加入收藏
我的書架
小說社區
書庫 • 全本
玄幻 • 奇幻
武俠 • 仙俠
都市 • 言情
歷史 • 軍事
游戲 • 競技
科幻 • 靈異
您當前所在位置:無線電子書>>我能看見狀態欄

第一百五十三章 繃不住了

更新時間:2020-08-09  作者:羅三觀.CS
從最好的角度分析,林偉強這次受傷也會多多少少留下一些右側上肢活動不便——畢竟電流從他的右手手掌處進入,然后又從右肩穿出。觸電時間雖然不算太長,但肯定已經對他的上肢造成了嚴重損傷。畢竟狀態欄也說了,林偉強的右肩肩袖撕裂。

肩袖撕裂一般出現在間接暴力動作之后。大部分是因為患者本人過于用力的揮動上肢所致。林偉強自己的肩袖撕裂大概率是因為觸電后想要掙脫電纜,劇烈上舉手臂后所致。

因為目前給林偉強用了鎮痛劑,所以他大概只是以為自己的肩膀有扭傷。但實際情況可要比這個麻煩的多——如果電流通過了他撕裂的肩袖部位,并且導致斷裂的肌腱組織燒傷,那就不太可能通過常規的外固定進行自然修復。要修復這樣的肩袖撕裂,那就只能通過手術。

手術切除燒傷的肌腱組織后,雖然有了自然康復的可能,但也有可能面臨殘存肌腱

關節損傷,同時還伴有皮下組織肌肉燒傷……孫立恩雖然不是骨科醫生,但他也能肯定,這一定會對林偉強的上肢運動功能造成嚴重的損傷。至于以后,就算能夠通過手術治療和持續的專業康復恢復絕大部分功能,那也必須經歷一段長時間且痛苦艱辛的日子。

二十一歲,剛剛成為下士的年輕軍人,本來應該在獲得了海外維和的工作經驗后,回到國內繼續為國防事業發光發熱。現在卻面臨著幾乎是注定會落下殘疾的命運。孫立恩心里覺得有些不忍。

直升機出現在了降落場上空。沒有什么特殊情況,沒有突然出現的rpg或者其他的什么防空火力。醫療隊的醫生們拋棄了幾乎所有的攜行物品,然后扛著林偉強上了飛機。每個人身上就帶了身份證件,護照以及手機之類的必須物品而已。孫立恩扔東西的時候倒是沒覺著有什么問題——作為急診醫生,這種事情他看的很開。不過就是些身外之物,回去了之后再買就是。但唯獨那二十一把圖示族贈送的腰刀讓大家有些頭疼。

“都留下吧,到了咱們的船上之后也確實用不上。”劉堂春首先做了決定,他把自己腰間的刀抽了出來,放在了大校身旁的空地上。“你們要是有空,或者有機會見到圖示族現在的大巫師,那就把這些東西還給他們吧。雖然一路上都沒用上,不過身上有個家伙事兒確實讓人心里放心了不少。”

“讓人放心”這當然是個客套話,面對持槍的武裝分子,就算是手里捏著屠龍寶刀那也得心驚膽戰。不過大校還是點頭把東西都收了下來,然后鄭重道,“這個算是人家贈送的禮品,我會和上級聯系詢問處理方法的。如果有可能,那就把這些東西都給你們帶回去。”

所有人都在飛機上找地方坐了下來。這次的飛機明顯是為了執行運輸任務而做了緊急改造。原本飛機上最占地方的醫療器械和專業設備全都被挪下了飛機。要不是地板上有專門固定擔架的扣具,那說不定還得讓孫立恩他們先按住了擔架床,然后飛機才能起飛。

飛行過程不算平穩,至少和普通的民航沒法比。軍用直升機在設計之初就沒有把舒適作為需要考慮的部分。防震和噪音也一概不管——光從執行人員運輸的直升機上沒有座位和安全帶這一點上,就能看出部隊裝備的粗暴了。

