加入收藏
我的書架
小說社區
書庫 • 全本
玄幻 • 奇幻
武俠 • 仙俠
都市 • 言情
歷史 • 軍事
游戲 • 競技
科幻 • 靈異
您當前所在位置:無線電子書>>我能看見狀態欄

第二百七十四章 英雄膽

更新時間:2021-01-02  作者:羅三觀.CS
聯系家屬這種事情,當然不能讓負責胸痛中心的曹嚴華醫生來搞——雖然這家伙平時也是一副相聲演員的模樣,但好歹現在也是副高級別的上級醫生,指使人家去干這種事情,孫立恩自己都覺得過意不去。

換句話說,這種事情只有自己去干,孫立恩才算的上是心里舒坦。當然,這種事情可不能讓曹嚴華知道,要不然這個天津人肯定得不含任何惡意的怪腔怪調一句,“賤不賤吶!”

通知患者家屬并不是什么難事,真正難的是向對方解釋為什么“嗓子疼”到了醫院的結果卻是氣管切開術。梁天的妻子在接到電話后,一臉驚恐的趕到醫院。隨后就開始打破砂鍋問到底。她對于醫生們所采取的所有治療手段都帶有疑問,甚至在聽到了“為了搶救病人,我們剪開了他的衣服”之后問道,“那剪壞了的衣服醫院賠不賠?”

等孫立恩氣急敗壞的好不容易解釋完了之后,人家又來了一句,“如果早點來醫院,是不是就不用切開了?”雖然聽上去像是個在自責自己沒有早點來醫院就診的話,但配合上她那個……有些微妙的表情,孫立恩對這句話的理解只有一個——這是來找事兒的。

事實上,梁天今天一大早就到了四院急診科。但由于主訴只是嗓子疼,而且也沒有什么其他危險的癥狀,分診臺的護士就直接給他分類成了最不著急的四級病人。而梁天本人則突出一個性子和善,在急診科里等了差不多兩個小時,才等到了孫立恩開診。而在這個期間,為了緩解自己的嗓子疼,他還專門離開了一趟醫院,去外面的商店購買了一盒喉糖。

護士們的行為并不能說有錯,她們并不可能預見到梁天所患的并不是普通的上呼吸道感染,而是更要命的急性會厭炎。而梁天本人要是知道自己會過敏的話,肯定也不會去吃那個喉糖。這算是一堆巧合湊在一起所造成的不幸事件,幸運的是,孫立恩在狀態欄的幫助下及時介入,順利的救了他一命。

不幸的是……梁天的妻子看上去想要借機找找麻煩。

“我家老梁今天早上天剛亮就出門來急診了。”她直接扣住了整個事情的關鍵——分診臺護士對梁天的分診級別判斷有誤。“我也知道,急診這邊應該優先處理情況比較危險的病人。可我加老梁的病情要是沒什么問題,那怎么現在搞到喉嚨上還要挨一刀?要么是你們一開始就判斷錯了他的情況,要么就是你們過度醫療。”

“我不是負責分診的工作人員,我也不知道當時分診臺所得知的情況究竟是什么樣。”雖然孫立恩明白梁天的妻子究竟在憤怒什么,但他實在不覺得分診臺那邊犯了什么錯誤。急性會厭炎的可怕之處就在于此——它的癥狀就是咳嗽和嗓子疼。不管是醫生還是病人本身,都不太可能在急性會厭炎導致窒息之前,就馬上意識到情況不太對勁。尤其是醫生和護士們在單純的進行“問診”時,罹患了急性會厭炎的患者一般都只會描述為自己嗓子疼。

就算是醫生,也沒有多少人會把嗓子疼和“窒息”馬上聯系在一起。

“如果您覺得我們可能在行醫過程中存在疏漏,那您可以向醫務科投訴,或者干脆去找衛健委鑒定醫療事故。這都是您的權利。”孫立恩一邊說著,一邊強調道,“但是,您丈夫所患的疾病本身就是一種隱蔽性很強的疾病。它的癥狀和普通的上呼吸道感染沒什么太大區別。況且最后導致他發病的主要原因,很可能是那一盒他自己購買的喉糖。這更不是我們醫生能控制的東西。”他在小會議室里用很不滿的語氣反問道,“我們當醫生的又不是神仙,我們是上哪兒知道他會去買喉糖,而且還這么巧對自己買的喉糖過敏?”

“你什么態度啊?”當一名患者家屬試圖搞事反被醫生拆穿的時候,他們一般都會試圖通過批評醫生態度的手段來獲取主動權。梁天的妻子也不例外,“我又不是你們什么都懂,我就是問一問問題啊,你這什么態度?”

“我們也不是什么都懂的。比如我現在就不太明白,明明我和其他同事救回了你丈夫的性命,為什么反而還要像是做錯了事情一樣接受訊問。”孫立恩站起身來,放下了兩張同意書,“這兩張分別是告病重通知和治療授權,如果你同意梁天繼續在我們醫院治療的話,請簽字同意。如果打算轉院,也需要簽字并且手寫放棄在本院治療。”他伸了個懶腰,然后看著面前這個好像有些不知所措的患者家屬道,“我叫孫立恩,如果對我的態度不滿意,你可以去醫務科投訴我——投訴一次我得扣五百塊錢。”

反正我現在一個月也十來萬,五百塊錢扣就扣吧。孫立恩拿過了簽好字的同意書,頭也不回的離開了小會議室。

有句話說過,“錢是英雄膽”。雖然說的有些俗氣,有且……過分抬高資本的意思。但孫立恩確實感受到了這句話的含義。五百塊錢嘛,扣嘛!花個五百塊,省的自己受氣血壓升高,這買賣挺劃算!

“所以,你就跑到我這里來抱怨了?”中午吃午飯的時候,孫立恩特意和胡佳一起去了食堂。吃飯的時候,孫立恩再次提到了這個話題。而胡佳則笑著安慰他道,“放心吧,咱們院里的醫務科挺護著自己人的。這種投訴他們不會受理的。”

四院是整個寧遠市里,醫護人員離職率最低的醫院。其中一個非常主要的因素就是各個部門相對來說比較護犢子。孫立恩聽人說過,就算是寧遠醫學院附屬醫院,行政科室也屬于那種……比較不當人的。他們處理起這種投訴的時候,基本都是不管患者投訴的到底有沒有道理,先扣了醫生的工資再說。至于扣工資的理由嘛……就說你醫德不行。

相比較之下,能一碗水端平,理智處理投訴的四院自然很容易獲得醫護人員的認可。醫護人員和行政科室的關系就像是鏡子——行政科室把醫護人員當自己人,醫護人員自然也會這么看待行政工作者。

“你這還算是情有可原的。我今天早上剛剛聽了個八卦——ICU里有個護士被開除了。”胡佳一邊吃著孫立恩碗里的燒鴨飯,一邊神秘兮兮的說道,“這事兒挺逗的,你想聽么?”


在搜索引擎輸入 我能看見狀態欄 無線電子書 或者 "我能看見狀態欄 wxdzs" 就可以找到本書

上一章  |  我能看見狀態欄目錄  |  下一章
Copyright (C) 2019-2020 無線電子書 All Rights Reserved