加入收藏
我的書架
小說社區
書庫 • 全本
玄幻 • 奇幻
武俠 • 仙俠
都市 • 言情
歷史 • 軍事
游戲 • 競技
科幻 • 靈異
您當前所在位置:無線電子書>>我能看見狀態欄

第八十一章 第三套預案

更新時間:2019-07-15  作者:羅三觀.CS
孫立恩在床上睡的四仰八叉,胡佳則在陽臺上和自家大姑通著視頻。

“你們今天回來吧?”胡靜護士長笑瞇瞇的看著手機屏幕里的侄女兒,“這幾天和小孫在外面玩的怎么樣?開心么?”

胡佳點點頭,然后壓低聲音道,“我玩的挺開心,不過立恩和徐醫生就遭罪了。”她又是好笑又是心疼的講述了一遍孫立恩這三天的遭遇后低聲道,“這幾天感覺比在醫院值班還累,立恩今天凌晨五點才睡下,睡覺前晃晃悠悠的,看著可嚇人了。”

胡靜笑了笑,“找個醫生當男朋友就是這樣了。除了擔心他過勞死或者被患者和家屬砍以外其實還好,尤其是急診科醫生。”

“這有什么好的呀?”胡佳佯裝生氣道,“這三天就我一個人在海邊玩,老帕說曬多了太陽可能會導致皮膚過敏,堅決不肯去海邊。結果我這三天被人搭訕了好多次。”

“你看,手術室的小護士就可能會被搭訕,但是急診科醫生就不會呀。”胡靜笑瞇瞇的解釋道,“急診科醫生除了上班就是回家睡的像頭死豬,想要出軌都沒時間。”

胡佳和大姑又聊了兩句,掛斷電話之后輕輕嘆了口氣。孫立恩睡的死沉死沉的,她剛剛想讓他洗個澡再睡,可叫了好幾次都沒把人叫醒。最后胡佳只能硬把孫立恩的外褲和襪子扯了下來,讓他睡的稍微舒服一點。

先去收拾收拾行李吧。順便把孫立恩的東西也給他收拾好。這樣就能給他多爭取一點睡覺休息的時間。胡佳輕輕點了點頭,躡手躡腳的重新鉆回了房間。

前往首都的飛機上,陳天養在商務艙里睡的無比放肆,無比痛快。這三天為了給孫立恩和徐有容指導論文,他可是花了不少心思。雖然不是寄生蟲專業或者神經外科專業出身,但極其堅實的人體解剖學功底,以及多年手術和作為編委處理來稿的經驗,讓他指導這么一篇論文變得相對更有底氣一點。但也只是一點而已。為了搞明白這個病例到底是個什么類型,為什么劉堂春非常有底氣的說“一定能發在《新英格蘭》上”,陳天養好幾天都沒睡個整覺。除了不停的閱讀相關病例報告和論文以外,他還打電話咨詢了不少行業內的專家學者,甚至和自己的博士生導師鐘世鎮院士也通了電話。

鐘院士很肯定的告訴陳天養,院校方面查閱了圖書館里的所有記錄和報告,沒有任何類似的病例報道。最接近陳雯病情的,是一例多發性腦包蟲報告。患者因為持續顱壓增高而最后醫治無效死亡。醫生們在尸檢過程中,發現了患者腦內的六個腦包蟲蟲囊。蟲囊大小在1.5CM到5CM不等。

“27個蟲囊,每個只有幾毫米的大小。這小姑娘命很硬。”老院士對于這個病例如此評價道,“單純的腦包蟲,不太可能導致這種結果。這個小姑娘肯定還有其他的疾病或者異常,否則蟲囊不會只有這么小。如果能找到她顱內蟲囊保持極小體積的原因,就有可能找到抑制腦包蟲病發作的方法——這種發現別說新英格蘭了,發一篇自然也是可以的。”

雖然陳天養哪怕在這件事情上出再多的力,也不太可能獲得一個通訊作者的署名機會。但他還是為這篇論文大綱傾盡了全力。署名權當然很重要,但人類健康事業的發展比個人榮辱要重要太多。這可不是什么用來嘴上說說的口號,無數醫學工作者為了推進人類健康事業的發展作出了旁人幾乎無法想象的代價。現代醫學發展的數百年間,有許多醫學工作者用自己的職業前途,甚至用自己的生命推動了無數偉大發現的誕生。最早發現產褥熱和醫護人員洗手消毒之間關系的塞麥爾維斯醫生為了推行現在看起來極為普遍的醫生消毒,不但被排擠到離開了當時世界上最大的醫院——維也納總院,最后甚至淪落到了瘋人院中,四十七歲時郁郁離世。最早開展腹腔鏡手術技術的德國醫生澤姆教授,則因為開展了不需要大開腹的腹腔鏡手術,而被開除出了當時的西德外科醫生協會。

