加入收藏
我的書架
小說社區
書庫 • 全本
玄幻 • 奇幻
武俠 • 仙俠
都市 • 言情
歷史 • 軍事
游戲 • 競技
科幻 • 靈異
您當前所在位置:無線電子書>>我能看見狀態欄

第一百零八章 緊急救援

更新時間:2020-07-04  作者:羅三觀.CS
芒滕的情況很差,就算放在四院,也是要馬上送入ICU進行后續治療的那一類患者。但對于醫療隊而言,情況卻有些棘手。

作為支援波利坦維亞的醫療項目中的一環,醫療隊此次派駐還攜帶了一批相對比較“先進”的醫療設備。其中包括了三臺心肺監護儀,呼吸機,透析機等等設備。但這一批并不是主要的援助裝備——它們更多的是要承擔作為“教具”的角色,在醫療隊的使用過程中為當地醫生做示范,并且讓他們積攢足夠多的經驗和技術。

也正因為這樣,醫療隊所攜帶的生命監護和支持設備數量非常有限。本來20個醫生,要按照三甲醫院的設置,全都填進重癥醫學科里都不夠用的。所以大家一開始也沒覺得有什么問題。

直到孫立恩來了之后……情況突然不太一樣了。

原本還算寬裕的重癥醫學科必須設備突然不夠用了。原本醫療隊還有兩臺透析儀和一臺心肺監護儀可以用,但嚴重車禍傷的老巫師被收入治療后,心肺監護儀被占用完了,透析儀還剩下一臺,呼吸機也沒了——醫療隊原本只有兩臺呼吸機,一臺專用的麻醉呼吸機放在手術室里負責手術,另一臺則配給了進行肝移植的小姑娘。老巫師也需要呼吸機支持,他用的那臺就是才從手術室里搬出來的。

芒滕的情況不太好,劉堂春很清楚,如果他真的是低血糖腦病合并橫紋肌溶解,那重癥監護的治療過程至少需要十天時間——低血糖腦病并不怎么要緊,及時補充葡萄糖就行。真正麻煩的還是橫紋肌溶解。

橫紋肌溶解對患者本人會有幾重傷害。首先最嚴重的就是大量死亡的肌肉細胞所釋放出的鉀。血鉀濃度過高,會直接抑制患者的心肌,從而導致患者的心肌張力減低。這種情況如果繼續持續下去,很有可能發生心律失常甚至直接導致心臟停搏。

血鉀的濃度同時會釋放乙酰膽堿,影響患者的迷走神經——甚至可能會出現類似有機磷中毒的癥狀。而高血鉀同時還會影響患者的中樞神經,從而令患者出現神志不清或者煩躁不安的情況。

除了高血鉀以外,橫紋肌溶解同時會導致大量肌紅蛋白被釋放到血液中。這些蛋白會阻礙腎小球工作,從而造成急性肝腎損傷。以現在的情況來看,這種急性肝腎損傷如果不能馬上急性干預和對癥治療,勢必會導致急性的肝腎衰竭。

而目前在這個村子里,除了通過注射10葡萄酸鈣對抗高血鉀對心臟的影響,醫療隊能做的事情極為有限。剩下的不管是抑制乙酰膽堿過量分泌,還是糾正高血鉀導致的代謝性酸中毒,又或者是清除患者血液內的肌紅蛋白以保護肝腎,這些手段都不是巡診的醫療小分隊所能提供的。

患者路上能不能耐受轉移,從目前的角度上來看并不是首先需要考慮的內容——如果把芒滕留在這里,最多48小時,他就會因為高血鉀導致的心律失常或者急性腎衰竭而死亡。現在對于劉堂春而言,最優先考慮的應該是收治這名患者之后,剩余的醫療資源能不能夠處理之后隨時可能再被送來的危重患者。

說難聽一點,這份擔心如果是在國內,完全可以交給患者家屬來抉擇。畢竟ICU的治療費用極為高昂,而且就算患者被及時轉移到了醫院里,也有可能出現無法挽回的腎衰竭乃至肝衰竭。而后續的治療難度之高,花銷之大,能讓很大一部分家境貧困的患者家屬選擇放棄。

但這不是在國內,劉堂春所代表的也不光只是宋安省寧遠市第四中心醫院急診科。向國外派出的醫療隊代表著中國,代表著國家。這個分量有多重,劉堂春心里清楚的很。

“我們現在缺乏足夠的醫療設備,而且他的情況又比較嚴重。”劉堂春沉吟了片刻后做出了決定,“醫療隊現在的醫療設備先給他用上問題不大,但我們也得考慮之后還會送到駐地的患者。”

