加入收藏
我的書架
小說社區
書庫 • 全本
玄幻 • 奇幻
武俠 • 仙俠
都市 • 言情
歷史 • 軍事
游戲 • 競技
科幻 • 靈異
您當前所在位置:無線電子書>>我能看見狀態欄

第一百七十四章 沖突

更新時間:2019-10-17  作者:羅三觀.CS
孫立恩和剛剛趕來的孫宏斌一起把精神崩潰了的王天一路扛到了沒什么人在的影像科等待區。看著哭的快抽過去的王天,孫宏斌皺了皺眉頭,等自家老婆過來接手安撫后,他把孫立恩拽到了一邊,壓低了聲音問道“你倆咋回事?”

孫立恩一頭霧水,“我哪兒知道怎么回事啊?”他可是真沒搞明白,王天在那邊嚎個什么勁。

孫宏斌聞言一愣,他伸長了脖子偷偷看了一眼還在那邊哭的王天,“小王都哭的快背過氣去了,這還能沒什么?”

按照王天的說法,那就是之前他曾經和孫立恩發生過一些沖突和不愉快,并且看起來事情還不小,以至于王天覺得,孫立恩現在不肯去給小王天治病,是因為記恨著之前的事情。

可孫立恩實在是不記得,王天曾經干過什么了。

上一次和王天面對面,還是大舅的遺體告別式上。當時的王天倒是和孫宏斌發生了一些沖突。但孫立恩就一直站在旁邊看著,也沒說什么話。

孫立恩虛著眼問道,“他不會是以為……我這是替你報仇呢吧?”

孫宏斌嚇了一跳,“啥?”

“大舅的告別式上……”孫立恩小心翼翼的提醒著自家老爹,“你不是和他差點打起來了?”

孫宏斌恍然大悟,“因為這事兒?”

“只能是因為這個事兒了吧?”孫立恩攤了攤手,那次之后,他就再也沒見過王天。從小學四年級到初中三年高中三年大學五年,十六年間里,王天和舅媽從首都搬回了常寧生活。而且兩家人也一直沒什么多的來往和聯系。除了偶爾過年的時候能見一次以外,孫立恩基本沒怎么見過王天。

前年王天結婚,孫立恩也沒回去參加婚禮。

“所以……應該是那個事兒吧?”這個事情的進展就超出孫立恩的理解能力范圍了。他看了一眼老爹,想從他那里得到一些更進一步的情報——當時孫宏斌和十一歲的王天有些沖突,王天甚至朝著孫宏斌揮了拳頭,但當時只有九歲的孫立恩卻記不起來具體發生了什么了。更何況年僅十一歲,哭了三天也沒怎么睡覺的王天實在缺乏“把事情搞大讓孫立恩記住”的能力。

不過孫宏斌只是搖了搖頭又嘆了口氣,“我出去抽根煙,你去勸勸他。”說完,就離開了搶救大廳。

孫立恩無奈的朝著自家老娘走去,王彩鳳已經逐漸撫平了王天的激動情緒,她摸了摸王天的頭發,然后看著孫立恩,朝著兒子做了個“你來說兩句”的眼神。

“天哥,你好點了吧?”孫立恩拍了拍自己老哥的肩膀,“來,你先冷靜點……我對你沒有意見,也沒有記恨。不是我孩子見死不救,你讓我給他治病才是胡來!”

孫立恩的話引起了王天的反應,他抬頭看著孫立恩,有些茫然道,“可你……你不是看病很厲害……”

“我是急診醫生。嚴格的來說,我是急診科的規培醫生。我甚至連個正式的住院醫師都不算。”孫立恩解釋道,“我是運氣不錯,連著看了幾個比較難的病人。可是那都是成年人。我看過的患者年齡最小的也有三歲——那還是個骨傷的小朋友。”

“你可能不太理解這個年齡差異。這么說吧,如果按照我們急診科平時處理病人的方法,給孩子治病光輸液一次就得五百毫升。他現在體重才多重?按照急診的治法,那不是治病,那是殺人!”

對成年人來說,輸液五百毫升不算什么問題。成年人24小時的尿量大約為10001500毫升左右,在2500毫升以下都還算是正常水平。但新生兒絕對不可能有這么大的代謝量。說個玩笑話,小王天現在的體重可能還不如一個成年人一天的尿量重。對于這種早產而且有嚴重代謝問題的孩子,一般的治療方案必須精簡再精簡,這樣才不至于“救命不成反害命”。

所以說,新生兒科治療的患兒,和普通門診所治療的患者區別之大,幾乎可以視為兩個物種。他們不會說話,不會表達主訴,基本所有的溝通全靠哭鬧。孫立恩也確實不敢瞎出主意診斷——哪怕有狀態欄提示,他也不敢這么干。鬼知道同樣的狀態,放在一個胎齡31周,出生不到四天的早產兒身上究竟代表什么。

“你這段時間壓力很大,我理解。”孫立恩嘆了口氣,又拍了拍自家表哥的肩膀,“我真不是在記恨,只是我不適合也不擅長處理這個領域的問題。專業的事情,應該交給專業人士處理。你在這里先平緩一下情緒吧,我上樓去兒科看看情況。”他對著自己老媽作出一個有些抱歉的表情,“媽,你在這里先陪陪天哥,我上樓看看。”

王彩鳳點了點頭,重新坐在了王天身旁。

“剛才在搶救大廳里大喊大叫的那個是你親戚?”孫立恩走進了電梯里,在電梯門即將關閉的瞬間,袁平安把手往門中間一塞擠了進來。在僅有兩人乘坐的電梯里,袁平安有些好奇的問道,“怎么還跪下了?”

“他這段時間精神壓力太大了。”孫立恩面無表情的回答道,王天撲通一下跪在地上那個場景對他的精神沖擊也很大,如非必要,孫立恩實在是不愿意回想起那個場面,他決定主動出擊,扯開話題。“你怎么也跟過來了?”

“過去看看情況唄。反正現在也沒什么病人需要我盯著。”袁平安朝著孫立恩亮出了自己還有74電量的手機道,“要是有事兒他們會打電話通知我的。”

孫立恩看了一眼袁平安的手機,順便確認了一下時間,“如果我是你的話,我就不會說自己現在沒什么事情可干。”

電梯門打開了,孫立恩和表情有些猶豫不安的袁平安一起走出電梯,朝著NICU走去。

四院的NICU和兒科并不挨著。它和產科一起被設置在了四樓的位置。這也是由于收治患者的特殊性所決定的特殊安排——新生兒重癥監護室應該離產房更近一點。

“袁醫生?”在NICU門口值班的小護士并不認識孫立恩,但卻很明顯跟袁平安挺熟,“你怎么來了?”

“剛才有個新生兒轉運車推過來了吧?”袁平安熟門熟路的脫起了衣服——他把白大褂脫下來掛在臂彎上,“那個孩子是孫醫生的侄子,我們來看看情況。”

小護士有些為難的笑了笑,“院感規定NICU在非會診情況下,其他科室的醫生不能隨便進入。這樣吧,我問問護士長。”

孫立恩挑了挑眉頭,NICU的規矩可比ICU大多了。


在搜索引擎輸入 我能看見狀態欄 無線電子書 或者 "我能看見狀態欄 wxdzs" 就可以找到本書

上一章  |  我能看見狀態欄目錄  |  下一章
Copyright (C) 2019-2020 無線電子書 All Rights Reserved