加入收藏
我的書架
小說社區
書庫 • 全本
玄幻 • 奇幻
武俠 • 仙俠
都市 • 言情
歷史 • 軍事
游戲 • 競技
科幻 • 靈異
您當前所在位置:無線電子書>>我能看見狀態欄

第一百六十章 姜還是老的辣

更新時間:2019-04-06  作者:羅三觀.CS
帕斯卡爾博士倒不是打算拒絕。實際上,他對于第四中心醫院的環境還是挺滿意的。作為一家新建醫院,第四中心醫院的設備并不比他以前工作的馬薩諸塞州總院(mgh)差多少。實際上,作為霍普金斯出身的免疫學家,帕斯卡爾博士在哈佛醫學院附屬的馬薩諸塞州總院工作并不算多順心。從這一點上來說,他和另一位準備來第四中心醫院試試運氣的布魯斯博士一樣,都是在體系中顯得有些另類的怪人。

讓帕斯卡爾博士決定再考慮考慮的主要原因,是家庭環境。

作為多次往來中美的臨床醫學專家,帕斯卡爾博士深知兩國的社會環境有巨大差異。雖然他能夠適應,但自己的妻子和一雙兒女是否能夠適應中國的環境,帕斯卡爾博士心里卻一點譜都沒有。作為一個傳統的丈夫和父親,帕斯卡爾博士決定將自己的家庭放在第一位。如果他們不能很好的適應這里的環境,那么他寧可放棄這次機會,重新回到馬薩諸塞州總院去,當一個被邊緣化了的醫生。

對一個男人來說,事業成就固然重要。但家庭,才是帕斯卡爾博士最看重的東西。

時間在看病歷的時候總是顯得極為短暫,沒過多久,就已經到了晚上七點。是時候下班了。帕斯卡爾博士收起了這些資料,準備帶回到賓館里繼續看一看徐有容很熱心的把病例中基本所有的專業術語都標注了出來。這么一來,帕斯卡爾博士就可以繼續研究這兩份寫的極為精彩的病例了。

“孫哥……”正在孫立恩準備交班的時候,護士小郭又一臉難色的湊了過來。“我可能又惹禍了。”

“又?”孫立恩大驚失色,“你沒去找劉主任道歉?”

“不是那個事兒……”小郭的臉有些發白,“是另一個……”

“另一個?”孫立恩一把將小郭拽到了身旁的換藥室里,“怎么回事?”

小郭咽了口口水,“下午做復位的時候,胡姐不是看見了一個正在哭的小姑娘么?”

孫立恩隱約覺得似乎有點不太好的預感,他追問道,“然后呢?”

“然后我順手拍了個照片……發在了朋友圈里。”朋友圈狂魔郭宇來哭喪著臉,“結果剛剛我才發現……我的朋友圈又炸了。”

晚上七點,有兩個消息像是病毒一樣開始在各種社交軟件中蔓延出去。兩個消息都和一個城市,一座醫院有關。

最美系列出現了新的內容,一組照片正在被眾多大v轉發。第一張,那是一個護士斜坐在輪床上,懷中抱著一名驚恐的小女孩。而第二張照片,小女孩正摟著護士的脖子放聲大哭。第三張照片,則是小女孩停止了哭泣,小臉蛋上雖然還掛著淚水,但卻正在一臉好奇盯著護士手機的圖像。

三張照片,順序和邏輯性都很強。幾乎每個人看到這三張照片的時候,都會直接腦補出一段小護士安撫驚恐患兒的影像。而這個抱著小姑娘的護士胸口,印著一行字,“寧遠市第四中心醫院”。

這是胡佳正在安慰小嫣然。

而另一個消息則掀起了更大的波瀾。

綠葉籌上,一條募捐信息被直接標注成了“詐捐”。在募捐的頁面截圖旁,有人詳細列出了募捐信息中的謬誤和誤導之處。并且對幾乎每一句話進行了極為露骨的諷刺。

“救救我的寶貝女兒”這一行標題上,女兒兩個字被人用粗重的紅線劃掉,取而代之的是“錢包”。

負面新聞吸引人們眼光的能力遠比正面新聞要強。幾個小時中,胡佳安撫小嫣然的照片轉發量大約也就幾萬。而詐捐的新聞則在三個小時內獲得了超過五十個流量大號轉發,三小時的轉發量超過了八百萬次。

