加入收藏
我的書架
小說社區
書庫 • 全本
玄幻 • 奇幻
武俠 • 仙俠
都市 • 言情
歷史 • 軍事
游戲 • 競技
科幻 • 靈異
您當前所在位置:無線電子書>>我能看見狀態欄

第一百九十九章 有眼不識

更新時間:2020-10-01  作者:羅三觀.CS
第二天,第三天,日子就這么在“請你們吃飯”的許諾聲中快速且隱蔽的流淌著。等到張智甫教授真的請吃飯的時候,已經是第四天的晚上了。

“本來應該早點請大家一起聚一聚熟悉熟悉的。”在太陽城的湖南飯館里,張教授舉著一杯蘇打水有些不好意思的對著孫立恩等人道,“不過聽說你們組里有個醫生請假了,我本來還想著等人回來了再一起吃飯……”

“徐醫生的事兒比較麻煩,還不知道什么時候能回來呢。”周策有些無奈道,“她到美國這也好些天了,一直沒跟我們聯系過……”他看向了一旁的孫立恩問道,“頭兒,徐醫生給你打電話了么?”

“沒呢。”孫立恩搖了搖頭,徐有容自從到了美國之后,就一次都沒有和孫立恩聯系過。倒是劉保國和孫立恩打過兩次電話,內容大概是他在美國的律師團隊正在協助徐有容獲取有足夠法律依據的代理人證明。不過事情還得在美國的官僚機構中多打幾個來回,甚至還有可能得先開兩場聽證會才行。總而言之,麻煩多多。

“徐醫生的事情估計不會太快結束,不過這次只要把麻煩解決掉……估計以后就再也不用往美國跑了。”袁平安笑著補充道,“說不定她回來的時候,還能帶著瑞秋一起——到時候咱們組里還能多一個腫瘤學專家。”

張智甫教授聽的有些云里霧里,不過他還是附和著笑道,“有個腫瘤學專家那可太好了,腫瘤學出論文可比其他學科容易的多。”

飯桌上的氣氛逐漸熱絡了起來,陳天養今天和自己的學生王國南被普外拉去當了外援,據說等著他們的是一臺胃穿孔手術。臨走的時候,陳天養放出話來,聲稱區區一臺胃穿孔手術,最多兩個半小時就能搞定。算算時間,差不多飯局進行到一半的時候,陳天養就能和王國南回來接場。

結果等菜剛剛上齊,陳天養就帶著王國南急匆匆的趕了過來。白胖子推開房門,一邊嚷嚷著“累死老子了”,一邊隨便找了個空位坐了下來。看他和王國南都是一頭的汗水,孫立恩小心翼翼的問道,“陳老師,手術挺順利吧?”

“順利個屁!”陳天養抓過面前的冰鎮蘇打水,咕咚咕咚灌了半罐下去。然后很不雅觀的打了個嗝,“搞了個毛線,什么鬼胃穿孔,那是個胃癌!”

“胃癌?”張智甫皺了皺眉頭,“你這么快就回來了……做不了根治術?”

“怎么做不了了?”陳天養很沒形象的瞥了一眼張智甫,同時筷子直接伸進了面前的盤子中,狠狠的從盤子里的肘子上撕了一大塊皮肉下來——一旁的布魯恩看的眉頭直跳,仿佛這一筷子是從自己身上撕肉一樣——然后填進了自己嘴里。咀嚼了幾口之后,他仿佛咽藥一樣把肉咽進了肚子里,這才帶著一臉得色道,“那也就是我出手,兩個小時,兩個小時就搞定了一臺胃大切合并淋巴清掃,再加個畢羅ii式胃腸吻合。”

在場的醫生們,除了當事人的陳天養和王國南以外,其他基本都是內科方向的。張智甫教授雖然以前是搞麻醉的,但對于這種手術方案也不太熟悉。

外科醫生要在一桌子內科醫生面前嘚瑟自己手術做的好,這是個難度非常非常高的事情。一不留神,就容易被內科醫生的冷淡反應給氣出心梗。最可氣的是,人家內科醫生還真不一定是故意的……他們真的不太理解這種手術在兩個小時內搞定的難度有多大。

“老主任以前做手術,以‘穩、準、輕、細、快’著稱。”王國南眼見自家老師可能要被氣出點問題,連忙出來向面前這一堆外行解釋起了陳天養手術的水平有多高,“老主任做這么一臺根治術,大概也得快兩個小時才行。”

云鶴同德醫學院出身的普外醫生們,一旦提起“老主任”三個字,那自然是在指開創了中國普外科、肝膽外科和器官移植外科的資深院士裘法祖求老爺子。

光從手術時間上來看,國內最頂級的普外科醫生做這么一臺手術,兩個半小時內完成就算是發揮的不錯。其他三甲醫院里的普外科主任做胃大切加淋巴結清掃,再合并上一臺畢羅ii式胃腸吻合術,最起碼也得四到六個小時。四個小時算是一切順利,六個小時算是基本正常。

目前全國被公認為最強的那位“西北第一刀”岳教授,在一切順利的情況下大概能把根治術壓縮到90分鐘。

可惜的是……至少孫立恩仍然對這個事兒沒什么概念。大家鬧哄哄的碰了碰場,晚餐才算是正式開始——陳天養一開始的那幾口肘子權當開飯前的小菜甜點。

考慮到明天還有人需要值班,而且今天晚上孫立恩得和布魯恩博士一起留守診斷中心,因此大家都沒喝酒。但一群醫生們在飯桌上并不需要酒來助興才能聊的開心,一些麻煩的病例同樣能夠起到助興作用。

“我們組收的那個病人,配合度差的不是一般。”明確有糖尿病的患者自然是由內分泌科出身的副高馬永芳牽頭負責。作為久經沙場的“老將”,馬永芳對這個患者依舊很有些頭疼,“我就沒見過態度這么奇怪的病人!”

“他昨天突然開始摔東西,主要還是因為突然一下看不見了。”陳學榮醫生一邊笑著,一邊揉了揉自己隱約有些疼的左手。昨天為了從對方手里把移動式監護儀保下來,陳醫生的左手被狠狠砸了一下。還好x光和孫立恩雙重確認過,這只手只是有些軟組織挫傷而已。

“這人不聽勸啊。”馬永芳看上去還是有些生氣,“早就跟他說過了,血糖突然降下來,眼球的屈光度是會變化的。再說他又不是連光感都沒了,就是看東西模糊了一點嘛!”

“那個病人昏迷了幾天,剛醒過來沒多久眼睛就開始模糊,意識都不太清醒,很容易出現這種過激反應的。”布魯恩博士啃著肘子,對面前這個年輕的副高說道,“這就是沒在急診干過,經驗不夠豐富。要是換成我,肯定要在他醒來之前就先給他上束縛帶。”

“那家屬就更不干了。”王國南啃著手里的椒鹽寸骨,搖頭道,“這家家屬也是個不講道理的。別說上束縛帶了,小郭在他昏迷的時候給他扎留置針,光失敗了一次就被搡了一下……小郭這個體型他們都敢上手搡,要是上束縛帶,家屬還不得把病房給拆了?”


在搜索引擎輸入 我能看見狀態欄 無線電子書 或者 "我能看見狀態欄 wxdzs" 就可以找到本書

上一章  |  我能看見狀態欄目錄  |  下一章
Copyright (C) 2019-2020 無線電子書 All Rights Reserved