孫立恩在一旁聽的有些心情沉重,醫療隊的家底他也清楚。如果收治芒滕,那最少要長時間占用三臺寶貴的生命維持和監護儀器,以及一張床位和最少兩名醫生的精力以及時間。醫療隊不是挪不出這些醫療資源,但這些資源和時間如果用在其他患者身上,那能救回來不知道多少人。

就算劉堂春決定放棄這個年輕人,大家也不會有任何怨言——最多只是自責一下,為什么自己的能力不夠。

“我們先把患者轉移到駐地。至少先保住他的命。”劉堂春繼續道,“然后馬上和岱山島號聯系,讓他們派直升機過來轉移患者,讓他在和平方舟號上接受后續的治療。”

劉堂春一句話,拯救了一個已經殘缺了的家庭,拯救了一個女人未來的生活,但也給醫療隊、岱山島號以及波利坦維亞政府和軍方帶來了一堆麻煩。

岱山島號醫療船是應波利坦維亞政府的請求,由中方派出執行人道主義救援任務的。作為世界上的首艘大型專用醫療船,船只上的設備非常齊全。甚至比一些普通的三甲醫院設備更為先進和專業。

但先進和專業的醫療船,所配備的直升機卻仍然是上世紀七十年代中期開始研制的直8基本型直升機。作為13噸級的通用直升機,岱山島號上的直8擁有800千米左右的續航能力。

然而岱山島號目前位于魯伏馬河口位置,距離七局營地的直線距離約為470公里。直升機本身的油量并不足以支撐它飛一個來回。如果要執行這次的患者轉移任務,要么飛機在七局營地進行油料補給,要么就必須選擇飛行途中的某個機場降落補充油料。

這還只是具體運行中的一點小麻煩而已。

雖然岱山島號是醫療船,但仍然屬于海軍序列。她的直升機自然也屬于軍用飛機。而外國軍用飛機要飛入一個主權國家,在該國領空內執行人道主義救援任務,這需要非常復雜和麻煩的審批才行——并且還需要由波利坦維亞方面主動提出求援請求,并且被我方接受后,才能開始審批流程。總而言之,麻煩多多。

但比起一條性命而言,這些麻煩也僅僅只是麻煩罷了。

劉堂春的態度非常堅決,患者必須盡快送到岱山島號上接受后續治療。而岱山島號方面也明確表示愿意接收患者——只要波方愿意提供相應協助即可。

載著芒滕的車輛一抵達七局營地,劉堂春就帶著自己的翻譯和學生上了另外一輛車絕塵而去——他們的目的地是梅拉蒂港。劉主任在來的路上就已經向波利坦維亞當局通報了患者情況,并且請求提供相應援助,但是在非洲待了快兩年的劉主任深知當地行政機構的緩慢和低效能夸張到什么地步。于是他決定,帶著人親自過去盯每一個流程和步驟。

反正醫療隊在波利坦維亞人氣極高,深受當地居民的愛戴。用自己的面子去換一個患者生的希望,老劉同志覺得一點都不虧。

而在營地里,孫立恩和胡佳正在組織著對芒滕的進一步搶救和治療。他的動脈血氣檢查在幾分鐘前剛剛出爐,結果非常不好。

芒滕的血液pH值為7.28,二氧化碳分壓27.7mmHg,氧分壓88.6mmHg,鉀離子濃度5.53mmol/L,鈉離子濃度144mmol/L,剩余堿為11.9mmol/L,血乳酸8.4mmol/L。而血常規結果也不太樂觀,白細胞計數17.81×109個/L,中性粒細胞7.88×109個/L,紅細胞計數3.71×1012個/L,血紅蛋白121g/L。

更讓人擔心的則是他的血清肌紅蛋白,肌酸激酶指標。其中血清肌紅蛋白大于12000ng/ml,肌酸激酶高達3814U/L.

孫立恩一邊指揮著對患者進行吸氧、大量補液和維持水電解平衡以外,也用上了之前從徐有容那里學來的堿化尿液技術,以及保肝治療。而另一邊,他也在催命一樣催促著檢驗那邊盡快完善尿常規檢查——在對患者進行腎替代治療之前,他至少要先搞清楚,芒滕的腎臟究竟受到了多么嚴重的損害。


在搜索引擎輸入 我能看見狀態欄 無線電子書 或者 "我能看見狀態欄 wxdzs" 就可以找到本書

上一章  |  我能看見狀態欄目錄  |  下一章
Copyright (C) 2019-2020 無線電子書 All Rights Reserved