加入收藏
我的書架
小說社區
書庫 • 全本
玄幻 • 奇幻
武俠 • 仙俠
都市 • 言情
歷史 • 軍事
游戲 • 競技
科幻 • 靈異
您當前所在位置:無線電子書>>我能看見狀態欄

第二百八十六章 對談

更新時間:2020-02-17  作者:羅三觀.CS
孫立恩的打扮,確實不像是個有錢人。哪怕現在工資這么高了,而且還開著二線豪華車(沃爾沃),仍然會不自覺的散發出一種“這是個可憐的小規培”的氣氛。

“說實話,你第一次請客吃飯的時候,我就覺得你應該是在拿自己攢了很多年的積蓄付款。”布魯恩毫不客氣的評價道,“當時我差點就把自己的錢包掏出來準備AA制了。”

孫立恩瞥了一眼布魯恩,“真的?為什么在我記憶里只能看到你一臉急不可待啃蹄髈的模樣呢?”

“心里的想法怎么會表現在動作和表情上呢?會表現出來的那都是在演戲啦。”布魯恩面不改色心不跳的把話題岔開了,“哦?看樣子主人家來迎接我們了。”

孫立恩的車剛過門崗,保安室就已經向孫宏斌和王彩鳳通報了來訪消息。聽著別墅外的動靜,倆人當然知道自己兒子居然突然回來了。不過推開門之后,一眼看到這么多人站在自家門口,其中還大部分都是老外,這不由得讓兩人有些不知所措。

“爸,媽。”孫立恩看著自家爹媽,頓時露出了笑容,“介紹一下,這兩位是我們院里的美國專家,也是我的同事。”他指著帕斯卡爾博士和布魯恩道,“他們兩個今年過年也不值班,但是一開始安排的旅行計劃全都泡湯了……所以我就干脆請他們一起來家里做客。”他對自家爹媽壓低了聲音道,“原本計劃來玩的室友們都有別的事情要干,所以他們就不來了。”

王彩鳳有些好奇的看了看兩個外國專家,然后問道,“這不會是你上司吧?”她的意思也很簡單,如果真是孫立恩帶著自己的領導們來家里玩,那免不得要有些額外的招待才行。

“嚴格來說,其實我們算是他的下屬才對。”帕斯卡爾博士笑瞇瞇的湊了過來,“現在我們所工作的治療組里,他可是帶頭的組長。”

老帕和老布跟孫立恩的父母打過了招呼,而伊莎貝拉也帶著兩個有些犯困的小朋友們走了過來。王彩鳳當機立斷,自己和伊莎貝拉將帶著兩個小朋友先進屋里去喝點熱可可暖暖身子。而搬運行李的工作,自然就得交給包括孫宏斌在內的四個大男人了。

“我還以為你們住這么大的房子,至少得有幾個工作人員幫忙。”布魯恩扛著行李倒是不覺得費勁,他甚至還有余力和孫立恩開開玩笑。“沒想到連行李都要自己扛。”

孫立恩對扛行李的事情倒是很想得開,“這里又不是天天都有需要扛的行李,總不能專門聘幾個工作人員,就等著每年幫忙扛一次行李吧?那多虧的慌。”

“我們這兒雖然有工作人員,但是主要還是在公司那邊服務員工的。”孫宏斌拎著孫立恩買回來的紫皮土豆插嘴道,“人家好歹是為公司提供服務的,這還好說。來社會上工作,這些孩子年齡又不大,難免心里會多想。所以能不用就盡量不用了。”

孫立恩沒完全聽懂,不過帕斯卡爾博士卻聽懂了。他有些詫異的看了一眼孫宏斌,然后搖了搖頭,嘆了口氣之后什么都沒說。

家里客房數量不少,讓陶德和佩妮住在一間房子里之后,布魯恩自己單獨得了一間房子。而帕斯卡爾博士則和伊莎貝拉住在了一起。

“過年這幾天,你就別回老屋住了。”孫宏斌正在樓下泡茶,他一邊泡茶一邊對孫立恩道,“這邊一開始就給你留了房間,等會讓你媽帶你上去。”

孫立恩似笑非笑的看著自家老爹,估計夸張道,“那可太好了,我還擔心回去住幾天又住個重感冒出來呢。”

“就你話多。”孫宏斌瞪了一眼自己兒子,不過雖然眼神嚴厲,但總難免有些底氣不足。“這次回來能待多久?”

“我們部門領導說七天。”孫立恩又想起了周軍那副“躲瘟神”似的表情,不由苦笑道,“我是真沒想到,當了急診科醫生之后居然還能有七天假期可以過。”

其實嚴格來說,孫立恩這幾個月的規培生涯中,最難熬的其實是第三個月。那段時間他開始參與到了搶救之中,但卻沒有狀態欄傍身。被急診室的諸位前輩和護士們呼來喝去的,那段時間心理壓力是真的很大。多虧了狀態欄,他現在才能相對安穩安心的在搶救室里待下來。要不然就憑和小嫣然同名的夏嫣然請的那頓飯,孫立恩恐怕還是堅持不下來。

周軍那開過光的嘴實在是讓人有些招架不住。

“這個事兒我最近也在琢磨。”孫宏斌捏著一個小茶杯放在了孫立恩的面前,有些猶豫道,“上次你表哥的事兒之后,我找人去問了問。急診確實工作太累太忙,而且相比較其他科室風險也更大一點。”

孫立恩點了點頭,這事兒沒什么可遮掩或者爭辯的。就連醫生笑話里,急診醫生的形象一般也都是頭裹紗布,坐在小板凳上睡覺的樣子。急診絕對是所有科室里最苦最累的那個。

孫宏斌沉默了一會,似乎是在試圖尋找一個更合適的措辭,但半晌后他還是嘆了口氣直接問道,“那你有沒有考慮過去其他科室工作?”

