加入收藏
我的書架
小說社區
書庫 • 全本
玄幻 • 奇幻
武俠 • 仙俠
都市 • 言情
歷史 • 軍事
游戲 • 競技
科幻 • 靈異
您當前所在位置:無線電子書>>我能看見狀態欄

第一百零一章 覺短夢多

更新時間:2019-08-07  作者:羅三觀.CS
人性本惡,還是人性本善,這是個永遠也爭論不出結果的死循環。醫學之所以能夠存在,其實能夠在相當程度上證明人性本善出于幫助受傷的同伴的愿望,人類才逐漸發展出了醫學。但這一能夠證明人性本善的產物,卻在一次又一次的見證著人性本惡。

護士長的解釋很有效果,王欣蕊很快就接受了這個現實,并且同意了這一套治療方案。由于王林的情況比較嚴重,并且可能有mrsa感染,重癥醫療科很快就把他接到了icu里開始進行隔離治療。

而孫立恩也終于有機會可以去吃上一頓早飯了。

“賣完啦?”走到醫院門口的早餐店,孫立恩沮喪的得到了一個非常不好的消息上午十一點二十分,所有的早餐店都已經賣完了存貨。

繞了一圈,最后孫立恩在一家沙縣小吃店里解決了肚子問題。隨后拖著疲憊的身體回到了宿舍里。大概四個小時以后,他還得再回一趟醫院,看看王林的檢查結果。如果結果是普通金黃色葡萄球菌,那么后面的治療交由風濕免疫科處理就好。如果是mrsa,那就得繼續把患者留在重癥醫學科接受持續治療。總而言之,事情可能會很復雜。

事情可能很復雜,而為了留出足夠多的精力去應付復雜的情況,孫立恩必須馬上去休息才行狀態欄確實能在很多時候起到奇效,而如果孫立恩自己精力不足,很可能錯過狀態欄的提示,萬一錯誤理解或者放過了一條重要提示,孫立恩自己心里都過意不去。

然而,人在累急了眼的時候卻非常容易思來想去。自從腦袋沾上了枕頭開始,孫立恩滿腦子就都想的是各種抗生素的使用策略和方法方案。

對于王林的情況而言,治療策略應該是非常明確的。腎功能可以通過透析代替,但是抗感染的治療原則不可代替。人沒有了雙腎也能在透析的支持下活著,可是被感染致死的人哪怕真的有一對健康的腎臟也毫無益處。

抗感染治療優先于保腎,這一點沒有問題。那么器官支持措施是否到位?有沒有必要現在就上ecmo(體外膜肺氧合)和crrt(連續腎臟替代治療)呢?

王林現在雖然有肺出血的情況,但在持續性的懸浮紅細胞輸入支持下,他的血紅蛋白水平以及血氧水平仍然能夠維持在可以接受的程度。而且患者的心臟功能仍屬正常,目前情況并不緊迫,不需要馬上使用ecmo。而使用crrt則和血漿替換有一定的重合性。在使用血漿替換對患者進行治療的前提下,crrt技術顯得稍微有些多余。至少在第二次抗感染治療之前,尚不需要使用crrt對患者進行腎臟支持。

那么治療順序需不需要修改?對于患者的各項檢測需不需要增加頻率?孫立恩一邊在床上翻來覆去的翻著身,腦子里全是這些問題。而在他意識到之前,他就已經睡了過去。

夢里的孫立恩又回到了第四中心醫院,他迷迷糊糊的在醫院里走著,仿佛夢游一樣,路過了自己的第九診室,穿過空無一人的陰暗搶救大廳,一路走到手術室所在的樓層。然后推開了緊閉著的更衣室大門。

胡佳背對著大門坐在地上,身邊擺了一堆發著光的彩色節能燈管。光灑在她的臉上,映著她白皙的皮膚有些變色。

“你怎么在這兒啊?”孫立恩試圖拔足向前,但不管怎么走,他距離胡佳的距離仍然沒有任何改變。

胡佳慢慢轉過頭,孫立恩能夠看見她懷里抱著一根藍色的燈管。她向著孫立恩露出一個有些悲傷的笑容,“還是被你找到了。”

“你在說什么呀?”孫立恩慢慢發現自己沒能成功靠近胡佳,他半蹲下身子,朝著胡佳伸開雙臂,“快過來吧。”

胡佳輕輕搖了搖頭,低聲道,“現在不行。”

毫無理由的沮喪和悲傷瞬間從孫立恩的胸口漫了出來,他發了瘋似的向前跑,可是抱著那根燈管的胡佳卻離他越來越遠。

他猛地醒了過來。

做夢?孫立恩揉了揉眼睛,看了一眼手機,距離預定的四個小時睡眠時間還有二十分鐘。

“您撥打的電話已關機。”給胡佳打電話過去,手機里卻只傳來了這樣的提示語。孫立恩用微信給胡佳留了言,自己則起身開始穿衣服。他得盡快去醫院,按照時間算,王林的檢查結果就快出來了,而且今天下午是胡佳的值班時間。電話打不通,可能是因為她正在手術室里工作。

孫立恩有些失魂落魄的從宿舍里鉆了出來,一路匆匆的往醫院走去。

“你來的挺早啊。”周策作為腎內科的醫生,從昨天開始就一直留在孫立恩的治療組里提供著專科意見。眼見著孫立恩走進了會議室,他朝著孫立恩舉了舉手里的長罐紅牛,“加強版的,來一杯不?用來提神很不錯。”

孫立恩搖了搖頭,三個小時前吃到肚子里的蒸餃配上花生醬感覺不太好消化,要是再來一罐紅牛,估計他得胃疼一陣。“結果出來了沒有?”