隨后,眼神銳利的網民們,在護士小郭的那張照片上,看到了病床前掛著的病歷本。病歷本外面的肝膽外科病房號,以及病歷封面上的患者名字。“齊嫣然”。

再對照一下詐捐的新聞內容,那個罹患了肝癌的小姑娘名字叫做……“齊嫣然”。

兩條消息被人進行了對比分析,隨后就像是滾熱的油鍋被澆了一盆涼水,一團名為“義憤”的怒火迅速蔓延了起來。

而孫立恩和徐有容此時正坐在烤肉店里,看著手機,目瞪口呆。

“如果不是小郭來找我認錯,我還真會以為他的行動是宋院長安排的。”孫立恩無奈的扔掉了一塊一面全糊,一面全生的五花肉。“這配合的也太好了。”

胡佳已經聽孫立恩說了事情經過,她顯得有些憂心忡忡,“這么搞,不會影響那個小姑娘的后續治療吧?”

孫立恩拿起桌上的啤酒喝了一口,嘆氣道,“說真的,我很理解宋院長的無奈。如果她不動手,后面這家人肯定要來醫院里鬧事。現在提前動手,揭露他們詐捐的事實真相。不光能把咱們醫院從里面摘出去,同時也可以以此施壓綠葉籌,讓他們保證小姑娘以后的治療款不被挪用。其實這是好事兒啊。”

兩人正在低聲談論著什么卻發現,整個烤肉館里忽然安靜了下來。烤肉店老板把電視的聲音開到了最大,本地電視臺正在直播一場發布會。

“今天下午,我院的法務工作人員,在互聯網上發現了一些涉及到我院的消息。鑒于社會輿論對此高度關注,同時事件本身的性質較為惡劣,因此本院特召開了此次新聞發布會。”在發布會上發言的,正是宋文院長。她身旁坐著幾個表情非常嚴肅的中年人,看上去似乎都很生氣的樣子。

“首先,請市民政局黃局長講話。”宋文自己先沒說話,而是把一個坐在自己身旁的中年男子推了出來。

黃局長看上去對這種場面也不是很習慣。他低下頭,松了松脖子上的領帶,咳嗽了一聲后揚聲道,“本局于今日下午四點,收到了第四中心醫院根據《關于依法處理監護人侵害未成年人權益行為若干問題的意見》而上報的一例,監護人侵害未成年人權益報告。收到報告后,本局經過迅速,盡職,審慎的調查,決定將該例報告中所涉及到的未成年人,收入保護機構進行保護。而該未成年人的監護權,將由本局代為行使。”做完了簡短的生命后,他揚了揚自己手中的一張紙,“這份聲明已經遞交給了寧遠市中級人民法院。而在法院判決剝奪監護人資格,或者駁回起訴之前,根據相應法規,我們民政局將成為這個未成年人的暫行監護人。”

圍觀的媒體記者們一陣竊竊私語。民政局代行監護權的事情并不算少見,但一般僅限于孤兒身上。而剝奪一個未成年人監護人的監護權,這種事情是非常罕見的。這次新聞發布會的級別不算很高,基本也就是到省一級媒體為止而已。但是,記者們卻仍然從中聞到了大新聞的味道。

“這一份資料,是我院的律師提前進行證據固定后的副本。”宋文院長拿起了手中的一張白紙,而她身旁的投影儀上也恰到好處的出現了相應的內容來自于綠葉籌的籌款頁面。“正如各位所見,我們遭到了極為無禮的污蔑和誹謗。”她的聲音聽起來稍微有些激動,同時出示給在場媒體記者的,還有齊嫣然父母抱著孩子來掛號時的收費處監控畫面,以及他們住院賬戶的支出明細。

“第四中心醫院本著人道主義優先的原則,為這名患兒辦理了欠費手續,同時也在積極治療她的疾病。”宋院長表現的非常痛心,“而令我們沒有想到的是,患者家屬卻在網絡上,發表了這樣完全錯誤,而且極具誘導性的內容。”

宋文身后的屏幕再次切換,這次出現的卻是齊嫣然入院時,兒科留存下來的問診視頻。

“小孩有沒有什么肝上的毛病?”視頻上,齊嫣然的臉被打上了密不透風的馬賽克,而她父母臉上的馬賽克就打的很不用心了。視頻中問診的,正是光頭的錢紅軍主任,“家長身上有沒有類似乙肝之類的慢性病?”

