛一瓶就是。但唐敏的疾病要求醫生們必須把這種“寬松”變成精確的過程。這和內科平時的治療過程截然不同,要習慣這種治療方案……就需要相當長時間的訓練和練習才行。

為了完成練習,孫立恩他們特意從學院里面借來了一個仿真假人。然后在小會議室的桌子上搭了個臺子,和確定參與治療的醫生們一起穿著洗手服,開始進行仿真訓練。

負責指揮和評價治療的,是神外出身的徐有容和普外出身的王國南。這兩位外科出身的醫生對于手術治療的全過程足夠熟悉,用來指導孫立恩這些內科醫生簡直是綽綽有余。

演練已經進行了兩天,但總體進行的成果仍然無法讓徐有容和王國南滿意。內科醫生穿上洗手服之后,就是容易出現各式各樣的問題。從無菌操作習慣到團隊配合,從治療順序到站位交換……徐有容這兩天喊的嗓子都有些生疼,可演習進展卻始終無法讓她滿意。

“孫立恩已經說了停止維持血糖了!”今天演習第四次卡在了高滲葡萄糖撤出的過程中。徐有容用接近咆哮的語氣怒吼道,“停止維持血糖,拔針之后和袁平安交換位置……這很難么?!”

馬永芳醫生看起來有些狼狽,她什么都沒說,只是低著頭一言不發。作為副主任醫師,馬醫生平時對其他內分泌科的主治和住院醫師們也會直言不諱的批評。但……被人批評,對她來說實在是個有些新鮮且令人不適的事情。

“先休息一下吧。”孫立恩也察覺到了現場的這點氣氛變化。他摘下了自己臉上的口罩,隨后走向了一旁的徐有容,“徐醫生,咱倆聊聊。”

“我先聲明,這事兒沒得商量。”徐有容和孫立恩走到了門外無人的角落,然后她搶在孫立恩前面先說了話,“既然找我來指導演習,那就得按照我的標準來。”

孫立恩摘下了自己的手術帽,然后有些茫然的問道,“商量什么啊……?”他叫著徐有容出來的理由很簡單,就是想要讓小會議室里的氣氛稍微緩和一點。

這是一臺需要以外科手術標準要求的內科治療方案。是一個小姑娘生存下去的唯一希望。而且,還是一臺沒有任何先例可供參考,單純依靠科研結果和體外研究方案制定的治療方案。

這整個治療過程中,不可靠且不可預計的過程實在是太多了。而這個過程中,醫生們能夠盡量縮小不可靠內容的,有且僅有治療過程而已。因此,孫立恩一點都不覺得徐有容可能要求的有些過分——如果不按照神外標準來進行訓練,那訓練可以說就沒有任何意義。

他只是有些擔心治療組里的氛圍,并且擔心繼續這么搞下去,馬永芳醫生可能會扛不住而已。

雖然馬永芳醫生進展差強人意,但好歹也是年輕副高,而且還已經完成了兩天的訓練。要是她突然撂挑子不干了,那孫立恩在四院里可找不出一個能夠和她一樣的年輕內分泌科副主任醫師。就算運氣好找到了這么一個人選,他或者她也一定會比馬永芳落后足足兩天的訓練內容。

現在大家爭分奪秒的練習,不就是為了盡快完成準備工作,等待相關許可下達后馬上開始治療么?

“我就是提一個小建議。”孫立恩甩了甩自己頭發上的汗珠后說道,“馬醫生畢竟已經在內科干了這么多年,要一下適應神外的工作方式是有難度的。如果可以的話,我覺得還是不要采取這種比較情緒化的表達方式。”

“你以為我樂意啊?”徐有容很罕見的用情緒化的語氣回應道,“我就沒見過這么笨的人,怎么就連換個位置都能換的這么磕磕絆絆的?今天她已經被自己身后的線路絆倒了三次了!”

為了不讓馬永芳醫生聽到從而出現尷尬的情況,孫立恩和徐有容說話的聲音都不算大。可就是這樣,兩人仍然引來了注意,“你們聊什么呢?怎么聽著跟吵架一樣?”

孫立恩扭頭一看,白胖子陳天養正端著保溫水杯喝著茶,一邊喝著,一邊還好奇的往兩人這里打量著。

孫立恩和徐有容快速交換了一個眼神之后,徐有容輕咳了一聲,然后對陳天養道,“陳老師,您帶外科的學生應該帶了沒有八百也有一千了吧?”

