加入收藏
我的書架
小說社區
書庫 • 全本
玄幻 • 奇幻
武俠 • 仙俠
都市 • 言情
歷史 • 軍事
游戲 • 競技
科幻 • 靈異
您當前所在位置:無線電子書>>我能看見狀態欄

第一百零五章 錢益紅

更新時間:2020-06-30  作者:羅三觀.CS
孫立恩起床的時候,還覺得自己腿肚子有點抽筋的預兆感。昨天晚上胡佳隨后一句話,讓他現在都有些心有余悸。

這以后要是得和老丈人一起吃飯……要不然提前先吃兩片頭孢招架一下?

這種擔憂一直持續到了坐上越野車,準備出發去四十八公里以外的卡圖族村莊為止。

和孫立恩坐一輛車的,是昨天見過面的那位婦科女醫生錢益紅。車輛開動后沒多久,孫立恩就注意到錢益紅一直舉著手機,看著屏幕里的一張照片。

那是一張不知道被重復拿出來看了多少次的照片,雖然是彩色的,但那種特別有年代感的成像質量,再加上遍布磨損和折疊后的痕跡,無一不在昭示著照片三十年往上的久遠歷史。

照片上有兩個人,一個是年輕的小姑娘,穿著一身很有年代感的白大褂,頭上戴著白帽子,看著活像是個獸醫所的檢疫人員。雖然年輕,但是臉色很不好看。仿佛大病初愈后的蒼白和極不健康的黃疸混合在一起,怎么看怎么讓孫立恩覺得擔心。

而小姑娘身旁,則站著一個瘦高瘦高的黑人。同樣也是女性,右手還抱著一個大概四五個月大的孩子。

“這是……您以前的照片?”孫立恩在旁邊看了很久,終于在那個臉色很不好看的小姑娘臉上,找到了幾分和錢益紅的相似之處。“您以前也來過非洲?”

“對呀。”錢益紅放下手機,笑了出來。“算起來,我還是你的前輩呢——我第一次來非洲是去馬里時候是90年,那個時候已經是第二批醫療隊了。”

“那您怎么現在還來非洲?”孫立恩聽到這個很有些好奇,“醫院選拔援非醫療隊員,基本都是只選派還沒來過的醫生吧?”

“后面再來非洲,我都是自愿的。”錢益紅頭稍微抬起來了一些,她有些懷念的看著窗外的非洲天空,說起了三十多年前的故事。

三十多年前,作為第二批醫療隊隊員抵達波利坦維亞后,低年資的婦科主治醫生錢益紅在飛機落地后第三天,就患上了瘧疾,而且還是最為兇險的惡性瘧。

當年治療惡性瘧的手段并不太多,主要靠的還是氯喹和其他幾種奎寧藥物。但這些藥物在錢益紅的身上效果始終不太好。前前后后拖了一周多,醫療隊的領隊看錢益紅的情況越來越差,這才決定啟用了隊里帶著的新藥——復方蒿甲醚。

復方蒿甲醚是當時在國內獲得了審批的一種三類新藥,作為青蒿素的一種復方制品,復方蒿甲醚能夠有效解決青蒿素治療迅速但復發率高的問題。但由于當時我國缺乏廣泛注冊專利,通過國外藥物有效性試驗以及商業化的經驗,所以這種新藥也只是在國內有部分制造和使用。

醫療隊帶著復方蒿甲醚來波利坦維亞,大概也存著小范圍實驗性用藥獲取實驗數據的心態。不過在他們正式展開實驗之前,這藥居然先給自己人用上了。

使用了復方蒿甲醚后,錢益紅的瘧疾很快得到了有效控制。但無奈惡性瘧對身體的傷害太大,而且之前拖延的時間又有些久,她后來還一直處于嚴重貧血的狀態,身體狀況頗為堪憂。雖然希望給錢益紅盡快進行輸血以緩解癥狀,但在驗血階段,醫生們才發現這個年輕的小姑娘居然是A型RH陰性血——也就是俗稱的“熊貓血”。醫療隊的成員中沒有任何一人是同樣的RH陰性,而要在基礎醫療同樣薄弱的一塌糊涂的馬里尋找到A型RH陰性血……那簡直是不可能的事情。

