加入收藏
我的書架
小說社區
書庫 • 全本
玄幻 • 奇幻
武俠 • 仙俠
都市 • 言情
歷史 • 軍事
游戲 • 競技
科幻 • 靈異
您當前所在位置:無線電子書>>我能看見狀態欄

第二百六十五章 理論聯系實際

更新時間:2020-12-22  作者:羅三觀.CS
除非通過基因治療手段,否則醫生們沒有任何辦法直接干預AQP4蛋白的表達數量。也就是說,直接治療AQP4蛋白表達不足的方案并不存在。但……這并不能影響醫生們對此展開一些大膽的,實驗性的腦洞。

就和早期進行冠狀動脈搭橋術一樣,醫生們在處理人體某些組織不夠用的情況時,有一個算一個都是“借貸狂魔”。拆東墻補西墻這種手段,他們已經干了上百年了——從最早的黑奴牙齒移植給美利堅總統開始,這種手段就被醫生們廣泛應用了起來。

但當拆東墻補西墻的手段無法生效時,醫生們則會考慮用某些手段刺激人體,使得已經倒掉的西墻能夠重新……重新“支棱”起來,以最低限度發揮作為墻的功效。

畢竟人體是一個帶有生命力的系統,并不像是工業生產的設備那樣——一旦出現故障,除了更換之外別無選擇。如果能夠讓原有的器官維持運行,那就很有可能依靠細胞層面的修復完成對故障的排除。

其他的酶或者蛋白缺乏癥,醫生們往往難以給與干預。就比如之前那個確診了鳥氨酸甲酰基轉移酶缺陷癥(OTCD)的陳恬藝。之所以要通過肝移植的方法治療,而不是簡單補充鳥氨酸甲酰基轉移酶,就是因為沒有可靠的手段投送藥物——鳥氨酸甲酰基轉移酶本質上是一種蛋白質。由于消化道的蛋白質消化作用,無法通過口服給藥。而通過靜脈給與鳥氨酸甲酰基轉移酶也是沒有價值的——這些轉移酶的主要工作位置在肝細胞線粒體內,血液里漂浮著再多的轉移酶,也無法進入肝細胞線粒體內發揮作用。

所以在治療OTCD時,醫生們主要通過各種手段,從人體內清除和減少無法被鳥氨酸甲酰基轉移酶轉化的氨。

在對待AQP4蛋白表達不足時,醫生們能夠采取的手段也和干預OTCD類似。直接向人體內補充AQP4蛋白是不會有任何效果的——這些蛋白可能會被身體當做是多余的蛋白質而消化并且儲存在身體里。而AQP4蛋白要發揮作用,就必須在細胞膜上出現才行。

但對于AQP4的研究,讓孫立恩有了一個全新的想法。如果現在的AQP4蛋白數量不足,難以完成既定任務……那就刺激它們,讓他們發揮出比以前更大的作用。

作為一種特異性很高的蛋白,AQP4本身是非常高效的水通道。但數量上的缺乏,導致唐敏出現了嚴重的間質細胞水腫。數量是無法干預的,至少目前的醫學手段還做不到。那么,蛋白磷酸化就成了孫立恩現在所能采取的,最有可能有效的手段。

蛋白質磷酸化是調節和控制蛋白質活力和功能的最基本、最普遍,也是最重要的機制。而根據目前的研究結果,要讓AQP4磷酸化并且大幅提高水通透性,PKA(蛋白激酶A)和PKC(蛋白激酶C)都是可能有效的物質。

雖然尚不能確定具體的作用原理和流程,但在某些情況下,PKA可以催化水通道蛋白上的絲氨酸磷酸化。而PCK則是AQP4表達的調節者。作為PKC的激活劑,佛波醇二磷酸鈉能夠作用于AQP4,通過催化AQP4蛋白磷酸化而調節AQP4活性。

孫立恩一開始瞄準的,就是這個名字念起來怪怪的“佛波醇二磷酸鈉”。但……在等待同協回話的這幾分鐘里,他痛苦的發現……這個路子恐怕走不通。

雖然從來沒有聽說過這種藥,但是從孫立恩查到的資料來看,佛波醇也就是佛波酯,是一種T淋巴細胞激活劑,而且具有高度致癌性。它的主要用途是作用在HL60細胞上,并且誘導這種細胞分泌TNFα(腫瘤壞死因子α)。

