加入收藏
我的書架
小說社區
書庫 • 全本
玄幻 • 奇幻
武俠 • 仙俠
都市 • 言情
歷史 • 軍事
游戲 • 競技
科幻 • 靈異
您當前所在位置:無線電子書>>我能看見狀態欄

第二百二十八章 后續工作(3)

更新時間:2020-11-16  作者:羅三觀.CS
作為最先進的,最新的醫院部門,綜合診斷中心也是目前整個四院所有科室里運行成本最低,同時創造效益最差的部門。

運行成本低這個很好理解,畢竟周秀芳綜合診斷中心從建立之初就沒有花過四院一分錢的額外資金。武田制藥完成了全部投資之后,除了支付人員工資和所有的水電費用之外,四院基本沒有再往里面加過投入成本。

沒有負擔,意味著整個綜合診斷中心在運行過程中就不存在創造收益的壓力。和其他那些部門不太一樣,在綜合診斷中心工作的醫生們收入原本就不算太低。

帕斯卡爾博士和布魯恩博士享有相應的人才引進計劃補助,其他的醫生們則都享受著原科室的標準工資和平均績效。在綜合診斷中心里拿的是另一份兒收入。

第二診斷組的醫生們相對要慘一點,他們放棄了原本在云鶴的職務和收入,跟著張教授不遠千里來到寧遠工作。但從收入結構上來說,他們就要比第一診斷組的醫生們少拿一份工資。好在武田方面承諾為大家再出一筆普遍性的補貼費用,這也算是讓第二診斷組的醫生們能夠安心的在寧遠繼續干下去了。

綜合診斷中心的醫生們沒有業務量上的壓力,也沒有什么創收的壓力。綜合診斷中心的工作環境又好的有些過分……這種環境下,醫生們的精力也要比其他科室更加充沛一些。

讓張俊義離開ICU之后就來綜合診斷中心繼續住院,對他的安全也有足夠的保障。

劉堂春這點小心思當然是瞞不過綜合診斷中心里的各位醫生的。不過這種心思并不會引起什么不滿——為了更好的完成老劉同志給出的任務,兩個治療組都決定盡快把手頭上的病人先送到其他科室去,或者干脆讓他們出院。反正繼續住院,對于他們的病情也沒有什么太大的改善作用。

唯一一個例外,大概是被診斷為CJD的曹志全。

曹志全在四院內住院已經兩天了,他的情況沒有任何好轉的跡象,而且還在進一步惡化中。

陷入了無動性緘默后,曹志全到現在為止也再沒有說過一個字。他就這么半睜著眼睛,躺在病床上一動不動。

由于失去了自主進食的能力后,曹志全的生命全靠鼻飼管維持。一般來說,這種行為應該由家屬執行。但曹志全的兒子卻攔住了自己母親前來照顧父親的行動。

他流著眼淚,“噗通”一聲跪在了病房門前。雙臂張開,結結實實的攔住了病房的大門。

曹志全的妻子憤怒的朝著兒子怒吼著,她用的是孫立恩聽不懂的方言。但那個樣子……只要眼睛沒瞎的人都能看得出來,她是真的又氣又急。

曹志全的兒子低著頭,任由著急的母親在自己身上又推又搡,甚至連巴掌都不躲閃。他只是低著頭說道,“爸這個病已經沒救了,醫生說這種病能傳染……我已經要沒爹了,總不能把你也填進去啊!”

這種堅決的態度似乎最終還是說服了自己的母親,等母親捂著臉哭著離開走廊后,小曹才默默的從地上站了起來。他沒有先去揉揉自己被打的紅腫的臉,而是有些心疼的向病房里看了一眼。躺在病床上的曹志全仍然一動不動,兩只眼睛半睜著看著天花板。

過了幾秒鐘,在確定自己的父親沒有任何動作后,小曹才重新把頭扭了回來。然后吧自己的臉買進了自己的臂彎中,發出了一陣被壓抑的極低,包含著痛苦的哭聲。

孫立恩站在遠處,一時間不知道自己該做些什么。按照一開始的計劃,他本來是應該過來和小曹談一談關于曹志全出院的問題的——繼續在綜合診斷中心住院對于曹志全的病情也不會有任何改善。他必然會慢慢滑向死亡的深淵這個事實沒有任何人能夠改變的了。就算是有著外掛的孫立恩也沒有能夠拯救他的方法。

但是在這種情況下……要請人家放棄治療,好像也有些太不進人情——甚至可以說是有些太過殘忍。

就在孫立恩準備離開現場先去辦公室里躲一躲的時候正在哭泣的小曹卻忽然停了下來。他看到了孫立恩的身影,然后胡亂擦了兩下自己的眼睛隨后快步趕了過來。

“孫醫生,我……我有些事情要跟您說。”

