加入收藏
我的書架
小說社區
書庫 • 全本
玄幻 • 奇幻
武俠 • 仙俠
都市 • 言情
歷史 • 軍事
游戲 • 競技
科幻 • 靈異
您當前所在位置:無線電子書>>我能看見狀態欄

第二百零九章 麻煩大了

更新時間:2020-10-16  作者:羅三觀.CS
對于每一個急診科的負責人來說,檢驗科試圖卡脖子都是最不能容忍的事情。要么檢驗科乖乖躺平,對急診科的所有檢查請求都給予最大程度的協助,要么就干脆繞過檢驗科自己單獨建立一個檢驗部門。總而言之,這種可能會導致整個部門運行受阻的關鍵命脈,必須掌握在自己手里。

劉堂春當初對建立綜合診斷中心是有些擔憂的。但在得知綜合診斷中心同時還附贈一個“檢驗部門”之后,這老貨連一秒鐘的猶豫都沒有,就決定全力支持這個部門成立。同時還樂顛顛的把孫立恩以及徐有容給推了出去。

劉堂春會這么大方,一部分當然是相信自己和周軍能把孫立恩和徐有容給摟回來。另一部分則是……沖著這個檢驗中心。

趙建國和醫院的其他單位不太對付,這事兒在四院里不是秘密。劉堂春雖然有信心趙建國他翻不出什么大浪,但前提條件是“宋文還在自己的位置上掌控一切”。當年把趙建國塞到這個位置上的那位“領導”雖然已經退居二線了,但仍然不是其他院長和主任們能夠抵抗的。

為了以后的工作順利,為了以后的部門運轉正常。劉堂春大力支持了綜合診斷中心的建設,這不光是為了給急診科撈一個先進的診斷部門。更是為了讓急診科具備“不被卡脖子”的底氣。

只要急診科能夠具有足夠強大的抗干擾能力,只要綜合診斷中心能夠發展起來,那這些問題就都不會是問題。

未雨綢繆,是中國人的特有品質。每個中國人都熟知“好戰必亡,忘戰必危”的道理。作為儲蓄率最高的國家,中國人面對未知風險的最直接應對方式,就是提前進行相應的“儲蓄”。對四院急診科來說,綜合診斷中心就是他們的儲蓄或者說后路。

但是任何后備計劃從提出計劃到實施,都需要一定的時間。按照劉堂春一開始的估計,孫立恩完成三年規培計劃之后直接升職到主治沒有什么太大難度。在他之后擔任住總期間,靠著急診科的支援以及武田方面的資源,綜合診斷中心應該就能成為一個可以獨當一面的“小號三甲”。至少在檢驗方面,不用再擔心被人卡脖子的問題。

但是……事情看起來有些變化。這份變化來自于整個四院醫療體系的穩定劑和主心骨宋文。

宋院長這個級別的領導發生工作調動是非常正常而且自然的事情。但由于組織工作的保密性和人事工作的嚴肅性,除非是干部本人和相關組織干部,外人往往難以得知這種變化的出現。

孫立恩的情報,在周軍看來非常重要,而且可信度相當高。宋文不是一個容易被自己情緒所困擾的女人。雖然“女人”往往被人們看做是“容易被情緒所困擾”的那一類人,但如果有人把宋文當成這種人,那他的腦子一定是壞掉了。

宋院長是一個女人,但也是個很理智的女人。

“軍啊,小孫給你打電話了吧?”周軍正在琢磨著什么時候去和劉堂春通個氣,卻沒想到自己的辦公室里突然冒出來了一個劉副院長,“我看宋院長那動靜有點不對勁。”

“他已經跟我說過了。”周軍點了點頭,朝著劉堂春揚了揚手上的報告皺眉問道,“下周例會的時候就把這個提案交上去?”

“時間上有點趕……有點被動,但是這也沒辦法。”劉堂春嘆了口氣,“時不我待啊。”

孫立恩完全不知道自己這一個電話會有什么后果,他現在也顧不上考慮這些。

“好的,我馬上就到。”正在和胡佳討論要給未來的孩子買什么樣嬰兒床的孫立恩接到了能夠讓他從令人冷汗直流的話題中解脫出來的通知——雖然這個通知本身也讓孫立恩流了一身的冷汗。

電話里,周策的聲音聽起來有點急,“孫醫生,你趕緊回來一下,病人出問題了。”

“怎么了?”孫立恩從地板上蹦了起來,他不是沒有被叫過急會診,也不是沒有被自家的組員緊急召回過。但是在孫立恩的印象里,這還是他第一次聽到周策用這種語氣說話。

“你收進來的這個曹志全,昨天晚上用過西地泮了是吧?”周策壓低了聲音問道,“用了多大計量?”

“急診那邊給的藥啊,用了應該是2ml吧……”孫立恩有些不確定的說道,“怎么了?”

“人從昨晚用過藥之后,到現在都沒醒。”周策肯定是急了,他連聲催促道,“你趕緊過來看看怎么回事——我現在就叫麻醉科過來會診!”

孫立恩有些不合時宜的想到了一個笑話——某個病人第二天即將接受一場全麻手術。為了預備之后痛苦無聊且網速緩慢的術后住院生活,這位病人特意在手術前兩天去網吧包夜,連續通宵兩晚。

徹底痛快了之后,病人第三天在接受全麻后狠狠的睡了27個小時。等他醒過來的時候,身旁有臉都白了的主治醫生,臉都綠了的麻醉醫生以及臉都黑了的醫院副院長。

雖然只是個笑話,但這也確實在某種程度上體現了醫生們對于“患者使用鎮定麻醉類藥物后意識喪失”的反應。這可不是開玩笑的事兒——一個搞不好,說不定是要出人命的。

很明顯,周策現在就在擔心這個問題。急診科用了2ml的西地泮——按理來說,這在鎮靜藥物使用里算是比較小心的。成年人鎮靜時,西地泮一般需要在開始的時候使用10mg——也就是2ml的量。然后按需要,每隔34小時加510mg。24小時的總量應當限制在810ml。

哪怕西地泮的代謝緩慢,T1/2需要2070小時。兩毫升的西地泮靜脈注射也不應該引起患者持續昏睡。這不符合藥物機理。

孫立恩一邊步行趕往醫院,一邊用手機開始搜索相關報道——西地泮會的嚴重副作用都有哪些?

醫生也是會用搜索引擎查找資料的,不過和那些用搜索引擎給自己這診斷的奇人們不同的是,醫生們具有分辨搜索結果準確與否的能力。

如果真的是藥物過量,那倒是好處理了。氟馬西尼作為苯二氮卓受體拮抗劑,能夠有效扭轉苯二氮卓類藥物過量和藥物中毒的癥狀。但……曹志全的癥狀應該和西地泮中毒沒什么關系。周策沒有報告曹志全有呼吸中樞受抑制的癥狀,同時也沒有心跳緩慢之類的問題。

這可不是連續通宵之后陷入昏睡——曹志全在沒有過量使用西地泮的情況下陷入了昏迷。這下麻煩可就大了。

請:m.booktxt.net


在搜索引擎輸入 我能看見狀態欄 無線電子書 或者 "我能看見狀態欄 wxdzs" 就可以找到本書

上一章  |  我能看見狀態欄目錄  |  下一章
Copyright (C) 2019-2020 無線電子書 All Rights Reserved