“pcr要跑五個小時,估計還得等一會。”周策看了一眼手表,搖頭道,“不過患者的指標上來了,血紅蛋白下降的速度比一開始的估計慢了不少。”

“血漿置換做完了?”孫立恩脫下自己的黑色羽絨服,換上了掛在會議室里的白大褂。“沒什么別的問題吧?”

“至少目前沒有。”周策又灌了兩口紅牛,然后把空罐子扔進了垃圾桶里。“我去看一下他的尿量,要是穩定起來的話,說不定后面的免疫抑制治療也可以先放一放等感染完全被處理掉之后再開始做免疫抑制,這樣更保險一點。”

孫立恩看著周策走了出去,整個會議室里就剩下了自己。手機上還是沒有胡佳的微信,他有些坐立不安,思來想去,還是去問問胡靜護士長比較放心。

“你來了?”剛一出門,孫立恩就迎面碰見了柳平川。柳副院長這幾天看上去明顯憔悴了不少,他一見孫立恩,就朝著他招手道,“正好,你跟我來一趟,我有些事情要問你。”

柳副院長詢問的內容當然是關于患者病情的問題。不光王林的治療需要由柳平川直接過問,還在懵擦擦追求者自己老婆的楊建強,以及仍然在接受免疫抑制治療的陳雯都得由柳院長把關。

“這幾個患者的情況,你以后每天寫一個簡報給我。”柳副院長是同協出身,平時不管病人則已,現在需要親自過問患者,自然要按照老規矩來。每天親自詢問患者情況,和家屬溝通,甚至還要親手寫每個患者每天的治療經過。尤其要注明每一個治療手段的原因和治療效果,這些文書工作讓柳平川煩不勝煩。

雖然是同協出身,但他歸根結底還是個外科醫生。做上十個小時的手術,柳平川責無旁貸,可這把年紀了還要敲上十個小時的鍵盤寫病歷?副院長再怎么說也是個院領導啊!

寫了十幾天病例記錄的柳平川終于反應過來不對勁了,可要讓自己手底下的神外醫生去寫這些其他科室的病人情況,專業不對口不說,要讓那些外科醫生們寫出符合標準的病例,柳平川自己還得指導,實在是煩不勝煩。

于是,柳院長靈機一動,決定抓孫立恩當壯丁,讓他來解決自己惹出來的這一堆麻煩。

“好的,今天的報告我盡快寫出來。”規培醫生寫病歷是一件再正常不過的事情,更何況這三個病人都是孫立恩治療組里的患者。他滿口答應了下來,然后就準備轉身走人,誰知道柳院長又發話了。

“你今天情緒不太穩定啊?”柳平川指了指自己面前的座位,示意孫立恩坐下。“檢驗科的人還在跑pcr的程序,現在你就算去催也加快不了動作的。”

柳平川叫住孫立恩有自己的想法。在他看來,孫立恩這陣急的仿佛火燒眉毛,大概是覺得檢驗科的趙衛國又在故意拖延檢查進度。而他想要做的,是當個和事佬,把兩邊的矛盾按下來。

以柳平川自己的職務和級別,別說一個趙衛國了,就算十個八個也不放在眼里。畢竟趙立國雖然傳說有些背景,但那些拿不上臺面的東西,畢竟不能和副院長以及二級教授比。可孫立恩就不一樣了,雖然是被劉堂春收下的學生,可他畢竟還只是個規培醫。哪怕以后成了以后新成立的診斷中心診斷組組長,那撐死了也就是個副主任待遇。要直接和趙衛國掰手腕,柳平川擔心小孫吃虧。

孫立恩笑了兩聲沒說話,他總不能說“我做了個夢感覺不太好,要趕緊去找我女朋友的姑姑問問情況。”所以還是只能老實聽著柳平川的說教。

柳平川正在批評著孫立恩胡來,孫立恩的手機忽然喊了一嗓子“烤面筋!”他一臉不好意思的朝著柳院長點了點頭,然后快速瞥了一眼手機屏幕。

是胡佳來的微信,“我剛剛在手術,有事兒?”

孫立恩忽然覺得松了一口氣。


在搜索引擎輸入 我能看見狀態欄 無線電子書 或者 "我能看見狀態欄 wxdzs" 就可以找到本書

上一章  |  我能看見狀態欄目錄  |  下一章
Copyright (C) 2019-2020 無線電子書 All Rights Reserved