在小會議室里孫立恩給小曹倒了杯熱水。然后坐在了他身旁準備等他說話。不管他想說什么,讓情緒穩定下來,才能盡力避免那些可能會讓他以后感到后悔的不理智舉動。

在小曹張嘴說話前,孫立恩大概也能猜到他想說些什么。這小伙子雖然看起來年紀不大但是腦子還是很清楚的。他阻止自己的母親去照顧父親這基本等同于向醫生們直接說明準備放棄。

作為醫生,孫立恩并不太愿意自己的病人家屬提前放棄。但同樣身為人子,孫立恩非常明白作出這種決定有多折磨人。傳統文化里的“孝”,平時和父母相處的深厚感情,乃至于鄰里親戚之間的閑言碎語……能夠“脅迫”著子女選擇繼續治療的理由實在是太多太多了。別人只是動動嘴皮的事情卻能逼著一個乃至好幾個家庭耗光自己所有的精力和金錢。

以目前的科技水平和醫療能力,醫生們對曹志全的病情已經沒有了任何辦法。或許還可以用抗生素和振動外套以及吸痰器來防止因為無法咳嗽排痰而導致的肺炎。加強護理經常翻身也能夠避免壓瘡的發生。但……CJD的病人無法被治療更無法被治愈。他和那些植物人的患者不同——植物人還有那么一絲清醒過來的機會。而曹志全……他的未來只有一片黑暗。

他沒有機會了。

“我想問一下……我爸這個病……”小曹沉默了好久之后突然問道,“這個病是會傳染的對吧?”

“是的。”孫立恩點了點頭這個對話之前就曾經發生過了。

“如果要把他接回家,后事要怎么處理?需不需要什么專門機構來做?”小曹抬頭問道“這種事情我以前也沒經歷過問了幾個朋友他們也不太清楚……”他補充道,“我們家是少數,按照習俗是得土葬的。但是我爸這個病……是不是不能土葬?咱們有相關規定么?”

孫立恩有些詫異,他還真不知道曹志全居然是少數民族。由于民族習慣和宗教方面的差異,少數民族并不強制執行火葬規定。這一點和普通病人是有區別的。

不過宗教差異和民族習慣在傳染病面前……顯得就很沒有必要。CJD是會傳染的疾病,而且病原體很難被殺滅。要讓朊蛋白顆粒失去傳染性,至少需要在130度高溫下消毒超過兩個半小時才行。普通的土葬并不能保證傳染病就在此被截斷。

“肯定是不能土葬的。”生命才是最大的政治正確。雖然可能冒犯到別人的習慣,但冒犯總比其他人喪命要更容易接受一些。“我們已經把病例上報到了CDC,按照一般流程,病人……去世之后,會有專門的工作組過來收斂和轉運遺體。等完成了火化后,骨灰會轉交給家屬。”

孫立恩盡量想把話說的柔和一點,但看得出來,他的努力收效并不明顯。小曹重新低下了頭,他正在努力壓制自己的哭聲。過了好一陣子,他才紅著眼睛抬起了頭。

“如果不能土葬的話,老家那邊可能會有點麻煩。”他深吸了一口氣問道,“我爸的遺體,可以捐贈么?”

孫立恩有些同情的看了一眼面前的小曹,然后遺憾的搖了搖頭。“我謹代表我們醫院,還有所有的醫生向您致敬。這是一個了不起的決定……但是很遺憾,我們無法接收克雅氏病的患者捐贈遺體——朊蛋白微粒無法被常規手段滅活,這意味著您父親的遺體將仍然具有高度傳播性。這樣的遺體對于醫學研究和教育是沒有意義的。國內目前也沒有能夠接收并且研究克雅氏病患者遺體的機構……疾控中心那邊可能會取一部分腦組織留樣,但最多也就是做到這一步了。”

“那就……那就這樣吧。”小曹失魂落魄的站了起來,他揉了揉自己通紅的眼睛,然后又坐了下來。“孫醫生,還有一件事情……”

“我想……放棄對我爸得一切治療。但是家里現在也沒辦法讓他回去……我擔心我媽可能會被傳染。”他有些為難的看著孫立恩問道,“能不能……能不能最后幾天就讓他在這里過?”他有些焦急的補充道,“住院的費用我還能付得起……”

“可以。”孫立恩嘆了口氣,他遞過去一張抽紙,有些同情的點了點頭,“后面的事情我能做的盡量幫你做掉。放棄治療的話,我這邊有個同意書,你簽一下自己的名字就行了。”

入職四院兩年,孫立恩第一次沒有阻攔患者家屬放棄治療。他看著小曹一邊哭著一邊簽字的模樣,自己心里全是無奈。

或許有時候,放棄治療也是一種尊重生命的體現。


在搜索引擎輸入 我能看見狀態欄 無線電子書 或者 "我能看見狀態欄 wxdzs" 就可以找到本書

上一章  |  我能看見狀態欄目錄  |  下一章
Copyright (C) 2019-2020 無線電子書 All Rights Reserved