加入收藏
我的書架
小說社區
書庫 • 全本
玄幻 • 奇幻
武俠 • 仙俠
都市 • 言情
歷史 • 軍事
游戲 • 競技
科幻 • 靈異
您當前所在位置:無線電子書>>我能看見狀態欄

第一百五十七章 非法添加

更新時間:2019-10-01  作者:羅三觀.CS
顧家豪的爸爸拿來的塑料袋,在超市里售價估計要三毛錢一個。這是個大袋子。而可怕的是,這個袋子基本上裝滿了。

“我怕打草驚蛇,所以只是和我姐姐說,家豪吃她給的藥效果不錯。”顧爸爸把手里的大塑料袋交到了孫立恩手上,“她說是按照之前給家豪吃的藥類型給我配的,但是我覺得,可能還是要讓家豪認一下——她應該給我搭售了不少東西。”

這是個很有心眼的家長。孫立恩被顧爸爸手里這一堆東西著實嚇了一跳,隨后為對方的機智所折服,這確實是個最安全的方法,既能拿到那些可能添加了內容的藥物,同時也不會引起對方的懷疑。除了費點錢,其他的倒是沒什么缺點。

只是粗略的看過去,孫立恩就敢肯定,這袋子里最少得有個八九樣包裝的盒子。袋子里面還有一張被撕下來的作業本質地的紙張,上面用手寫寫著各種藥物的用法和用量。

“這些東西,我先拿回去看看情況,如果有必要的話,可能要送毒物檢測。”孫立恩對顧爸爸說了說自己后面的打算,然后道,“我們給小顧掛了一袋葡萄糖,大概再過個半小時就能輸注完成。他的情緒要是穩定了,你可以先把孩子帶回去。”

顧爸爸點了點頭,然后找了個空著的座位坐了下去。金屬底座的長椅發出了一聲不堪重負的呻吟聲。

“就是這些藥?”孫立恩拎著一大袋子藥去找了袁平安。正在抓耳撓腮統計“微商減肥藥”里非法添加藥物內容的袁平安稍微一翻袋子,頓時嘴上咧出了一個痛快的笑容,“嗨……你早說啊!”

孫立恩從袁平安的話里聽出了一絲胸有成竹的味道。他好奇道,“你知道這種藥?”

“都上了新聞了。”袁平安向孫立恩展示了一下自己電腦屏幕上的一個頁面,上面的新聞發布時間是今年五月的時候。“你自己看吧。”他往后伸了個懶腰,嘆氣道,“早知道是這種東西,我哪還至于累成這個鬼樣子。”

袁平安找到的頁面新聞上顯示,宋安省市場監督管理局聯合工商和警察,一起搗毀了兩家位于宋安省內的非法藥物加工點。而其中就有這種名為“雅荷”的膠囊減肥藥。

“這種號稱純中藥制劑的膠囊內容物本質就是染色淀粉,真正的問題出在膠囊上。”袁平安對孫立恩介紹道,“這些造假藥的人為了逃避打擊,把需要添加的實際起效的藥物添加到了膠囊殼里。”

孫立恩快速瀏覽新聞,最后找到了關于非法添加物的介紹——藥物內非法添加了鹽酸西布曲明,酚酞,呋塞米和西地那非四種。

“臥槽……”孫立恩看著屏幕上的四種添加物,半天后只冒出兩個字表達此時此刻的心情。事實上,除了這兩個字以外,他也實在是想不出來自己還能說什么了。

鹽酸西布曲明,是一種已經被禁止生產和銷售超過十年的中樞神經抑制劑。西布曲明最早是被用來作為抗抑郁的臨床類藥物。但是在使用過程中,人們發現這種東西對于患者的抗抑郁效果還不如體重減輕的效果更明顯。但花了大價錢研發出來的藥物總不能就這么扔著,于是發明了西布曲明的美國制藥公司雅培靈機一動,在97年把西布曲明重新包裝成了名為“諾美婷”的減肥藥。比起當時非常火熱的奧利司他,西布曲明讓患者免除了脂肪便的尷尬和不適。因此產品一經上市,頓時風靡整個歐美,并且在2000年左右進入中國。作為處方藥,同時有超過十五種含有西布曲明的減肥藥正式上市。

作用于中樞神經的西布曲明能夠通過阻滯去甲腎上腺素和5羥色胺和多巴胺的再攝取,降低使用者的食欲,并且通過提高身體的體溫增加能量消耗,從而減輕體重。所謂“不用節食,不用運動,躺著減肥”就是這種藥物的主要賣點了。

而酚酞或者非諾呋他林相對來說就比較常見,它是一種處方類瀉藥。口服后,酚酞能夠在腸道堿性環境中形成可溶性鈉鹽,從而刺激腸壁內神經叢,直接作用于腸道平滑肌,促進腸蠕動。同時酚酞還能夠抑制腸道內水分吸收,使水和電解質在結腸內蓄積,產生緩瀉作用。

至于呋塞米,孫立恩對這玩意一點都不陌生。這是一種非常強效的利尿藥。臨床上經常用于急性肺水腫,嚴重水腫,腦水腫,高血鈣癥等患者的治療——尤其是在其他利尿藥無效的情況下,呋塞米是非常強大而且迅速的利尿劑。靜脈注射25分鐘后就會讓患者尿量增多,并且能持續46小時。但作為作用在腎小管上皮,抑制鈉離子和鉀離子重吸收的袢利尿劑,呋塞米穿透血腦屏障效果并不如甘露醇那么好,而且由于甘露醇是直接增加腦脊液和血液晶體滲透壓的,在“縮小大腦”的方面,呋塞米的作用略遜于甘露醇。因此在實際應用中,孫立恩和徐有容選用呋塞米的機會并不多,更多的時候還是首選甘露醇——他們遇到的腦血管意外比水腫要多的多。

至于最后的那個西地那非,孫立恩反而有些困惑,他對袁平安道,“這東西……就是萬艾可吧?”

