加入收藏
我的書架
小說社區
書庫 • 全本
玄幻 • 奇幻
武俠 • 仙俠
都市 • 言情
歷史 • 軍事
游戲 • 競技
科幻 • 靈異
您當前所在位置:無線電子書>>我能看見狀態欄

第五十七章 悲劇

更新時間:2020-05-10  作者:羅三觀.CS
“班長,班長!”飯桌上,曹嚴華醫生大聲求著饒,身子半蹲,感覺差點就得跪下來了,“我的班長哦,介姐!”他急的跳著腳,“不敢倒了,我今兒真的不能喝酒!”

早就不當班長的柳班長白了自己丈夫一眼,“爸今天過生日,你個當兒子的連杯酒都不敬,像什么話?”

柳平川在旁邊勸著女兒柳娜,“嚴華今天晚上本來還是要值班的,雖然找了人替,但也不能就直接放開了喝——早上他還得回去接班呢。”

“不是讓袁醫生來接了嘛。”柳娜還是有些怵自家老爹的。雖然也說不上究竟為啥,但小時候學習成績很好的柳班長其實是個天生有點不服管的小姑娘。自己很有主見,不管是老師還是其他的大人批評,柳班長一般也就是耳朵上聽一聽,幾乎從不往自己心里去。

但柳平川就像是她的天敵一樣,平時誰說話都不好使。就連曹嚴華也只能勉強做到和柳班長“交換意見”而已。但只要是柳平川的意見,不管愿不愿意,柳娜最后還是會遵從。當然,現在除了自家老爹以外,曹嚴華的父母說話也有這個分量。

既然自家老爹說了這個話,柳班長只能無奈的照辦,她看著手上的半杯白酒,用筷子頭沾了一下,然后粗暴的把沾過酒的筷子頭塞進了丈夫嘴里。然后自己雙手捧杯,對生日壽星——曹嚴華醫生的老爹——恭敬道,“爸,嚴華今天不能喝酒,所以這酒我替他喝了。祝您福如東海,壽比南山!”話音一落,柳班長舉杯仰脖,將半杯白酒一飲而盡。

曹嚴華的老媽早就在一旁笑的直不起腰了,“這姑娘真是投錯了胎,這要是生在天津衛,受上幾年專門訓練,都能去當個外交官了!”在天津人眼里,天底下凡是需要斗嘴皮子的事兒,只要有天津人參與,那其他人都可以收拾收拾洗洗睡了。

“我也不想啊。”曹嚴華醫生喝著果汁,無奈道,“我咋不知道七十大壽還得提前過的?”

柳班長瞥了一眼自己的丈夫,“你真是在醫院里把腦子……”她突然想起來自己老爹也是醫院里的醫生,這才沒繼續批評下去。“整壽都要提前過,六十九過七十大壽你知道不?”

“不知道。”曹嚴華醫生老老實實搖著頭,“你知道你咋不提醒我?”

“我提醒了啊!”柳班長這下可真是生氣了,“三個月以前我就跟你說過這事兒吧?!”

三個月前,柳娜確實和曹嚴華說過要提前一年給老爺子過壽的事情。只可惜,她當時選擇打電話的時機不是很好。那天清晨七點,曹嚴華剛剛結束了一場堪稱艱苦卓絕的搶救。整個人都處于高度緊張和低血糖的混合狀態下,曹嚴華醫生可真是沒細聽自家班長的說話內容。他只是簡單的“好好好,沒問題,都交給你決定。”然后就掛了電話。

“媽,你看看他!”柳班長生氣了,她對著自己的婆婆惱道,“嚴華老這樣!”

“抽他!”曹嚴華的母親坐直了身體,輕輕一拍桌子,努力擺出一張嚴肅的表情道,“等會我就找根繩子把他捆上,咱娘倆輪流用鞋底子抽他!”

“給你爹過壽?”孫立恩看著一臉疲憊的曹嚴華,敲著面前的病歷板笑道,“那你干脆今天晚上別來了唄。”

“哪兒能不來!”曹醫生一臉驚悚,“我不是跟你說了么,她們娘倆要用繩子把我捆上,再用鞋底子抽我!”

