加入收藏
我的書架
小說社區
書庫 • 全本
玄幻 • 奇幻
武俠 • 仙俠
都市 • 言情
歷史 • 軍事
游戲 • 競技
科幻 • 靈異
您當前所在位置:無線電子書>>我能看見狀態欄

第八十四章 有點麻煩

更新時間:2019-07-17  作者:羅三觀.CS
醫德是個很虛無縹緲的東西。一般來說,醫生的舉動一旦被理解為“高傲,自大,冷漠,貪婪”,就會被直接扣上“沒有醫德”的標簽,然后遭到一般民眾的口誅筆伐。

而醫生基本上不會用“沒有醫德”來評論同行。畢竟道德這種東西,應該是放在內心深處用來約束自己的。一天到晚拿出來往別人臉上甩,再好的初衷也會變了味道。

陳天養說孫立恩沒醫德,那是個誤會。而周軍說陳天養沒醫德,這個……大概算是蓄意報復。

被罵了的陳天養怒道,“為了指導孫立恩寫那個破論文,我三天都沒睡個好覺了。上飛機肯定得睡覺啊!哪個醫生閑著沒事兒一上飛機就開始觀察周圍乘客情況的?”

“我。”周軍指了指自己,然后低頭去摸電話。“連觀察體征的習慣都沒有,你是外科醫生吧?”

急診醫生不算內科也不算外科。嚴格來說,他們可能更接近全科醫生,重癥醫學科,麻醉科和骨科的混合體。

因為工作的多樣性,急診醫生可以隨便跟風黒外科或者內科醫生。這大概是每天忙到想死的工作中,急診醫生可以獲得的為數不多的好處之一。

被黑了的陳天養無言以對,一口反駁卡在喉嚨里面上不來也下不去。過了好一陣子之后,陳天養才長長吐出一口氣,嘆道,“商務艙里有一名專職空乘,她可能觀察到了之前患者的情況。要不你打個電話問問吧。”

周軍把電話從臉旁邊拿開,沖著陳天養怒道,“聲音小點,我正在問空乘情況呢。”

空乘的回答并沒有幫上什么忙,她所見到的乘客沒有任何異樣。沒有發抖,沒有咳嗽,沒有頭疼,沒有強迫自己坐直——什么都沒有,一切正常。實際上,整個商務艙里表現的最不正常的是陳天養。他有明顯的睡眠呼吸暫停綜合癥,在機艙里能聽的清清楚楚不說,一次震耳欲聾的呼嚕聲后,他還得憋上好久的氣,最后才呼出來。憋氣的時間實在是太久,以至于空乘小姑娘很擔心陳天養可能會把自己給活活憋死。

“沒什么有用的消息。”救護車已經開到了高速公路上,并且再次以最高時速開始狂奔。周軍坐在一旁,完全沒去留神車體的搖晃。他重新調整了一下呼吸機上的吸入氧含量,從之前緊急情況下的純氧調整為90的氧氣含量濃度,然后他再次撥打了一個電話出去。“影像科么?我是急診科的周軍,大概八分鐘后我們會送一個重癥患者到院里,留一臺ct下來,然后請核醫學科的趙華主任來看片子。”

患者在出現肺水腫之前,沒有高血壓,感染,或者左心衰的強迫坐立。也就是說,這個患者突然出現的急性肺水腫,在大概兩個小時前還沒有任何的征兆。雖然急性肺水腫的進展可能會很快,但之前總是會有一些征兆的。

因為其他癥狀引起的急性肺水腫?周軍皺起了眉頭,他朝著陳天養問道,“飛機里是不是出現了失壓?”