至于國內的醫療人員就更不必說,那些熟悉而又陌生的名字,本身就是最好的證明。中國外科之父裘法祖,中國器官移植之父夏惠生,中國婦產科學的主要開拓者林巧稚,這些絕大部分普通人從來沒聽說過的名字,默默無聞的用自己的一生,將中國醫學從愚昧無知,人均預期壽命只有35歲的年代,一點點推到了現在人均預期壽命76.34歲的地步。

為了人類健康事業,在醫生們之中,從來都不是一句空喊的口號。

陳天養也為了這個目標,貢獻出了自己三天的睡眠。雖然沒辦法和裘老主任比,但陳天養仍然覺得,自己做的其實還算說得過去。

誰讓孫立恩這小子和劉堂春一起使壞呢?要是他能老老實實的求教,說不定陳教授還能用更親切的態度指導他一下。

陳天養帶著眼罩,在商務艙里睡的呼嚕聲震天響。還好今天這趟飛首都的航班上人不算多,商務艙里加上陳天養,一共只有三個人。另外兩位都帶著自己的降噪耳機,雖然有些不滿,但他們至少還能忍受這種噪音——比起波音737客機糟糕的機艙噪音,陳天養的呼嚕聲都顯得可愛了很多。

“飛機前方遇到亂流,可能會產生顛簸。請您系好安全帶,收起小桌板。”客機里的廣播系統中忽然響起了提示,和其他飛行一樣,空中的震動顛簸總是難免。對于這種提示,大部分常常在天上飛行的旅客都不怎么在意。商務艙里另外兩位乘客似乎是帶著耳機根本就沒聽到警告。而陳天養嘛……從他坐在座位上系好安全帶后,陳天養就開始倒頭爆睡,根本沒有解開安全帶的功夫。

客艙里的乘務員暫停了客艙服務,并且回到了自己的座位上,系好了四點式安全帶,準備等顛簸過去后再恢復服務——就像他們經歷過很多次的那樣,飛機顛簸幾下,沖出亂流區后恢復平穩。沒什么可擔心的。

然后,在沒有任何預兆的情況下,十幾名沒有系好安全帶的旅客忽然從自己的座位里飛了起來,狠狠的撞在了天花板上。撞的頭破血流后,他們并沒有重新摔回到座位上,而是飄在了天花板上,仿佛重力忽然消失了一般。

飛機開始了快速下落。

陳天養一瞬間就醒了過來,強烈的墜落感讓他出了一身冷汗。等睜開眼睛后,他驚訝的看到那兩個同樣落座在商務艙里的乘客居然飛在半空中,而且頭上流著鮮血。

空氣中顯得有些臟,很多落在地毯上的雜物現在都重新回到了空氣中。它們阻擋著陳天養的視線,同時也在提醒著這個睡了一路的白胖子——現在的情況很不對勁。

陳天養睡的有些迷糊,但看到這個場景的瞬間,他就徹底清醒了過來。出于謹慎考慮,他沒敢解開自己身上的安全帶,而是盡量伸出手去,把離自己最近的那位漂浮在空中的女性拽了回來,然后費盡力氣,把她按在了自己身旁的座位上,并且為她系好了安全帶。

這一系列操作都是在座位上完成的。如果換成一個身材苗條而且還有六塊腹肌和人魚線的年輕人還好說,身為白胖子的陳天養搞完這一套動作之后,一條老命都差點去了半條。

把那個旅客捆在座位上之后,陳天養陷入了無法避免的恐慌中。他坐了小半輩子飛機,天南地北的到處跑交流會議。可是這種情況卻真的是第一次遇見,難道自己這么倒霉,這就遇上空難了?