這下輪到孫立恩一臉驚悚了,他甚至驚訝的臉手中的筆都掉在了地上,“她們還真的會這么干?”

“那倒不至于。”曹醫生突然淡定了起來,“最多也就是我被勒令今天晚上睡沙發而已。”

孫立恩一口氣憋在胸口,不上不下。半天之后才開始劇烈咳嗽了起來,“哥……咳咳咳……不帶你這么玩的。”

“嗨。”曹醫生換上了常有的那種“逗你玩兒”的笑容,“這不是看你后半夜還在醫院里,說個笑話讓你放松放松么?”

“咳咳咳……”孫立恩真的懷疑自己被這一下給憋出了內傷,他放下手里的病歷板,一邊咳嗽著,一邊從桌上摸出一個沒用過的塑料水杯,給自己倒了杯水喝了下去,“這個笑話……咳咳咳,一點都不好笑。”

“我覺著挺不錯的。”曹醫生繞過了桌子,走到孫立恩旁邊順手幫他拍了拍后背,“那三個登革熱的病人怎么樣了?”

“情況都還可以,沒有太大的變化。”孫立恩好不容易喘勻了氣,這才交出了手里的病歷,“之前一直高燒的那個病人體溫降下來了一點,現在是三十八度七。”

患者的情況有變化,而且是往好的方向發展。這是最讓醫生覺得舒心的事兒了。曹嚴華醫生笑瞇瞇的接過了病歷,開始翻看起了上面的內容。

“哐”搶救室的大門被人推開了,病床上側躺著一個佝僂著身子的年輕男人,他身子緊緊蜷縮在搶救床上,嘴里不時發出著呻吟。

“我去吧。”孫立恩對曹嚴華擺了擺手,抄起聽診器就湊了過去,“什么情況?”

“嚴重腹瀉,患者自行打電話叫的120。”陪同而來的院前急救看上去并不是很著急,他停下腳步跟孫立恩道,“除了血壓略微有些低之外,患者主要問題就是嚴重的,無法克制的腹瀉。”

“先生,能聽見我說話么?”搶救床正好停在了護士臺旁邊,這個位置并不擋路,因此孫立恩并沒有著急為患者找床位,而是先開始了初步問診。如果患者的情況很嚴重,那他就得把患者安置的距離護士站這邊近一點。他拍了拍床上這患者的肩膀,“你從什么時候開始拉肚子的?”

“從……從今天上午……”看得出來,這位因為肚子疼拉肚子被送入醫院的患者狀態真的不太好,他說話的時候只能用嘴呼吸不說,而且每次都呼吸的很淺,“疼……”

孫立恩這邊正在詢問著患者情況,曹嚴華醫生則開始幫忙滿桌子找筆——在詢問病史的時候,最好還是有支筆可以記一下重點比較好。這樣下診斷的時候也不至于因為遺漏了某些癥狀,而導致患者慘遭誤診。

“哦哦,這兒呢。”曹嚴華醫生繞了一圈,終于在護士站外的地面上發現了孫立恩失手跌下的那只筆。

“啊……疼……不行了不行了!”就在曹醫生蹲下身子撿筆的瞬間,躺在搶救床上的這位可憐患者似乎突然病情加重,他努力抬起身子,似乎想要下床去洗手間,但掙扎了兩下之后卻忽然手一軟,整個人重重的摔在了床上。而這個掙扎的動作,也讓覆蓋在他身上的那張薄毯滑落了下來——然后露出了什么都沒有穿的下半身。

下一秒,一股棕色的水流以噴射狀突兀出現在了半空中。隨后在地球引力的作用下,直接灌進了蹲下身子撿筆的曹嚴華醫生的后脖領。

曹嚴華醫生仿佛觸電了一樣猛地閃到了一旁,然后看著一股又一股的棕色水流噴涌而出又落在地面。他顫抖著看向了孫立恩,然后得到了一個極富同情但又確定的眼神。


在搜索引擎輸入 我能看見狀態欄 無線電子書 或者 "我能看見狀態欄 wxdzs" 就可以找到本書

上一章  |  我能看見狀態欄目錄  |  下一章
Copyright (C) 2019-2020 無線電子書 All Rights Reserved