加入收藏
我的書架
小說社區
書庫 • 全本
玄幻 • 奇幻
武俠 • 仙俠
都市 • 言情
歷史 • 軍事
游戲 • 競技
科幻 • 靈異
您當前所在位置:無線電子書>>我能看見狀態欄

第一百一十四章 戰軍的疑問

更新時間:2019-08-22  作者:羅三觀.CS
孫立恩小心翼翼的開著新車,聽在了戰軍燒烤門口。寧遠醫學院放假比其他的學校都晚一點,在這個眾多學院都進入考試周甚至已經結束考試周的時候,醫學院里仍然和平時一樣熱鬧。戰軍燒烤的生意還是一如既往的好,只是不同于平常,假設在門口的兩個大帳篷今天收起了一個——這是戰軍給孫立恩收拾出的停車位置。

“這也太不好意思了。”孫立恩一眼就看見了地面上薄薄的一層雪花還在融化。戰軍恐怕是在接到了自己的電話后,馬上就收掉了外面的一個帳篷,這才能給他騰出一個停車位來。一個帳篷里三張桌子,兩個油汀電暖氣,還有照明之類的設備。要收拾一次不光耽誤生意,還得花不少時間和功夫。

戰軍坐在門口抽著煙,笑著擺了擺手,“跟我說這個干嘛?你來了,我還能讓你連個停車位都沒有?”說完話,戰軍把手上的煙頭掐滅在了煙灰缸里,雙手叉腰看著孫立恩的新車贊嘆道,“這車真漂亮,得不少錢吧?”

“我也不知道……”孫立恩撓了撓腦袋,兩天沒洗澡,雖然冬天出汗不多,但是頭上發癢是難免的。“爹媽買的車,應該不算太貴吧?”孫立恩不太懂車,他只知道沃爾沃被中國企業收購了。所以從某種程度上來說,沃爾沃大概算是國產車?

胡佳搬了張凳子過來,把凳子往孫立恩旁邊一放,整個人就像是快睡著了似的往他身上靠。

孫立恩一把撈住了有滑落傾向的女朋友,順手揉了揉她的腦袋,“累啦?”其實這是句廢話,哪個器械護士在醫院里跟了一整天手術之后能不累?

“恩……”胡佳也不多說,腦袋在孫立恩的懷里鉆了鉆,找了個更舒適的位置停下。然后悶著聲音說,“其實累都還好,本來我還以為今天見不到你了……”

因為見不到自己而心情不好,這個完全可以理解。不過現在不是見著了么?怎么還是不太高興的樣子?直男孫立恩生怕自己哪里做的不合適了,但又不敢問。

電話里孫立恩已經訂好了砂鍋粥,但也因為預定電話打的不夠提前,因此這份砂鍋粥只能用沙白和瑤柱去煮——好在味道還是一樣鮮美。戰軍問了問兩人吃飯的忌口和口味傾向后,壓根就沒給孫立恩拿菜單,自己親自下廚,收拾了幾道用于下粥的潮汕地區特色菜品。椒鹽九肚魚,干炒粿條,普寧炸豆腐,菜色不多,但要在寧遠這個遠離潮汕地區的地方做菜,實在是很不容易。

“我估摸著以你們兩個的口味,光喝粥可能也不太夠。”戰軍端著菜正在擺桌,看著胡佳靠在孫立恩身上瞇著眼睛快睡著了,他稍微壓低了一些音量。“這里還有兩份烤饅頭片,我沒敢一次烤太多,放久了就不好吃了。等會要是不夠,我再給你上菜。”

孫立恩朝著戰軍投過去一個感激的笑容,“麻煩老哥哥了。”

“你要是再跟我客氣,我可不高興了啊。”戰軍裝出一副不爽的模樣,“我給自家兄弟做些菜不行?別以為跟我客氣了,今年給我兒子的紅包就能免了啊!”

上小學五年級的戰平安從屋子里探出頭來,朝著孫立恩做了個鬼臉,“干爹,今年的紅包不給其實也行——你別在紅包里給我塞測試習題卷就行了!”

這個點來吃飯的都是熟客,不少人也知道孫立恩他們一個宿舍和戰軍燒烤之間的故事。眾人一起笑了起來,就連胡佳也“噗嗤”笑了一聲。

戰軍去拿飲料,孫立恩終于坐不住了,連忙站起身來準備去擋,沒想到卻換來胡佳一聲柔柔弱弱的提問,“你不再摸摸我的頭啦?”

“摸摸摸,肯定摸。”孫立恩哭笑不得的揉了揉她的頭發,然后朝著戰軍喊道,“哥,真不用再拿了,東西夠多了!”