就在醫療隊和大使館開始協商,準備把錢益紅送回國內繼續治療時,錢益紅所工作的卡地醫院門外,忽然來了很多當地人,其中大部分都是女性。

她們是來獻血的。

第一批醫療隊抵達馬里之后,展開的眾多工作中,有一項最重要的就是為當地居民提供產科和婦科服務。兩年的派駐期間,醫療隊為當地居民接生了數千名新生兒。在醫療隊被派駐到卡地醫院以前,當地產婦的自然生產死亡率高達14。而在兩年的服務期間,當地產婦的自然死亡率被壓低到了不足1的地步。

馬里地區屬于極不發達地區,當地婦女普遍會在成年之前就結婚生子。很多即將為人婦的婦女在臨盆前還只是個懵懂無助的孩子。在國內待久了的醫療隊工作人員哪兒能受得了這個,她們對這些產婦多加照顧,同時還積極在當地普及相關的婦科知識。毫不客氣的說,中國醫療隊在當地兩年,影響的卻是這一區域未來二十年甚至更長遠的未來。

當地居民對中國醫療隊感激萬分,而當他們聽說新來的醫療隊醫生中,有人需要輸血,幾乎所有在卡地醫院生過孩子的婦女們都坐不住了。

這是一個非常樸素的善惡觀念,她們對我們這么好,在需要幫助的時候,我們也應該幫幫中國醫生。

這些年輕的母親們帶著孩子,甚至帶著丈夫一起來獻血。這些認為血液是可以被拿來施加詛咒的當地人只有一個想法,只要能夠幫助到中國醫生,你們要抽多少血都可以——就算孩子只有幾個月大,只要用得上,那就抽。

卡地醫院的當地醫生費了好大勁才安撫了這些激動的獻血者。而中國醫療隊的領隊也作出了決定,只接受成年且身體素質達標的當地人獻血。

一天之后,三名被確定為A型RH陰性血的婦女成功進行了獻血。她們身體里紅色的血液被輸入給了同樣年輕的錢益紅身體中。她很快就好轉了起來,并且在一周后,和其中一名獻血的婦女拍攝了一張合影。

這張合影被錢益紅一直珍藏在身邊,直到這一次再來非洲前,因為擔心照片損毀,她才讓自己的兒子把照片翻拍成了數字版本,并且放在了自己的手機里。

“自從那一次之后,每一次的援非醫療隊我都會報名。”錢益紅講完了自己的故事,她笑著說道,“算上這一次,我已經是第五次來非洲了。”

“您來這里,是為了再見一見當年為您獻過血的人?”孫立恩聽著這個故事,有些感慨,“這么多年過去了,您找到她們了么?”

“我后來一直沒有機會再見到她們,我聽人說,她們后來都移居到國外了——下落不明,一直都沒能再見一面。”錢益紅顯得有些遺憾,“不過,再見她們一面并不是我報名的主要目的。”

“那您的目的是什么?”孫立恩對面前這個上了年紀的婦科醫生有些肅然起敬,“這里的條件這么差,遠不如國內呀。”

“馬里當年的條件也遠不如國內,而我在當地甚至沒有接診一名患者,沒有接生一個孩子就病倒了。”錢益紅認真道,“我沒有為非洲作出任何貢獻,他們就付出了這么多來拯救我的生命——我還能做些什么呢?只能盡自己的一切能力,去回報他們吧。”

請:m.booktxt.net


在搜索引擎輸入 我能看見狀態欄 無線電子書 或者 "我能看見狀態欄 wxdzs" 就可以找到本書

上一章  |  我能看見狀態欄目錄  |  下一章
Copyright (C) 2019-2020 無線電子書 All Rights Reserved