加入收藏
我的書架
小說社區
書庫 • 全本
玄幻 • 奇幻
武俠 • 仙俠
都市 • 言情
歷史 • 軍事
游戲 • 競技
科幻 • 靈異
您當前所在位置:無線電子書>>我能看見狀態欄

第一百四十一章 孫立恩的推理(上)

更新時間:2019-09-17  作者:羅三觀.CS
很多推理故事的答案在被揭開前總顯得那么虛幻飄渺,可一旦叼著煙斗的偵探在壁爐和單人靠背沙發中娓娓道來,讀者們往往會產生兩種感覺——“這也行?”“……對哦!”

如果把羅爾斯的病情寫成故事,那么看現在的讀者們大概率仍然是一頭霧水,“這個作者到底想說啥?”

孫立恩找到的兩份原件,是證明他推論的基礎證據。他的推理仍然有待于決定性證據的證明,但這兩份血常規的原件則是他整個診斷的先決條件——如果這兩份血常規不是用分析儀快速得出的結果,那孫立恩的大膽推測就只不過是個縹緲無根的幻影罷了。

“兩個小時?”氣勢被壓制住的彭將軍皺了皺眉頭,“孫醫生,如果你覺得自己沒有這個能力判斷出病情的話,我可以現在就讓人準備轉院的。”他以為孫立恩這是在自暴自棄。

孫立恩笑著搖了搖頭,“我現在對他的病有些想法,要是等會檢測的結果和我設想的不同,那我才算是沒有能力。”他對彭將軍道,“您要是有其他事情的話可以先走了,我去安排一下檢查——新的檢查結果兩個小時內就能出來了。”

“所以……你明白了什么?”徐有容站在小會議室的門口,孫立恩剛一出門,就被徐副主任醫師的埋伏嚇了一跳。徐有容并沒有因為孫立恩差點摔一跤的動作而開什么玩笑,她很認真的對孫立恩問道,“我和袁醫生還有周策商量了很久,可我們還是搞不清楚,這個患者究竟有什么問題。”

孫立恩扶著墻慢慢爬了起來,他用意念拉回了已經從嘴里飄出去半截的靈魂,嘆息道,“徐姐,人嚇人是能嚇死人的。”之前被那個半夜來找狗的販毒女嚇了個半死的感覺重新回到了孫立恩的身體里,不用照鏡子,孫立恩也能猜到自己腦袋上現在肯定頂著一個“腎上腺素分泌過量”的狀態。

“你這種突然出現的靈感才嚇人。”徐有容似乎真的受到了打擊——雖然外表上看不太出來。“我們三個,甚至還有瑞秋加在一起都沒有一個靠譜的猜測方向,你就敢說自己能在兩個小時里找出原因……”

孫立恩不得不出聲糾正了一下徐有容的認知誤區,“我的意思是,我的猜測是能在兩個小時內證實的,如果超過兩個小時沒有被證實,那也不用留著人家繼續白費時間——反正我是沒有其他主意了。”

徐有容愣了一會,“所以你是打算孤注一擲,破罐子破摔?”

“前半截沒錯,后半截話可不是這么說的。”孫立恩哭笑不得的糾正著徐有容的成語用法,“對于這個猜測,我還是挺有信心的。”

“到底是什么?”徐有容實在是忍不住了,“是肺炎導致的血管內溶血?”

“不,其實,你如果找帕斯卡爾博士商量,而不是找他們幾個的話,說不定還有可能能商討出答案。”孫立恩笑的很賤,很嘚瑟,“外國人總說不能在意膚色,不能在意種族。但他們總是矯枉過正——這個患者最大的特征就被這么忽略過去了,他是個黑人。”

“和種族有關系?”徐有容有些發愣,“可是種族學說……”

孫立恩哭笑不得的第三次打斷了徐有容的發言,“我說的是客觀上存在的生理差異,不是種族滅絕的區分依據。他是黑人,所以他的血紅蛋白含量應該比我們高大概15到30。也因為他是生活在惡瘧地區的黑人,這一族群進化出了一種應對瘧疾的生理防御機制。”

徐有容恍然大悟,和孫立恩異口同聲道,“鐮狀細胞病!”

雖然知道了答案,但徐有容還是不太相信孫立恩的判斷。“不應該吧?不是做了兩次血常規么?鐮狀的紅細胞在顯微鏡下很明顯才對……”

孫立恩拿出了攥在手上的兩張血常規檢查單,“所以我在看到了這兩張檢查單后,才敢做出這種推測。不管是駐訓場醫院,還是咱們醫院檢驗科出具的血常規檢測報告,都用的是血細胞分析儀。”

血細胞分析儀是個好東西,駐訓場醫院和第四中心醫院檢驗科用的都是五分類血細胞分析儀。只需要大概20微升的末梢血,分析儀就能夠在一分鐘內報告出患者的15項血細胞指標,并且在三分鐘內報告全血C反應蛋白指數。速度快,準確度高,而且項目齊全。這大大緩解了檢驗科醫生們制作血液涂片,然后在顯微鏡下一點點數細胞的痛苦。同時因為需要的血液樣本數量少,也能夠讓患者避免更多的痛苦。但最重要的是,三分鐘內就能完成絕大多數血液檢查項目,這種反應速度讓血細胞分析儀成了急診科的救命神器。

但問題在于,血細胞分析儀不能辨別出紅細胞的形狀缺陷。

雖然比較先進的血細胞分析儀已經可以辨識出巨大血小板之類的異常細胞組織,但鐮狀細胞仍然不屬于血細胞分析的檢查范疇。一般來說,患有鐮狀細胞病或者鐮刀型細胞貧血病的患者診斷,都仍然依賴于檢驗科醫生們的眼睛。除非在血液涂片中看到了鐮刀狀細胞,否則檢驗科根本不可能向醫生們報告這一癥狀。

而駐訓場醫院和第四中心醫院檢驗科就陷入了這一盲區中。他們利用血細胞分析儀所檢測出的內容并不能完全覆蓋羅爾斯的癥狀,并且還將他的最主要疾病掩蓋了下去。這種誤差讓醫生們不停的在感染和自免疫疾病的死胡同里打轉。而最讓人無奈的是,鐮狀細胞病和鐮刀狀細胞貧血病,在中國都是非常罕見的疾病。這種疾病在非洲的發病率最高。

根據研究,醫學界一般認為鐮狀細胞病是因為患者染色體中的β鏈第6位氨基酸谷氨酸被纈氨酸代替,形成了異常的血紅蛋白S,并且代替了正常的血紅蛋白所致。由于氧分壓下降時,血紅蛋白S分子互相作用,形成螺旋形多具體,這會讓原本正常的紅細胞扭曲成鐮狀細胞。而因為鐮狀細胞的機械形態發生改變,因此細胞本身更容易發生溶血,或者堵塞毛細血管等癥狀。


在搜索引擎輸入 我能看見狀態欄 無線電子書 或者 "我能看見狀態欄 wxdzs" 就可以找到本書

上一章  |  我能看見狀態欄目錄  |  下一章
Copyright (C) 2019-2020 無線電子書 All Rights Reserved