加入收藏
我的書架
小說社區
書庫 • 全本
玄幻 • 奇幻
武俠 • 仙俠
都市 • 言情
歷史 • 軍事
游戲 • 競技
科幻 • 靈異
您當前所在位置:無線電子書>>我能看見狀態欄

第二百五十六章 燈下黑

更新時間:2020-12-14  作者:羅三觀.CS
唐敏的一天,是以一大堆檢查為開頭的。

今天需要做的檢查包括腦部MRI,頸動脈彩超,視神經電位誘發等等。這些檢查唐敏以前都曾經做過。而再做一次同樣的檢查,對唐敏和唐敏的父母而言自然是“失望”大于希望的。

以前的醫院都做過這些檢查,但是什么都沒查出來。到了四院之后,這群醫生又開出了一樣的檢查——反正在唐敏的父母來看,這種行為就基本等于四院的醫生們宣告“我沒啥好主意,所以我要把其他醫生們走過的彎路再走一遍”的直接宣告。

盡管心里有些疑神疑鬼的,但唐敏的父母依然帶著孩子非常配合的開始了一天的檢查。而孫立恩則在辦公室里忙著給人打電話。

剛入行不久的年輕醫生就有這點好處——要換成其他在行業里已經干出了一些成就的大佬們,碰見搞不明白的病例,他們大概是不會把“打電話求援”當成第一選擇的。但規培醫就不一樣了——哪怕到了第三年,他們能夠搞懂的病例也不是很多。

孫立恩不光是在打電話求援而已,事實上,他是在一邊打電話,一邊進行頭腦風暴。

唐敏的病例是非常復雜的,而且癥狀也沒有足夠的標志性。在有足夠價值的檢查報告出爐之前,孫立恩需要所有的意見。哪怕是那種聽上去不太靠譜的也行——反正有狀態欄作為后盾,他要辨別各種意見倒也相對簡單一些。

除了打電話向自己認識的行業大牛求助,孫立恩還充分發揚起了自己“敏而好學”的特質。他干脆把電話打到了吳友謙那里。

“老東西要60個小時才能給出建議?”吸引了吳友謙的,首先還是老東西在這個病例里的特殊表現。畢竟這套系統當初設計就是為了給一線臨床醫生做提示的。而一個普通輕癥病人從抵達門診到完成檢查并且拿到藥物,往往也就一兩個小時而已。

按照項目組的計劃,老東西從拿到檢測結果,到給出診斷建議的時間應該小于三十分鐘才算是有實際使用意義。而要成功投入臨床使用,這個診斷時間應該被縮小到小于十五分鐘才行。

六十個小時的診斷時間,就算是對住院病人來說也有些太長了。吳院長雖然對電腦技術不夠了解,但跟組這么長時間,他對于老東西的能力還是有一個非常具體的認識的。在老東西剛剛開始進行神經網絡學習的時候,一個普通的胃痙攣需要耗費老東西大概十五天的時間進行運算。而現在,老東西要判斷一個患有胃痙攣的患者,大概只需要30秒的運算。

哪怕已經取得了這種進步,老東西仍然要計算超過六十小時才能給出建議。吳友謙先是覺得難以置信,隨后就開始沉思了起來。

“六十個小時的計算時間確實可能說明了一些問題。”吳友謙在電話里沉默了差不多三十秒。孫立恩在這三十秒里一直忐忑不安的等著吳友謙說話——他特別擔心是不是自己在實際使用老東西的時候出了什么紕漏,導致了這種長到匪夷所思的計算時間出現。“這個病可能會比較麻煩。”

“不過,既然是老東西能算出來的,那至少說明這種疾病確實是被輸入到了老東西數據庫了的吧?”孫立恩畢竟是個年輕人,對于計算機相關的東西還是有一些基礎認知的。“畢竟老東西也是個電腦,它總不能憑空診斷出一種并不存在的疾病吧?”

“那當然,它就是臺電腦,又不是有二三十年從業經驗的臨床專家。”吳友謙對孫立恩的推斷給予了部分肯定,“不過,要是碰到數據庫里沒有的疾病,老東西還是能夠憑借自己的數據庫給出模糊推斷的。它不知道感染了患者的是哪種新型病毒,但它應該還是能夠分得清楚自身免疫系統疾病和感染的區別的。”

這就相當于給出了一個診斷方向?孫立恩想了想,覺得老東西發揮的作用好像和自己也差不了多少,“那也行……”他頓了頓之后問道,“吳院長,我手頭這個病例你不感興趣嘛?”

“能讓老東西算六十個小時的病例,你說我感不感興趣?”吳院長在電話那頭咳嗽了好一陣,然后繼續道,“病例你給我傳真一份發過來。”

“傳真可能難點。”孫立恩苦笑著看著自己手里這份厚實的仿佛實用內科學的病例——袁平安的工作確實卓有成效,他按照時間線索,把唐敏的所有病例記錄都編列成了一本厚厚的病例——然后無奈道,“我手上的這本病例少說也有個四五百頁,要拆開掃描傳真工作量太大了。您現在在寧遠么?不行我等會把病例給您送過去。”

孫立恩會選擇向吳友謙求助的原因其實很簡單。老吳同志畢竟在行業內打拼了幾十年,他教出來的學生恐怕比孫立恩見過的醫生還要多上幾十倍。而這些醫生在各自的職業發展中,也會結識不少其他專家學者。要知道,對于這些“專家學者”而言,世界上除了自己的研究項目和項目申請以外,大概沒有幾件事情的吸引力能和這種“很多其他專家都摸不著頭腦的罕見病”相媲美的。

找吳友謙求助,算是投石問路。而找宋文和劉堂春,那就算是四院自身的既定渠道了。

劉堂春現在是負責分管急診和診斷中心的副院長,下級醫生有搞不定的病例,請劉副院長出出主意那再合理不過。而宋院長嘛……孫立恩的求助電話都打到吳友謙手里了,那通知一下宋院長也算是合情合理。

劉堂春和宋文在接到了孫立恩的求助電話之后,其實還是有些驚訝的。兩人都沒想到,四院居然還能收到孫立恩搞不定的病人。劉堂春對此表現的最為激烈,“你都搞不定的病人,你讓我上哪兒找人處理去?”

“劉老師,我這也是現在確實沒有什么其他的好辦法了……”孫立恩無奈道,“基因檢測已經在搞了,腦脊液的檢查后面得看看神外和普外有沒有什么辦法從患者的引流管上下手……我手上的牌就只剩下帶著病人去外院做PET了……”

“PET我能給你想想辦法。”劉堂春直接從孫立恩手里搶了個最簡單的活,“你要找外院專家會診,要么去找宋院長,要么去問問陳天養和柳平川手里有沒有合適的。老劉我不方便給外院專家打電話。”

孫立恩琢磨了好一陣子才反應過來劉堂春為啥說自己不方便打電話——感情老劉同志也怕別人誤會?

而相比較劉堂春,宋文就顯得靠譜多了,“病例拿過來一份,我問問看西華醫院那邊的專家有沒有什么想法。還有,這個病人,你問過帕斯卡爾博士的意見沒有?”


在搜索引擎輸入 我能看見狀態欄 無線電子書 或者 "我能看見狀態欄 wxdzs" 就可以找到本書

上一章  |  我能看見狀態欄目錄  |  下一章
Copyright (C) 2019-2020 無線電子書 All Rights Reserved