但現在這種時候,不會有任何人還要求飛行員開的“平穩一點”。能到安全的地方就好。

岱山島號上,十幾名身穿白色軍裝的海軍戰士在飛行甲板上列隊,等待著直升機的降落。而在岱山島號旁邊大概五鏈的地方,停著一條看上去頗為漂亮的私人游艇,雖然比起岱山島號,這條船簡直小的有些滑稽,但在游艇里,這絕對算得上是大船了。而船尾上面掛著巴拿馬旗,也讓它有了些莫名的滑稽感——因為船艏上印著一行日文。

“武田丸”號游艇已經在這個海域停泊了超過五天,并且一直和岱山島號保持著足夠的距離。要不是經常能在武田丸號上看到有一對年輕的夫妻游泳,而且那個女的看上去行動還有些不便,岱山島號肯定要換一個停泊的位置——鬼知道他們是不是間諜呢?

雖然不明白為什么這對有錢的日本夫妻會選擇在這附近下錨游玩,但這里畢竟是波利坦維亞領海。岱山島號在此執行人道主義救援任務,確實也沒有權利把日本游艇趕走。更何況人家還挺有禮貌,船只發動之前都會有個女性通過無線電,用非常地道的中文向岱山島號匯報他們的目的和等會需要采取的動作。看得出來,他們一點都不想惹麻煩。

直升機很快平穩降落在了飛行甲板上。首先下飛機的是林偉強和他的擔架床。然后才是穿著防彈衣和頭盔的醫生們——穿戴著防彈衣和頭盔登機是劉堂春強烈要求的。在確定了加上這些東西,飛機也不會超重后,飛行員們才勉強同意了老劉的請求。

孫立恩站在飛行甲板上,被燦爛的陽光照的有些睜不開眼。他看著面前整齊站隊的海軍戰士,以及那一捧遞給劉堂春的鮮花,露出了燦爛的笑容。

終于……到家了。

以前孫立恩雖然也很尊重這些人民子弟兵,但平時更多還是感覺到陌生且有距離。用周軍平時開玩笑的話說,醫生們的職責是救人,而軍隊的職責是通過殺敵救人。雙方的職責互有重疊又互相沖突,感覺陌生也很正常。

但現在,孫立恩看到面前的這群黝黑面孔,以及他們頭頂上的“八一”帽徽時,竟然有一種想要抱一抱這群人的念頭。

孫立恩還只是有這么個念頭而已,而行動力更強的女醫生們已經展開了行動。她們完全沒有形象的扯掉了身上的防彈衣,把滿是汗味的頭盔往旁邊一扔,直接就沖向了還沒明白會發生什么事情的解放軍同志懷里。這群年輕的士兵哪里見過這種陣仗。但軍令如山,說是列隊歡迎,那就一動都不能動。結果幾秒鐘之后,甲板上就多了一群摟著海軍戰士們,開始嚎啕大哭的中青年婦女們。

劉堂春和錢益紅兩人一個個把這些女同志們從小戰士的脖子上摘了下來。不過兩人也沒有提出什么批評,而是不斷念叨著,“好了好了,不哭了。咱們到家了。”

不勸還好,越勸越哭。她們大多已經精神緊張了差不多一個月,現在終于到了安全的地方,情緒突然一下就繃不住了。好在醫療船上女兵眾多,要不然還真鎮壓不住她們的情感宣泄。

孫立恩摟著胡佳,低聲問道,“你就……不用去抱了吧?”

“你要不吃醋,我也想去。”胡佳朝著孫立恩翻了個白眼,“我還不知道你那點小心思?”

海風中,孫立恩摟著自己的女朋友,聽著周圍的動靜,恍惚間有一種已經回到了四院里的感覺。


在搜索引擎輸入 我能看見狀態欄 無線電子書 或者 "我能看見狀態欄 wxdzs" 就可以找到本書

上一章  |  我能看見狀態欄目錄  |  下一章
Copyright (C) 2019-2020 無線電子書 All Rights Reserved