就在陳天養摸出手機,準備寫下遺言的時候,飛機忽然開始了劇烈的顛簸。顛簸幅度之大,甚至直接甩出了本應該藏在飛機天花板里的氧氣面罩。而另一位還飄在天花板上的乘客,則像個破麻袋似的直接砸回了地面上。

“大家都坐在座位上不要亂動,系好安全帶!”幾個年輕的空乘姑娘們在座位上大聲喊著,她們接受過最嚴格的訓練,在這種情況下還能大聲提醒旅客們不要慌亂。但畢竟都是二十來歲的小姑娘,遇到這種簡直能把人活活嚇死的場面又豈能不怕。她們的喊聲極其尖銳,甚至聽上去帶著哭聲。

陳天養的手機被這陣劇烈的震動直接震脫了手,隨后不知道掉在了什么角落里。他只能艱難的抓住自己左邊的扶手,順便用右手把右側那個昏迷了過去的女人按在了座位上——按壓的位置是胸骨柄上方,并且用手掌外緣的位置墊在了她的下巴下方。人在昏迷狀態下會喪失對身體的控制,很多平時并不會有什么問題的跌落或者震動,都有可能導致嚴重的受傷。尤其是腦組織和頸椎,它們在身體無法做出保護動作的情況下更容易受損。

地獄般的震動終于停止了下來,陳天養只覺得自己渾身上下都泛著酥麻的感覺。在看到商務艙的空乘解開了安全帶后,他也馬上解開安全帶站了起來,并且對著那個眼角帶淚,看上去花容失色的小姑娘喊道,“馬上去集中飛機上所有的藥物和醫療器具,統計傷員數量和傷勢情況……我是醫生!”

“MAYDAYMAYDAYMAYDAY,我是華航6728號,位于導航點寧湖南側37海里空域,我剛剛遭遇晴空湍流,機上多人受傷,情況不明。請求緊急降落在寧遠國際機場,請提供醫療救助和導航!”

“華航6728,準許降落請求,下降高度到2600保持,你們是第一順位,可以降落在16號跑道,已經通知有關準備。”

“謝謝幫助,我們馬上降落。”

寧遠第四中心醫院里,周軍接到了一個電話。

“明白了,我們馬上就到。預計有多少傷者需要分流?”周軍的臉色入場,但在本子上記錄的手卻微微有些發抖。

“知道了,按照五十人的預案準備。我們馬上出發。”他掛掉了電話,然后用幾乎是百米沖刺的速度跑到了搶救室里,“空難預案,按照第三套方案執行,馬上出發!”

護士小郭和鐘鈺都屬于第三套方案時需要緊急出動的人員,小郭跟在鐘鈺身后跑著,一邊跑著一邊朝著鐘鈺問道,“鐘姐,這是什么情況?”

“第三套預案,可能有超過五十人重傷甚至死亡。”鐘鈺咬緊了牙冠,跑的更快了一點。“別廢話了,趕緊上車,你沒看胡姐都帶著東西上了救護車?”

寧遠市第四中心醫院平時有兩套院前急救系統。一套是全市統一的120急救體系,而另一套則是院內自備的救護車隊。平時,救護車隊只在120中心發出調度要求的時候才出動,更多的時候,它們只是停在車庫里,隨時接受最嚴格的保養和檢查。只為了緊急出動的時候,能夠搶出一點時間來。

“快快快!”醫生們幾乎是用飛的速度跳上了車。而開車的老司機們則顯得更著急,就連門都還沒關好,救護車就摩擦著輪胎,尖叫著沖出了車庫。

距離寧遠市國際機場最近的醫療機構是機場醫院,但他們只是一家二甲醫院,缺乏足夠的人手應對大量傷勢嚴重的病患。而作為地區最大的急診中心,第四中心醫院就承擔起了主要后備力量和轉運接收單位的責任。加上120急救中心和附近部隊的快速反應能力,他們能夠一次性完成超過六十名重傷員的緊急轉運工作。如果再配合上從機場起飛的救護直升機,這個轉運力還能再提升一截。

為了盡快對患者展開救助,從第四中心醫院出發的救護車上,每一輛車里都塞了三名醫生和兩名護士,加上院前急救和司機,一共70名醫護人員用最快的速度,開上了前往機場的高速公路。


在搜索引擎輸入 我能看見狀態欄 無線電子書 或者 "我能看見狀態欄 wxdzs" 就可以找到本書

上一章  |  我能看見狀態欄目錄  |  下一章
Copyright (C) 2019-2020 無線電子書 All Rights Reserved