“那是。”陳天養非常誠懇的點了點頭,“帶了這么多年學生,本科一年少說得有一兩百號學生上過我的課,研究生和博士加在一起……差不多也應該有個三位數了。”

“那可太好了。”孫立恩等的就是這個話——陳天養喜好自賣自夸的習慣他是清楚的。他就是要趁著這個話頭,把最麻煩的事情扔給老陳來處理。“我們這邊有個醫生,以前從來沒經過手術室的……”

徐有容有些不好意思的扭過了頭,她似乎是有些看不下去孫立恩忽悠陳天養這個老人家。但另一方面……她確實也很希望孫立恩能夠把陳天養一波給忽悠瘸了,讓他來給馬永芳搞個突擊培訓。

反正吧,死道友不死貧道就行。心虛的徐有容心里冒出了這么一句話,然后悄悄挪動了兩下自己穿著板鞋的腳,站在比較靠外的位置開始望風把守。

坑老頭這種事兒吧……還是越少人知道越好。

孫立恩成功的坑到了陳天養,讓他信心滿滿的接下了突擊培訓馬永芳的工作。隨后,他和徐有容打了個招呼,自己先跑到了辦公室里打開電腦,然后開始給吳友謙打電話。

“吳院長,我已經按照你的指示跑了第二遍結果了。”吳友謙那邊接通電話后,孫立恩連忙匯報起了工作情況,“老東西的判斷和上一次一致——‘疑似遺傳突變導致的關鍵物質表達不足或活性低下類疾病,具體診斷請結合臨床’。”

“我已經讓項目組那邊著手加入基因組對比了。”吳友謙對孫立恩的效率很滿意,“這次你的發現很重要,這讓老東西又多了一個非常有前景的發展方向。”

神經網絡學習加基因組對比模塊,這聽上去就是一個非常有發展前景的領域。不過,孫立恩自己并不是很在乎這個。他這么積極配合吳友謙,自己是有其他目的的。

“吳老師……老東西推算的用藥結果……”電話那頭的吳友謙啥話都說了,就是沒說正題。孫立恩是在等不及了,這才小心翼翼的問道,“我們這個用藥方案行不行啊?”

“我們這邊做了幾次模擬,結果不太一致——細胞層面上的蛋白通路作用模擬需要考慮的變化因素太多,而且咱們也不好說就已經掌握了所有的細節。”吳友謙答道,“不過十二次模擬里,有八次都判定為有效。其中效果顯著的次數有四次,這個成功率不算低了。完全可以試一試。”

孫立恩有些悵然若失的掛了電話。其實他也明白,老東西的模擬不可能百分百重現人體的作用情況。而這種藥物應用在細胞蛋白通道上的模擬可信度并不能作為參考。

不過,知道歸知道,孫立恩還是無法遏制自己去尋求各種幫助以證實方案的沖動。說白了,還是心里沒底。要不是因為新時代新青年沒有搞封建迷信那一套的習慣,孫立恩說不定還會去廟里燒香拜佛,祈求滿天神佛給點提示。

然而……再怎么心里沒底,他也不能在自己的同事和患者家屬面前表現出來。自己心里沒底,這是正常現象。把這種負面情緒帶到工作里,傳染給同事和病人家屬,那就是不負責任了。

工作群里傳來了暫時休息的通知。與此同時,唐敏的父母也敲開了孫立恩的辦公室大門——和他們一起進入到辦公室里的,還有一個帶著眼鏡的中年人。

“孫醫生。”唐敏的母親首先朝著孫立恩打了個招呼,然后指著自己身后的中年人道,“這是我哥哥。”

“哦哦,今天可以采血了是吧?”孫立恩恍然大悟,之前說為了確定AQP4蛋白表達不足綜合征是否具有遺傳性,他也確實提過希望能夠采取唐敏舅舅血樣的請求。不過,他還真沒想到唐敏父母的行動力能有這么強——他們可不是本地人。

“我聽我妹說,孩子生病可能和我小時候的經歷有聯系——所以我就趕緊過來了。”唐敏的舅舅和孫立恩握了握手,“我人就在這兒,醫生你要做什么檢查都行——我全力配合。”說到這里,他加重語氣道,“我已經和公司那邊請過假了,算上年假一共十四天,這段時間內您需要做什么都行。”

果然還是舅舅疼外甥女。孫立恩點了點頭,請唐敏的舅舅先坐下。然后向唐敏的父母匯報了一下目前的進展情況。

“治療方案已經獲得了我們醫院內部倫理委員會的批準,現在只要等到了民政部門和衛健委的同意,我們就可以開始著手治療了。”孫立恩大概講了講進展后補充道,“目前我們的醫生正在積極展開相關訓練,力求考慮到治療過程中的所有問題,這個步驟目前進行的也比較順利,估計能趕在有關部門完成批準前結束。”

“治療方案我也聽我妹妹說過了。這次的治療效果究竟怎么樣還不好說對吧?”唐敏的舅舅突然插入了對話,他看上去似乎早就打算提出這個建議了似的,“我有一個想法……如果我和敏兒的問題一樣,那……是不是可以先在我身上試試看治療效果?”


在搜索引擎輸入 我能看見狀態欄 無線電子書 或者 "我能看見狀態欄 wxdzs" 就可以找到本書

上一章  |  我能看見狀態欄目錄  |  下一章
Copyright (C) 2019-2020 無線電子書 All Rights Reserved