加入收藏
我的書架
小說社區
書庫 • 全本
玄幻 • 奇幻
武俠 • 仙俠
都市 • 言情
歷史 • 軍事
游戲 • 競技
科幻 • 靈異
您當前所在位置:無線電子書>>我能看見狀態欄

第一百四十六章 白菜

更新時間:2019-09-21  作者:羅三觀.CS
從孫立恩帶著胡佳回到醫院上車,再到載著徐有容和瑞秋一起回到寧湖度假村的這段時間里,胡佳一直沒說過話。除了紅著臉低頭以外,胡佳安靜的仿佛一個大號洋娃娃,一聲不響。

“你們兩個怎么都不說話呢?”沉默的車廂里,瑞秋終于忍不住了。徐有容不愛說話她是知道的,可坐在駕駛座和副駕駛上的那兩個人,平時狗糧像是不要錢似的到處亂撒。怎么今天就開始保持沉默了?難道是吵架了?這幾天瑞秋過的無比滿足,心情好的簡直快飛起來了。自己心情好,對于別人可能的情緒低落就更加在意,瑞秋心里暗想,大概兩個人是小情侶拌嘴生氣了,聊一聊或許就可以解開心結呢?

“吵架了?”徐有容對于孫立恩和胡佳之間的異常表現也早有察覺,不過她有些拿不準是不是自己應該出來試圖干涉一下。要不是因為瑞秋先說話,她可能還會繼續保持沉默。“你們因為什么吵架的?說來聽聽看吧。”

孫立恩咳嗽了兩下,“沒……沒吵架。”他大概知道胡佳是有些害羞,不過孫立恩也不敢確定自己的判斷是否準確——胡佳那種大大方方的性格,真的會害羞成這樣?孫立恩自己根本不敢確定這一點。所以胡佳一直低著頭不說話,他也不太敢說話。只能在旁邊陪著胡佳,保持沉默。

“沒吵架?”瑞秋眼前一亮,情侶之間氣氛低沉,然后其中一人還說沒吵架,那肯定就是吵架了嘛!這個套路我熟悉!“真的?”

孫立恩被瑞秋追問的有點懵,“真……真的?”他自己都被問毛了,趁著等紅綠燈的當口,他把頭探到了副駕駛的位置,“你沒生氣吧?”

胡佳抬起頭,紅著臉看著孫立恩,過了好幾秒后道,“生氣了!”

“誒?”孫立恩大驚失色,“為啥啊?”

“你這個混蛋!”胡佳賞了孫立恩幾記粉拳,打在身上完全不疼,根本讓人想不到這和之前把胡添達成輕微腦震蕩的是同一雙手,“你前面這些年都干什么去了?這二十多年你都惦記著哪個小狐貍精呢?怎么現在才來當我男朋友啊?”

孫立恩莫名其妙挨了一頓打,坐在后排的瑞秋則嘆了口氣,看樣子是自己搞錯了,這對笨蛋情侶根本沒吵架,他們只是準備換一種方式撒狗糧,僅此而已。

“求婚了?”來到了寧湖別墅,孫立恩又被老徐同志拽出去釣魚了,而一群女同志們則選擇一起坐在客廳里看著電視聊聊天。等到胡佳紅著臉說出孫立恩今天的表現后,老外瑞秋頓時咧著嘴笑了起來,順便還在鼓掌,“我們的小姑娘長大啦!”

徐母則從胡佳的描述中聽到了一些不一樣的地方,“你父母不太同意?”

“他們啊……”胡佳嘆了口氣,“從小到大,我干什么他們都要反對。”

胡佳的父母是高級知識分子。而且不是一般的“高級”。胡父胡母都是博士學位,在宋安大學里工作。而在九十年代上半期就已經讀到博士學位,兩人的專業學識水平自然是極高的——九十年代早期的博士,和現在的博士那基本是兩種學位。但多年象牙塔的生活,也讓兩人在性格上就和一般的父母不太相同。他們對于胡佳的要求非常高,尤其是在和“人生方向”有關的問題上,兩人更是絲毫不允許胡佳有其他想法。對于他們兩個人來說,胡佳就應該從小到大都年級第一,二十八歲拿到最少一個博士學位,并且留校開始搞科研或者走行政崗——普通教學都不行。