這一頓宵夜被戰軍愣是搞成了晚飯。桌上擺到快放不下的菜清晰展示了孫立恩阻攔的無效性——孫立恩不攔還好,一攔沒攔住,戰軍又多整了四五個菜出來。

“我以后要是再勸你,我就是個茄子。”孫立恩看著桌上的菜,半天不知道該從哪兒下手。“戰哥,你也太看得起我的飯量了。”

“這些菜大部分都是準備上菜單的,不過我心里有些沒譜,讓你們先幫我嘗嘗。”戰軍用手直接擰開了一瓶啤酒的蓋子,灌了兩口酒后張羅著胡佳和孫立恩吃飯。因為知道孫立恩是開車來的,所以準備給他們兩個的都是無酒精飲料。看著兩人喝下去兩碗粥,吃了七八樣菜后,戰軍開口了,“小孫啊,我跟你打聽個事兒。”

“您說。”孫立恩看著戰軍期期艾艾的樣子反而覺得有些新鮮。戰軍這個人是地道的北方大漢性格,爽朗直接。哪怕和自己等人也是一副大哥做派,還很少見到他有為難的樣子。

“我哥一個禮拜以前在二院那邊住了院,二院的醫生說他是急性肝炎。”戰軍又喝了口啤酒,“不過這個肝炎還沒治好呢,我哥就說身上沒勁,走路都走不成了。”

孫立恩不可查覺的皺了皺眉頭。倒不是因為下班的時候又被人詢問了專業問題,而是對于戰軍的疾病描述有些困惑。

“現在的問題是,二院給他下了個什么什么脫鞘的診斷。然后現在每天都在做復健,說是要復健半年多才能重新走路。”戰軍三口喝完了一瓶啤酒,然后嘆氣道,“我家大哥在電力系統里工作,是個普通工人。他還是個合同工,在電力公司里也沒有編制。這么一搞,這份工作說不定就保不住了。”

孫立恩放下了筷子,“您是覺得二院的診斷有問題?”

“我在醫學院里開了八年的店了,就算不懂,也知道專業的事情得問專業人士。”沒想到,戰軍居然搖了搖頭,“人得病這種事情,只能說老天爺沒長眼睛。又不是醫生讓他生的病!”說到這里,戰軍又嘆了口氣,“我就是想問問,咱們寧遠哪家醫院的康復做的比較好,能讓他早一天自己站起來也行啊。”

孫立恩皺著眉頭想了想,三甲醫院的康復科水平理論上應該是最好的。但問題在于,三甲醫院的床位非常緊張。為了保證病床流轉,像戰軍大哥的這種疾病,只要病情趨于穩定后,二院一定會勸說患者盡快出院,然后去二甲醫院接受長期住院治療——由于康復科治療的特殊性,一定要長期穩定的接受復健才能有比較好的效果。

“康復的話,咱們區醫院就不錯。”孫立恩想了想,向戰軍推薦了寧遠市寧靜區區醫院。區醫院的級別其實是三乙,不過因為寧遠醫學院的存在,寧遠市的三甲醫院數量堪比省會平遠市。三乙級別的區醫院或許在其他地方是個值得驕傲的級別,但在寧遠,它也就是那么回事。“不過,我聽您的說法,你大哥的病因還沒有被完全確診是么?”

結合描述,戰軍所說的脫鞘應該是指“神經中樞脫髓鞘病變”。這是一種急性發作或者亞急性損害神經中樞的疾病。可患者一周前才入院,現在開始就要做復健,速度似乎有些太快——“神經中樞脫髓鞘病變”發病雖然比較急,但病程一般要兩到三周才能度過急性期。更何況“神經中樞脫髓鞘病變”這只是一個癥狀。和發燒咳嗽,呼吸困難心律不齊一樣,是一種描述病變的詞匯。它本身并不是一個診斷。

“還沒有。二院的醫生也說不準他是什么病。”戰軍搖了搖頭,“反正他們說現在病情已經基本上控制住了,只要繼續復健就行。”

這個描述就更莫名其妙了,急性肝炎哪是那么好治的?引發“神經中樞脫髓鞘病變”的病因都沒找到,二院的醫生憑什么就很有信心的說,“病情已經被控制住了”?孫立恩越琢磨越覺得不對勁,他琢磨了好一會后道,“戰哥,要不然這樣吧。你先別著急把人送到區醫院去,明天你把人送到我們四院來,我請其他科室的專家來看看,至少先搞清楚你哥哥得的是個什么病。”

自從有了狀態欄以后,孫立恩自己都沒察覺到,他現在說話已經頗有了些“行業領軍”人士的風格。他很自信,很有底氣,下意識認為自己和自己的團隊能夠解決很多其他醫生根本搞不明白的問題。

這種說話風格,對行業外的人,尤其是對家人中有患病的人而言,聽著就很有底氣。但是在同行耳中,這句話就顯得有些刺耳了。尤其是在寧遠醫學院這個大環境中,孫立恩出于好心的建議,在其他食客耳中,聽著就像是一種挑釁。

“小醫生年紀不大,說話的口氣倒是不小嘛!”隔壁桌上,一個三十來歲的學長不滿意了,“你們四院就是個大急診中心,怎么就有底氣質疑二院的診斷了?你是急診科的吧?”

“您是?”孫立恩沒去回應對方的不滿,現在是低調的時候。他只是有些好奇,這位為二院抱不平的前輩是誰。

“我是二院的。”對方果然是第二中心醫院的醫生,他看著孫立恩油乎乎的頭發,有些不屑的笑了出來,“你們做急診,就專心搞急診。復雜和罕見病的診斷不是你們的工作內容。”

“我正好聽說明天二院會有一些患者被轉到我們四院來。”孫立恩朝著對方露出了一個禮貌的笑容后不再接話,而是對戰軍道,“明天您帶著人到我們醫院來吧,床位什么的不用擔心,實在不行先在我們急診住下。”


在搜索引擎輸入 我能看見狀態欄 無線電子書 或者 "我能看見狀態欄 wxdzs" 就可以找到本書

上一章  |  我能看見狀態欄目錄  |  下一章
Copyright (C) 2019-2020 無線電子書 All Rights Reserved