加入收藏
我的書架
小說社區
書庫 • 全本
玄幻 • 奇幻
武俠 • 仙俠
都市 • 言情
歷史 • 軍事
游戲 • 競技
科幻 • 靈異
您當前所在位置:無線電子書>>我能看見狀態欄

第二百三十八章 路數不同

更新時間:2020-11-29  作者:羅三觀.CS
要是孫立恩身上有個生命監護儀,那估計現在這玩意正在扯著嗓子報警。孫立恩覺得自己太陽穴上的顳淺動脈正在撲通撲通的亂跳。

“您如果是經濟情況困難,我們可以為您申請一些補助。”孫立恩深呼吸了好幾次,然后用比較低的聲音說道,“孩子的胳膊必須要盡快治療,這個真的不能拖的……”

“我們出院。”孩子媽的態度堅定不移,她甚至從自己的包里摸了根筆出來,“我已經聯系過了,等會我就帶著孩子去老家的衛生院把骨頭接起來。”

如果沒有這句話,孫立恩還能考慮要不要請老吳過來做做工作,或者干脆請婦聯和團委的未成年人權益保護部門介入。但家屬已經明確表示自己要帶著孩子轉院治療,那……作為醫生,孫立恩的所有招數都被封住了。

“您再考慮考慮?”孫立恩看向了一旁的孩子父親,既然當媽的說不通,也許當爹的這邊能作為突破口。“您要是不放心,那孩子的胳膊在別的三甲醫院做手術也可以。但是一定要快,時間久了很可能會有其他的并發癥。手術時間真的不會太長,最多就耽誤今天下午和明天早上上課而已……”孫立恩突然覺得自己特別卑微,明明當爹媽的都不在意,但他還是不停的耗費著口水在勸說。

“不用了。”孩子的父親張嘴剛想說點什么,卻被孩子媽直接給中途截住了。“接回去之后正好趕上下午的補習班,三千塊一節課呢!這補習班一天都不能落下,不然進度跟不上了。”

左右都說不通,孫立恩也沒辦法了。只能拿出了拒絕治療和出院證明,并且他還把手機上的錄音也打開進行了第二次記錄。

“你們家屬拒絕對孩子已經骨折的右臂進行進一步治療,并且明確知道如果不進行手術治療,可能會出現包括愈合畸形,骨筋膜室綜合征和其他嚴重并發癥的可能性。由此產生的一切后果,均由你們承擔。”孫立恩拿著兩張通知書念了一遍后,把紙放在了桌子上,“如果你們一定要出院的話,就先簽字吧。”

“三千一節課?”臨近中午,孫立恩帶著自己的東西回到了辦公室里。距離和劉堂春約好的時間還有四十來分鐘,孫立恩決定先把聽診器啥的放回到自己的位置上再出發。在辦公室里,他正好碰見了過來串門的胡春波。聽孫立恩抱怨完了自己遇到的那個孩子,以及那對簡直沒有腦子的父母后,胡春波卻把注意力放在了其他方面,“什么補習班這么貴啊?”

“我哪兒知道。”孫立恩搖了搖頭,他還是覺得心里憋得慌,“娃娃手都斷了,還想著上課呢?”

“現在有些家長是真的快被逼瘋了。”孫立恩還沒結婚,所以這方面的事情上胡春波覺得自己比較有發言權,他端著自己的保溫杯喝了一口之后說道,“我家的姑娘,明年就升高三了。上了高中之后,我和她媽反而輕松了些——畢竟學校要求住校,兩周才回來一天。可是初中的時候,那才叫要命呢。”

胡春波的女兒從小就學習相當優秀,這一點倒是讓胡春波自己很放心。可當媽的卻不這么認為,她總覺得孩子的成績還有進步空間。

“我媳婦兒管的可多了。”胡春波說起這個都覺得有些不忍心,“十幾歲的小姑娘,那不正是喜歡玩的時候?看看電視劇,逛街買裙子,和朋友一起出去玩……結果她媽全都不準。家里的電視都把電線給剪了。”

孫立恩眨了眨眼睛,不知道該說些什么。

“我一開始也覺得她做的太過分了,后來我去了一次家長會,才知道她已經算平和的了……”胡春波一邊苦笑一邊搖頭,“我閨女她們班上的家長一個比一個狠,有逼著孩子每天從學校請假上補習班的,有考雅思不是為了出國就是為了訓練英語的,甚至還有生了二胎的家長,每天帶著高二的兒子和小學二年級的孩子一起補習,結果二年級的娃娃先拿了PET證書的……”

孫立恩聽的目瞪口呆,自己才從學校畢業出來兩年,現在的教育就已經到了這種水深火熱的地步了?

“嗨,還不是那些微信公眾號鬧的。”說到這個,胡春波也一肚子氣。“以前他們販賣焦慮感,賣的是年輕人。你不賺錢,你沒有名牌包,你沒有北上廣深二百平米的房子,你就是個失敗者是個廢物。把你批判的開始懷疑人生之后再來推銷什么理財項目和自我提升的課程。現在這招不好使了,畢竟年輕人再榨也就那么點油水。”他嘆了口氣,“我們這幫有娃的就成了新目標。”

“微信公眾號?”孫立恩百思不得其解,“他們有這么大能量?還能讓家長全都瘋了一樣逼著孩子去上補習班?”

“這就是鯰魚效應嘛。”胡春波解釋道,“這么說吧,如果沒有這種使勁砸錢,把娃不當人的家長,你家孩子能考進重點高中。可現在突然冒出來這么一堆買學區房的,上補習班的,甚至逼著小學二年級就學完初三課程內容的家長。你的孩子怎么和他們競爭?競爭不了,那就沒有重點高中。沒有重點高中,高考就難上心儀的學校……這叫啥來著,內卷是吧?”

“學校搞減負,搞素質教育,搞什么課外練習。結果搞到最后,家長花的錢和時間甚至精力都比以前更大,而且還得提心吊膽。”胡春波搖頭晃腦表示無奈,“搞減負?不知道是在減誰的負擔!教育產業化,簡直比醫療私立化更害人!”

孫立恩聽了一堆抱怨,自己的郁悶一點沒有減少,反而更覺得腦子里亂糟糟的。也不知道究竟是什么地方出了問題。但有一點孫立恩可以肯定,那個孩子的骨折……如果不及時處理,真的會出大問題的。

“家長都已經強行要求出院了,那我們還能有什么辦法?”劉堂春在辦公室里聽完了孫立恩的描述后也有些無奈,“你也說了,家長是要求去其他醫院治療。如果她不治這倒好辦了,不行我們找警察或者未成年人保護機構。可他們是要去別的地方治……這個真沒轍。”

安撫了一下自己得學生之后,劉堂春從桌子下面拿出兩份盒飯,給孫立恩拿了一份后示意他先開始吃,“今天找你過來,我是想跟你談談以后的事兒。”

孫立恩打開盒飯的手猛地一抖,他有些不可置信的抬起了頭,看著面前的劉堂春。

“你之前和徐有容一起發的那個論文,提出的觀點挺不錯。”劉堂春吃著自己的盒飯說道,“不過后面的研究方向應該是寄生蟲和免疫學相關,這和我的研究方向不是一個路數。”他看著孫立恩問道,“老帕對這個病人很感興趣,他托我問問你,有沒有興趣讀他的博士?他說了,可以直博。”


在搜索引擎輸入 我能看見狀態欄 無線電子書 或者 "我能看見狀態欄 wxdzs" 就可以找到本書

上一章  |  我能看見狀態欄目錄  |  下一章
Copyright (C) 2019-2020 無線電子書 All Rights Reserved