可問題就出在胡佳小時候身體不算太好,經常有點頭疼腦熱的問題。而胡父胡母兩人那段時間正是學術上忙碌的時候,一年中兩個人得有超過兩百天不在寧遠。胡佳就只能借住在大姑胡靜家里。胡靜的性格和喜好,對胡佳的影響其實遠比胡父胡母要來的更多。而且最明顯的影響表現,就體現在了胡佳的“倔強”上。

胡佳其實是一個挺倔強的人。但這份倔強并不是來自于“不服輸”。而是她對于自己的選擇很有信心。胡佳并不覺得,凡事都聽從自己父母的安排才是最好的——她并不想過自己父母那樣的生活。

“反正他們反對也不是一兩次了。”胡佳對于自己父母的不同意似乎已經完全習慣了。自己現在也有工作,基本不需要依靠父母的經濟支持來生活。這就讓她有了很大的自由度。“他們連立恩都沒見過,光聽他是個醫生就不同意。哪有這種道理嘛!”

徐母笑著點了點頭,“他們其實也是怕你被人騙了而已。有女兒的家長基本都這樣,之前不是有個笑話么?這是在擔心自家的白菜被別家的豬拱了。”她頓了頓笑道,“像我家這種白菜出去拱了別家白菜的畢竟還是少數。”

徐有容臉稍微有點紅,但是也沒敢說什么其他的話。唯獨瑞秋一臉茫然,“白菜?什么白菜?”那個傻愣愣的樣子確實像極了一顆白菜。

“你是明天出發?”徐有容為了轉開話題,只能主動出擊問道,“從這里直接出發?”

胡佳點了點頭,“我爸媽也要去倫敦——他們要在那邊參加一個學術會議。我們坐同一個航班過去——到時候在機場見就行了。”

徐有容想了想提議道,“要不然干脆讓孫醫生開著車去接你爸媽吧?正好能見上一面——說不定見了之后就不會有那么多不樂意了呢?”

“不可能的啦。”胡佳笑著搖頭道,“哪有那么容易……”

“明天你還是開車去接一下小胡的父母比較好。”孫立恩和徐父坐在湖邊釣魚,老頭今天運氣不錯,小鯽魚終于不來騷擾他的魚餌了。只不過取而代之的,是一條又一條的鯰魚。老頭一邊慢慢從魚嘴上摘著魚鉤,一邊對孫立恩道,“別的都不說,你把人家姑娘拐到手里這么長時間,倆人還住一個房間。給未來老丈人丈母娘當回司機也是應該的。”

孫立恩點了點頭,他其實也有這個打算。不過一直都還沒來得及和胡佳說,“我等會和胡佳談一談。”畢竟他現在的車后備箱的空間確實也夠大,用來送人裝行李簡直不要太方便。更何況看到了胡添的態度,孫立恩也覺得自己應該去接觸一下胡佳的父母才行。哪怕人家確實不喜歡自己,但和人家接觸了之后,自己至少能有一個改善印象的方向和機會。

“小胡這次留學得多久?”徐父終于把魚鉤摘了下來,順手把魚扔進魚護后,老頭搓了搓自己下巴上的胡須,“一年?”

“聽她說應該是一年。”孫立恩嘆了口氣,一想到接下來一年都見不到胡佳,他就覺得心里有些空。“以前也不覺得……現在突然想到有一整年都見不到她,突然覺得心里不太舒服。”

徐父笑了出來,“不舒服就對了。要是這個時候你還覺得無所謂,那我可真的要建議你重新考慮一下還要不要繼續和小胡談朋友。”

“今天晚上吃烤鯰魚。”孫立恩還想繼續說點什么,徐父卻忽然朝著他擺了擺手,“你回去陪一陪小胡吧。”


在搜索引擎輸入 我能看見狀態欄 無線電子書 或者 "我能看見狀態欄 wxdzs" 就可以找到本書

上一章  |  我能看見狀態欄目錄  |  下一章
Copyright (C) 2019-2020 無線電子書 All Rights Reserved