加入收藏
我的書架
小說社區
書庫 • 全本
玄幻 • 奇幻
武俠 • 仙俠
都市 • 言情
歷史 • 軍事
游戲 • 競技
科幻 • 靈異
您當前所在位置:無線電子書>>我能看見狀態欄

第一百七十七章 矛盾差錯

更新時間:2020-08-28  作者:羅三觀.CS
王戈被送到了綜合診斷中心里,孫立恩也終于回到了自己熟悉的崗位上。

至于急診門診嘛……曹嚴華醫生決定不插手,他請了其他醫生過來代替孫立恩的位置。

“好久不見。”布魯恩博士抱了抱孫立恩,然后用厚實的大手拍了拍他的肩膀,“歡迎你回來。”

帕斯卡爾博士等德克薩斯人走開了之后,才過來握了握孫立恩的手,“回來就回來吧,還帶個禮物來干啥?”

孫立恩想了一會,才反應過來帕斯卡爾博士是在說王戈。

“他的情況比較麻煩,所以我覺著最好還是請您看一看。”孫立恩解釋道,“我認為他有SLE。”

“那就上免疫抑制。”帕斯卡爾博士攤了攤手,“麻煩的應該不是這個——控制SLE的方案你肯定非常清楚。”

“他同時還有冠心病,三支病變。”孫立恩點了點頭,“急診的監測顯示他出現了急性腎功能損傷。”

帕斯卡爾博士皺起了眉頭,這可就有點難搞了。“血脂是正常的?”

“對。”孫立恩給出了肯定的回答,“三支狹窄應該是SLE的結果,這種程度下上支架有些危險。”

SLE患者如果出現了動脈炎或者其他的免疫體攻擊血管內壁的癥狀,他們的血管壁就會漸漸開始失去彈性。變得既硬且脆。這種情況下行介入術安放支架,負責安裝的金屬導絲很有可能直接穿刺動脈乃至主動脈。再加上三支病變本身就意味著支架安裝意義不大,所以孫立恩才有此一說。

“這個有點麻煩。”帕斯卡爾博士琢磨了一會后有些無奈,“這種病人不能上激素,萬一激素導致高血脂,那他狹窄的那些冠狀動脈很可能就會被直接堵死。”

“我也是在擔心這個。”孫立恩很老實的說出了自己求援的原因,“我的想法是,看看能不能先對他進行保守治療。”

不是孫立恩前后變化太大,而是現在的情況實在是不適合搭橋手術。

王戈入院后快速出現了急性腎功能損傷。引發損傷的可能性有很多,不管是狼瘡還是因為冠心病導致的腎臟灌注不足,甚至是因為使用了造影劑后又不能大量補液促泄從而導致的腎缺氧損傷,都有可能引發這種急性損傷。

搭橋手術是治療三支病變的最佳渠道,但在患者已經出現了腎損傷的情況下,再進行手術風險就太大了。

現在的王戈就像是一個玻璃娃娃,到處都有問題但全身上下都碰不得。

情況很不樂觀。

“外科不能解決的問題,那就只能通過內科來解決。”孫立恩下達了自己作為副組長的第一條指示,“先找一個合適的免疫抑制方案出來,給他上CRRT(持續性血液透析),補液量適當提升一點,盡快讓他把造影劑代謝出去。”

這會是一個漫長而又急迫的過程。由于SLE的存在,很多常用手段不能應用在王戈身上,而且很多原本并不應該出現問題的器官也會接連陷入衰竭中。要想救回王戈,孫立恩和他的團隊就必須控制住現在的局面,趕在身體的諸多器官出現問題以前,截住這條名為SLE的正在不斷倒下的多米諾骨牌隊列。

首先需要解決的,是他的急性腎損傷問題。

周策從住院部趕了回來,開始參與到了救治過程中。他對孫立恩的判斷有一些不同見解,“如果是SLE導致的急性腎衰竭,速度應該不會這么快。我個人傾向于造影劑腎病。”

帕斯卡爾博士也給出了自己的建議,“這個患者的情況明顯屬于重度活動的SLE。出于保險起見,我建議先上一輪激素沖擊,至少把SLE壓制下來再說——只要CRRT和激素起效,只要頻繁檢測他的血脂,同時控制脂質攝入,應該就能讓冠狀動脈堵塞的風險降到最低。”

孫立恩點了點頭,然后楞了一下。

他沒顧得上和帕斯卡爾博士以及周策繼續說話,直接從辦公室里快步走到了王戈的病房里。

王戈剛剛被轉移到房間里不久,在這里陪伴著他的仍然只有他的女朋友——他的父母正在高鐵上往寧遠趕,但是距離抵達還有四個小時的時間。

孫立恩一聲不吭的闖進了病房,然后對王戈的詢問完全不做回應。孫立恩看了一眼王戈的頭頂,然后拿起了他病床上的檢驗單看了起來。

“醫生……”王戈的女朋友有些擔心的問道,“他……他有什么問題么?”

“現在的問題很大。”孫立恩一邊閱讀著檢測報告,一邊皺著眉頭回答道,“最大的問題是,我覺得他的問題有問題。”

這話說的非常拗口,但孫立恩實在是沒辦法直接跟患者家屬解釋,這能怎么說呢?“你男朋友的系統性紅斑狼瘡活動程度和我從外掛上看到的不一樣”?

系統性紅斑狼瘡的活動程度是有明確評分估計的——不同的癥狀有不同的分值。根據患者表現出的癥狀進行記分,04分屬于靜止期,59分是輕度活動,1014分屬于中度活動,而大于15分則是重度活動。

狀態欄明確說明,王戈的SLE屬于靜止期。也就是說,他表現出來的癥狀分值總和應該在4分以下才對。

但血管炎在SLE評分中有8分,如果杠精是精神癥狀的話,那這也是8分再加上狀態欄有提示的蛋白尿為4分,如果這三個癥狀都是SLE所致,那王戈的SLE活動評分總分高達20分。這是無論如何也不可能被當做是“靜止期”的。

所以帕斯卡爾博士才認為,王戈的SLE處于重度活躍期。而正是這個矛盾之處,讓孫立恩重新發現了狀態欄提示中的矛盾。有蛋白尿和血管炎的SLE患者不可能是靜止期,而王戈又確實有血管炎和蛋白尿——尿常規證實了蛋白尿的部分,而血管炎則是他在血脂正常情況下出現三支病變的唯一解釋。

這不對,這很不對勁。孫立恩可以肯定自己自從得到狀態欄這個能力之后,狀態欄就從來沒出過錯。既然提示了“靜止期”,那王戈的SLE就必然是靜止期才對。

孫立恩放下了手里的檢查報告。如果狀態欄沒有錯,那……究竟是什么出了問題?


在搜索引擎輸入 我能看見狀態欄 無線電子書 或者 "我能看見狀態欄 wxdzs" 就可以找到本書

上一章  |  我能看見狀態欄目錄  |  下一章
Copyright (C) 2019-2020 無線電子書 All Rights Reserved