似乎是擔心孫立恩一口回絕,孫宏斌說完之后迅速補充道,“我知道你有這個當醫生的心思很久了,可是平常坐坐門診不也是當醫生的一環?哪怕四院其他的科室不收你,回來常寧當醫生也行啊。實在不行,不是還有咱們自家買下來的醫院?”

孫立恩看著自家老爹,半晌后才問道,“老爹,你當時把造紙廠醫院買下來,是不是就有這個打算了?”

孫宏斌眼見瞞不過兒子,于是大大方方點了點頭。“除了資產配置以外,我確實也有這個心思。”他給自己面前的茶杯里添了些茶水后繼續道,“雖然是咱們自己買下來的醫院,但是只要認真經營,以后也能一樣治病救人——莆田系的手法你爹我學不來,也不愿意去學。要掙錢有的是方法,總不至于搞這種喪盡天良的下作手段。”

孫立恩攤了攤手,“可是,我學的是急診方向。以后讀研究生,也走的是急診方向——我執業醫師癥上倒是可以選普通臨床,不過如果選急診定向的話,還有加分就是了。”

“其實,也未必就一定要當個臨床醫生才能治病救人嘛……”孫宏斌看兒子言語中還是想當急診醫生,不由得有些著急,“學學醫院運營管理,甚至去疾病控制中心之類的不是也可以么……現在當個醫生風險太大了。”說到后半截,孫宏斌終于說出了自己心里的實話。“當醫生,碰見明事理的患者和家屬還好說。可要是遇見不講道理的呢?他們就覺得你當醫生,沒給人把病徹底看好就是心存惡意。罵你兩句都是輕的,還有直接動刀子的……”

“那怎么辦?我們就都不當醫生了?真就像諷刺里寫的那樣,看病要找東家賣草莓的大叔,還有西城賣香料的老頭一起出手?”孫立恩嘆了口氣,“偏見總是會有的,我當醫生會遇到偏見,不當醫生,偏見仍然會存在。而苦了的卻是那些真正有病卻得不到治療的普通老百姓。”

孫立恩當然知道有些人心里的惡意會多令人作嘔。這樣的患者他見過。但他見過的更多的,卻是那些因為親人生病受傷而痛苦不已,悲痛中懇求自己救命的普通人。

以前只是個小規培的時候,他就在上級醫生和帶教老師周軍的指導下沖在第一線治病救人了。現如今有了狀態欄,有了力挽狂瀾救命治病的能力,他怎么可能自己離開一線,去疾控中心或者進入自家醫院管理層當個局外人?

這是對自己理想的不負責任,是對需要幫助的人的不負責任,更是對狀態欄的不負責任。

“對醫生的敵視是不合理的,但這也確實是現實。”孫宏斌嘆了口氣,“我說這話也沒有別的意思,只是擔心你以后會受傷。現在的情況很明顯了,除非再來一次非典,否則對醫生的敵視還會繼續持續下去。更何況,非典才過去幾年啊?醫生就又成了喊打喊殺的對象。而且一個個還一副理所應當的樣子……”

歷史會不斷的重演,而學習了歷史的人則會在絕望中旁觀歷史的一次又一次重演。大學學的就是歷史的孫宏斌對此相當悲觀。

“我一直覺得,有些事情吧,做了不見得會有好結果。但要是不去做,那就一定會繼續惡化下去。”孫立恩沉默了一會答道,“我見過好多患者和家屬。什么人都有,什么表現的都有。但親人離世的痛苦卻基本都是相通的。”

他跟自己老爹講起了自己這幾個月見到的故事,呂靜安和她的太陽,曹博士和他的女朋友,急性甲基苯丙胺中毒的高嚴,甚至還有命不久矣的小嫣然。他說完故事之后,嘆了一口氣道,“眾生皆苦。作為醫生,很多時候我們根本沒有治療甚至緩解他們痛苦的方法。但只要有那么一點方法,而且確實起效了。我就會覺得心里有些安慰,有些……有些得意。”孫立恩看著自家老爹道,“我們拼死拼活的忙著,不只是拯救了他們的性命。同時獲得幫助和拯救的,還有我們自己的內心。”


在搜索引擎輸入 我能看見狀態欄 無線電子書 或者 "我能看見狀態欄 wxdzs" 就可以找到本書

上一章  |  我能看見狀態欄目錄  |  下一章
Copyright (C) 2019-2020 無線電子書 All Rights Reserved