加入收藏
我的書架
小說社區
書庫 • 全本
玄幻 • 奇幻
武俠 • 仙俠
都市 • 言情
歷史 • 軍事
游戲 • 競技
科幻 • 靈異
您當前所在位置:無線電子書>>我能看見狀態欄

第二百二十章 搶

更新時間:2020-11-05  作者:羅三觀.CS
已經出現了腦疝的病人,活下來的幾率有多少?

如果是枕骨大孔疝,那么存活幾率基本等于0。如果是小腦幕切跡疝,在兩小時內得到治療的情況下,存活幾率約為50。其他的腦疝死亡率略低一些,但仍然是一種可能分分鐘要命的疾病。

每一個醫生最不愿意看到的情況就是自己負責的病人出現瀕臨死亡的癥狀。但真要遇上了,除了硬著頭皮兵來將擋水來土掩以外,誰都沒有什么好辦法。

對于現在的張俊義來說,他最需要的是一臺神經外科手術。去除掉大量顱骨骨瓣之后釋放顱內壓力,避免腦組織被擠壓到顱腦的其他孔隙里。

120的急救車上是有甘露醇的。如果能夠及時輸注,倒是能夠稍微降低一點張俊義的腦疝風險。但在顛簸的車上,望著四肢都被緊緊扎住止血的張俊義,院前急救員有些犯難——他一個人可沒辦法在車上完成深靜脈置管這種高難度操作。

“把針給我。”布魯恩博士看出了院前急救員的為難,他停下了通過手機發送微信的動作,從車里找出一副干凈的乳膠手套戴在手上,“我來做注射,你消毒——別擦脖子!”他瞪了一眼院前,“在車上扎頸靜脈,你是嫌他死的不夠快?走貴要靜脈!扎左邊!”

“啊?”院前看起來真的很緊張,他正準備在張俊義的右側胳膊上進行消毒,卻被布魯恩叫住了。

“右邊這個胳膊都快擰成麻花了,那你還給右邊消毒?”布魯恩博士很不滿意的瞪了一眼院前,然后搖了搖頭。一把撕開了注射器包裝后,他極其熟練的完成了輸液準備。并且在晃悠著的車上開始進行靜脈注射——一針見血,效果好的簡直不像是醫生。

而像是個高年資的護士。

“以前在加勒比海區域做巡回醫療的時候,我可沒有護士幫忙。”完成了入針后,布魯恩博士看起來很有些得以于自己的手段。他這么嘟囔了一句后,轉頭向孫立恩嚴肅道,“這話可千萬不能告訴咱們院里的護士啊……到時候我下醫囑她們卻讓我自己干活,這我可受不了。”

救護車在孫立恩和布魯恩說話的當口已經停在了醫院門口。提前五分鐘得到120預報,提前一分多鐘得到孫立恩和布魯恩通知的醫生們已經等在了門口。張俊義這種高空墜落傷員必然是要走綠色通道的。

綠色通道的最大好處,就是免去了一切其他不緊要的過程。張俊義就像是整個醫院里最重要的人一樣,到處插隊是基本操作。接到通知的CT室為了等張俊義,已經停止了對其他患者的檢查。雖然一開始患者們大多有些不滿和不理解,但是看到了躺在床上的張俊義以后,所有的不滿都頓時煙消云散。

他傷的實在是……太重了點。就算一般人看不出來他的腦疝和脊椎骨折,光看四肢上那些深可見骨的傷口以及扭曲的胳膊,也能判斷出來——這人傷的很重。

CT室內進行檢查前,急診的醫生們已經在轉運途中為張俊義貼好了生命體征監護設備。并且還對他的開放性氣胸做了更加合適的緊急處理——把塑料布換成了浸過凡士林的紗布片。

CT的檢查一般會在幾分鐘內結束。但在目前的情況下,醫生們仍然需要抓緊時間才能從閻王爺手里把張俊義搶回來。每一秒鐘的拖延都可能成為導致張俊義死亡的原因,但每一秒鐘的檢查都有可能為張俊義爭取到更多生的機會。這是一個兩難局面,究竟要怎么樣才能平衡好檢查所消耗的時間和急診手術前的時間浪費——對任何一個醫生來說,這都是非常困難的選擇。

“CT做完之后,馬上送手術室。”趕到現場的劉堂春大概掃了一眼CT圖后,就果斷下達了指令。“中縫已經偏了,再不手術就晚了。”

于是,CT檢查被強行叫停。現場的醫生們沒有任何一個人對劉堂春的判斷有意見。對現在的張俊義而言,腦疝才是最容易導致他死亡的原因。相比較之下,大出血之類的甚至都不會成為醫生們首先考慮的問題。

“患者的腹部有明顯的膨隆,可能有很嚴重的內出血。”孫立恩在一旁提醒著,“急診手術的話,是不是得請肝膽外的醫生們一起?”

“那肯定的。”劉堂春點頭同意了自己徒弟的判斷。張俊義目前的血壓不是很高,監護儀上顯示的是125/95mmHg。這和一般的腦出血患者可不太一樣。

普通的腦出血患者,要么本身就有慢性高血壓。要么就是因為腦出血而導致交感神經系統、腎素-血管緊張素系統以及皮質激素系統等神經內分泌系統的異常激活,循環系統兒茶酚胺、腦鈉尿肽等生物活性物質水平增高,導致血壓驟升。或者因為顱內壓增高,超出腦自主調節功能的承受范圍,需要通過增高外周血壓以維持腦灌注壓而產生Cu侍ng-Kocher反應——即腦干受壓反應。

總而言之,不管是因為自發還是外力沖擊而出現腦出血,患者絕大部分都會有嚴重的高血壓癥狀。而現在張俊義的血壓僅僅比正常值略高一點。這基本就在昭示著一個很嚴重的現實,他的血容量嚴重不足。

雖然四肢上的傷勢很嚴重,但劉堂春這種久經沙場的老將一眼就能看得出來,這些傷勢基本沒有傷到動脈。而且張俊義的身體右側明顯比左側的傷痕更多更深,這應該是因為墜落時身體自我保護的機制所致。

人體在進行自我保護時,會下意識的保護有利側。在很多外傷患者的身體上,這種自我保護就會表現為兩側軀體的傷勢明顯區別。

既然不是肢體損傷所導致的血容量不足,那就只能是內出血了。根據孫立恩提到的“腹部膨隆”,劉堂春估計要么這個患者是有肝破裂,要么就是脾破裂。

從張俊義現在的血壓水平和心率估計,劉堂春更加偏向肝破裂一些。如果是能夠導致腹部膨隆的脾破裂,那他現在大概已經死了。

從被推進CT室,到張俊義被送上四樓的手術室,四院的醫生們一共只用了四分十七秒。


在搜索引擎輸入 我能看見狀態欄 無線電子書 或者 "我能看見狀態欄 wxdzs" 就可以找到本書

上一章  |  我能看見狀態欄目錄  |  下一章
Copyright (C) 2019-2020 無線電子書 All Rights Reserved