HL60細胞是一種用于基礎醫學研究的重要細胞系,就和大名鼎鼎的海拉細胞一樣,它分離自于一名患有癌癥的人類。這名患者罹患急性早幼粒細胞性白血病,而這種被分離出來的細胞可以自發粉花,并且在某些特定物質的誘導下發生分化。而佛波醇就是這樣的一種物質。

換句話說,佛波醇二磷酸鈉是一種在實驗中才會在人體外對某特定細胞使用的,具有高度致癌性的,用于誘導HL60細胞分泌TNFα的化學藥劑。它是醫學研究領域的一個具有一定危險性的工具。這也就意味著,孫立恩不太可能通過佛波醇二磷酸鈉來調節唐敏的AQP4活性——除非他打算冒著被判謀殺罪和非法行醫罪,并且導致唐敏患上癌癥的風險。

不過,論文并沒有就此止步。大概是因為看到了AQP4蛋白和腦積水的關聯緊密,對刺激AQP4的研究并不算少。孫立恩在否決了佛波醇二磷酸鈉的同時,又找到了一條看上去明顯安全的多的道路。

腦內細胞的AQP4效能可能會被精氨酸加壓素(AVP)激活。AVP能夠激活V1和V2兩類受體,而V1可以激活PLC(磷脂酶C),V2受體則能夠激活AC(腺苷酸環化酶)的活性。隨后,磷酸酶C和腺苷酸環化酶則能夠分別激活蛋白激酶A和蛋白激酶C,從而實現對AQP4蛋白磷酸化的目的。

精氨酸加壓素這玩意孫立恩可要熟悉的多。

精氨酸加壓素又名血管加壓素,是一種抗利尿激素。臨床上,醫生們經常使用這種注射液治療中樞型尿崩癥以及顱外傷或者手術所導致的暫時性尿崩癥。它也可以用于鑒別診斷尿崩癥,治療六歲或者以上年齡患者的夜間遺尿癥等等。

而最妙的是,作為一種激素,它可以輕易的穿過腦血屏障,并且安全性要比高度致癌性的佛波醇二磷酸鈉強出幾十個數量級。除了個別病例報道過皮膚過敏和全身性過敏反應以外,這種藥物幾乎沒有什么太嚴重的副作用和不良反應。

唯一值得孫立恩再考慮一下的主要有兩點。

作為一種抗利尿用藥,精氨酸加壓素本質上會增加顱內水分,并且可能因為攝入液體過量而導致水中毒。因此,對具有顱內壓升高危險的患者應當慎用。其次,假設精氨酸加壓素成功進入了唐敏的身體,并且穿過腦血屏障進入了她的腦組織中。要成功達到磷酸化AQP4蛋白,它也需要經過V1V2受體和PCL以及AC的轉化過程。這個轉化過程會對身體造成什么樣的影響尚不可知,而需要多少精氨酸加壓素才能達到理想的磷酸化程度也不得而知。

但至少這是個方向。

孫立恩剛剛理順了思路,準備和袁平安分享一下自己的“獨特而大膽的想法”時,袁平安忽然從座位上跳了起來。

他朝著孫立恩揮舞著自己手里的手機,孫立恩只能大概認出手機屏幕上顯示的是個微信的聊天界面。但上面具體寫了些什么,他可是連一個字都認不出來。

“同協那邊還保存著樣本,他們正在開始進行mRNA測定!”激動了好一會之后,袁平安才意識到孫立恩根本不知道自己在興奮個什么勁。于是他連忙把手機塞到了孫立恩手里并且說道,“石蠟樣本是在零下八十度的冷柜里保存的,我們不用再做一次活檢了!”


在搜索引擎輸入 我能看見狀態欄 無線電子書 或者 "我能看見狀態欄 wxdzs" 就可以找到本書

上一章  |  我能看見狀態欄目錄  |  下一章
Copyright (C) 2019-2020 無線電子書 All Rights Reserved