視頻暫停,宋院長指著畫面道,“患兒家屬隱瞞了病史,并沒有對我們的醫生提及自己患有乙肝。同時也否認了患兒患有乙肝。”她憤怒道,“正是因為這樣的掩蓋態度,以及家屬的惡意拖延,才導致了患兒肝炎發展成了肝硬化和肝癌。而他們不僅沒有配合治療的意圖,甚至還妄圖利用這件事情謀取利益……”

“因此,第四中心醫院向民政局提出了未成年人權益侵害報告。”一旁坐著的歐陽區長拿過了話筒,似乎是在示意宋院長坐下冷靜冷靜。“由于這件事情在網絡上引起了極壞的影響,市委市政府對此高度重視。我們經過研究決定,通過暫時代行監護人權利的方式,來保護這名未成年人的權益。同時警方已經對這次事件中可能涉及到的刑事犯罪展開了調查。”

這是對詐捐的事情做出回應了!周圍的記者都很興奮,來自省臺的采訪記者直接舉起了手,等到宋院長點頭后,這才高聲問道,“我是宋安省新聞廣播電視臺的記者,請問宋院長,今天網上流傳著的‘最美護士’,是不是咱們第四中心醫院的工作人員?”

宋文有些懵,她遲疑道,“我不太清楚你說的……”話還沒說完,旁邊的助理就遞來了手機。宋文是見過胡佳的,她在和記者確認過圖片內容之后點頭道,“是的。”

“被這個護士抱在懷里的小孩,是這次新聞發布會里所涉及到的未成年人么?”記者繼續追問道。

這次回答的卻是民政局的黃局長,黃局長冷著臉搖頭道,“因為涉及到未成年人,因此我們無可奉告。”

無可奉告基本等于此地無銀三百兩。而追問的記者終于拋出了最重要的第三個問題,“請問宋院長,綠葉籌的善款是詐捐么?這些善款是不是要請平臺方面退還給好心人士?”

“這一點,我需要強調一下。”宋文搖頭道,“這個患兒的情況確實非常危重。她今天下午剛剛完成了腫瘤切除,但是因為腫瘤體積比較大,而她的肝功能又嚴重受損,因此她只能在icu里,依靠人工肝勉強支撐下去。治療的后續費用很多,而要徹底治好她,后面還需要做一次肝移植手術。”

“所以,我們希望綠葉籌能夠將善款交由民政局,并且由第三方會計事務所監督,盡快將這筆善款用在治療患兒上。”宋文瞇著眼睛強調道,“同時,紅會方面也會給予一部分的支持。這樣兩筆費用加在一起,基本上就夠用了。”她輕輕敲了敲桌子,“綠葉籌對于平臺上的內容不加審核,這本身就侵害了我們第四中心醫院的名譽。但只要綠葉籌方面愿意積極配合患者的治療,我們醫院可以放棄對這一部分名譽損害的索償要求。畢竟,我們是醫生,最大的目標還是治病救人,而不是到處去起訴索賠。”

閃光燈下,宋院長顯得有些疲憊,她輕輕搖了搖頭,“請讓醫生們專注于治病救人,這樣的中傷和污蔑,只會分散醫生們的精力。”

宋院長的表演,精彩絕倫。

在詹律師和那位楊總的幫助下,宋院長先是順利的拉上了政府部門,以“回應輿論關切”為理由,干凈利索的剝奪了齊嫣然父母的監護權。

隨后再用大義和“放棄索償”的讓步,逼的綠葉籌必須正面作出回應。作為公益平臺,綠葉籌這次可是要狠狠的出些血了。畢竟齊嫣然父母詐捐基本已經成了板上釘釘的事實,因此按照平臺規定,放在他們賬戶里的善款必須全部返還給捐贈人。可如果他們敢用這個作為借口,拒絕支付齊嫣然治療費用,那綠葉籌作為公益平臺的信譽將直接不復存在。

因此,綠葉籌目前最好的,也是唯一的反應,就是一邊退回所有募捐款,一邊全額支付齊嫣然的治療費用。這樣還能給平臺刷刷好感度,順便減輕一些輿論上的不利影響。

畢竟比起平臺形象危機公關費用,區區八十萬對綠葉籌來說,只不過是九牛一毛而已。

按照宋院長的設計,齊嫣然可以得到治療。醫院可以不必墊錢,還能拿到眾多網民的信賴和好感。而綠葉籌,能夠獲得一個好名聲,同時還可以免去被起訴的風險。至于齊嫣然的父母,很可能要被折騰進監獄里去疏于照管子女,詐騙,造謠,都足夠他們喝上一壺的。

而在短短幾十分鐘內就策劃了這一切的宋文院長,絕對不是一個只會抽煙放狠話的中老年婦女

姜,畢竟還是老的辣。


在搜索引擎輸入 我能看見狀態欄 無線電子書 或者 "我能看見狀態欄 wxdzs" 就可以找到本書

上一章  |  我能看見狀態欄目錄  |  下一章
Copyright (C) 2019-2020 無線電子書 All Rights Reserved