“失壓?什么失壓?”陳天養被問的一頭霧水。

周軍嘆了口氣,換了個問法,“飛機上的呼吸口罩有沒有落下來?就是那個連了根管子,上面有個黃色塑料口罩的呼吸面罩。”

“落下來了。”陳天養點了點頭。

周軍眉頭皺的更深了,高空中快速失壓,有可能引發部分患者出現嚴重的肺水腫。這個推理順序符合患者病情,也符合陳天養的證詞。但周軍還是覺得有什么地方可能不太對勁。

他看了看活蹦亂跳的陳天養,然后問道,“飛機上的呼吸口罩是什么時候掉下來的?是飛機顛簸振動之前,還是振動之后?口罩掉下來的時候,空乘有沒有叫你戴口罩……”他嘆了口氣,“算了,你老實坐著吧,我再打個電話問問。”

周軍看著陳天養,想到了一個很關鍵的問題。如果因為高空失壓導致了病人的急性肺水腫,那為什么陳天養看起來一點事情都沒有?患者是個三十多歲快四十歲的中年男性,看上去身體素質絕對要比陳天養這個白胖子更強。如果他是因為高空失壓導致的急性肺水腫,那陳天養至少應該有些身體不適才對。

不過考慮到陳天養連失壓是什么都不知道,很明顯他的證詞不一定靠譜。周軍在新聞里看過,有些時候,飛機上的氧氣面罩可能會因為機身的劇烈震動而落下。要判斷患者的急性肺水腫是不是由失壓所引發的,最快捷的方法,就是詢問一下空乘人員。

“氧氣面罩落下是在飛機劇烈震動之后,而且機艙沒有傳來指示是么?”周軍得到了自己需要的答案,但這個答案并沒有揭開患者急性肺水腫的根源。它只是讓已經毫無頭緒的診斷變得更加困難了一點而已。

不是失壓導致的肺水腫。

“到醫院了。”周軍沉思的同時,救護車已經扯著警笛沖入了寧遠市寧靜區的主干道上。大概四百米以外,寧遠市第四中心醫院的標志熠熠生輝。

“傷者男性,無名氏,三十五歲左右,高度懷疑頸椎骨折,不明原因急性肺水腫,意識不清,昏迷評分9分。”周軍快速向來接車的醫生轉達著自己的檢查結果和初步診斷。“馬上送ct室,趙主任到了沒有?”

“125毫升20甘露醇,馬上掛!”來接車的醫生是曹嚴華,他一邊讓護士回搶救室取藥,一邊對周軍道,“影像科剛才來電話,趙主任已經到了。”

自家醫院的急救車轉運還有一個好處,那就是不必著急將病人從急救轉運床上挪動到醫院的輪床上。第四中心醫院的急救車隊留下了兩輛救護車作為相應120急救中心調度的備用力量,因此不必擔心壓床問題。

等到一眾人推著急救轉運床沖到影像科門口的時候,甘露醇已經被掛到了床旁。一票身強力壯的男護士用手拉住了急救轉運床上的床單,然后輕輕的把患者挪到了ct機里。

“掃頸椎,胸腔,再加一個腰椎。”周軍快言快語的說出了要求,等到ct機開始運轉的時候,他忽然補充道,“等胸腔看完了以后,先不著急查腰椎,加一個腦ct看看。”

ct結果出來的速度就是快,不用趙華主任閱片,周軍也能看得出來,患者目前有c5,c6節頸椎脫位,雙肺散在有不均勻云霧狀陰影。這兩點證明了周軍關于患者“頸椎受損”和“急性肺水腫”的診斷。但急性肺水腫的原因仍無法確定——胸部ct證實,患者有輕微的左心室肥大,但肺部沒有感染表現,可以排除心源性肺水腫和感染性肺水腫。

周軍眉頭皺的更深了,他已經有了一個大概的猜測方向,但這個猜測仍然需要ct的檢查結果予以證實。

“去請柳副院長過來。”腦ct的掃描即將開始,周軍轉身對曹嚴華道,“請他馬上過來,這個患者可能有點麻煩。”


在搜索引擎輸入 我能看見狀態欄 無線電子書 或者 "我能看見狀態欄 wxdzs" 就可以找到本書

上一章  |  我能看見狀態欄目錄  |  下一章
Copyright (C) 2019-2020 無線電子書 All Rights Reserved