“說的那么文雅干啥,這里有沒有女同志。”袁平安笑道,“就是你想的那玩意,偉哥嘛。”

“這些造假藥的……往減肥藥里放偉哥成分的藥物干啥?”孫立恩頓覺莫名其妙,難道西地那非也有什么不為人知的減肥功效?

袁平安哈哈笑了起來,“你知道萬艾可的故事吧?”

“知道啊。”孫立恩莫名其妙道,“在治療肺動脈高壓的時候發現了副作用嘛。”

“你真是完美錯過重點。”袁平安嘆了口氣,提示道,“也不是每個患者都會直接回答這種難以啟齒的副作用的。直到輝瑞發現,試驗藥物的志愿者大范圍藏匿和拒絕交還藥物,他們才開始調查起了實驗。最后才確定,西地那非有這種特殊的副作用。”

“所以……”孫立恩順著袁平安的話往下說道,“他們往減肥藥里添加西地那非的主要目的,是增加患者對藥物的依賴性?”

袁平安點了點頭,“畢竟宣傳的是什么滋陰補陽,調節腎氣平衡嘛。西地那非的作用那么顯著,估計有不少人會因此誤以為這種所謂的純中藥制劑真的有用……”他嘆了口氣,“什么鬼純中藥制劑啊?純西藥還差不多。淀粉要是不算到中藥里,那這些假藥全都是靠西藥起作用的。”

小會議室里,帕斯卡爾博士和徐有容,周策,袁平安統統到場。眾人看著白板上列舉出的非法添加藥物名稱,一時間共同感慨道,“臥槽!”

就連帕斯卡爾博士都字正腔圓的“臥槽”了一聲,隨后這個姜紅色頭發的老頭很生氣的拍起了桌子,“這簡直是謀殺!”

“具體怎么判,那是檢察院和法院的事兒。”孫立恩嘆了口氣,雖然老帕中文說的那是真的溜,可在他面前,這種事兒總讓孫立恩有種特別丟臉的感覺——哪怕這些添加劑大部分都是美國企業發明的。“我們現在需要做的,是確定這孩子遭到了多嚴重的藥物副作用。”

“首先查一下肝功和腎功能。”周策先發話了,“這個年齡的小朋友,器官功能還不夠成熟,大量的非法添加藥劑可能會導致藥物性肝損和急性腎損傷。”

“同時還得確認一下他的精神狀況。”徐有容此時發揮了女性特有的細心,“也許可以請心理咨詢科的同事們過來給他做個簡單的評估?”

對于這一點,孫立恩的態度尚有保留,“咱們院里的心理科主要是作為內部服務科室,并不參與到對外治療里。他們來做評估的可行性嘛……我回頭去咨詢一下周主任再說。”

“最重要的問題是,盡快把這個問題報告給有關部門。”帕斯卡爾博士義正言辭道,他看起來真的很生氣,“這種隨意添加藥物的罪犯,必須受到嚴懲!”

“這個事情我去做。”孫立恩朝著老帕點了點頭,“等會我先去和患者家伙溝通一下,然后我直接去找宋院長。”

徐有容忽然道,“你等會是不是還有個采訪?”

此言一出,頓時引起了其他幾人的注意。

“對哦……”孫立恩低頭一看表,現在是下午兩點半——當然,他還沒吃午飯。“不過時間上應該來得及。和家屬溝通一下再去找宋院長,不會耽誤采訪的。”

“我的意思是,你可以和那兩位記者再談談這個事情。”徐有容提醒道,“警方和市場監督管理局當然會繼續打擊各種假藥,但是如果可以向普通老百姓宣傳一下無牌保健品的作用,或者效果會更好一點。”

孫立恩想了想,點頭道,“我會和宋院長談一談的。”畢竟經濟日報的記者被請來是為了給自己打掩護,要是沒有提前通報從而擾亂了宋院長的規劃,恐怕他又要被剝掉一層皮。

“好啊。”宋院長毫不遲疑的答應了孫立恩的請求,“這是個好事兒……”她頓了頓,皺著眉頭思考了一會后,對孫立恩擺了擺手,示意他坐下,“你現在沒事兒了吧?”

“應該是……沒有。”畢竟有加班之神的加持,孫立恩實在是不敢說自己現在沒事可干。

“沒事就行。”宋院長拿起了自己面前的電話撥了出去,“采訪這種事情趁早完成對大家都好,你就在外面會議室接受采訪吧。”電話波通了,宋院長對電話那頭的人毫不客氣道,“小王,你帶你同事來我辦公室——你們的采訪內容需要變化一下。”


在搜索引擎輸入 我能看見狀態欄 無線電子書 或者 "我能看見狀態欄 wxdzs" 就可以找到本書

上一章  |  我能看見狀態欄目錄  |  下一章
Copyright (C) 2019-2020 無線電子書 All Rights Reserved