加入收藏
我的書架
小說社區
書庫 • 全本
玄幻 • 奇幻
武俠 • 仙俠
都市 • 言情
歷史 • 軍事
游戲 • 競技
科幻 • 靈異
您當前所在位置:無線電子書>>我能看見狀態欄

第六十章 接二連三

更新時間:2020-05-11  作者:羅三觀.CS
患得患失,是因為關心則亂。至少對絕大部分的家屬來說,由于關心自己的親人,他們往往會陷入一種死循環里——想要親人活下來,而且還想親人能夠“安然無恙”。

只有馬上讓患者家屬意識到這兩個選項本身沖突,才能幫助他們從這種死循環里掙脫出來。

只有死人才不用擔心是保肢還是保命。急診里的工作和門診上最大的不同就在于此——先救命,才有討論治病的空間。

孫立恩的話說的很重,但效果確實很好。鄭新的妻子只猶豫了幾秒鐘就作出了決定,“截吧,保命要緊!”

這才對吧孫立恩暗自點了點頭,把同意書交給了面前這個年輕的女人。然后用最快的速度,把這份同意書送回了搶救室里。

“家屬同意了。”孫立恩朝著曹嚴華醫生道,“骨科那邊到手術室了吧?”

“他們已經到了。”曹嚴華醫生大概看了一眼同意書后點了點頭,對一旁的護士們道,“輸血速度再快一點——立恩,你去再拿兩根止血帶過來。”

既然決定截肢,那就可以用更強硬一些的止血手段了。孫立恩從一旁的推車上拿來了好幾根止血帶,用非常“野蠻”的手法緊緊扎住了鄭新的手臂。三根止血帶扎住了之后,孫立恩還用止血鉗鎖住了止血帶,然后又轉了一圈。

這種程度的止血手段一般是不會用在醫院里的——過度止血會導致從被結扎部分的遠心端出現缺血性壞死。但現在已經決定為鄭新做截肢,這種問題就可以不去考慮了。只不過強硬止血的副作用仍然存在——意識不清的鄭新很快出現了煩躁的癥狀。

大量失血的患者除了意識淡漠以外,也很容易出現煩躁的情況。再加上止血手段確實很令人痛苦,他的煩躁就表現的更明顯了。

“你別動,我們正在救你的命!”胡靜護士長一巴掌就把鄭新按了回去。但對方不停掙扎,實在是有礙搶救。鄭新的左臂上扎著兩條輸液管,就右腳上也扎了兩條。要是他的失血量再大一點,那就只能再請麻醉科的醫生來為他進行中央靜脈置管了。

“這樣下去不行。”雖然胡靜護士長一巴掌就能把對方按的動彈不得,但總不能在后面的所有搶救過程中,都讓胡靜來充當束縛帶。孫立恩想了想,還是用束縛帶把鄭新給捆了個結實。“他這個情況不能再拖了,得趕緊送手術室。”

四條靜脈通道加壓輸血才勉強維持住了鄭新的生命體征,這是非常嚴重的出血情況。不論孫立恩能用多少條止血帶對鄭新的右臂進行止血捆扎,仍然無法徹底阻止血液從那幾條破損的動脈里流出。唯一能夠徹底制止出血的方法,就只有在進行截肢術后,對出血的動脈和靜脈進行結扎術后再燒灼止血而已。

“手術那邊應該已經到位了。”曹嚴華醫生倒是顯得比較沉穩,“現在還不能送,再輸八個單位的全血。等他的情況再稍微穩定一點了再說。”

把患者從搶救室里送到手術臺上,是有一段時間的。哪怕以四院這種大急診模式的醫院流程設計和建筑設計,要把一名患者從搶救室轉移到手術室里,再把他送上手術臺,完成麻醉后開始手術,中間至少需要二十分鐘時間。

這二十分鐘里,患者是沒辦法得到和搶救室一樣的生命支持的。這個過程中,一旦患者的情況出現了惡化,那就很難處理了。

醫院的電梯里和走廊中,哪里會有搶救室里的設備!

以鄭新現在的情況,實在是很難保證這二十分鐘內不會出什么問題。但同樣的,讓人一直在搶救室里躺著輸血也不是個事兒。

“你看這樣行不行?”孫立恩皺著眉頭提出了自己的主意,“咱們請麻醉科的醫生先過來,對他進行術前麻醉。然后再把人往手術室送吧?”提前進行術前麻醉,可以節省大概五到八分鐘的手術準備時間。

“只能這樣了。”孫立恩的提議得到了曹嚴華醫生的認可,“我去聯系麻醉科的醫生,小孫你看著點患者情況。”

大量輸血需要注意的點很多,首先要留神的恐怕就是酸中毒。現代醫療體系中,為了防止血液凝固,一方面儲存和使用血液,血站會在采血的時候就使用管壁和袋中涂有枸櫞酸鈉的器具。這些枸櫞酸鈉溶于血液中后,能夠阻止血液凝固,從而延長儲存時間。但隨著大量血液被注入到鄭新體內,這些用來阻止血液凝固的枸櫞酸鈉也一起進入了他的身體中。

當輸血量大于1000毫升的時候,枸櫞酸鈉將難以被身體及時氧化,因此會出現出血傾向,低血鈣癥和酸中毒等嚴重副作用。

出血傾向可以通過維他命K等藥物對抗,而低血鈣癥則可以通過靜脈推注葡萄糖酸鈣改善,至于酸中毒就更簡單了——5碳酸氫鈉注射液靜脈滴注即可。這些問題應對起來都不困難,但在大出血的搶救過程中,并不是所有醫生都能馬上根據患者情況判斷出這是副作用,還是病情進展的結果。

同樣是出血傾向,怎么判斷這是因為輸血過程中的枸櫞酸鈉引起的,還是患者已經出現了DIC的初步癥狀?患者出現室顫或者心臟驟停,這是因為血容量不足而導致的心肌缺血,還是因為低血鈣而導致的心臟電信號紊亂?患者表現出的酸中毒,究竟是因為輸血,還是因為昏迷后呼吸換氣量不足導致二氧化碳潴留?

同樣的癥狀,卻可能是由不同的原因所導致。醫生必須在爭分奪秒的搶救中,準確找到導致癥狀的正確原因,然后再進行正確應對。一步出錯,代價可能就是患者的性命。

急診工作,又臟又累又苦。

“掛一瓶5碳酸氫鈉。”在狀態欄的協助下,孫立恩很快發現了代謝性酸中毒的癥狀。他直接下達了醫囑。而曹嚴華醫生也和麻醉科完成了溝通,“他們馬上就派人過來。”

孫立恩點了點頭,往后退了兩步,佯裝觀察監護儀的樣子繼續觀察起了鄭新的狀態欄。

“120預報!”就在孫立恩瞇著眼睛看狀態欄的檔口,值班臺那邊又報告了新的壞消息,“男性,二十五歲左右,生產安全事故,右腿離斷。”

“我先去接。”孫立恩和曹嚴華交換了一個眼神,“等這個病人被送到手術室之后,曹醫生你再來接手。”


在搜索引擎輸入 我能看見狀態欄 無線電子書 或者 "我能看見狀態欄 wxdzs" 就可以找到本書

上一章  |  我能看見狀態欄目錄  |  下一章
Copyright (C) 2019-2020 無線電子書 All Rights Reserved